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三当陨落(二合一)
    .. ,混元修真录[重生]

    自打拒绝了和罗家的联姻之后, 夏家众人便严阵以待,时时刻刻准备与那三当家厮杀一场。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夏家不愿牺牲自家子弟的性命, 就用重金聘请了一名守城兵士,让他在看到三当家进入落霞镇后,就立刻放出烟花。

    那守城兵士对于此事应了下来,这一日, 才刚到傍晚, 从不远处大道上便有滔滔马蹄声奔驰而来。

    正是那一伙马匪!

    为首之人乃是筑基修士三当家,生得高大凶狠, 他身上威压极高, 在抵达之后, 自然也是气势汹汹。

    守城的兵将们见状,都并未阻拦。

    一来是那筑基真人与常人不同, 他乃是有特权之人;二来此事乃是私仇, 只要这些马匪不对整个镇子烧杀抢掠, 他们这些守城兵士是可以不管的。

    于是, 三当家一行几乎没有任何阻碍, 便已来到了夏家门前。

    而夏家……

    在三当家距离夏宅只有十余丈时, 方才见到守城兵士放出了烟花,夏族长知道这乃是守城兵士为自身安危才会姗姗来迟,但这也无妨——哪怕只是几个呼吸时间,也足够了。

    夏族长高声道:“启阵!”

    包括夏族长在内,七名炼气巅峰的修士手持小旗, 站立在特定之地,将小旗陡然往地面一插!

    霎时间,整个七杀阵都被激活!

    众多的夏家后辈、叶殊晏长澜等人,都在夏家宅邸内的一座大殿里。

    这大殿乃是阵法庇佑之地,阵法威力,并不波及到此。

    叶殊神情自若,晏长澜也很坦然,不过其他夏家人包括朱尧在内,则都有些紧张——倒不是不相信那七杀阵的威力,而是一种为家族担忧的本能。

    在外面,夏族长等七名炼气巅峰修士都沉心定气,密切注视着阵法中的情景。

    ·

    三当家率领麾下诸多好手,一路策马而来,浩浩荡荡,气势非凡。

    在经由那镇子前时,他甚至都不必与那守城之人打招呼,便长驱直入了——身为马匪,他不由有些意得志满——要是以往还未突破时,他哪有这样的待遇?如今身为筑基真人,与从前就大不相同了!不仅在外面如此,到了帮里,他也能跟老大平起平坐!

    自打筑基以来,三当家还未真正出手做过一桩大事,而今正是时候,他定要好生磋磨夏家,让夏家知道他的厉害,也给他将名头打响!

    他们马头帮,不仅有那魏有威,还有他郑大豪!

    三当家得意之时,也就没理会在他们离开之后,守城之人中有放起烟花的。

    这么一点时间,放了烟花管什么用,难道还能在这点时间里做出什么防备来不成?顶天关个大门,他们马头帮出去做事,打碎的大门可不在少数!

    眨眼间,三当家等来到了夏府前,勒马停下。

    一旁有人拽着马绳到他身侧,问道:“三当家,咱们这是直接冲进去,还是喊个门儿?”

    三当家冷笑一声:“看夏家这德性,像是要跟老子讨饶的吗?不讨饶,叫个什么门儿?直接冲进去!”

    就在这三当家就要举臂一挥时,又有一人提醒道:“三当家,这夏家里头好歹有个老筑基,再说了,七霄宗有几个亲传在里头,咱是不是先亮个嗓子提一提?不然也不好罢……”

    三当家便抹一把脸:“成罢,那就亮一嗓子。”

    而后,便有个匪徒高声道:“夏家的老筑基,敢不敢出来和咱们三当家一战?与夏家无关之人莫要停留,否则可别管咱们误杀了!”

    但这匪徒亮了嗓子以后,那夏家却是没有半点反应。

    三当家眉头一皱。

    这……有点儿不对啊?

    就在这时,夏家的大门开了。

    一名老者陡然自门前现身——他血气不足,但气息强大,正是夏家的那一名寿元将尽的老筑基!

    三当家看到这老者,就露出一个狞笑:“夏真人,你可总算是出来了。”

    老者看一眼三当家,轻描淡写地说道:“后生何必咄咄逼人?纵然我只是个老朽之辈,也不惧与你对上一场。来罢,便让老朽瞧一瞧你有多少本事。”

    三当家被老者的话一堵,很是气恼。

    这么一个要死了的东西,竟也敢如此对待他?真是不知死活!

    三当家再不犹豫,一抬手往下一斩,说道:“杀杀杀!所有的夏家人都给我杀干净!”

    在他身后,众多匪徒齐声应和,当即就都出了手。

    喊杀声震天,三当家一马当先,就要与那老者交手!

    老者也不惊慌,摆出一个对敌的姿态,顺势就接下了那三当家一招。

    而后他身形一晃,整个人就消失在夏家的门内。

    三当家以为他要逃,自是立时追上,其他的匪徒们也都横冲直撞,要将所有的夏家人尽数杀光!

    但是,没有匪徒发觉,在他们冲上夏家门前的台阶时,就已然被一种奇异的力量笼罩住了。

    之后他们走了没几步,便被一种极致的愤怒给冲昏了头,开始在夏府中肆意破坏起来。

    至于那位三当家,他只觉得夏家的老筑基越走越远,他血气这样旺盛,偏偏却追他不上……着实奇怪,也着实愤怒。不成,他怎么能让一介老朽从他手里逃走!

    此刻他亦不曾发觉,他自以为一直在前面逃走的那个老筑基,根本就不存在,而他本身却是在一个地方不停地打转,明明将手中的武器不断挥起攻击,偏偏每一道攻击的威能都很是微小……

    ·

    夏真人将三当家引入阵中后,自己飘然就穿过了阵法间隙。

    他清晰地看见这些匪徒在进入阵法后就茫然找不到方向,暗暗点头,只觉得这阵法的威力比他想象中更强,并且因为他的引诱,连身为筑基真人的三当家都极快被引诱,根本不曾发觉异样。

    这样下去,夏家人根本不必担忧什么,只等那三当家在阵中消耗大半,就可以由他出手,去将那三当家的性命收割了。

    不过,夏真人到底还是担忧会有人中途醒来,也不曾闲着,就时不时在周围走动一番,每每见到有匪徒面色茫然胡乱攻击,就放心下来。

    夏族长等人立在小旗附近,清晰地看见小旗上凹槽里向前的灵币碎片在肉眼可见地流失灵气。他们知道这定然是开启大阵所有的消耗,都有些紧张,时刻留意。

    与此同时,他们也发现了陷入阵中的匪徒们懵然无知的景象,匪徒们如同无头苍蝇乱撞,不知此刻被哪种情绪缠绕,以至于哭哭笑笑,混乱不已。

    也许因为匪徒们原本就是做过不少恶事之辈,因此就算最初的情绪浮动寻常,后续却都逐步变成了恐惧、淫|邪、愤怒等,而被这些情绪所扰,当他们慢慢相遇的时候,似乎是发觉到身边有人,又将人错认,他们就会疯狂地朝着对方攻击——哪怕这些攻击的威力远不如他们平日里那样强大,但是当攻击发出的多了,就有许多匪徒受伤甚至被重创,鲜血汩汩流淌……被愤怒与恐惧所控制的也还罢了,至多也就是血腥了些,却有一些被淫|欲控制的匪徒,他们彼此撕去对方的衣裳,竟就这般赤条条滚在了一处,做出那等不堪入目之事来。

    ·

    身在庇佑之地的夏家子弟们最初是忐忑的,但是等他们发现匪徒闯进来后就寂然无声、在后来更是互相冲撞起来时,就松了口气,也敢在叶殊的引领下,在阵法之中走一走,去看一看那些匪徒们的下场。

    在发觉这些匪徒大多数都在自相残杀后,几乎所有夏家人都吐出一口气,心里痛快极了!之前因着家族大事儿险些委屈了夏玉晴,凡是有血性的夏家人哪个不憋屈?眼下瞧着那些无法无天的匪徒被大阵控制,那些憋闷愤怒,也就尽数地抒发了出来。

    因此,这些夏家子弟都不由得用更为感激的目光看向叶殊。

    叶殊神情自若。

    却也坦然受了这一份感激。

    看过一些时候,眼见匪徒们的法力消耗越来越多,却始终不曾从阵法中脱离出来,众多夏家子弟的胆子就更大了,只是在渐渐嗅到越发浓重的血腥气,又想到若是无这大阵、血流成河的就会是他们夏家族人时,也慢慢没有了看好戏的意思,反而是心情沉重,在心底督促自身,日后要越发努力修炼才是。

    又过了片刻,夏家子弟还在心中默默发狠,却倏然见到一些匪徒撕碎衣衫、互相滚在一处的情景,他们顿时面红耳赤,尴尬无比,一些夏家的女修若不是知道一旦尖叫或许会不慎唤醒这些匪徒,更是恨不能出声尖叫——好在她们都及时克制住了。

    饶是如此,众人也都纷纷掩耳闭目,不忍直视。

    晏长澜见到,连忙伸出手,将叶殊的视线挡住。

    叶殊一怔。

    晏长澜道:“阿拙,莫污了你的眼,我们回去罢。”

    叶殊道:“确是荒唐,回去罢,你也回避些。”

    晏长澜自是赶紧答应。

    随即,叶殊就带着这些夏家子弟往那庇护之地走。

    若说原本夏家子弟还想多瞧瞧,此刻便都并无这等想法了。如此龌龊之事,他们当真是一眼也不愿多看的。

    于是,少顷,一行人便顺利回到了庇护之地。

    短时间里,他们可不想再出去了。

    ·

    夏族长等七名炼气巅峰修士、筑基期的夏真人瞧见这些后,很是无言。

    这等……叫人作呕的景象,却是不能再叫他们继续下去。

    叹口气后,夏真人极快地闪身到了那些被淫|邪之欲控制的匪徒们身前,伸手迅速在他们身上击出几掌,把他们全部杀灭之后,才收了手。之后他再度在阵中游走起来,但凡是见到了这等类似景象,都会出手杀人,而他出手利落,那些沉迷在阵法中的其他匪徒,也不曾发现不断有同僚在死去……

    在匪徒们的神智越发不清醒,周身法力也消耗大半后,夏真人来到夏族长的身侧。

    夏族长刚刚与众多长老将灵币补了些,就见夏真人到来。

    夏真人道:“是时候将他们解决了。”

    夏族长一愣,旋即反应过来,道:“不错,的确是时候了。”

    夜长梦多,阵法用处再大,灵币消耗也是很恐怖的。

    如今那些匪徒被削弱至此,若是他们还无法对付,那岂不是也太无用了么?

    于是乎,夏族长和几名炼气巅峰长老就将旗子拔出几面,只留下怒杀、惧杀、欲杀三重阵法——也是最让那些匪徒沉迷的阵法,而看管着三重阵法的长老留下,夏族长与另外三人则与夏真人一起,分别去了他们要应付的那些匪徒身边。

    与此同时,夏族长吩咐了在庇护之地的其他夏家子弟,叫他们有能力出手的也都出手,将那些被消耗得差不多的喽啰匪徒纷纷杀死。

    之后,夏玉晴带领众多族人,朱尧紧随他身边,都一同出手了。

    留在庇护之地的,只有晏长澜与叶殊两人。

    叶殊问:“你不去帮手?”

    晏长澜道:“此为夏家家事,阿拙为我做到此处已然足够,我陪着阿拙。”

    叶殊一顿,心中也浮现一丝暖意。

    夏家之人状若猛虎、势如破竹,极快地冲到了那些匪徒的身边。

    在阵法减少四重之后,余下的三重也威力强盛,足够控制住匪徒们了,因此他们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纷纷涌来的夏家子弟们抹了脖子、捅了心脏,全都陨落了。

    夏家几名长老也很顺利,即便他们要斩杀的都是跟他们境界相当的匪徒,但对方法力没剩几分,本身也始终未醒,对付起来也是半点不难。

    唯独只有那三当家,他原本是被控制住了的,但是阵法一个削弱,他脑子里一个激灵,顿时就醒了过来。

    这一醒,三当家陡然发觉不对。

    筑基之后,他的法力品质提升,与炼气期已截然不同,他的初始法力不少,如今虽只是筑基一重,拥有的法力也该有五十多道,而现下……居然只剩下了三道?他先前的消耗,竟然如此之多?!

    但很快三当家便发觉,自己是陷入到一种阵法之内,不由脸色一沉。

    阵法此物他也曾听说,乃是极为神妙的手段,但若是品质不够的阵法,对于他们筑基真人而言用处是不大的。可这个阵法是怎么回事?居然在他刚进来时,就不知不觉被其控制了么?而且这究竟是什么阵法,让他的法力消耗至此……

    而后,三当家见到了立在他对面的老者,夏家的夏真人。

    夏真人朝着三当家说道:“三当家,你我的约战,也该开始了。”

    三当家面沉如水,冷笑道:“夏家,嘿,好一个夏家,好手段啊!”

    夏真人好整以暇地说道:“生死存亡之际,也不得不拿出压箱底的手段了。”

    三当家知道是自己低估了夏家,先前有些得意忘形了,但这也无妨,哪怕只有三道法力,他也要与这夏家的老东西拼一拼!

    夏真人看似轻松,实则早已严阵以待,在三当家动手的刹那,他就立刻反应过来,也迅速出手!

    诚然三当家颇为厉害,但他毕竟法力虚耗,比起血气不足的夏真人来更不如,故而哪怕他是起了心要发狠的,可作为修士,待法力消耗殆尽,又没什么其他逆天手段时,发狠又有什么用?

    夏真人人老成精,狡猾得很,他也不和三当家正面相对,只看着三当家恨恨出手,全然无用,到后来逐渐也禁不住露出恐惧的神情……在阵中,纵然只有一丝恐惧,也会被惧杀阵给困住!

    到最后,三当家终究还是毫无办法。

    他开始向夏真人求饶。

    夏真人却不曾被三当家的求饶所迷惑,在那三当家叩首跪拜,正要仰头的刹那,他陡然暴退,身形翻转!

    果然,三当家并非是真的求饶,而是放出了一种奇异的暗器,上面蓝汪汪俱是毒素。

    若是夏真人不曾如此之快地反应,恐怕三当家真能利用他仅剩的那一点点法力,将夏真人给暗算致死!倘若是那样的话……这一次夏家纵然赢了,也是少了支撑,是惨胜。

    好在不曾如此。

    夏真人在顺利躲过之后,毫不留情地一掌拍在了那三当家的头颅上。

    只听得一声破裂声响,三当家的头颅被夏真人拍碎,他自己也彻底没有气息了……死得如此轻易。

    ·

    毕竟三当家是最终清醒过来的筑基真人,在夏真人将三当家杀死时,其他的夏家人早已将所有匪徒都尽数解决掉了。

    夏族长看着那淬了毒的暗器,心有余悸:“先前应当在七重阵法时就将三当家除去的。”

    夏真人也带着几分苦笑。

    他还是托大了……

    想当年他年轻时,进境极快,直冲筑基,自然也是十分骄傲的天之骄子,而今年迈且再无更进一步的可能,却被区区一介匪徒指着鼻子骂他老朽,他自然不甘。

    连这样一个被削弱大半的筑基都不能直面,那他还有什么颜面可言?好在最终他还是顺利躲过暗器,到底也未误事。

    随即,夏族长吩咐另外几名长老将另外的旗子也都拔起来,解除阵法。

    那些旗子被拔起后,果然整个夏府中,先前那种被阵法掌控之感消失了,但与之同时,浓重的血腥气却是顺着风传到了夏府之外,还有夏府门前,也有好几具不知怎么游荡出来的匪徒那血糊糊的尸体。

    夏族长开口道:“叫人过来将这些尸体收拾了罢,堆放在一起,直接拖到城外烧个干净。”

    夏家之人听得,都是应道:“是,族长!”

    夏族长又再度对叶殊说道:“此番多谢你了,叶大师。”

    夏家子弟们也齐齐朝他道谢。

    叶殊摆摆手:“不必如此。”

    晏长澜看向叶殊,满目都是温和。

    之后,众多的夏家人各自去动作,来处理后续。

    这些事自是与叶殊、晏长澜无关,他们被夏族长热切地请了进去,依旧好酒好饭地殷勤招待。

    ·

    落霞镇今日出了一桩奇事,那马头帮三当家凶悍地带着一应人手前来镇中要除灭夏家,但不曾想那些人到了夏家之后,居然整个夏府一点动静也无。

    自然有人发觉了这不对劲之处,纷纷来看,然而看来看去也依旧看不出什么门道来,就只好各自派了探子,在夏府门前等候,好随时随地进行打探。

    差不多好几个时辰后,眼看着要天明了,那夏家才突然喧嚣起来,就像是先前许多动静都被隐匿了一样,如今陡然全数给释放了。

    众多探子赶紧打探,才发觉在夏家门前有数具横尸,而且夏府之内也有浓重的血腥气四溢,只是还未有人出来,一时间却叫人不知道,这具体情形究竟如何。

    很快天光大亮,从夏府里陆陆续续走出不少人,此刻众多探子惊骇发觉,这些活生生的、甚至好似没有任何事发生过的人,都是夏家的族人!

    夏家族人的面上都带着喜色,无一丝悲恸……这、这是怎么回事?纵然是夏家赢了,夏家的损失也理应不小,他们如何还能欢喜得起来呢?

    探子们不敢怠慢,都越发仔细地观察。

    随即,许多具尸体被不断从夏家拖出来,看他们的打探,分明都是跟随三当家过来的匪徒……

    最后,突然有一具尸身被猛然扔出,他的脸面朝上,怒目圆睁、七窍流血,头颅几乎碎裂,正是那之前不可一世的三当家!

    作者有话要说:  基友的新坑,大家有兴趣就去看看吧~

    《巨星是个系统》网页传送门:

    《巨星是个系统》手机传送门:

    app没有传送门:请搜索《巨星是个系统》

    然后,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7/20天师个志要发货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7-17 00:09:01

    7/20天师个志要发货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7-17 00:14:17

    小小小小扇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7-17 07:02:59

    小小小小扇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7-17 07:04:07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7-17 07:19:12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7-17 07:19:24

    潇潇暮雨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7-17 17:36:17

    7/20天师个志要发货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7-17 21:59:25

    24731079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7-17 22:25:16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