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本命法宝(二合一)
    .. ,混元修真录[重生]

    晏长澜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热风袭来, 那火焰跳跃间,其中蕴含的热力竟然那样厉害。

    也是他并不知道, 余烬之火弱时比起那始晖之火更柔和,而强时则比午烈之火更炽热,如此才能说得上是刚柔并济,无物不焚。

    此刻, 叶殊为能炼制本命法宝,要想烧灼那些带煞之物, 在还未孕育出真正的三阳真火前, 就只好用余烬之火的火气来点燃新买来的上好之炭了。

    而那余烬之火也并未辜负叶殊,才点燃炭火,就已显现出非比寻常的热力。

    晏长澜知道此刻将是叶殊极重要之时,因此稍微坐得远些, 靠近洞口侧坐。

    如此一来,他既能看见叶殊炼制时的情景, 也能见到山洞外的情况,来保证叶殊在炼制之时,无人能够打扰。

    叶殊盘膝坐在火焰的前方,摊开手掌, 在那掌心之中,就出现了一根血红色的针。

    这正是由那血煞铁所打造而成的一根细针, 因着尚且不曾融入第二种带煞之物,所以它尽管根脚不俗,实际上却还是只是一根带着血煞之气的、足够锋锐之物——与其说是炼制成了法器, 不如说只是将血煞之气压缩到那针内,给它变了个样貌而已。

    但现下却不同了。

    叶殊将阴煞石取出来,一抬手就扔进了火堆之中,再不知打了几个什么样的手诀,就让那一块阴煞石在火焰里面寻颠倒摇摆个不停。

    那阴煞石被火焰烧灼的刹那,外壳上就已经有了微微发软之意,它随着手诀摇摆了一阵子后,从内到外似乎都隐约变软,渐渐化为了一团粘稠之物。

    叶殊沉心定气,将那一根血红色的细针打进去,直接刺进粘稠之物中!紧接着,他更是用手指引出先前调制好的东西一一引出,一点点地让它也落在那粘稠之物上!

    霎时间,那粘稠之物似乎减少了一丝,与此同时,那根细针却变得更明亮了点。

    叶殊明白,这是在那调制好的汁液配合下,两样带煞之物开始融合的征兆。于是他手指不停,将更多的汁液洒上去,让血红细针吸收粘稠之物越来越快,没多久,粘稠之物就已然减少大半,自然的,叶殊的动作更不会停了。

    而叶殊对于那汁液的掌管也十分精细,在那些汁液尽数用完时,血红细针将粘稠之物也吸收了一个干干净净,此刻的血红细针——不,它已然不能说是细针了,而今足有小指粗,虽仍旧只如一根针般长短,但实则却还远远不能说是器胚完成。

    晏长澜也看到了那根短粗之物,随即他心里一凛,密切地留意起外面的天色来。

    当两样带煞之物融合时,会有劫数!

    也不知,那劫数是否即将到来……

    叶殊却很冷静。

    他注视着那根短粗之物,手诀的操纵并未停止,而是让它继续在火焰之中跳跃,与此同时,他更似乎施展了一些奇异的炼制之法,使得它在火焰中并非是融化,而是在一点点地“吐”出丝丝黑烟般的物事,随后渐渐地变得细了一丝,再细了一丝……

    随着这样的炼制,那物越来越细,慢慢地也不再是通身血红,而是逐步变成了灰褐色,瞧着不起眼,甚至有些丑陋,但气息比起先前来,却是强大了太多。

    这炼制过程看似不复杂,却极耗耐心。

    叶殊如此炼制了足有两三个时辰,那短粗之物才终是变成了如先前那般的细针,只是这细针已然变成深褐之色,再不带一点红光。

    如此一来,它便是百劫九煞针的器胚雏形了,等九件带煞之物尽数融合,方成为真正完整的器胚。

    下一刻,外面一声轰鸣!

    晏长澜紧绷身体,鞘中之剑已然拔出一截。

    刹那间,一道雷光直接劈了进来!

    叶殊瞬间以神识将这细针抛了出去。

    细针与雷光相撞!

    雷光骤然变亮,细针发出“嗞嗞”的声响,与雷光互相抵住,在其中不断地穿梭!

    两者之间似乎正在对抗,但雷光尽管击打了细针,细针却是在雷光中越发灵动,似乎这雷电根本不能将它奈何,它能在雷电里面自由游荡。

    渐渐地,雷光变小了。

    细针才“嗖”一声窜回来,落在叶殊的手掌上。

    但是紧接着,叶殊再度将这细针打了出去。

    几乎是同一时刻,又一道雷光击打细针!

    晏长澜一惊:“为何两道雷光?莫非一个劫数有数道雷电?”

    刚问出口,他就闭了嘴。

    此刻可不是询问此事的时候……

    但叶殊却并不如何在意,他面色虽还是带着一丝凝重,但仍旧平静地回答了晏长澜的问题:“如今只是炼气期的劫数,一劫一雷已然极凶狠了,之所以有两道雷,实则是因为二劫同渡。”

    晏长澜不解:“二劫同渡?”然后他倏地反应过来,“融合一件带煞之物便有一劫,如今在你我看来是将第二件带煞之物融入第一件,实则是两件互相融合,因此有两道劫数?”

    叶殊微微点头:“正是如此。若是再融入第三件时,便只有一道劫数了,直至九件带煞之物全数融为一体,形成完整器胚,总共经历九道雷劫。”

    晏长澜郑重说道:“且一道强于一道。”

    叶殊道:“不错。”

    先前也是如此,第一道雷劫并不十分严厉,待第二道时,其实便已比第一道要厉害了些。此后每多融合一件,就代表此物离形成越近,雷劫也会越强。

    不过,这两样带煞之物品质都是绝佳,叶殊用它们锻造器胚,在雷劫之中过得还算轻松。

    如今,劫数总算过去。

    然而这只是炼成器胚雏形,若是想要它成为真正的本命法器,自现在起,便要将其好生蕴养起来了,否则最后与自身心意不通,便不能称作是本命法器。

    当下第一步,就是先以精血哺喂,沾染上属于自己的气息,而后将其送入丹田,让其在丹田之内磨合。

    本命法器若是不在丹田之中蕴养,就称不上是本命法器。

    叶殊咬破指尖,逼出一滴精血,送到了被神识操纵、在前方上下游动的深褐色细针上。

    那细针因着是叶殊亲手炼制出来,与他原本就有一分亲近,眼下马上将那滴精血吞噬进去,转瞬就在身上划过了一抹红光,霎时隐没。

    叶殊道一声“成了”,随后就张开口,将那细针立时吞服腹中!

    那细针随着一团法力包裹,极快地冲进了丹田之内,丹田里那株虚幻黄芽在感知到细针之后,登时不由自主地抖了抖叶子。

    如今且一谈叶殊根基。

    叶殊的黄芽上有一片黄叶,而黄叶上有四滴露珠。

    炼气一层露珠一滴,法力十缕;炼气二层露珠两滴,法力二十缕;炼气三层开始便有不同,灵露为四滴,法力四十缕;炼气四层再翻一倍,为灵露八滴,法力八十缕……如此类推,到了炼气九层时,一片黄叶上的灵露将有两百五十六滴,法力更是惊人的两千五百六十缕!

    所以,越是境界高,与底层修士的差距就越大。

    而待到日后筑基,不知几百缕法力能凝聚为一道法力,炼气时法力总数每一位修士尽皆相同,可若是到了筑基期时,筑基修士每一重境界中,不□□士的法力总量都有不同。若是在炼气时基础不够稳固,有些修士法力虚浮,品质不佳,那么到了筑基期时,旁人数十缕法力便可凝聚为一道初始法力,而有些修士却上百缕方能凝聚为一道。因此,有些根基扎实的修士起始就有九十九道法力,有些却远不足这数目,到后来筑基一重巅峰,前者法力能达至一百九十九道,而后者法力却只有一百数十道了。且等到筑基二重时,也是比筑基一重多上一百道法力,在筑基一重极限为一百九十九道法力之人,在二重也会是极限两百九十九道法力,但是在一重时只有三五十道法力的修士,每一重都将比根基扎实者少数十道法力。

    初始法力,不可弥补。

    因此,叶殊打从一开始就在不断夯实自己的根基,也让晏长澜同样如此。

    如今他每一道法力都十分饱满圆润,品质极佳,一旦施展出来,不论用什么样的法器、灵符等,都无有驱使不动的,也不必消耗过多法力。

    眼下,四滴露珠之中,两滴已满,一滴中有九缕法力,还有一滴则是空置。

    也就是说,叶殊的法力再度凝聚了一缕,然而距离炼气四层,却还有颇长的一段路程。

    ——言归正传。

    因着叶殊法力品质不俗,在那细针进入丹田之后,就很快地悬浮在虚幻黄芽的前方。

    与此同时,虚幻黄芽中,第一滴灵露微颤,里面的法力就犹若一条条细小游鱼,极快地钻出来,送到那细针之中去。

    细针贪婪地吸收这些法力,针尖不断地颤动。

    待将第一滴灵露、第二滴灵露的法力尽数吸收干净后,它才慢慢地飞起来,轻轻地落在了那黄芽上黄叶的一侧,轻轻地同那黄叶挨在一起,微微抖动,似乎在催促着什么。而后第三滴灵露里的法力也都钻出来,同样喂给了细针,直至最后只剩下一缕法力之时,细针才似乎有些餍足,发出一声低鸣后,不动了。

    叶殊一边感知着丹田之内的情形,一边看着趴在面前的凶面蛛蝎。

    小蝎子翘着尾巴,在他前方爬来爬去,不多时就往他膝盖处而来,想要攀爬上他的身体。

    叶殊不曾理会这小蝎子,小蝎子便得寸进尺,极快地爬上了叶殊的手臂,又爬到他的手腕,最后是想要往他的指尖处去。

    晏长澜皱眉:“阿拙,它又想要你的血?”

    叶殊道:“贪婪的东西。”

    晏长澜看着小蝎子,眼里有些不悦。

    小蝎子好像也发觉了在这洞中的两人都对它的举动不满,因此扭了扭,到底还是僵硬着长尾,慢吞吞地退了回来,再度往上,再再往上……再……最后爬到了叶殊的头顶,待在他的发髻前,趴下来。

    叶殊顿了顿:“倒也还识时务。”

    晏长澜见小蝎子老实了,才放下心来:“阿拙,本命法器如何了?”

    叶殊回答:“器胚雏形已成,之后只消再往里面融入带煞之物,在筑基前完整器胚即可。”

    晏长澜吁口气:“不过,还有七样带煞之物,也不好找。”

    叶殊道:“日后再走远些,总是能有法子弄到。”

    晏长澜点头:“这倒也是。”

    然后,叶殊陡然问起:“长澜,你对你日后本命法器有何种想法?”

    晏长澜一愣:“……我原是想着,一直用阿拙你给我炼制的法剑。”

    叶殊闻言,却是正色说道:“本命法宝与修士性命相连,你当真让我来做?”

    晏长澜毫不犹豫:“若是阿拙愿意,自然!”

    叶殊面色平静,眼中却闪过一丝复杂之意。

    他闭了闭眼,还是为他详细解释:“通常说来,本命法宝有数种来历。其中之一便是如我这般,知晓一种成长型法宝的炼制之法,从最初时就将其炼化为自身本命法宝,并随我之晋级而同时晋级,待我大成,它也大成。第二则是于境界低时便看中一种法器,将其炼化为本命法宝,日后待到境界高了不再合用,或者更换本命法宝,或者就将原本法宝融入新的法宝之内,再或者增加其材料,将原本的本命法宝炼制成其他法宝……这一类亦是最多见的一类,毕竟并非所有修士都能直指大乘,若是不成的,能获取一件不错的法宝将其炼化为本命法宝,日后也未必有更换之时。第三种,则是有运道绝佳之人,获得一块先天灵宝器胚,炼化为本命法宝之后,随其主境界提升而自行提升,比之第一种来更为顺利,亦能随其主心意而自行调整,变化为最适合的模样。另有其他一些本命法宝炼化之法,因其偏门,若能遇上再来提及……”

    晏长澜听得入神。

    原来本命法宝也有这许多的门道,着实厉害。

    叶殊又道:“依我之见,你资质不凡,心性亦不俗,若是要走,就当走那堂皇大道,直指大乘。因此,你或是与我一般用上第一种炼化之法,又或者是用第三种法门。那第二种多少有些瑕疵,并不可取。”说到此处,他又提点,“不过第一、第三两种也并非就可以安枕无忧,一如我修炼这百劫九煞针,每一个大境界都要去四处搜集珍奇异宝融入其中,必定要经历不少艰难险阻;而第三种,且不说先天灵宝器胚只能凭借机缘而得,就说即便是得了,若是修士修行时对自我认知不够坚定,那本命法宝在追随其主变化时,就难以成型,而若是修士稍稍走岔了道,他自己或许日后还能调转方向,但是本命法宝已朝着错误方向进行变化,再想回转,就不知要消耗多少精力,更不知是否能够变化回来,重新塑造了。”

    晏长澜郑重说道:“我明白了,阿拙。”

    叶殊轻叹一声:“你如今尚且还未真正修行剑道,筑基之前,都可暂时不必考虑本命法宝之事。筑基之后,金丹之前,你若有机缘,可用第三种法子炼化本命法宝,若是无机缘,则选第一种法门。若是待到结丹之后再来炼化本命法宝,便有些迟了。”

    晏长澜答应:“是。”

    叶殊又道:“如今第二第三种暂且不提,先说第一种罢……剑修本命法宝,常有三类,其一为剑丸,其形浑圆,其性锐利,一旦打出,剑丸过处,犹若利剑穿刺,其可为一,也可为万;其二为灵剑,剑中生灵,如臂使指,与剑者心意相通,威力倍增;其三为剑阵,阵随意动,威能无匹。”

    晏长澜若有所思。

    叶殊道:“你择何种本命法宝,与你将来修行何种剑道亦有关联。虽说眼下你境界不高,但未来修行之事,却已然可以多想一想了。”

    晏长澜应道:“我有风雷灵根,所使者为风雷剑法,日后修行剑道必然也不能脱离根基……我之性情,驱使剑法时多行狂暴之法,待修为高深后,于剑道上怕是更会因灵根而受影响……”

    叶殊听他说这些话,眼里露出赞赏:“你果然已在思索将来所修之道了。”

    晏长澜笑道:“我日后还想要同阿拙互相印证修行,阿拙学识如此渊博,我若还不多想一想,日后怕是要追不上阿拙一片衣角了。”

    叶殊摇头道:“你资质更胜于我,若说修为,日后我难免不及你,不过你勤勉多思,早早寻得大道倒很好,否则……我将来所修之道已了然在胸,待到炼气十层时,你若还不知前路,便又要落在我后头了。”

    晏长澜点头:“正是如此。”

    对于能有同行之人,叶殊心中自也有些欢喜。

    却听晏长澜又问:“阿拙,炼气十层时,法力可有变化?”

    叶殊道:“炼气九层有两千五百六十缕法力,待到第十层时,法力总数并不会有变,只是法力将会更为厚实,品质亦会更高……”他倏地肃容,“以往每一位修行到炼气十层的修士,在筑基一重时,初始法力皆是九十九道,达至筑基期每一重极限。若只修行到炼气九层,纵然是根基无比厚实的天才,也难免会在筑基期时,初始法力有所削减,只能达到九十道以上,却始终无法达到九十九道极限。另外,若是筑基期每一重都是极限法力,等到凝结金丹时,把握也会更大。纵然是资质平庸之辈,一旦初始法力足够,也未必全然无有结为紫丹的可能。长澜,完美筑基之重要,便在于此了。”

    晏长澜深吸一口气:“阿拙放心,我谨记此事。”

    叶殊目光微缓:“切记。”

    两人随即对于日后修行又是一番畅谈,二人皆有所获,尤其晏长澜,自叶殊处听来这许多,也都是细细品味,将其尽数记在心里。

    一夜之后,待天明时,他们就再不在此处多留了。

    ——幸而这是荒山,往日里时不时也会有惊雷落下,昨日的两道雷光虽是厉害,但却并未引起什么路过修士的注意,更没人知道,在此处有人炼制了一种极为奇特的本命法宝。

    叶殊和晏长澜两个,将角马一骑,经由几日的赶路,已是顺利地回到了九台城里。

    ·

    到了城中,叶殊带着晏长澜直接回到了他的院子里。

    刚进门,院中驻留的几位仆役就已迎上来,准备沐浴之物、洒扫房间、烹制膳食、打理衣物,一切都极快完成,使得两人很快就收拾了一身风尘,舒适地坐在院中享用美酒佳肴了。

    两人在外面虽说时常炙烤野味,也会在一些酒楼客栈中吃住,但毋庸置疑,在外面总是不如在自己的地盘舒服,叶殊已是如此,而只要有叶殊在的地方,晏长澜总也能十分放心,与在自家无异。

    因此,在沐浴、用膳之后,他们都轻松不少。

    叶殊问道:“我出行这些时日,可是何事发生?”

    艾久等人都是连忙说道:“一切如常,只是那店铺之中法器卖得快,如今货物已是不多,若是还要继续开下去,怕是得补充一二。”

    叶殊略为思索:“这几日你们去搜集一些炼器材料回来,我瞧着炼制一些,放进去罢。”

    艾久面色一喜:“是,公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4 00:20:53

    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4 00:21:55

    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4 07:32:08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4 08:20:56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4 08:21:09

    木讷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4 11:30:12

    尘世浮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4 ::11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4 :53:12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4 :56:14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