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陆争失踪(二合一)
    ..,混元修真录[重生]

    叶殊面容沉静:“进去罢。”

    晏长澜道一句:“但愿能在一处。”

    原本不曾想过会分散, 只是越是下落越是觉着似乎有些不对, 在即将落地前,两人才会同时出手要抓对方,却不知其他同门是否也能及时反应过来。

    但不论几个同门下来后有何感想, 如今他们都已然失散, 只有叶殊和晏长澜能并肩同行。

    之后,两人的身影就消失在这血雾之zhong。

    满鼻的血腥……

    晏长澜和叶殊迅速朝前走,叶殊释放出神识, 探查周遭的情形。

    在血雾之内, 似乎略有阻挡神识之用, 原本可以探查百丈的叶殊, 而今只能探查三十多丈而已。但尽管如此, 他们两个于此处也比旁人更有优势。

    没多久,叶殊倏然喝了一声:“长澜, 左边三步处!”

    晏长澜反应极快, 迅速往那里拍出一张小雷符。

    雷光迅速闪现,那处发出“嗞嗞”一声响, 旋即好似有一声尖叫袭来,转瞬就消失了。

    两人就往那处走去, 正好见到一道血红的人影爆成血雾,什么东西都不曾留下来。

    晏长澜有些遗憾:“可惜并无魂煞珠。”

    叶殊道:“十只血魂里大约只有一颗, 如今见不着,也是寻常。”

    晏长澜点点头:“这魂煞珠zhong也有一种宝煞罢?”

    叶殊回答:“正是,只是太少, 用起来也有不足。”

    晏长澜稍一顿:“若是能多弄些来……”

    叶殊道:“到时我自有法子将宝煞聚集,约莫也就能用了。”

    听叶殊如此说,晏长澜顿时颇觉精神:“既如此,那就要多多搜集才是!”

    叶殊道:“我来找,一起杀罢。”

    晏长澜笑道:“好。”

    随后果然叶殊的神识搜寻得更快,不多时就遇上了有足足三只血魂,晏长澜也是迅速地杀了过去。

    这些血魂尽管瞧着似乎有炼气三四层的修为,但在拙雷剑下却很是容易对付,几乎一剑一个,就能将其斩杀,化为一团血雾。

    然而,在三只血魂被杀死后,依旧无有魂煞珠留下,足见此物之罕见。

    两人也不着急,继续往内zhong走去。

    叶殊每每察觉有血魂出现,就指点晏长澜前去诛杀,但凡是在炼气六层以下的,就都由晏长澜一人对付,倘若达到了炼气六层的,叶殊才纵身而上,与晏长澜一起出手。

    终于,在杀死一只炼气六层的血魂后,地面上出现了一颗圆滚滚的珠子,色泽乌zhong带红,上头似乎散发出丝丝阴寒之气,将其拿起来以后,就感觉到一阵心烦意乱,好似法力都有些躁动不安。

    叶殊稍作体悟,说道:“若是将此物带在身上,影响颇大,若是运行功法,也时时都有要被打断之感。不过,如若能在随身携带此物时打坐修行,适应之后,对于法力的掌控也会更强,对意志亦有颇大的磨砺。”

    晏长澜也拿了珠子感悟一番,点点头:“的确如此。阿拙,待为你弄到足够的魂煞珠后,也再多猎取一些,对你我修行皆有好处。”

    叶殊颔首:“自然。”

    有了这一颗魂煞珠出现,两人更有信心些,便持续杀灭血魂。

    每逢法力用过一半,他们就有一人打坐吞服丹药恢复法力,另一人则为其守护,待前者恢复,就来为后者守护,皆达到全盛之态后,再来出手。

    如此过了有两三个时辰之久,叶殊和晏长澜大约杀死了上百只血魂,合起来得了有十来颗魂煞珠,运道倒也不错。而后他们便也觉察到,这魂煞珠在炼气四层以上的血魂里方会多些,若是遇上炼气四层以下的,杀个二三十只也未必能得一颗。

    不论杀死何种境界的血魂都要消耗法力,既然炼气四层以下的少有魂煞珠,两人再遇上这等境界的血魂就将路让开,并不去杀,而尽力多杀些炼气四层、五层、六层的血魂,而若是看到了炼气七层的,则多是躲开——毕竟这境界的血魂颇难对付,两人合力也未必能胜,纵然能胜代价亦不小,还是放弃为好。

    有了确切的想法,两人再杀数个时辰后,得到的魂煞珠就更多了些,渐渐手里有了三十五六之多。但是对于叶殊而言,这三十五六也是不够的,只因每一颗魂煞珠zhong的宝煞只有一丝,若当真要用它们来炼器,那至少也得有上百颗不可。

    不过,今日杀了这许久,两人的花费也是不小。

    法力的消耗要用丹药弥补,法力有不济或是血魂境界高些时,往往须得使用不少的灵符。若非是补充法力的丹药、灵符叶殊都能自制,那花费就更是了不得了。

    但就算如此,两人现下手zhong所余也并不多,想要在此处待上一夜是不足了,还是得尽快出去,花个几日补充完备,再来不迟。

    于是,两人且战且退,直接往山谷外而去。

    只是还未接近洞口,突然间他们便察觉这谷zhong的血魂似乎突然变多了,甚至血魂之间也还是互相吞噬,那炼气二三层的血魂早已被更为强大的给吞吃干净,叫其变得越发厉害!

    晏长澜一边沉着应对,一边问道:“阿拙,你可知这是怎么回事?”

    叶殊手zhong打出一道小雷符,唬得一些血魂退却,清出一片空地:“我倒也打探过,据闻当血魂被杀了许多之后,就有更多血魂涌出,形成潮汐,是为血魂潮。一旦血魂潮出现,其zhong血魂大多都有魂煞珠,但若是一个不慎被血魂潮留在了谷zhong,则肉身化为血水,魂魄也要化为血魂了。”

    简而言之,血魂潮对于修为极高明的修士而言算得上是机遇,但是对于修为低微的而言就是莫大的危难了。

    晏长澜道:“你我尽快离开罢。”

    叶殊也是这般想法:“用灵符开路,快走!”

    两人同时打出小雷符,甚至用了几颗雷霆子,将周遭的血魂炸了个粉碎。

    之后他们急速地朝着山谷边缘而去,待到了最外围,他们马上朝半空打出一道法力,驱散一片血雾,而后找准一个空隙,立时腾空而起。

    早有许多修士提过,进入这血魂谷后,进去时容易,出来时却要在边缘处以法力打散血雾,才能脱离地面,不过一旦脱离地面,再想出去就十分顺利。

    叶殊为来此处,打听了不少消息,当然也有遗漏之处——譬如若是多人一起入内恐怕会被分开之事,但关于如何进出之事,他却是仔仔细细问了个明白。

    腾空后,两人只觉身子一轻,就这般飘起来有数丈高,之后他们同时扔出一块踏板,用脚一点,再使用身法,才顺利落在了附近的一处山崖上,很快离开山谷。

    此刻,叶殊与晏长澜站在血魂谷旁稍矮的山峰上,低头看着谷zhong的情景。

    下面的血雾是与来时的平静不同的翻滚,虽不至于如同煮沸了的水一样,却也躁动不安,似乎里面在不断地孕生着什么变化。

    如此情景下,其zhong自然也死了不少人,间或就有惨叫声传出。

    晏长澜皱起眉。

    他陡然发觉,一起过来的同门并不曾出现,然后自然就有些担忧——如今血魂潮起,他们若是在里头稍慢一步,未能及时出来……

    想到此处,他急忙深吸一口气,止住那些不好的想法。

    叶殊立在晏长澜身侧,陪他一同等待谷zhong之人。

    陆陆续续的,不少修士仓皇地逃离出来,但也有境界高的修士退走得游刃有余,还有些修士似乎因着经验丰富多有准备,即便碰上这突发的情形,也迅速地做出反应。

    大约一个时辰后,血雾里倏然蹿出个红衣的身影,她急匆匆地冲到一边的山崖上后,手里的鞭子赫然一甩,长长地延伸到下方。

    与此同时,另一道身影冲出,迅速抓住了这长鞭,被一拉而上。

    紧接着,还有一个青年背着个温婉女子,踩着踏板迅速冲出,与前头那一男一女站在一处。

    见到四人,晏长澜松了一口气。

    阮红衣、葛元烽,还有朱尧夏玉晴两个,都顺利离开了。

    晏长澜和叶殊一起到了他们身边。

    夏玉晴被朱尧放下来,一只鞋不知去了哪里,雪白的足袜上俱是血迹,竟是受了伤的。

    晏长澜关切道:“夏……夏师妹无事罢?”

    夏玉晴很坦然:“无事,只是一时不慎,并无大碍。”

    朱尧很是关心夏玉晴,但同样说道:“的确无事,晏师弟放心。”

    晏长澜就点点头。

    他方才瞧过,只是皮肉伤,休息个一二日,吞服些丹药就会很快好转。

    之后,晏长澜还是问道:“你们进去时可是在一处?陆师弟呢?”

    阮红衣此刻也把众人都瞧了眼,别别扭扭地说道:“那家伙还未出来?在进去时,他的确与我们失散了。”

    接下来,还是朱尧将事情都说了一遍。

    因着他们并不知道山谷之内会有吸力,所以在下去之后,他们也是险些被分开的。好在葛元烽当时就拉着阮红衣,朱尧与夏玉晴反应都快,互相拉扯,他们四人才能落到一处。

    但落到一处后,几人才发觉陆争与他们不在一起……也是,他们和陆争的交情都是泛泛,各自拉住的也都是情谊深厚之人,就无人去拉陆争,陆争也未主动拉扯他们,自是就和他们分散了。

    当然,几人也没见到晏长澜与叶殊两个,但阮红衣目光明亮,是瞧见他们俩互相拉住了的,故而对他们也很放心。只是……对于或许就只有一人独自落入血魂谷的陆争,他们想到他时总是有些不自在。

    后来四人齐心协力,在血魂谷里杀死了不少血魂,那魂煞珠也弄到了一些。因着他们可以轮番休息,所以在杀灭血魂时不曾出现什么状况,只是有一次他们不慎碰上了炼气七层的血魂,逃离时夏玉晴不小心伤了脚踝而已。至于其他的险情,就只有血魂潮爆发时了。

    好在他们互相信任,在不少带了雷电的灵符、法器相助下,顺利地脱离。

    叶殊和晏长澜也大略说了说自己的经历,不过关于叶殊有法子找到血魂且避让强大血魂之事,则不曾说起,一些细节也都有掩饰。但总体来说,他们两人也是安然无恙。

    如今,就只剩下陆争还不曾见到了。

    阮红衣撇嘴:“也不知他是还未出来,还是先出来先走了?”

    其余几人也是在思忖此事。

    陆争要是先出来,以他的性情……先离开也未必不可能。

    但若是他不曾出来呢?他们总要在这里等一等,要知道陆争安危如何。

    朱尧稍作思索,说道:“阮师妹,你和葛师弟先送受伤的夏师妹回去,让她在客栈zhong好生休息,也瞧一瞧陆争是否回到了客栈。若是他不曾回去,你们只管在客栈里待着,若是他回去了,就让葛师弟过来知会一声。”

    这也算是一个法子。

    夏玉晴原本要拒绝先回去休息之事,但其余人都很赞同,就暂且这般分工合作了。

    葛元烽与阮红衣带着夏玉晴直往客栈而去,余下晏长澜、叶殊与朱尧三人,在此地依旧等待。

    朱尧还是说道:“叶大师,你不如也先回去歇息?”

    叶殊道:“不必,多谢。我与长澜一处即可。”

    朱尧也就不再多劝。

    以往他亦知道,晏师弟很少在宗门修行之故,就是因着他时常与叶殊在一起,如今晏长澜在此地一尽同门之谊,叶殊要陪着晏长澜,自也是很自然之事。

    叶殊却是想着,那陆争经由血魂谷一事,也不知是否当真受到了些许提点……

    没多久,葛元烽回来了。

    不过他却并非是来让众人回去,而是来告知他们,陆争并未回到客栈,而他前来也是同样为着那一份同门关系,至于夏玉晴,则由阮红衣在客栈里照顾。

    朱尧见他如此,自也没有阻止,反而很是欣慰。

    四人又等了许久。

    天色越来越暗,那血魂谷在夜间时,血雾浓郁几乎如同翻涌的鲜血一般。

    夜间的血魂谷比白日里可怕得多,通常哪怕是炼气九层的修士,也不敢轻易在夜间进入谷zhong猎杀血魂,更莫说,这还是一个经历了血魂潮之后的夜晚。

    到此刻,几乎已然并无修士从血魂谷里出来了,在山崖上等待之人,也只剩下了他们四个。

    他们心底也不由有些怀疑……怀疑陆争的生死。

    等到深夜时,陆争依旧不曾出来。

    朱尧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如今我等该如何是好?”

    葛元烽看着下面那越发显得诡异的血雾,眉头皱紧:“若是下去找他……”

    朱尧苦笑:“恐怕是不成了。”

    葛元烽也点了点头。

    下面的血雾zhong,传出了很多强而恐怖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他们心悸——若是他们进入其zhong,不仅未必能找到陆争,还多半会让自己送命。

    倘若他们都有炼气八|九层的修为,下去一试未尝不可,但他们只是炼气四层,则……

    再者,陆争与他们除却那一份浅薄的同门关系,其实并无多少情谊可言。若是此时面对困境的乃是其他同门,朱尧也好葛元烽也罢,都会毫不犹豫进入其zhong,纵然万千危险也不会在意。可偏偏是陆争,他们肯在此处驰援,却是在或许要真正冒险时,迟疑起来。

    晏长澜看着血雾,目光微动。

    叶殊看他一眼,低声道:“你想去么?”

    晏长澜道:“此次毕竟是我提出前往此处,他陷入其zhong……”

    叶殊了然。

    他自然知道晏长澜的性情,若是此番他不去找一找陆争,心里必然不安,只当作是自己的错处了。

    旋即叶殊便道:“若是要去也不能贸然前去,且回头准备一些可用之物,待天明之后,再去里面寻找。”

    晏长澜也知这个道理,只是再多等一刻,陆争在里面也要多一刻危险。

    叶殊一叹:“你若此刻便去,恐怕十死无生。”

    晏长澜一愣。

    叶殊看向那些血雾:“方才我查探那处,发觉那血雾之内,已然什么也看不清了。”

    晏长澜顿了顿:“什么也看不清?”

    叶殊微微点头:“不论是肉眼看,还是那般去‘看’。”

    晏长澜的眼瞳蓦地收缩。

    看不清……那纵然进入其zhong,岂不是也什么都瞧不见么?

    终于,晏长澜喉头动了动:“我总要去里面瞧一瞧,阿拙放心,若是实在不能辨认方向,我不深入就是。”

    叶殊道:“我与你一起。”

    晏长澜难得强硬拒绝:“不可!阿拙在此处等我,若是担忧我去时遇上危难,只多给我些灵符就是。你我余下的灵符与雷霆子,用在你我两人身上有所欠缺,但若只是我一人拿去用,便足够了。”

    叶殊皱眉。

    晏长澜面露恳求之色:“阿拙……”

    叶殊终究微微点头:“一个时辰不出,我便进去了。”

    晏长澜还要再说什么

    叶殊抬手阻住。

    接下来,叶殊就将自己身上所有小雷符等灵符、雷霆子之类物事都交给晏长澜,还有许多补充法力的、被混沌水浸泡过的丹药,也递过去。

    晏长澜全数收好。

    叶殊看他一眼,淡淡说道:“我将这些物事都给了你,去寻你时,想必处处危险,性命危殆。”

    晏长澜心里一滞:“阿拙放心,我快去快回。”

    那边,朱尧和葛元烽才知道晏长澜要进去寻人,都不知是该要劝说还是如何。

    晏长澜反而劝道:“此番来历练之事是我提议而为,陆师弟如今吉凶难测,我若不去瞧一瞧,心下实在难安,日后对修行也是有碍。”

    朱尧与葛元烽对视一眼,也知晏长澜心意。

    或许也是如此,若是此次是他们的提议,即便他们对陆争情谊不深,想必于愧疚催促下,也会与晏长澜有一般的决定……

    因此,他们也只能说道:“处处小心。”

    晏长澜答应一声,纵身一跃,就如同白日里那般,冲到了血魂谷zhong。

    只眨眼间,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浓浓的血雾之内。

    叶殊的目光落在晏长澜进入那处,一瞬不瞬。

    朱尧和葛元烽也未离去,两人立在此处,静静等待。

    只是这一回他们等的不只是陆争,还有前去找人的晏长澜。

    ·

    晏长澜进入血雾内后,顿时便感觉到一阵窒息之意。

    夜间的血魂谷比起白日来,威压强上太多了,而他白日里在血雾zhong视物并无多少影响,可在这夜间,却是只能瞧见周身一二丈左右的情景,更远则看不清了。

    也是因此,他须得更加谨慎,小心血魂偷袭。

    刚这般想着,就有一道红色爪影自侧面冲出,似乎一瞬要将晏长澜的头颅抓破!

    晏长澜反应极快,迅速抽出拙雷剑抵挡,但和白日里一剑就能击穿不同,虽说此时偷袭的血魂大约也是堪比炼气四层修士,但它爪子却是坚硬了许多,比起白日里同境界的血魂要强上一倍。

    于是晏长澜接连两三剑,才将那血魂杀死。

    此刻,晏长澜发觉,血魂死后地面不仅出现了一颗魂煞珠,而其所化成的那团血雾,也并非与白日里那般缓慢散去,而是好似朝着某个特定的方向而去。

    晏长澜骤然一惊!

    然后,他心一横,顺着那血雾前往的方向而去。

    盲目寻找终究不是法子,如今发现了一点异样,他就找一找线索罢……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00:01:53

    书ぃ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00:12:12

    书ぃ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00:18:08

    26083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01:27:05

    26083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01:27:16

    天魉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7-10 03:33:08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07:35:55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08:30:37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08:30:41

    维生素b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10:19:29

    果咩hu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20:36:45

    果咩hu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20:36:52

    果咩hu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20:37:07

    老纸不傻只是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21:43:04

    老纸不傻只是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21:43:13

    老纸不傻只是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21:43:21

    聆音姑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24:10

    聆音姑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24:34

    聆音姑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24:48

    月玉缇-攒钱抱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0 :30:38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