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教导炼器(二合一)
    .. ,混元修真录[重生]

    早先没有仆役时, 要弄到足够的材料, 总是需要晏长澜和叶殊分头行动,弄得就慢了些,但如今买了这些人回来, 叫他们五个一同出去采购, 分别去了不同的商铺, 没多久就顺利将所有材料买了回来。

    叶殊查看了一番这些材料, 微微点头:“之后我要炼器, 你们几个若是对此道有兴趣,可来旁观。”

    艾久等五人听得, 都是一惊,而后一喜:“公子的意思是, 我等可以学……”

    叶殊道:“我不会教导, 但你们若是自己能学到一些,我却不会阻拦。”

    艾久几个忍不住露出喜悦的笑容。

    如此、如此也够了!

    自打因为种种缘由知道自己将来要成为奴仆之后,他们只想着能跟着个还算厚道的主家便好, 但是从不曾想到, 不仅跟随的主家不曾苛待压榨他们,他们竟然还有机会能够学习炼器!

    炼器虽是杂学,但炼器师却不多, 且炼器师素来受到尊崇,自身所会的炼器手法与禁制都是从不给他人随意观看,就连他们收下来的弟子,也要有选择地教授。

    然而如今他们跟随的这位公子, 竟愿意让他们旁观,还允诺他们可以自学!这、这当真是不可思议!

    但五人中,心思简单的几个只顾着高兴,心思玲珑细致的则有些想法——能如此不在意地给他们观看,越发显得这位主家极为神秘,且底蕴雄厚。略想一想亦可得知,若当真是性命攸关、家中隐秘,又如何会让外人窥看?也只有那压根不在乎这点东西的,才能随手给出,轻易允许。

    不过,就算这样又如何?

    许多时候,许多人便是极简单极不在意之物,亦不会让他人看去,何况自家公子从前施展的炼器手段不仅对他们,对很多人而言都足够精深,他们能看到这些,都是鸿天大运!

    再者,主家越神秘、底蕴越深,对他们而言也是越有好处的,因为只有这样,对方哪怕指缝里漏出来的一些东西,亦能给他们带来绝大的好处!

    下意识的,所有仆役都想着,日后要将这位主家侍奉得更周到才是。

    叶殊并不管这些仆役如何想,他看向晏长澜,又道:“长澜,你将肖鸣与王敏也叫来罢,一同来看。”

    晏长澜微顿:“无妨么?”

    他对这两个曾经的同门也是照顾的,但挚友阿拙则更为紧要。

    叶殊道:“聚灵阵之事可隐瞒,不过这炼制法器之事,他二人当可信任。”

    晏长澜听叶殊这样说,也便不再多言。

    若是那两人真能学得一二,日后有个傍身的手段,于他而言,也是欢喜的。

    之后,晏长澜就叫艾久去给七霄宗白霄峰送信了。

    肖鸣和王敏因晏长澜离去,就一直在他的居所待着,少有出去,更莫说惹是生非,而今得了艾久想法子送进来的消息,这才都松了一口气,迅速地赶到了宗门外。

    艾久在宗外等候。

    见得当真是艾久,两人才与他一起,来到了叶殊的住处。

    等见过晏长澜后,晏长澜才将叶殊的意思说了。

    肖鸣顿时露出笑容:“大师……公子,此言当真?”

    王敏也是眼中带着微光,期待看去。

    晏长澜道:“自然是真。”

    肖鸣和王敏更是大喜,当即朝晏长澜行礼:“多谢公子。”然后对叶殊说道,“多谢叶公子!”

    能旁观炼器,哪怕是学不会,能多领悟些,对自己将来也有莫大的好处!

    叶殊见几人态度尚可,便说道:“你等随我进来。”

    众人就跟他一起,进入到炼器房里。

    炼器房中有巨大的炉子,内中放置有铁精所制的铁板,下面也早已堆放了诸多的白炭,周遭更是堆积了不少的炼器材料……但因着这房间够大,倒是并无多少逼仄之感。

    叶殊说道:“你等坐在对面罢。”

    众人一听,当然都连忙坐好。

    叶殊看向几人,又道:“若是你等之中有于炼器之道上颇有才华者,日后或可为我帮手。”

    几人一听,顿时更加欣喜。

    尤其是那五个侍从——若是他们真能有些天分,日后为主家打下手,未必没有能成为真正炼器师的可能。哪怕只是希望微末,他们也要奋力一搏!

    肖鸣和王敏知道自己其实竞争力不大。

    虽说他们也知晓侍从们乃是那位叶公子的奴仆,但正因为他们是奴仆,反而比起他们两个外人来更值得信任。不过就算竞争力不大也是无妨,他们既然托了大师兄的福气能在此处旁观,那么只要他们能学得好,想来叶公子也不会因此不教导他们——否则,只要不让他们来看就是,或者不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此事亦可。只是他们得更为努力,若是他们与另几人学得差不多,那叶公子则必然会选择另几人的。

    至于瞧不起奴仆之事……哪怕曾是家族嫡系公子的肖鸣亦不曾有过。

    一来奴仆们的境界远胜于他,二来肖鸣也有自知之明,他尽管还是自由之身,但是在七霄宗里,他们作为曾经大师兄的杂役,与叶公子身边仆役的身份,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五名仆从同样并不介意多了两名竞争之人,只因肖鸣与王敏乃是晏长澜的下属,而晏长澜在叶殊口中乃是须得与他一般看重之人,且肖鸣王敏并非仆役,故而就算只教这两人而不教他们,也是理所应当,何况只是让他们一同旁观,能公平对待?

    于是,虽说此时有两拨人在一处,但彼此都有谦让,倒是不曾闹出什么“尚未开始旁观炼器,便已先行争执起来”的笑话来。

    ·

    叶殊盘膝坐在那火炉前方,开口道:“若要炼器,上好炭火必不可少,若炭火热力不足,难以熔化材料,即便将一些材料依循其脉络打造成相应兵刃,但实则也称不上真正的炼器。”

    众人见叶殊一边炼器,居然还一边指点,更不敢有分毫怠慢,连忙仔细听取,一字也不敢错漏。

    然后,叶殊将那炭火点燃,逼出了一缕午烈之火的火气,使得那火的热力远胜于凡火所引,一瞬冒得高了,叫房中都变得燥热起来。

    紧接着,几样炼器材料被叶殊丢入那火炉之内,落在那铁板上,发出“嗞嗞”的响声。

    叶殊道:“因法力所限,无法操控材料于火中自然翻转,因此只得借助铁板等物支撑,那铁板以上等铁精为佳,可不与大多数材料相混,但亦有少数罕见材料要求极高,在法力不足时,几乎不能用以炼制。”

    这同样是点拨,几人再度用心记下来。

    接着,叶殊就不再多言,只借火力将那些材料熔化部分,而后把其中一样熔得快的拎出来,搁在一旁的打铁墩上,开始以同样为铁精所铸铁器翻转、打造,使其塑成形状。

    “低境界时,炼器师以打造刀、剑、棍、鞭等数种兵刃为主,其塑形容易,锻造起来除却一把力气,倒也并没有太多的难处,便是材料,也较为容易获取……”

    打铁墩上那件材料快速地化为一把刀的雏形,接下来,叶殊极快地把余下的几样材料也一一取出,放在打铁墩的另一边,同样快速锻造。

    这时候,他便并未多说。

    但如今叶殊所言的这些,他所表现出来的这些,已是叫旁观者看得兴起。

    他们惊讶地发觉,叶殊炼制法器当真极快,只这须臾时间,就已然足有数件法器的器胚被他锻造成功,若是这样下去,能供应那样一家店铺也是颇为自然之事。

    而且,叶殊的动作极为流畅,如行云似流水,哪怕他们并不曾看过其他炼器师炼器,却多少也知晓,倘使所有炼器师都有如同叶殊一般高明的技艺,那么他们这些修士必然会有足够的法器,法器的价格也不会像如今这样高昂,自然也不会如同现下那般,还有极多修士筹集不到足够的银钱购买法器,或者即便有足够的银钱,也买不到适合自己的法器。

    很快,叶殊弄出了足有五件器胚,而前后不超过半个时辰。

    待器胚锻造成型、晾干后,他便拿过一件,取出刻刀,开始在上面镌刻禁制。

    叶殊道:“若无禁制,不可称其为‘法器’,以材料自身之特性而御敌之物,只能称为‘器胚’。”

    尽管众人也知道法器分为有禁制、无禁制两种,却没想到在叶殊眼里,居然只有有禁制的才能是法器,没有禁制的根本不能冠以此名。

    但他们也从叶殊的话语中听出了他的傲气——于他而言,无禁制,就绝不是法器!

    众多旁观者听得心潮澎湃,之后他们越发用心,并说道:“是,我等知晓了。”

    叶殊就当着他们的面,迅速地将一个禁制铭刻完成:“此为撕裂禁制,如今五件器胚,三剑两刀,皆可镌刻此种禁制。”

    随后,叶殊把第一把镌刻成功的刀形法器丢到一边,然后拎起一把剑形法器,镌刻上同一个禁制,紧跟着,又是刀形法器,镌刻撕裂禁制,再来剑形法器……大约过不到一刻钟,五件器胚便都镌刻成功,变成了五把带着撕裂禁制的法器。

    比较粗豪的齐壮不由感慨:“这镌刻禁制原听说是在炼制法器中最难的一关,没想到在公子之处,居然如此轻描淡写,这般轻松啊。”

    其余几人深以为然。

    若非是他们深知炼制法器之难,只瞧着叶殊这样炼器,还要以为是多简单的一样手艺呢。

    但众人在感慨之后更有喜悦。

    叶殊此番连续五件法器皆用撕裂禁制,多半也是有意照拂他们,让他们能够多瞧几遍同样的禁制,最后纵然不能全数记下来,也未必可以知道禁制究竟是何等模样,但则肯定能从里面体悟到一些东西,来增强对炼器一道的领悟力,以及来日可能会有的底蕴。

    然后,众人就见到叶殊将炼制成功的五把法器都扔到了墙角,再取来了新的材料,同样是好几样一起扔进火炉,落在那铁板上。

    随即就是如先前一般无二的过程,熔化、塑形、铭刻,不过是不到一个时辰光景,又有四五把也同样镌刻了撕裂铭文的法器炼制成功,再度被抛到墙角堆在一起。

    再是第三次炼制、第四次炼制……

    待第四次也炼制完成后,叶殊的法力似乎告罄了,盘膝在那处调息,恢复法力。与此同时,他也没忘了吞服一些丹药,那丹药瞧着像是能提升修为也能回复法力的凝露丹,可似乎又比寻常的凝露丹要小上一圈,到底为何便让人不得而知……但功效终究也是足够的,没多久,叶殊的气息稳定,开始第五次拿起几份材料丢进火炉。

    叶殊在炼器时神情专注,好似不知疲倦,旁观之人由此也受到感染,竟是紧紧盯着那不知被铭刻过几十次的撕裂铭文,想要将其牢牢记住。

    最后,待到了次日黎明,天边第一抹晨光投来,叶殊收手,众人才发觉,他们在不知不觉间,居然已是看了一个日夜之久。

    艾久瞧了一眼墙角。

    在那处,起码有上百把刀剑类的法器被锻造成功,却是被人毫不在意地堆积……若是以往,他必然心中会生出不少念头,还会为此肉痛,但如今他却不会了。

    ——这并不奇怪,任谁知道自己炼制下品法器犹若折纸般轻易快速,也不会太关心这些法器的待遇。

    至于这些法器上镌刻的都是撕裂禁制,倒是无人在意。

    如今的炼器师颇多都只会一二种禁制,自他们手中流出的法器多是同一种禁制不足为奇,反而是拥有多种禁制、卖出的法器多有不同禁制的,才是新鲜呢。

    不过艾久也知道,他的这位主家必定不只会一种禁制,因为对方从前拿出的那些法器中,已然出现过的就不下于七八种禁制之多!

    比起如今绝大多数的炼器师,都要更强。

    与此同时,艾久、胡元这样较为精明的修士心里更生出一种念头:或许,当初愿意成为主家的仆役,于他们而言或许反而是一场天大的机遇。

    众人心中各有思绪,但叶殊炼制到此时后,却是开了口:“长澜,你给他们一人一块小铁板。”

    晏长澜听叶殊这样说,自是毫不犹豫地照做,将那巴掌大的铁板分给了众人,每人都有,无一落下。

    众人不知缘由,却都老实将铁板接过来。

    而后,晏长澜给他们一人一把小刻刀。

    众人心里陡然一动,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叶殊。

    下一刻,叶殊果然开口:“方才我演练撕裂禁制足有上百次,你等尽皆看了,如今且在铁板上将其镌刻出来。你等镌刻禁制时,无须注入法力,只消将禁制本身起始不错、最终制成即可。”

    给法器增添禁制有数种法子,其中注入法力镌刻禁制最为常见,亦可以特殊之物调制墨水,用符笔来将禁制绘制于法器器胚之上。但无论是哪一种,并非只是随意将禁制所包含的微型阵法阵纹刻下来即可,而是起笔与终笔皆不能错,中间也要依序而为,一旦有错,则禁制不能成功。

    因此,尽管炼器师镌刻禁制或者绘制禁制在器胚上,但哪怕另一名炼器师将这带着禁制的法器买去,看清楚禁制成型后是个什么模样,也无法推知禁制的本来面貌——盖因禁制上阵纹颇多,镌刻时一道连着一道,不能有一道错误。如此一来,越是复杂的禁制就越是难以推算,更莫说根据他人已然镌刻完成的禁制来掌握这个禁制了。再者,简单的禁制如何镌刻便是如何模样,复杂禁制则会在生成时自发形成一种图案,瞧不见阵纹如何,那就更不可能推测了……

    ——简而言之,禁制这物,哪怕有形,却仍旧是炼器师不主动讲解或者允人多次旁观学习,都极少会被他人自行领悟掌握的。

    众人听了叶殊的话,都很是紧张。

    他们原先以为自己能看那么多遍已然极为幸运,可没想到居然才第一次旁观,叶殊就开始考校他们,而这样的考校虽是急了些,却明显是为瞧一瞧他们的天分如何……而且这样的举动,哪里像是他先前说的只给旁观,又不同于中间他主动点拨……这瞧着,恐怕连不少炼器师教导弟子,都未必能做到如此。

    众人心跳得很快,可他们到底都是心性不错的修士,如今都极快回忆自己先前所见的、叶殊镌刻禁制的每一个手势、每一次动作。他们一边回忆,一边在虚空中慢慢地勾画调整,待各自似乎都颇是了然后,这才都陆续拿起刻刀,在那铁板上迅速地镌刻起禁制来!

    每一个人都极为用心,都极尽仔细,十分小心……

    与叶殊每每不到一刻钟就能镌刻完好几件的快速不同,这些新手就算是最快的那个,在开始镌刻之后,道如今也有一个时辰过去,都不曾镌刻结束。

    但叶殊也不急,他只间或从这些人身边走过,略看一看他们的答案,瞧瞧他们是否有人找对了起始,不曾走到岔路上去。

    然而,炼器终究不是一件所有人都可以凭借努力而完成的事。

    叶殊在看的过程里,便已发觉了不少,只是为了避免影响他们发挥,他在看过之后就走了出去,将门掩上。

    晏长澜也没什么监督的意思,叶殊出去了,他也就跟着出去了。

    在瞧一眼里面之后,晏长澜问道:“阿拙,你看过之后,觉得他们如何?”

    叶殊略作思忖:“大多能记下起始,但往往中间便乱了,在我巡看时始终走在正路上的,唯有一人。”

    晏长澜不由问道:“是何人?”

    叶殊道:“鲁松。”

    鲁松在几个仆役中,就如同齐壮般是占了身形健壮、叫人瞧着就颇有把子力气的便宜而已,论起精明机灵来,他比不过那两个细腻的女修,也比不过艾久胡元这两个男修。

    但其他几人,甚至包括肖鸣王敏也全都走错了路,唯独鲁松,先前居然一直不曾错过。

    晏长澜也未想到竟是鲁松,但想过之后,却是一笑:“尽管鲁松瞧着粗豪了些,但若是真在炼器上有天分,也极好,日后可为阿拙你分忧。”

    叶殊淡淡道:“不错,瞧着也像是个打铁的。”

    晏长澜听叶殊这样说,不禁失笑:“打铁的?是是,如今炼器也确是需要多多打铁塑形。”

    叶殊又道:“鲁松比其他几人强些,可他日后能打造下品法器,却未必能突破瓶颈,打造中品法器。其余几人天分又差些,或许能成为炼器师,但最好只是学个两三种禁制便罢,多了反而不妥。”

    晏长澜笑道:“能会个两三种也成,以后那寻常的法器,再不必阿拙亲自动手,直接将他们教导出来,分给他们去做就是。”

    叶殊点了点头:“我也正有此意。不论如何,鲁松可先挑出来,其余之人,还要瞧他们能学几何……日后我其他几门手艺,总也是要有打下手之人,到时候,也可来测上一测。”

    晏长澜听得,自是连声附和。

    两人说话间,里面众人也渐渐都将禁制镌刻完成。

    叶殊推门而入:“我来一一看过。”他的目光落在一个健壮汉子身上,“鲁松,先将你的给我。”

    鲁松不曾想竟会被点中,当即起身,连忙应道:“是,公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00:01:29

    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00:13:24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07:32:03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07:32:10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7:42:43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7::15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7::21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7::55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00:37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00:58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01:07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01:11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01:19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01:22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01:26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01:31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01:41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01:45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01:52

    寒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18:27:19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21:39:37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5 21:42:45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