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血魂谷(二合一)
    ..,混元修真录[重生]

    叶殊面色微冷:“他恐怕已然被荀真人掌握于手zhong了。”

    晏长澜眼瞳蓦地收缩:“那——”

    叶殊叹道:“纵然你有意提醒, 也是无用。”

    晏长澜闭了闭眼, 不由苦笑。

    不错,提醒亦是无用。

    一来荀真人乃是筑基真人,他炼气四层就想做些什么, 无异于螳臂当车, 不仅自己要送命,甚至还会牵连到挚友阿拙,着实不智;

    二来观陆争神态, 对荀真人深信不疑, 尊敬不已, 他现下去同陆争提醒, 非但不会让陆争清醒, 恐怕反而会被当成挑拨,禀报于荀真人, 同样要葬送性命。

    因此, 晏长澜也只得私下里多留心一些了。

    那荀真人若是真想做些什么,陆争并非愚笨之辈, 终究会有察觉。到那时,他再帮把手, 或也不迟。

    更何况……

    即便如今他与叶殊推测足有八|九分可能是荀真人所为,却仍旧有一二分可能不是。他们自己都无有足够的证据, 哪里又能贸然多事什么?

    叶殊见晏长澜如此,说道:“你不必如此。荀真人所行之事,七霄宗未必不知, 若是七霄宗不知,荀真人或是另一人就更是难以对付。你我修为浅薄,还是先保住性命,再谈其他罢。”

    晏长澜轻叹一声:“我知道。”

    不过,这件事到底在两人心zhong留下一丝痕迹。

    晏长澜或许只是有些内疚,但叶殊却是有所打算,想要知道那荀真人究竟要做什么。

    当年有天狼存在,将他灵根化为腥血之物,是否就是荀真人的最终所想?若是,当初荀真人如何了?若不是,天狼又如何会出现在灵域?

    处处皆是疑惑。

    此外,叶殊和晏长澜行动一如往常,只是晏长澜回宗门的次数多了些,间或也会主动寻那陆争切磋。

    阮红衣、葛元烽为此还有疑惑,不知为何晏师兄已然胜过陆争,却还要找他。

    晏长澜却是言道:“他日后所修也是剑道,而其剑与吾剑不同,与他切磋,能增进吾之剑道。”

    阮红衣这才不再多言。

    她虽是有些任性,但在这修行之事上,既然晏长澜同陆争切磋会有好处,她当然不会为自己那一点不痛快而阻止。也是因着她于大事上多能体谅同门,也才叫诸多同门对她都是宠爱有加。

    陆争如今仍旧时常去荀真人处接受指点,但是他对自身实力也极看重,晏长澜找他切磋,他也都应下来,而每每他与晏长澜对战都是败北,则叫他在自尊驱使之下,甚至还会有些进境时,就主动找晏长澜对战。

    如此一来,也正合晏长澜的心意。

    当然,晏长澜尽管对陆争有所担忧,可若是为了一点猜测时时狐疑,却也并非是他心意。故而与陆争切磋是当真对晏长澜颇有好处,能让他印证自身剑法,他才会这样主动,同时也在每一次的对战zhong仔细观察那一丝除他以外无人能够觉察的血腥之气。

    他敏锐地觉察到,这一丝血腥之气在极缓慢地增加,而随着这血腥之气的缓慢增加,陆争的实力也在极缓慢弟子增长,其进境之快,不在他这样的变异双灵根之下。

    晏长澜每次发觉有异,都会去同叶殊提起。

    叶殊思索之后,说道:“如今且瞧不出对陆争有何坏处,但其身上包含血腥之意,多半也并非好事。”

    晏长澜深以为然。

    到此时,叶殊不由又想起天狼。

    当初天狼屠灭一域之后便了无生趣,更是在遇见祖父后,愿化为血傀伴他左右……前世天狼生前或许性情与如今的晏长澜不尽相同,但其灵根化为腥血之物后,祖父仍说他并非邪恶之辈,那么其心性也定然极为坚定。如此之人,若是道途可期,在复仇之后,当能放开从前,更进一步才是。

    先前他未细想,现下细想之后,他却觉得,或许前世天狼非是因除灭仇人而无生趣——这或许有些缘故,但绝非全部——而是他灵根变化后,前路已然阻断,并非仅仅是不能达到极限,而是已然再无法更进一步,寿元也因邪法而削弱到了极致!否则,天狼若原本寿元还悠长,或者还能更进一步增加寿元,他未必不会逆流而上,去追寻解决之道。

    想到此处,叶殊颇是惋惜。

    尽管前世天狼也只是三灵根,可凭借他的意志力,长久修行下去定有大成就,只是,命途多舛,欠缺了那么一份运气。

    此刻他再看向晏长澜,心里微动。

    但今生已然无碍,既有他与晏长澜同行,且他身怀混元珠,这一份运气自也是补上来了。

    思及此处,叶殊的心弦缓缓一松,眼神之zhong,有一丝自身亦不自知的柔和。

    就这般继续修行下去罢,待境界足够,他自当带晏长澜前往灵域,去瞧一瞧如今叶家是否还会碰上那灭门的大难,也去瞧一瞧还是否有“叶搴”其人。到那时,倘若叶家有难,他必不会袖手旁观,而若要真有几分助力,他便要时时谨慎修持,得足够修为才好。

    晏长澜不知叶殊想了什么,但他却能发觉叶殊待他似乎更亲近了些,他心zhong熨帖,瞧着叶殊时,也是满心满眼,皆是欢喜。

    ·

    书房zhong。

    晏长澜推门而入,问道:“阿拙,你有事寻我?”

    叶殊看着晏长澜,点点头:“你来。”

    晏长澜很快走过去,就见叶殊面前的书桌上摊开一块地图。

    地图颇有些陈旧,但上面一些地名却是较为清晰的,只不过,看这地图作甚?

    叶殊手指点在地图的某一处,说道:“这里有一个血魂谷。”

    晏长澜眉头微皱:“血魂谷?此处一听便有些……”

    叶殊点了点头:“前些时日我叫艾久去打探时新且能历练之处,他打探一番后,便打探来这样一处新出的历练之地。此间月余前还是一处湖泊,但不知出了什么缘故,那处突然地动,湖泊断流,反而化为山谷,内zhong涌现了许多血魂……据几名筑基真人探查,方知那处是多年前的一处养魂之地,有人死在那处,天长地久下来化为怨魂,再后来被封存于湖泊之下又是无数年月,渐渐生出不可知的变化,成为血魂。不过,血魂也是一种较为新奇的鬼魂,其zhong会养出一种名为魂煞珠的物事,真是前所未见。那魂煞珠对于邪道修炼极有好处,而其他修士拿了那物,可以炼药炼器,也可以磨砺意志,乃是一种不错的天材地宝。众多修士一来是想为自己多谋得一些新兴的天材地宝,二来就是要尽量减少邪道修士的攫取,让世间少几个大魔头,因此把那处弄成了历练之地,由得众多修士前去猎取魂煞珠。”

    晏长澜听叶殊说了这许多,微微点头:“听着倒是不错,只是……不知其zhong血魂实力如何?”

    叶殊道:“筑基之下。”

    晏长澜只听得这一句,已放心许多。

    叶殊道:“你可约白霄峰诸多亲传同去。”

    晏长澜一怔,试探问道:“也包含陆争?”

    叶殊颔首:“他必然得去。”

    晏长澜想了想:“是阿拙有什么法子能对他略作提醒?”

    叶殊说道:“艾久还拿了些关于血魂的消息过来,提到了血魂的弱处,以及血魂姿态。而那血魂有吞吃他人鲜血提升自身的本事,虽说与陆争如今反应不尽相同,但若是陆争瞧见那血魂所作所为,想来也能略略生出一些疑虑之处。”

    晏长澜恍然:“也不必他立刻就怀疑让他体内带上血腥之气之人,只要他对此种法门有些许怀疑即可。”

    叶殊道:“不错。你如今与他切磋进境已然不大,长久这般盯下去也不是法子,如今血魂谷一出,他亲自去了,倘若还不能得到些许提点,盲目信任那害他之人,你也不必再心zhong记挂。到时候顺其自然,他有什么样的命运,便让他如何去罢。”

    晏长澜知道这是叶殊怕自己多思此事,反而耽误自身修行,自是应道:“我知道了。”但他想了想,还是再问了一句,“如此一来,害陆争之人可会因此怀疑陆争,反而对陆争不利?”

    叶殊道:“不必太过担忧。如今陆争体内那血腥之气只有你方可察觉,陆争不曾主动用过此法,恐怕他自己也并不知晓,可见此法尚未有成。此番你邀请众多同门同去,请陆争同行也只是基于同门之谊,不会引人怀疑。他是当真能同去,还是要被阻拦留在白霄峰,就要看背后之人如何想了。他若是让陆争去了,便是极为自信,而不会对陆争不利,而若是不让陆争去,你等回来后谈及历练之事,哪怕只有只言片语能入陆争耳zhong,也足矣。”说到此,他轻叹一声,“原本也不必急于提醒,之事待那血腥之气日渐壮大,陆争再来察觉,大约就已然无法挽回了。”

    晏长澜也叹一口气:“或许仍是有些许冒险,但这亦是如今你我所能做到的,最好的法子了。”

    叶殊轻点头,不复言语。

    修行路上,除非能交托生死之人,其余之事,都是各自为政。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陆争若非是晏长澜同门,且其诸多遭遇都叫叶殊想起前世天狼之事,叶殊也不会插手——既无血亲,也无交情,他之生死,与叶殊何干?

    偏生有了这些关系,叶殊方才会稍稍留意。

    而且……

    叶殊阖目。

    尽管瞧着好似是因着晏长澜与陆争都修炼剑道,切磋间才叫晏长澜察觉此事,但难道当真只是这个缘故?若是如此,其他修习剑道之人难不成也都能察觉么?倘若真这样容易察觉,此事也不能隐藏如此多的年月了。

    故而在叶殊看来,晏长澜之所以能轻易觉察,或许是因前世天狼也与陆争一般遭遇,故而之间冥冥之zhong有一丝牵连。

    既如此,那就让晏长澜提点陆争,斩断这一丝牵连。

    晏长澜道:“阿拙,待我明日回去,便邀请同门。”

    叶殊睁开眼:“血魂亦是鬼魂,你可与你那些同门说一说,多准备些带有雷电、火焰之物,道血魂谷后,当可以事半功倍,也对自身更多几分庇护。”

    晏长澜答应下来。

    ·

    次日,晏长澜果然回去宗门,请了诸位同门一起过来。

    陆争原本是与同门交往不多,到如今也是除却晏长澜外,与其他同门几无沟通。但这一回晏长澜请了他,他思及先前两人切磋他屡战屡败之事,也就来了。

    阮红衣不待见陆争,但也没扫了晏长澜的面子,只是在入座的时候,离陆争远远的就是。

    葛元烽挨着她坐,她另一边就是夏玉晴,而夏玉晴另一边又是朱尧。

    于是,最终陆争一人坐在一角,闷头喝茶,瞧着自在,倒也没表现出什么被“排挤”之感。

    晏长澜来了以后,便将叶殊给他的地图展开,说道:“今日请诸位前来,是想要邀请诸位与我同去历练。这地图上有一处名为血魂谷的所在……”他就迅速将血魂谷之事说给了众人听,“我听闻那魂煞珠价值不菲,且自己用来也很是不错,便想着不若我等同门一起前去,也好弄些资源回来。而且同门之间守望互助,也总比到了那处遇上什么情形,再请陌生修士来得安心。”

    这一席话可是颇有道理,听完之后,在场众人也是有些动心。

    他们的修为最多也就是炼气四层,要想一人进入血魂谷,那定是不能安心,在外与他人同行,也担忧对方杀人越货,在背后捅刀子。但休戚与共的同门就不一样,总是能多相信几分的。

    阮红衣立时便道:“二师兄,我去!”说话间,她还刻意瞧了陆争一眼。

    ——如今的二师兄,可是晏师兄!哼。

    陆争却视若不见,而是在思忖什么。

    朱尧与夏玉晴相视一笑:“我二人也去。”

    葛元烽急忙道:“我和五师姐一样!”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陆争的身上。

    陆争原本想着询问一番师尊,但想到自己拜师多日还不曾出去历练一次,或许也是因着迟迟并未与外人相争,方会屡屡败给晏长澜?既如此,他可不能再度落后了。

    于是,陆争说道:“那我也去罢。”

    晏长澜露出一个笑容:“既然如此,那我等都去准备一番,待两日之后一同出去。”他提醒道,“多多准备带有雷电之物,灵符最佳,能克制鬼魂。小师弟火属性极强,去想法子再增强些,到时也必有用处。”

    众人也知道一些,不过晏长澜主动提点,他们也都笑道:“知道了,放心罢。”

    到此刻众人说定,各自散去准备。

    晏长澜是回去叶殊那处,与他一起准备。

    两人准备了不少小雷符,还有一些关乎于雷电的、威力不俗的灵符,再有晏长澜与叶殊齐心协力再制雷霆子,都是尽可能地多多备下,以防不时之需。

    待得两日后,一行人就在坊市zhong的酒楼聚集。

    叶殊也来了,阮红衣几个与他相识,但陆争却不曾和他见过面。

    晏长澜为两人介绍一番,只说一个是新入门的师弟,一个是挚友炼器师便罢。

    陆争寡言少语,叶殊同样冷淡,两人彼此微微颔首,就算认识了。

    之后,阮红衣笑嘻嘻问:“叶大师怎么来了?”

    叶殊道:“魂煞珠乃是炼器的好材料,我当然是亲自去一趟采集更好。”

    阮红衣等人其实也猜到了,说笑几句,就不多言。

    而后众人一起用了饭,才或买或租地弄到了宝马,骑上遥遥往远方而去。

    晏长澜见陆争来了,微微松了口气。

    不论如何,此行就是提点了。

    但愿这位陆师弟能精明些,至少……对害他那人莫要太过信任。

    只有保持警惕,才能终究找到一丝脱离之机。

    五六日后,血魂谷所在到了。

    血魂谷也是九台州内的历练之地,处于一座不小的城池之外,那湖泊并未被地动影响之前,甚至是一处不错的景致。在这湖泊附近,每一年都有不少人前去观赏,现下景致变成了血魂聚集之地,那观景之人也就变作了无数想要来到此处狩猎之人。

    拜这血魂谷所赐,其附近的城池也越发繁华,来往的人也越发多了。

    一行人先去城池里投宿。

    因着来的人多,城zhong的客栈多是爆满,只有少数颇为昂贵的暂且留着。

    叶殊身为炼器师,手zhong自有不少积蓄,就很快定下一间。

    晏长澜想了想,站到叶殊身边,准备蹭住。

    其余几人面面相觑,后来是朱尧与葛元烽并住一间,夏玉晴与阮红衣合住一间。

    至于陆争……

    他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枚灵币,约定要住上几日。

    阮红衣撇撇嘴。

    没见那家伙做任务,灵币……肯定是师尊给的!

    几人极快地安顿了下来。

    因长途跋涉而来,今晚他们都各自休息,要养精蓄锐,明日前往血魂谷。

    晏长澜和叶殊并肩躺在榻上,说道:“阿拙,那人还是让陆师弟跟着来了。”

    叶殊几不可察地点头:“如此也好。”

    ·

    第二日,众人精神抖擞,各自带齐了东西出门。

    出了客栈后,他们便发觉如他们一般清晨出去的修士不少,每人都精心准备,一旁的坊市大街上修士极多,各种摊位都热闹不凡。

    附近城池的修士在血魂谷出现后不久就来历练,相较起来,晏长澜等人还算晚的。

    所以如今不少修士早已习惯地每日前往,一些准备也早已做得熟练极了。

    晏长澜随着众多修士一同出了城门,又一同往那血魂谷而去。

    没多久,他们就见到几处陡峭的山崖下,正有一个偌大的深谷,上面血雾缭绕,将内zhong之物隐藏起来,只能听得一阵阵如泣如诉的声音传出,一旦侧耳倾听,都会头皮发麻,甚至是头晕目眩。

    很快就有修士纵身跃下,迅速穿透血雾进入其zhong。

    很奇异的是,血雾始终只萦绕在这山谷之上,并不曾溢出,而那声音再如何凄婉,里面也不曾见得有一只血魂跑出来。

    据闻,那血雾也是禁锢,叫血魂不得而出……但究竟原因为何,则不得而知。

    众人见有修士先去了,陆争就将身形绷直,犹若一杆枪般直直朝下。

    阮红衣怒道:“竟招呼也不打一个?”

    夏玉晴道:“阮师妹莫恼,我等这就也去罢?”

    朱尧等人也都快速聚拢,然后一起往山谷之zhong而去。

    叶殊和晏长澜同时落下,两人身形从容,借助身法于空zhong穿梭几下,就立刻落下去。在即将着地的刹那,叶殊伸手就要去抓晏长澜的小臂,晏长澜同样伸手,恰好也抓住了叶殊的手,与他手指相交。

    晏长澜僵了僵,看向叶殊侧脸。

    叶殊神色不动。

    晏长澜就也放松下来。

    旋即,二人落地。

    也是他们想得周到,在落地之后,就仿佛觉得有一股吸力要把他们分散一样,但因着他们手指相交,故而居然不曾分散。而落地之后,这吸力就消失了。

    叶殊往四周看了看。

    血雾虽浓,却不影响视线,只是鼻端之zhong嗅着血腥气息,叫人颇有不适。

    晏长澜稍稍感受,不由说道:“夏师姐和阮师妹爱洁,怕是吃不消。”

    叶殊道:“阮姑娘或许倒比夏姑娘要强上一丝了。”

    晏长澜想了想:“确是如此。而且,朱师兄他们想必也不好受。”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00:00:30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00:01:13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00:03:06

    小小小小扇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00:18:17

    小小小小扇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00:20:02

    贺城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00:33:17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06:14:14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06:14:21

    asdqw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13:03:46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15:00:53

    玖·九久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16::38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21:08:36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09 22:56:49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