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三方人(二合一)
    ..,混元修真录[重生]

    凶面蛛蝎表现出如此本事, 很是得意。

    叶殊看它一眼, 说道:“一头妖熊通身是毒, 凶面, 你自行将其处置了。”

    凶面蛛蝎扬起的尾钩登时僵住。

    晏长澜失笑, 但也无法相助。

    的确, 如今这妖熊身上的毒性极其浓烈,若是他和叶殊去触碰, 怕是也逃脱不得, 要被毒死。因此, 也只得让凶面蛛蝎自行将其解决了。

    凶面蛛蝎僵在妖熊尸身面前好一会儿。

    叶殊冷声道:“快些!”

    凶面蛛蝎才不情不愿地走近了些, 其身子突然变大, 一直长到如同磨盘般大小时,方才停下来。它抬起身子, 腹部的那一对小口zhong骤然喷出了两股雪白丝线,虽说丝线很细, 却是迅速地黏在了妖熊巨大的身躯上,并迅速地将其包裹起来!

    然后,那些丝线陡然扬起, 就把那包裹成粽子似的妖熊尸体放在了凶面蛛蝎的背上。

    偌大的尸体, 把磨盘大的蝎子都给遮住了, 但这粽子似的尸体迅速地朝着洞外挪去,不多时,就已经消失在两人的眼前。

    叶殊看一眼地面,发现原本浸透了毒液的地方也都干干净净, 再思及先前那些蛛丝在裹住妖熊尸体时于地面扫了两扫的动作,顿时明白是那些丝线将毒液也全都带走。

    晏长澜同样看到了这些,不禁赞道:“凶面的本事,还真是瞧不见尽头。”

    叶殊心zhong对那蝎子的猜测更多,但总是得不到定论。

    ——它究竟是哪两种毒虫杂交而生?看其潜力,应当是继承了其父母诸多优势而成。

    能得如此帮手,叶殊自然欢喜,可一日瞧不出此虫根脚,到底还是有所疑虑的。

    晏长澜不知叶殊心里所想,却也同样为凶面蛛蝎的种种本事而震动。

    他不由得再次提醒道:“阿拙,一定要将它掌控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叶殊微微点头:“放心。”

    晏长澜笑了笑,就开始清理着山洞。

    没多久,凶面蛛蝎回来了,而晏长澜也将山洞清理妥当,而后他往地面铺了几块炮制好的兽皮,让叶殊先坐着休息,自己则是架起了篝火,将那条好不容易从凶面蛛蝎口zhong抢回来的牛腿给烤了。

    夜幕彻底降临,外头已是一片漆黑。

    叶殊并未收回那些阵旗,它们虽说用处不大,但是在这夜间,却正可以防御一二。

    两人吃了牛腿,叶殊还掏出了一葫芦酒丢给晏长澜。

    晏长澜问道:“阿拙不喝?”

    叶殊微微摇头。

    晏长澜便露出个笑容,咬开瓶塞,仰脖大口喝了起来。

    夜色渐深。

    既在野外,二人白日里也不算太疲累,便不欲躺下入眠,而是各自坐在一块兽皮上,盘膝打坐修行。

    山lin之zhong夜间理应并不安稳,但大约是这山洞zhong还残留着那头妖熊气味的缘故,倒是没什么妖兽前来打扰,那外头布下的防御、攻杀阵法,亦都不曾被惊动。

    不过,待得将近子时,果然一如叶殊所言,下起了雨。

    晏长澜睁开眼看了看山洞外,只听得雨声初时淅淅沥沥,不多时哗然而来,有倾盆之势,而山lin夜雨尤为危险,倘若两人不曾找到这山洞安顿、如今在外面淋雨赶路,必定会受到不少妖兽袭击,且因夜雨之故,还要分出法力抵御雨水,必会是雪上加霜,十分煎熬了。不像现在,他们在洞zhong修行,只消等那雨停天明,就可以或者继续深入,或者回转九台城。

    叶仍在闭目修行,他在修为上已然落后晏长澜,自知是因资质之故,但他并非甘居人下之辈,虽视晏长澜为友,却不愿一步慢步步慢,自是能赶上多少,就要赶上多少的。先前他打出几次百劫九煞针,法力消耗了大半,正要趁此机会恢复,甚至更进一步才好。

    当然,这两人倒是安稳地修行了,可是他们原本有可能遭受的磨难,如今没能及时找到落脚地的山lin历练之人,就正在遭受。

    在山洞外不远处,就有一伙人急于躲避一条妖蟒,正不断朝着这方向狂奔而来。

    ·

    “娘的,怎么突然下起了雨?吴二,都是你先前贪图那颗轻元果,不然咱们早就找到地方躲雨了!”

    “嗬,说我贪?你敢说你瞧着那轻元果时,眼珠子没给瞪起来?大家伙儿都想要,别往老子头上扣黑锅!”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后头那畜生厉害得很,省点力气找地方把它给杀了!”

    “杀、杀了?老大,那蛇瞧着都四百多年了,这么凶……”

    “不杀了它就要被它吃了,你们自己选罢!”

    “好好!那就快找个地方!小三儿,找地方啊!”

    “知道了知道了……”

    一阵激烈的雨zhong追逐,终于,前方似乎隐约有了出路。

    其zhong一人便喜悦说道:“快!前头有个山洞!”

    另几人也迅速看过去,瞧着果然是有,顿时大喜:“咱们快去!”

    前一人倏然又道:“不可,那山洞如此宽敞,周遭又少见其他妖兽,恐怕里头有个大家伙。还是在此处先将这妖蟒收拾了,否则若是遇上前后夹击,那可就麻烦了!”

    众人皆深以为然,于是就压低声量,分散开来,同后方追逐过来的妖蟒周旋。

    “小心,围杀了它!”

    “切莫受伤,等一会儿还有一场硬仗!”

    “是!”

    “是……”

    妖蟒身长十余丈,极为凶猛,其妖气很是浓郁,且皮糙肉厚,不易对付。

    好在这几人也算是经验丰富,在使出一些压箱底的手段之后,到底是借助地形,将那妖蟒一点点给磨死了。然而待将妖蟒磨死之后,他们的法力消耗了不少,心下却还绷着。

    值得庆幸的是,在他们围杀妖蟒的时候,似乎并未惊动那山洞zhong的妖兽,让他们可以先吞服一粒丹药,一边恢复,一边想法子去占那山洞。

    突然间,有个矮个子的低声说道:“不对,那里面似乎有火……”

    另几人陡然一喜:“有火?那岂非不是妖兽?”

    矮个子道:“恐怕是有人捷足先登,杀了洞zhong妖兽,在那处落脚了。”

    一时间,这几人心绪复杂。

    若是妖兽,定是要杀死才能抢占山洞的,而若是人,则有商议的余地。

    众人面面相觑。

    为首那个一咬牙,说道:“小心些,能杀死山洞里妖兽的必很难缠,也不知脾性如何。我等去时客气些,如今雨大,能不起冲突就不起冲突。”

    另外几人听了,也都点头。

    不过,还是有人问道:“若是肥羊……”

    又有人问:“要是对方霸道……”

    为首之人皱紧眉头:“到时候看情形,听我命令行事,不可妄动!”

    其余之人也都答应下来:“知道了,老大。”

    于是乎,众人小心前行,在距离那山洞越来越近时,突然有个人“哎呦”一声。

    就有人立刻问道:“怎么了?”

    那人捂住头:“此处……此处有阵法!”

    另几个立时就要往里冲,为首之人连忙制止:“懂阵法的好欺负么?都别妄动!”

    那个被称“吴二”的眼珠子一转:“老大,咱还是主动招呼罢!”

    为首之人点点头:“去叫门。”

    ·

    叶殊和晏长澜虽是在专注修行,但若是外面有了动静,却也瞒不过他们的感知。

    就在那条妖蟒越来越接近时,叶殊陡然睁眼,双目zhong闪过一道寒光。

    晏长澜察觉到叶殊散发出来的压抑气息,也立时转过头去:“阿拙,怎么了?”

    此刻,叶殊将神识外放,恰好看到了那一行被妖蟒追得狼狈,一直在寻找时机的那些修士,开口道:“距此地三五十丈处,一条妖蟒追着五名修士前来。妖蟒妖气浓郁,更在先前凶面所杀妖熊之上,那几个修士zhong,修为最高者在炼气七层,另有一个炼气六层,三个炼气五层。”

    晏长澜心zhong一凛,顿时脊背挺得更直,整个人如同一根即将拉开的弓弦般,通身上下都充满了紧绷感:“什么?那我们——”

    叶殊说道:“这五人不便力敌,且先看一看情形如何。若是形势不妙,外面还有几道阵法,可暂做抵挡,到时脱身也来得及。”只是那样一来,他们就不得不在雨zhong奔驰,再找落脚之地也会极为艰难。

    晏长澜听了叶殊的说法,脑zhong一片清明。

    他虽很是警惕,却也十分冷静。

    的确,如今就看那些人如何施为了。

    随即,叶殊冷淡的嗓音就在洞zhong不时响起:

    “那五人已发现此地,似有误解,以为此间有凶猛妖兽,因此先与那妖蟒缠斗。”

    “妖蟒已死,五人各有受伤,其zhong三个炼气五层的伤势不轻,于你我而言,那几人的威胁已削弱不少。”

    “有人发觉洞zhong并非妖兽。”

    “其zhong一人撞到了阵法。”

    “来了。”

    晏长澜一边听,一边慢慢地做出外松内紧的防御姿态。

    叶殊道:“用些许法力,稍微改变形貌。”

    晏长澜闻言,点了点头。

    而后,两人身上泛起一阵微微的涟漪,下一刻,他们的外貌就发生了变化。

    叶殊和晏长澜穿的普通,并不会让人轻易看出身份,此时他们稍微改变了自己的骨架,叶殊让自己稍微变得粗壮些,却不曾让衣衫变得紧绷,晏长澜则是使自己纤细些许,亦不曾让衣衫显得太过宽大,与此同时,晏长澜身高不变,叶殊则让自己高上寸许,但这改变同样轻微,也未让衣衫变得不合适。除此以外,两人原本都是颇不俗的长相,而今一个让五官扁平些,一个让自己的眼睛变小、口鼻变大,就从那九分容貌变得只剩下三四分了。

    两人迅速看了对方一眼,记下对方如今的面貌。

    外面之人的声音正好传入:“洞zhong的道友,夜深雨寒——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晏长澜此刻也正同叶殊说道:“阿拙,是否叫凶面准备起来?若是对方一旦对你我不利,就叫凶面先去将那修为最高的扎一下。”

    叶殊将始终喜欢趴在他头上的小蝎子捉了下来,看了看它的尾钩:“先前对付那头妖熊,它将毒汁几乎用尽了,现下这点时间,似乎只恢复了几成。”他稍微感知,说道,“五六成罢。不过,若是趁其不备,只要刺进那修士体内,倒是真能替你我将那人留下来……但也只有一击之力。”

    晏长澜道:“一击之力也好。”

    叶殊点点头,同凶面蛛蝎说了说,就把它信手一抛,扔到了山洞的一角。在那处,凶面蛛蝎又将自己变得极小,约莫不足铜钱大,与山壁挨在一处,若是不仔细,也是难以发觉。

    紧接着,叶殊扬声回应,声音嘶哑:“出门在外,原该彼此互助,诸位道友进来躲雨罢!”

    晏长澜见叶殊这样谨慎,他自己也清了清嗓子,伪出一把低沉的嗓音:“阿拙,我也如此说话。”

    叶殊点头道:“小心。”

    晏长澜应下来。

    而后,外面人又道:“还请道友撤去阵法!”

    叶殊起身,且将想要一同出去的晏长澜的肩按了按:“你且莫动。”

    晏长澜微微点头。

    叶殊很快去了洞外,但他并未撤去所有的阵法,而是只将防御阵法撤去,攻杀的却留了下来。左右如今他稍微动作,就能让攻杀阵法稍安勿躁,如此留下一手,也是对他有利。

    外面几个修士见叶殊收了几面旗子后,他们就能顺利进来,其zhong有一二人的眼zhong禁不住地透出了贪婪之色,不过很快又按捺下来。

    叶殊见状,眼神微冷。

    这几人,果真并非善类!

    但叶殊如今扫过几人后,也是不惧。

    先前那场与妖蟒的对战,他神识旁观,见识了这些人所有手段,也有应对之法。何况几人都受了伤,一旦在洞zhong交战起来,对他们也是不利。

    叶殊一边走,一边仍用神识监视几人。

    那几个修士在见到叶殊时,则都是松了口气。

    他们不着痕迹地走远些,低声议论着:

    “老大,只是个炼气三层的修士……”

    “瞧他年纪不过十七八岁,毛头小子怕是没什么本事。”

    “做一票罢?那阵旗……嘿嘿。”

    那老大眼里的光芒闪动,也很是挣扎。

    他心里对那阵旗何尝不垂涎?只是他也想着,这个少年修士若真只有炼气三层,怎能将这山洞给占据了?他在进来之后,能感觉到此处原本真有一头凶猛妖兽的,若非是他将那妖兽杀死了,又岂会……何况,他看着少年修士的样子,也不像是那等不知事的,若是他没有几分倚仗,理应用那阵法将他们阻拦在外,不会这样大胆,亲自来接他们入洞罢……

    正因着心里有这许多想法,老大忍了又忍,再度说道:“先不忙,再看看。”

    其余几人没法子,他们知道老大是他们之zhong最为谨慎的,这些年也是在老大的带领下方才不曾出事,如今老大发话,他们怎么也得听一听。

    再说了,他们身上的伤口,还真有些疼,还是到洞里先调息一番养养伤,再做什么也来得及。

    抱着如此念头,几人很快就跟着叶殊进入山洞。

    刚进来,他们就觉出一道温暖热力涌来,叫他们全身上下都温暖起来。

    洞里生了火!火上还架着没吃完的烤肉,看一看油光锃亮,似乎是出自不弱的妖兽身上。

    在烤肉的也是个瞧着十七八的少年,他身上带着几分煞气,好像挺凶悍的,此刻扫眼过来,眼zhong也带着戒备之色……

    “阿、阿石。”晏长澜略顿,才喊出这个称呼。

    叶殊微微点头:“阿长。”

    ——两人默契地用了化名。

    晏长澜起身:“既然来了就坐罢,不过我这里的烤肉不多了,只够我们吃的,你要要吃什么自己去弄。”

    这话说的不客气,也显得有恃无恐。

    几个修士见晏长澜的修为也在炼气三层,并不高明,却为他这态度而谨慎起来。

    他们想着,老大的想法果然有理,还是要再多看一看的。

    叶殊坐在了晏长澜的身侧,并未主动与新来的几个修士搭话。

    晏长澜则是在他们进来的刹那,已大略看过他们,猜到了他们的身份。

    这些人,都是刀口舔血的散修,手下也定然狠辣。以往他在历练时,也遇见过一些类似的散修,无一不是常年在外摸爬滚打,能活下来的大多都知进退,也不会轻易做什么。但是,一旦对方决定要做了,那必然是不死不休,要走脱一个,后续都会十分麻烦。

    想到此处,晏长澜心里也无波动。

    但是对于他和叶殊而言却不至于——他们该换了容貌,就算之后要死斗,只要他们脱身,这些人必定再无法将他们找到。

    新来的五人显得很是规矩,尽管他们之zhong有人偶尔会用奇异的目光看过来,却也只是悄然看过就收回视线,也许他们心里的确有算计,但是这样的算计他们暂时并未确定做出。

    此时,那为首之人从储物袋里拿出几块肉,也用木棍戳了架在火上烤,他们也都带了烈酒,在这寒天夜冻的时候喝上几口暖身,那也是再合适不过。

    双方看似是相安无事。

    叶殊和晏长澜在打坐,双目似开似合,好像是在认真修炼。

    而实际上,叶殊的神识始终也不曾放松过,是一瞬不瞬地在监视着那一伙人。

    山洞里,气氛是有些古怪的。

    叶殊两人没有开口,那边几人也无搭话之意,不知不觉间,哪怕彼此什么都没做,都好似隐隐有一些彼此对立之感在慢慢酝酿。

    似乎有一根弦,在双方之间越抽越紧。

    几个修士都吞服了丹药,在疗伤。

    晏长澜的眉头微微皱起。

    若是对方的伤势痊愈,再来同他们攻击,对他们就大为不利,是否应该先下手为强?可也并不能确定对方一定攻击,倘若对方并无攻击之意,他们却反而先出手,不是平白弄出了纷争么?

    晏长澜在那几人不注意时,悄然看了叶殊一眼。

    叶殊微微摇头。

    晏长澜一怔——阿拙的意思是,不要轻举妄动?

    然后,叶殊面色微动,做出口型。

    晏长澜眼睛微微睁大。

    紧接着他便听到,在那山洞外,果然又传来了动静!

    刹那间,晏长澜有些哭笑不得。

    今晚是怎么回事,怎么不时就有人来?

    叶殊倒是并不觉得如何奇怪,只因在这夜里,若是山lin里还有历练之人停留,几番寻找之下,可不就容易找到此处么?再者先前那些修士与妖蟒厮杀的痕迹不浅,哪怕有夜雨冲刷,也并不能很快刷完,有人随之而来也是极有可能。

    有新人要来,对于叶殊和晏长澜而言未必不是好事——洞zhong只有双方时,他们显得弱势,一旦动手,胜负难料。可如若再有人进来便有所不同,“三足鼎立”总是能更稳固一些。

    外面的攻杀阵法先前被叶殊改动过,防御阵法也撤除了,因此外面的人不必和先前几人般还要喊话,而是很快就找到了洞口所在,嘈杂着迅速冲进来。

    这回来人也不多,年岁也不大。

    “小弟,都是你要追那头蛮牛,害咱们都回不去了!”

    “三姐别生气嘛,生气就不好看啦!”

    “别跟我贫嘴!”

    “好了莫吵,先在洞zhong歇息,待天明了赶紧回去!”

    然后,少年清亮的嗓音响起:“咦——洞里有人?”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之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00::21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01:49:13

    自然卷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07:15:19

    we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08:41:38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08:48:30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08:48:36

    爱吃糖的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13:49:56

    陌上花如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14:00:35

    夏律小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15:45:05

    苦逼高三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16:03:33

    改个id解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28 18:00:40

    改个id解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28 18:14:42

    改个id解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28 18:19:22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21:43:19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21:46:02

    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22:16:08

    沧海一声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13:59

    glori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8 :25:27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