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陨落(二更)
    .. ,混元修真录[重生]

    在叶殊的一声令下, 那小蝎子迅速地爬了出去, 似乎没过上几个呼吸时间,就已然到了那人的面前。

    它毫不客气地竖起了长长的尾钩, 朝着那人的心口就是猛地一个穿刺,这尾钩也不知何等锋锐,居然直接破开了那人的身躯, 刺穿了对方的心脏!

    下一刻, 小蝎子将尾钩拔出,又猛一用力, 把脑袋都扎进了那个冒着汩汩血水的小口子里, 贪婪地吮吸……

    但也是在这个时候,灵币碎片中最后一点力量也用尽了, 加之叶殊并未给阵盘注入法力, 因此那七杀阵也瞬间失去了作用,那被困在阵中的人,自然也不再受阵法力量影响。

    到底还是个接近筑基的修士,那人——那魏鬼醒了。

    魏鬼在醒过来的刹那就想起了先前发生的所有事,顿时惊怒交加。他一抬眼就看到他原本以为已然剥皮的少年正冷淡地看着他, 而在那冷淡少年的身侧,不是先前那“勾起”他往事的高大少年又是谁?他登时羞恼极了!堂堂一个炼气巅峰的修士, 居然被两个小崽子耍成这样?!不能容忍!

    可惜的是,尽管魏鬼在清醒的刹那就不再有什么所谓的“愧疚”之情,可他连续三魄在阵中被灭,法力消耗了极多, 肉身也毁损大半,甚至他能感受到自己心脏里不知钻进去了什么东西,里头的精血也在不停消耗!

    在羞恼过后,这魏鬼察觉到自己的法力微薄、身体虚弱,自己也很难再控制自己的时候,就渐渐不由自主地生出了几分恐惧之情。

    不成,再这样下去,他恐怕要阴沟里翻船,死在这两个小崽子的手里了!

    几乎是立刻,魏鬼要施展出他的鬼术来!

    御使鬼术也要用上自己的魂魄和精心炼制的法器,他强撑着打开储物袋,从里面取出了一支黑黢黢的旗子……这并非是阵旗,而是用来御鬼的鬼旗!

    在这鬼旗里,就饲养着他从前收集过来的,足有几十头的厉鬼。

    但是既然先前叶殊下了血本用七杀阵削弱了他九成,哪里还会任由他继续使手段呢?因此,在魏鬼拿出那黑旗之前,叶殊自己也拿出了足有上百的雷霆子,一下子全都扔了过去,尽数引爆!

    下一刻,不仅是魏鬼被剧烈的爆炸声包围,就连那被他淬炼了多年的黑旗,也被爆炸产生的恐怖力量炸成了破烂……至于里面藏着的那几十头厉鬼?未及筑基期的修士能养出来的厉鬼再凶,也抵不过那么多雷霆子爆炸所带出的雷霆力量,就这样,还没等厉鬼们逞凶,就已然在雷光中被打了个魂飞魄散!

    整只鬼旗,就这般都变成了无用之物。

    叶殊的神识还笼罩在魏鬼的身上,无他,只是要看他是否当真被杀死而已。好在那魏鬼也不过是个**凡胎,在两人连番手段施展、连家底都要掏空的情形下,也不曾命大到还能活下来。

    留在那处的,也不过只有一具焦黑的尸体而已。

    晏长澜看叶殊一直立在那处,自己也是一步不动,等叶殊周身的气息不再那样凝滞时,他才问道:“阿拙,怎么样了?”

    叶殊说道:“那人已陨落了。”

    晏长澜松了口气:“如此便好。若是他不死,恐怕就是你我遭殃了。”

    叶殊点点头:“此人罪孽深重,杀之无妨。”

    随后,两人走近那人。

    叶殊从尸身上摸出一个储物袋,稍微探查后,神情带着一丝讶然。

    晏长澜问道:“怎么了?”

    叶殊神情缓和了些:“先前为他用尽了灵币,如今倒是可以补回来了。”

    晏长澜明了,露出一个笑容。

    两人并未在此久留,在拿了那人的储物袋后,他们就骑上角马快速赶路,直至到了下一处城池过夜、进入一家客栈上房后,叶殊才将储物袋再拿出来,与晏长澜一起验看里面的东西。

    叶殊手腕一抖,储物袋里哗啦啦掉出许多东西,在桌上堆起来。

    晏长澜的目光直接落在了那一口袋晶莹之物上:“此人的灵币倒是不少。”

    叶殊把那一袋子物事倾倒出来,大略一数:“有上千枚……此人的身家的确丰厚。”

    通常散修多是精穷,毕竟他们每得到一些钱财,都会用来换取各类资源强大自身,能够积攒一些东西下来的,无不是为了某个目的。

    这一位也是一样,有这么多灵币在身,定然也有目的。

    叶殊很快那一些小玉瓶、木匣子等都翻看一遍,说道:“看来,此人是在为筑基做准备。”说话间,他将一个小玉瓶放在了两人之间,“这里面装着的,是一颗筑基丹。”

    晏长澜一愣:“什么?筑基丹?!”

    筑基丹为何物,就算晏长澜在宗门总是苦修,也是知道的。

    此丹为修士修炼到炼气九层巅峰时才会服用的丹药,其用处为强行稳固黄芽,提供大量的法力,帮助修士能顺利筑基。可以说,有这样一颗筑基丹在手,哪怕只是下品,都能提高两成筑基的可能,若是中品上品,能多三四成把握也未可知。当然,灵根越差,这筑基丹的用处也会相应削弱,可饶是如此,筑基丹的存在仍旧让无数修士疯狂,都想要借助它的威能,帮助自己顺利筑基,提升寿元!

    只不过,即使是在宗门里,也极少有弟子能够得到筑基丹相助,每一个宗门内的筑基丹份额也绝对不对,可就这样一个修行鬼道的散修,手头居然会有筑基丹这样的好东西,也着实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叶殊听得晏长澜的疑惑,说道:“此人从前多有杀人越货之举,从他人手里弄到筑基丹也不无可能。如今他既然害人不成反被你我杀死,这筑基丹也该由你我消受。只是……”

    晏长澜问:“只是什么?”

    叶殊道:“只是我并不欲让你用筑基丹。”他还未等晏长澜说“不必顾及我”这句话,就已然把自己的下一句说完,“我亦不欲用筑基丹。”

    晏长澜不解:“这是为何?”

    叶殊倏然看向晏长澜,目光微沉:“因为不管是你还是我,日后在炼气九层时都不得贸然筑基,而须得要十层圆满,且不借外物,冲击完美筑基之关!”

    晏长澜顿时愣住:“炼气十层……完美筑基?”

    叶殊幽幽道:“正是。世人皆以为炼气只有九层,但却不知在九层之上,若是有那根基极为牢固,将法力打磨得圆润无瑕的修士,便可以借助那一股无瑕之气,冲击到更深层的境界,即使那似有若无的第十层,即称‘无瑕十层’。而一旦在打造根基的筑基期是以无瑕十层进入的,那么不论那修士之前的资质有多平庸,日后的道途总是会更为宽广一些。长澜,你我既然已走上修行之路,自然要做到最好,如今你我不仅要在筑基期时以无瑕十层而入,在筑基期也要夯实基础,强化法力,等到了结丹之时,你我必须要结成上等丹紫丹!只有紫丹才能让你我在结丹期时也有足够扎实的根基,才能在元婴期甚至更远的道途上,始终位于前列。”

    晏长澜从前也时常听从叶殊的教导,但这时候却依然被震动了。

    完美筑基、上等紫丹、元婴……

    倏然间,他仿佛看得更远了些,前方浩瀚,人却渺小……

    但,叶殊的指点于他而言,却如金科玉律一般。

    晏长澜沉下心:“阿拙放心,我必会在达至无瑕十层后,再尝试完美筑基,不借外力,不服丹药。”

    叶殊道:“但如此一来,你筑基时就要艰难许多。”

    晏长澜笑道:“再如何艰难,莫非还能比得过当初家破人亡时?我竭尽全力便是。”

    叶殊满意点头:“此法既然流传出来,自是总有人做到了,他们能做到之事,你我必然也能做到。长澜,日后要更刻苦些了。”

    晏长澜郑重答允:“是。”

    两人聊了这几句,叶殊再将其他东西也解说了一番,大多都是在炼气九层时能用上的丹药、药材等物,还有一些认不出来的、不知那人从何处得来的古物,以及几本鬼道的法术古籍,一些修行鬼道的诡异资源等。

    如那些鬼道资源的,叶殊直接将其烧了个干净,鬼道的法术古籍他在翻过发觉很是粗陋后,也同样烧了。余下的那些丹药、药材,叶殊瞧了瞧多并非是晏长澜如今可用,而且其中杂质甚多,就自己收起来;而那些药材大多是叶殊如今还未搜集到种子的,就同样毫不客气地留下。

    之后,叶殊将那上千枚的灵币分给了晏长澜一半:“有用之物我先取走,你如今身为亲传弟子,手中总不能窘迫,这些灵币你便拿去自用罢。”

    晏长澜想了想,只取了五十灵币:“如今我这微末境界,要那许多灵币有何用?平日里吃穿皆在宗门,亦无可用之处,有这五十枚灵币足矣。其余灵币便还是阿拙拿去,阿拙平日里炼制阵法、绘制灵符等事,似乎总不能缺了灵币,有这上前灵币补充,正可以放开手脚了。”

    叶殊也不跟晏长澜客气,听他说得有理,就将余下的灵币也都收了起来。

    晏长澜关切道:“阿拙,先前听你提过,你在炼制本命法器时,带煞之物若是融合,将有劫数。原本你说在九台城里炼制,但在城中若是有什么异样,岂非是不妥?不如就在荒郊野外寻一座荒山先炼制了,待炼成之后,你我再一同回去不迟。”

    叶殊闻言,略作沉吟。

    晏长澜看过去,耐心等待。

    终于,叶殊慢慢地说道:“的确如此。”旋即他的目光一缓,“不过在此之前,我也要先准备一番,再来行融合之事。”

    晏长澜笑了笑:“无妨,阿拙若有什么想要,吩咐我去买就是。”

    接下来,两人本来应是在明日继续赶路回去的,却暂且放弃,而是在城中寻摸起一些于叶殊而言的有用之物了。叶殊虽是头一次炼制本命法器,但当年的手段尚且记得,也早早在心中规划了所有,采买东西也早已采买大半,如今剩下的已是不多。

    晏长澜出去跑腿,没一个时辰就将剩下的所有东西买到,叶殊自己也在这段时间里买到了分拨到自己那边的那些,两人把东西合在一处,便都凑齐了。

    叶殊查看一遍后,说道:“等会儿就将房退了,今夜就寻一处荒山露宿,将器胚炼成。”

    晏长澜道:“我也正是此意。”

    果然两人很快退了房,骑角马一路前行了两三百里远,直至前后相距附近的城池都颇有一段距离之后,他们才慢慢寻找合适的荒山。

    这荒郊野外之地,旁的不多,荒山却不少,要找个合适的并不困难。

    两人并未花费多少时间,就寻了个藏在一条山脉里面的、不高不矮的一座去了,又在这山里找到了一处山洞,从外头看,大小正合适。

    只是这山洞里早有妖兽入驻,叶殊稍微查看里头那妖兽的年岁……而后说道:“长澜,你与凶面同去罢。”

    晏长澜怔了怔:“这妖兽很凶?”

    叶殊摇头:“以你之能,对付它足矣,正好借此磨练剑法一番,待你将其杀死,便让凶面饱食一顿。”

    晏长澜失笑:“也好。”

    然后,叶殊就静静在山洞外等候,晏长澜拎着两把长剑直入山洞,那凶面蛛蝎似乎听懂了叶殊的命令,就从他的身上快速爬下来,跟在晏长澜的后面很快也没了踪影。

    洞中迅速传来了妖兽的嘶吼之声,晏长澜的剑法偶尔带起流风雷光,也被叶殊感应到,可见晏长澜正在纵剑厮杀,理应颇为快意。

    大约过了有一炷香时间,洞中的嘶吼声便停了,与此同时,淡淡的血腥气传了出来。

    叶殊这才举步,慢悠悠走了进去。

    在洞中,一头足有两丈多高的巨熊尸身正倒卧在那处,而它的心口正有一个破洞,并未往外面冒血,但仔细看去,却会发觉有一截带了钩子的尾巴露在外面,一甩一甩地痛快得很。

    晏长澜已然收剑入鞘,正蹲在巨熊的另一边处理妖兽材料,再察觉到叶殊进来后,便扭头看了他一眼:“阿拙稍待,我处理完了就来。”

    叶殊就立在一旁,静静地看。

    山洞之内,除却晏长澜那里细碎的动作声音与巨熊胸口的“沙沙”声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动静。

    如此景象应是十分容易让人烦躁的,但不知为何,在场的晏长澜与叶殊都不曾那般觉得,反而在这样的静谧之中,尤为感觉到惬意。

    终于,晏长澜处理完材料,凶面蛛蝎也“吃饱喝足”,在把妖兽材料收好、将山洞整理妥当后,叶殊毫不犹豫地盘膝而坐,把先前买到的东西迅速凑到一起调制,要用在之后的炼制之中。

    下一瞬,叶殊就将新买的高热之炭取出,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在那高热之炭上,点燃了一团淡红色的光。

    ……余烬之火。

    余烬余烬,可以是火到尽头,一点余光,微弱无比;也可以是最后关头,亟欲涅槃,绽放最大的火热。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