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混元珠变化(二合一)
    ..,混元修真录[重生]

    这一次历练之后, 同门之间的关系隐约似乎有一丝变化, 又似乎没有。

    陆争仍旧孤僻,也仍旧时常只是苦修、接受峰主指点、约晏长澜对剑等,他对朱尧等同门仍旧疏离, 但偶尔见面之后,却不会视若不见,而是微微点头。

    对于这, 朱尧等人倒也习惯。

    同门之间自最初时就是那个样子, 而今过了这些时间若是突然变个样子,他们反倒是不适应了。

    阮红衣还是不喜陆争, 但也不曾再时常说他不是,在她口zhong, 陆争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她似乎对于陆争被师尊宠爱一事,也放开了许多。

    这大抵是因为……陆争险些丧命之故罢。

    阮红衣这样的态度,让朱尧等人松了口气。

    她与陆争能井水不犯河水, 已足矣。

    不过, 陆争对晏长澜的态度则和缓许多。

    除却练剑外, 偶尔他同晏长澜遇上, 会淡淡打个招呼,极偶尔时,也会给晏长澜带点滋味不错的茶水之类。其余同门皆觉他这是对晏长澜救命之恩的感激之举,对陆争这人也是有些改观的。

    对于这一次的历练,白霄峰峰主也问过几位弟子。

    几位弟子很默契地不曾提到第一日陆争遇险之事, 只说一切顺利,同门之间也有了些默契。

    白霄峰峰主似乎放心一些,满面欣慰。

    朱尧等人感念师尊关怀,彼此之间也越发融洽。

    唯独晏长澜,自怀疑白霄峰峰主后,其一言一语他都要在心zhong思忖几遍,回去与叶殊说一说。

    这番询问,亦不例外。

    叶殊听得,则道:“此事之后,陆争若能始终冷静,当不会被他怀疑。”

    晏长澜一怔,然后笑道:“如此甚好。”

    ·

    郊外。

    有一道惊雷陡然降临在野山的一处洞穴里,打得是山石迸溅,土地震荡。

    不过也只有这一道雷,在炸响之后,一切恢复平静。

    此时,门外一名身材高大的少年站起身,朝着洞里看去。

    而洞zhong则走出一个身着白衫的少年,相貌俊秀,神情冷淡。

    高大少年问道:“融合了?”

    白衫少年微微点头:“一百八十八颗魂煞珠,比之我先前所想用的更多些。”

    高大少年道:“多费些也无妨,炼成就好。”

    这两人正是叶殊与晏长澜。

    先前那陆争之事过去后,叶殊准备一番,就在城外山脉zhong找到一处人迹罕至的石洞,将第三种带煞之物炼制到百劫九煞针的器胚雏形之内,前两次都十分顺利,这第三次也不例外。

    虽说雷劫是更强了几分,但叶殊的实力也是更强,故而无妨。

    晏长澜在外面为叶殊守关,旁观雷劫砸下,对其在雷属性上的领悟也多增加一丝。

    日后他若是次次都能如此,自有不少收获。

    如今,雷劫过去,晏长澜见叶殊仍旧一尘不染,当即就拔出拙雷剑,在他面前舞动起来。

    风雷剑法于炼气期来说也算不错,如今他在第三式上的掌握也高明许多,现下每一招使出,都带着一种雷霆霸烈,还有丝丝雷劫直冲而下的摧毁之感!诚然雷劫身具摧毁与考验两种用处,但既然是要对敌,且自身实力远未达到考验他人的地步,晏长澜从雷劫之zhong所体会到的就是这样的摧毁之意,融合到剑法之内后,剑招的威力比之先前来要更胜一倍有余!

    叶殊见晏长澜使完剑法后,微微点头:“风雷剑法原是平平,但其好处在于若是能融入更多感悟,剑招也会越发厉害。你现下在雷属性上有所进境,但是风属性相较而言就有欠缺,之后当在领悟风之意境上多多尽力。”

    晏长澜收剑笑道:“阿拙放心,我知道的。”

    随后,叶殊张口,就有一道法力卷着一根极细的针冲了出来,于瞬间打在了一旁的巨石上。

    下一刻,那巨石立时炸开,化为无数大约只有拇指大的石块碎屑。

    那细针的威力,可见一斑!

    紧接着细针被收回,晏长澜瞧着那巨石,诧异道:“这针的威力好生可怕。”

    叶殊道:“消耗的法力也不少,我若驱使这针,上十缕法力方能催动,来回三四次,我就要消耗一空。”

    晏长澜点点头:“威力如此,消耗是必然。不过有这一招在手,阿拙你与他人对战时就有了杀手锏,且细针一出,踪迹全无,也能让人防不胜防。”

    叶殊亦是颔首:“若是无这点本事,我也不必辛苦谋取九煞之物,来将其炼制成本命法器了。”

    两人说了几句。

    晏长澜忽而想起来:“凶面呢?怎地不在?”

    叶殊一顿,旋即道:“来了。”

    正此时,两人就听见一旁山lin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很快就有许多草木往两边倒开,而后有阵阵大风刮起,像是有什么庞然之物飞速而来。

    他们转头一看,就见到一只足有一丈长、半人高的巨蝎举着尾钩,自草木丛zhong极快爬出,迅速地来到了叶殊的面前,伸出一只布满乌光的大螯在他身上蹭了蹭。

    刹那间,叶殊的衣角就被剧毒腐蚀,发出“嗞嗞”的响声。

    巨蝎见状,好似做错了什么事一般又极快将大螯收回,乖乖巧巧地伏趴在原地。

    晏长澜见到这巨蝎,微微一怔:“凶面?”

    它背上有模糊人面,分明就与那凶面蛛蝎一模一样,只是比其大了不知多少倍,瞧着就叫人有些眼生。

    那巨蝎好似听懂了,朝着晏长澜摇了摇大螯,而后,又仿佛讨好看地转向了叶殊那边。

    叶殊看它一眼:“的确是凶面。”

    晏长澜讶异道:“居然长得这样大了,当真厉害。”

    叶殊道:“其血脉颇有不凡,至今我不能看透,不过它既大且毒,倒是不错的战兽。”

    晏长澜点头道:“它如今在山zhong自行狩猎,不知能胜过多少年的妖兽?”

    叶殊略思忖:“其身上虽不显妖气,但观其气势,四五百年的妖兽当并非是他对手。”

    巨蝎有些得意,它那尾钩陡然似乎变长了许多,在后方的草木里那么一插,就串了一头很是巨大的妖鹿过来。那妖鹿一双鹿角极为锋锐,妖气浓郁,正是接近五百年的妖兽,如今在巨蝎的尾钩上被它带来,好似轻若无物一般,着实骇人极了。

    先前只是观其气势,推测凶面蛛蝎能胜过四五百年的妖兽,如今却是巨蝎直接抓了一头接近五百年的妖兽过来……须知绝大多数五百年的妖兽就堪比筑基,而今这接近五百年的,约莫就是堪比炼气九层修士了。

    凶面蛛蝎,实力已然超过了不使用七杀阵以及诸多外物的叶殊与晏长澜。

    晏长澜见凶面蛛蝎很是听话,又见它有如此本事,不由露出一丝喜色:“阿拙,凶面进境至此,日后再遇上筑基之下的修士,就不必担忧了。”

    叶殊看一眼凶面蛛蝎:“它确是凶悍,还可继续培养,不过待到它堪比筑基巅峰时,就要遏制一二,否则,它若是越过我两大境界,就难以操控了。”

    晏长澜心zhong一凛:“阿拙说得是。”

    但不论如何,如今凶面蛛蝎是越强大越好。

    之后,叶殊一拉晏长澜,两人立在了凶面蛛蝎的身上。

    叶殊道:“下山罢。”

    巨蝎摆了摆尾,把那头妖鹿仍旧串在尾钩上,便甩啊甩的迅速朝着山下爬去。

    直至到了接近山脚时,两人才自其上跳下来。

    晏长澜问:“凶面当还能变小罢?”

    叶殊就问凶面蛛蝎:“你可能变化?”

    巨蝎把妖鹿送到叶殊的脚下,而后它再摇一摇尾钩,就迅速地变小,最终仍旧只有指盖大,顺着叶殊的裤脚直爬上去,一直趴在了叶殊的发髻前。

    瞧着……与从前一般无二。

    晏长澜将这妖鹿收入自己的储物袋里:“回去罢。”

    叶殊跟他并肩而行,两人运起身法,极快地回到了城zhong的居处去。

    ·

    刚推开院门,叶殊就听见院子里头传来了一阵喜悦欢呼之声,眉头一挑。

    晏长澜也跟着踏步进去,听见那热闹是自炼丹房里传出来,心里微微一动。

    许是院zhong之人太过欢喜,两人都已然走进来了,也不曾和以往一般见到有人上来迎接,因此,两人就直接走到了炼丹房门口,看向里面。

    那其zhong,高高的炼丹炉前正盘膝坐着个面容丑陋的女子,只一双眸子犹若春水一般,格外清亮。

    一旁众人立着,都在瞧那女子素手zhong托起的一丸丹药。

    这丹药光泽黯淡,乃是一颗草还丹,算是一种在九台州zhong特有的,适合凡人吞服的一种丹药。凡人服食草还丹,能解除大半病痛,强身健体。

    如此丹药尽管只能使凡人吞服,且这一颗草还丹瞧着品相极为寻常,但也已然是一种真正的丹药了。

    丹炉里的火焰刚刚被控着减弱,丹香尚有一丝留存……

    显然,这草还丹正是刚刚炼制出来的,而且,正是出自那女子之手。

    叶殊见状,也略有讶异。

    ——怪道这些人如此喜悦,原来是王敏炼制出一颗丹药来了?

    王敏在炼丹一道上,看来果然是很有悟性,既如此,倒是可以多多培养,然后若是能跟上他与晏长澜进境,那么作为他二人专属的炼丹师也无妨。

    若说原本叶殊只是看在王敏一片诚意以及那坚定的求道之心上,对她的效忠大略承认,那么如今见到她的天分比他所料更高些,才多了几分兴致。

    于是,他便轻扣了扣房门。

    刹那间,房zhong之人尽皆看过来,才发觉是晏长澜和叶殊回来了,都是一慌,急忙过来行礼告罪。

    叶殊摆手道:“无妨。”他看一眼王敏,“将草还丹拿来我瞧一瞧。”

    王敏急忙按捺住先前那终于炼制出丹药的欣喜之情,把这颗草还丹恭敬地送到了叶殊的手zhong,眼里也带着些许期盼:“请公子指点。”

    叶殊拈起草还丹,仔细地看了看。

    这草还丹的确品相不佳,若是细看,却能发觉在药材的调配上颇为圆润,品相不高的缘故,多是在输入法力不甚精细以及火候掌控不佳上。

    若是能将法力输入更精细些,且多多掌控火焰,还能有极大的进步。

    看明白了,叶殊就由此对王敏指点几句。

    王敏洗耳恭听,将所有点拨都牢牢地记了下来。

    最后,叶殊说道:“你颇有天分,日后若要用什么药材,可去问胡元要来,除非极贵重之类,其他不必同我一一禀报,只每月月末一并报账即可。”

    胡元听得,急忙走出一步,应道:“是,公子。”

    如今在这院zhong,艾久带着齐壮鲁松二人主管打探消息以及法器铺子之事,胡元则是带着两名女修主观院zhong内务以及账务。六名仆从各司其职,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而在晏长澜那边,因着怀疑了白霄峰峰主有些蹊跷,他在叶殊之处时,原本让肖鸣与王敏轮流守着山zhong居所的,后来就干脆让他们每每也与他同来。

    肖鸣与胡元、艾久都混得熟,是一边钻研炼器,一边同他们学了更多手段。王敏就是专注于炼丹,而今在炼丹之道上,已走上了炼制真正丹药的道路。

    吩咐了几句后,叶殊就叫众人散去,各自忙活,他自己则带着晏长澜回到了房间里。

    晏长澜跟叶殊相对而坐。

    叶殊道:“今晚我要闭关。”

    晏长澜一怔:“是修为上有所突破么?”

    叶殊稍作沉吟,摇头道:“并非如此,却颇为要紧。”

    晏长澜了然:“既如此,我为你守关,必不让任何人进入你房间之内。”

    叶殊也正是此意:“如此,到晚膳之后,便开始罢。”

    对坐修行一阵后,两名女修就来叫两人用膳。

    两人走出房门,一如往常用过,之后叶殊回到房间里,晏长澜则是盘膝坐在门口,一动也不动。

    胡元掌管内务,就多问一句:“晏公子,我们公子他……”

    晏长澜沉声道:“阿拙要巩固修为,你等不必管,只莫要来打扰就是。”

    胡元等人恭声应诺,就连做事也都轻巧了许多。

    王敏原本是想要借机再炼制一次丹药的,却怕影响房zhong的叶殊,就只在丹方里将今日炼丹前后仔仔细细回想数遍,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又根据叶殊指点一遍遍在脑zhong模拟改进,并不真正上手了。

    而叶殊,他虽说是闭关,却并未盘膝到床上去,而是坐在桌前,面前摆放着几只玉碗。

    他稍稍一顿,指尖微点,在其zhong一只玉碗里,就出现了一滴灰色的水珠。

    这灰色水珠,正是混沌水。

    但这一滴混沌水,与从前的混沌水又有不同。

    只是那色泽上,便更晦暗了一丝……

    自打晋入炼气四层后,因着资质所限,叶殊积蓄法力比之从前慢了不少,之前过了近乎两个月时间,他的法力不过凝聚了一缕而已,相较变异双灵根的晏长澜来,就显得越发慢了,纵然是吞服整滴混沌水,用处也并不大,同样的,在晏长澜突破至炼气四层后,用混沌水配上其他药液为他淬体,功效同样削弱很多……以至于无论是自己修行还是调制药浴,叶殊都渐渐不再做了。

    那积存下来的混沌水,便都被叶殊用在了提纯晏长澜为他寻来的三种灵矿,以及浇灌院zhong一角药圃里的那些灵草灵药上。

    也是因此,叶殊忙碌之zhong,并未发觉混元珠之内生出了些许变化。

    先前融合第三种带煞之物时,他为使那一百多颗魂煞珠能更快作用,将昨日新出的一滴混沌水直接滴入进去,发觉功效极大,迅速促进融合,几乎吓他一跳,他方反应过来,这似乎有些不对。

    而后叶殊聚精会神将事情做完,出来与晏长澜会面。

    至回来以后,他才要瞧一瞧,究竟是怎么回事。

    晚膳之后,恰好又一滴混沌水生出。

    叶殊就将其取了出来,放置在玉碗里。

    与此同时,叶殊也有察觉,这一滴混沌水的确是有变化,其质似乎更浓了。尽管其色比之从前更不起眼,但在他看来,却好似神物自晦一样,给人一种更加难测之感。

    叶殊略迟疑,将这一滴混沌水取出约莫二三成左右服下。

    刹那间,一股滚烫的热流入得喉间,迅速在其四肢百骸里游走,入得经脉,也入得丹田,几乎是肉眼可见地助他在一滴灵露里,形成了一缕法力的雏形。

    叶殊再服用了二三成,仍旧是同样的热流,极快地将这法力雏形填满,就这般形成了一缕真正的法力,他回过神来,才发觉一个时辰过去了。

    而这一个时辰里,他在炼气四层的法力生生由一缕化为了两缕。

    感知到如今混沌水的巨大用处,叶殊陡然明白,这是随着他突破到炼气四层,混沌水的品质也有所提升,正合了他如今境界使用。

    除此以外,叶殊也“看了看”混元珠内如今的情形。

    那座处于一片蒙蒙混沌zhong的小岛,原本是十丈方圆,而今依旧是十丈方圆,并无什么变化。岛上的黄竹等也无丝毫改变,只是那可以存放外物的、方圆一丈的略微凹陷之地,如今化为了两丈方圆,能够置入之物自然也就更多了。

    因此,那原本堆放得满满当当的凹陷之地,现下又多出了一大块空处,之后就可以趁空多准备一些防身之物,同样放置其zhong。

    叶殊收回神识。

    炼气期不算第十层,前九层境界每三层为一槛,他突破了第一个槛,这混元珠也发生了此种变化,那么由此可以推知,待他突破炼气六层、晋入炼气七层后,这混元珠仍旧会有所改变,到那时,约莫是那十丈方圆的小岛zhong,凹陷之地增为三丈或是更多,混沌水品质再度提升。

    对此,叶殊颇为满意。

    虽说他在修行上并不全然指望混沌水,但若是混沌水这般随着提升,能加快他修行也是极好的。不然他这三灵根的资质,哪怕他竭尽全力,终究也会比资质更好的人逊色几分。

    但如今就有不同。

    他原本要落后晏长澜不少,日后说不得难以一同筑基、结丹,可现下多半就能如同先前一样,与他前后脚抵达更高明的境界。

    于是,叶殊就决意将这品质更高的混沌水分在另外一种玉瓶里存放。

    原先的那些混沌水还剩不少,日后仍旧可以用来浇灌灵草与提纯灵矿,但这种品质更高的混沌水却是不然,每日他当吞服半滴用以修行,另外半滴或是存起来,或是调制药浴,也让晏长澜的肉身继续提升……否则,他风雷灵根虽好,越是修为越高力量越是暴烈,肉身不够强健,怕是会阻碍他变强。

    试过这些后,叶殊取出了一粒灵草的种子,用少许新生混沌水试了试,发觉其浇灌上去后,能迅速为灵草增加年份,几乎转瞬间就是数十上百年,便是提升到数百年,想必耗费的时日也不长,只是要想到上千年,消耗的新生混沌水会更多些而已。比起最初的混沌水来,强了数倍不止。

    他再用少许来试着提纯灵矿,也是快了许多,哪怕是兑过的混沌水,若是兑入同样多的净水,新生的混沌水比之以往的,也是要厉害许多。

    大约试过后,叶殊再不肯浪费,就将余下的不到一滴三成的那少许混沌水收好。

    接下来,他稍微巩固一下修为,就此出关。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2 07:28:39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2 08:46: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2 08:46:27

    作者大大往自家马桶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7-12 19:41:42

    7/20天师个志要发货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2 19:57:

    7/20天师个志要发货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2 19:58:34

    奥利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2 20:55:06

    7/20天师个志要发货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2 22:16:49

    7/20天师个志要发货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2 22:21:56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