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拍卖会(二合一)
    .. ,混元修真录[重生]

    叶殊心中一动。

    拍卖蜂子?

    晏长澜已先问道:“难不成蜂王蜂皇也卖?”

    中年掌柜笑道:“何止蜂王蜂皇, 还有一些变异的幼虫,一些培养蜂子的法门,还有蜂巢、一些可能变异的蜂卵等, 都要拍卖。”他见叶殊似有话要问, 又继续说道, “贵客或者担忧,若是将蜂子买回去,却无灵花该如何是好?这拍卖会上还卖已然成熟的百种灵花、尚未萌芽的灵花种子,应有尽有。若是拍下蜂子, 再拍下灵花,贵客自然可以自行饲养蜂子,自行酿造百花蜜了。”

    叶殊神色微动。

    若是如此,他倒是可以拍下一些。

    蜂子有蜂巢,百花种子或成株皆可带回院中,安顿后栽种下来, 饲养蜂子,酿造蜂蜜……

    如此想着,叶殊便道:“的确有趣。”

    中年掌柜就从袖中摸出一张请帖,推到了叶殊的面前:“凭借此帖, 便可参加拍卖会, 不过这乃是寻常位子, 若是两位想要雅间雅座,也可拿这请帖前去,补上一些灵币……”

    叶殊将这请帖收下:“多谢掌柜了。”

    中年掌柜笑道:“不必客气, 也是贵客财力充裕,老夫才以此帖相赠。”

    叶殊顿了顿,又问:“只是……”他压低声音,“只是掌柜,你可知这百花岭中,蜂子缘何躁动?”

    掌柜听得,面色微变。

    叶殊微微倾身:“莫非有何不可明言之事?”

    掌柜立刻回神,讪笑道:“倒也并非不可明言。贵客有所不知,百花岭中蜂子虽多,但往日里每逢酿蜜旺季,就要互相厮杀,争夺地盘,陨灭不少蜂子,因此虽说每一年孵化的蜂子也不少,但总数总是趋于平衡,蜂王与蜂皇的数目更是几乎不变,只稳坐钓鱼台,看下头的蜂子拼命罢了。而今年却有不同,眼见下月就要出蜜,孰料岭中不知从何处来了一株重伤的太岁,据闻快要有千年年份,一旦入了千年,就要开智。然而它到底不曾开智,被蜂子们见着,群起而攻之,几位蜂皇都去吃它,蜂王等蜂子也都争先恐后……这吃了太岁,对于蜂王蜂皇而言自是大有好处,便无心驱使蜂子厮杀,反而因着从太岁里得到的好处,使得很多它们麾下的蜂子或者变异、或者晋级……如此一来,不仅蜂子多了许多,连蜂王蜂皇也都多了不少,地盘也要重新划分了。再者百花岭里虽是灵花众多,可若是让这许多蜂子都在其中采蜜,怕是供应不上,而若是让蜂王蜂皇去厮杀,又是不知要多少时日,方才能将那地盘重新定下,又不知多少时日,能让蜂子们重新采蜜了。”

    叶殊和晏长澜都听得一怔。

    居然是太岁?

    太岁这等奇物极为罕见,更莫说是近乎千年的太岁了。

    待太岁千年通智,便再难有人寻到它们的踪迹,只可惜在千年之前有这劫数,功亏一篑。

    叶殊略思忖,与许多人一般故意露出贪婪之色:“那太岁……”

    掌柜摸了摸胡须:“城主府派人过去时,太岁只余下拳头大一块,被府卫们带了回去。之后那一场拍卖会,说不得城主会取出些许拿来拍卖,也让我等都一饱眼福。”

    叶殊顿时做出跃跃欲试的神色。

    掌柜对叶殊这般作态也很满意,此刻言语间也带了些得意:“贵客放心,这一次的拍卖会定不会让诸位贵客失望,若是贵客有意,可千万莫要错过了。”

    叶殊连道:“多谢掌柜厚爱,必不会错过的。”

    随后他就告辞,晏长澜立在叶殊身旁,一副保护姿态。

    两人离开之后,那掌柜的神色才淡了下来。

    旁边一名伙计问道:“掌柜的,为何要给他们请帖?瞧他们那德性,哪里还配让掌柜给他们解说!”

    掌柜哼了一声:“你懂什么?那两人敢独行来此,甩手就花销两百多灵币买百花蜜,必然是对百花蜜有极大需求。也就是这样的人,方肯一掷千金去买那蜂子。”

    伙计仗着他老子与掌柜有交情,不甚服气地说道:“能酿造百花蜜的蜂子,还怕没人买?”

    掌柜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买下蜂子就万事大吉?蜂王蜂皇俱是桀骜不驯,将它们抓了带离百花岭,原本就躁动得很,待有人买下带回去,它们要是一个不痛快,那是必然要反噬的。这并非是什么秘密,一些大家大族早就知道,不过他们家自己就有花圃,倒也有机会让蜂王蜂皇顺利入驻。可因着彼此都心知肚明,这些老奸巨猾的家伙必然不会抬价,若是只有他们在场,到时候只能用低价卖出蜂子了,很不划算的。故而遇上能有几百灵币买东西的就要劝他们去拍卖会转转,还要多跟他们说说蜂子的好处,只有他们想要蜂子,竞相争夺,价格才能上来不是?也只有这些不知蜂子难养,抑或是见识不多还抱着侥幸之心且还急需蜂蜜之人,才能叫出大价钱。”

    伙计这才听懂了。

    掌柜的笑了笑:“左右不过一张帖子,当然不用吝惜。”

    伙计立刻恭维道:“还是掌柜的有见识,有胸怀,晚辈大有不如啊。”

    再说叶殊和晏长澜走出了这家商行,一同回到了客栈里。

    晏长澜说道:“阿拙,你真想拍下一些蜂子回来?”

    叶殊点头:“百花岭从前素来只卖蜂蜜,从不曾卖出蜂子,如今难得肯出手,自不能放过。”

    晏长澜沉吟道:“那掌柜的如此劝说,恐怕心里有算计。”

    叶殊淡淡道:“左右不过是蜂子容易自相残杀,或是蜂王蜂皇噬主罢了。”

    晏长澜一惊:“那——”

    叶殊道:“噬主不过是因着主子无有叫它们心动之物,我手中有,自无妨碍。”

    听叶殊这样说,晏长澜就放心了几分。

    叶殊续道:“如今我所在意者,反而是那太岁。”

    晏长澜愣了愣:“太岁对阿拙你有用处?”

    叶殊摇头:“并非如此。”

    太岁有延年益寿等用处,但其中颇有一些都与混沌水相若,却未必能及得上混沌水,对于寻常而言,此物是有大用,可对于叶殊而言,却是鸡肋了。

    晏长澜问:“那是为何?”

    叶殊道:“太岁被蜂子分食,或会留下岁煞。”

    晏长澜有些迟疑:“岁煞?”

    叶殊点了点头:“即将通智时尸骨无存,焉能不生怨气?千年太岁之怨气,便是岁煞了。”他略思索,“于拍卖会之前,你我可前去那太岁被分食之处一行,岁煞乃无形之物,生出后将附着于周遭之物上。若是不去,难以察觉。”

    晏长澜有些担忧:“太岁被分食已久,那岁煞若是已不在……”

    叶殊道:“一只太岁孕育的岁煞不多,若是被人拿走,只能说是与我无缘,但无论如何,总要去瞧一瞧,才可安心。”

    晏长澜释然:“那便尽早去瞧一瞧。”

    两人稍作歇息,过午之后,就又改换了其他容貌,一起去了百花岭。

    百花岭除却先前躁动时有人把守外,其余时候都任由修士进出,也并非是百花城大方得任由来者割蜜,而是蜂王蜂皇对陌生之人极是严苛,决不允许他们接近蜂巢三丈之内,自然也不会有人能自行割蜜了。百花城城主府多年来都自有采蜜之法,也只有他们采来的蜜才最是醇厚。百花城里其他的卖蜜之人所采之蜜多是出自村镇,那些地方偶尔也有蜂子前去,但那些地方只在百花岭边缘,那里居住之人因着常年在百花岭中,气息与百花岭很是相似,才能摘得一些品质寻常的蜂蜜。

    两人到了百花岭上,只在山岭前见到有巡逻守卫,见他们走入岭中,这些守卫只给了他们一只烟花,提醒道:“倘若遇上蜂子□□,你等切记放出烟花,我等也好前去搭救。”

    叶殊和晏长澜接过烟花,道谢之后就进入山岭之内了。

    到百花岭里看花、看蜂子、寻太岁的人不少,叶殊与晏长澜并不是仅有之人,他们进山后,跟着一些修士一起顺利就到了据说蜂子骚乱、太岁落地之处。

    一如晏长澜所担忧,两人在那里走了一圈后,什么也没瞧见——连落在地上的蜂子尸体都早早被人收走,更莫说一些人所想的太岁残骸,又或者他们所想要寻找的岁煞了。

    叶殊道:“果然无缘。”

    晏长澜陪叶殊在此处待了一会儿:“岁煞不在,想必也是被他人所得,待拍卖会之后你我再去问问是否有以物易物之处,多去瞧瞧,说不得能再遇上。”

    叶殊点头:“也只有如此了。”

    两人在此间赏了一会儿花,又去各蜂皇划分的地盘看了看,就不在岭中逗留。

    ·

    一日后,拍卖会开始。

    拍卖会所在之地是商行附近的一座矮楼,很久以前在蜂子偶尔出蜜少时,也曾做过蜂蜜的专拍,算是这百花城里唯一一间拍卖行。

    今日来人不少,许多都是带着请帖的,在拍卖行前接待之人分别为炼气一二层的小修士,炼气四五层的寻常修士,以及炼气七八层、实力不俗的修士。

    小修士接待寻常请帖的,而另外两种修士,接待的就不同了。

    叶殊往四处打量一下,直接来到了炼气七层的一名修士面前,询问道:“这位道兄,不知若是要换一张请帖,是否在此处?”

    那炼气七层的修士见状,爽快说道:“正是此处,你们想要个雅间?若是如此,拿十枚灵币即可。若是要视野好的,再加两枚灵币。”

    叶殊如今手里也有些灵币,就故意露出一丝肉痛之色,取出灵币递过去。

    果然,下一刻那修士就给了他另一张请帖,镀金沉重,格外不同:“喏,拿去罢。”

    叶殊就将请帖接过来,与晏长澜一起越过这名修士,从一侧的通道中进入拍卖行中。

    在那黑黢黢的洞口处,早有一名婀娜的女修等待,将两人过来后,引着他们绕了一周,顺利地到了拍卖行内第二层,一个密闭的雅间内。

    婀娜女修巧笑倩兮:“两位贵客可要人侍奉?”

    叶殊道:“送些茶点来即可。”

    婀娜女修应一声,立时去了,转眼工夫茶点等物尽数送来,再敛衽退下。

    叶殊和晏长澜身子这才缓缓放松,往后靠坐在宽大的靠椅上。

    晏长澜道:“这拍卖会还真是周到。”

    叶殊则道:“之后叫价时也谨慎些,改一改嗓子。”

    晏长澜点头:“我知了。”

    雅间在二楼,他们灵币出的到位,这视野果然还不错。

    尽管比不上那正当中的,但也是靠着侧面,往下方一看,那拍卖台就进入视线,瞧得一清二楚。

    在稍微靠下方的位置,有几排雅座,雅座前方有小桌,上头也放着茶点之类。而再下方就是许多寻常的位子,要是来得早还能坐下来,要是来晚了,也只能站着了。

    寻常位子的附近,几乎无有下脚之地,处处皆是人头。

    晏长澜心有余悸:“若是在那下头,怕是不安生。”

    叶殊赞同:“在下头须得处处留意,一个不防备连储物袋都要被人拿走,且若是叫价叫得狠了,彼此间动起手来也不无可能。虽说大多数拍卖会中都有规矩,但此次拍卖会举办得仓促,未必能面面俱到。除此以外,在下头之人一旦买下什么好东西,轻易就会被周遭之人发觉,一旦拍卖会结束定要被盯上,隐藏踪迹也不易做到。”

    的确,哪怕是在雅座也必不可免,而雅间虽也会被人注意,毕竟是在二楼,且雅间与雅间之间相距不近,若是他们动作快,想要避开就不算难了。

    两人说了几句,拍卖会开始的时间也到了。

    一名相貌美艳的女子腰肢款摆,莲步轻移,很快就出现在了拍卖台上。她手持一只小锤子,在那桌面上轻轻一砸,顿时就有一道极脆的声音陡然传遍整个拍卖场。

    众人皆寂。

    女子柔美一笑:“诸位贵客远道而来,百花城恭迎诸位。”她稍稍一顿,“此次拍卖会由城主府主持,内中之物包罗万千,愿诸位满意而归。”

    说到此处,她就朝旁边微微示意。

    一名妙龄少女手捧一只玉葫芦,翩然走来,将其放置在女子身侧的桌面上。

    女子面带笑意:“百花蜂皇浆一斤,能彻底祛除丹毒,对炼气修士、筑基修士皆有用处,起价三百灵币。”

    她话音刚落,下方的叫价声便此起彼伏,一声更高一声。

    晏长澜见众人这样叫价,有些诧异:“蜂皇浆在商行里也可买得,如今在拍卖会上一番竞价必然价位更高,他们为何还要如此……”

    叶殊淡声说道:“你我手中有灵币两千余,我却只买下十支蜂皇浆,你道为何?”

    晏长澜一怔。

    叶殊道:“那商行之中,怕是至多只肯卖我十支蜂皇浆了。”

    晏长澜倏地明了:“蜂皇浆存货有限,商行不肯肆意卖出,其中大头都要放在拍卖会上,赚取更多灵币?”

    叶殊点头:“正是。”他看着下方之人那般热切,缓声说道,“一斤蜂皇浆大约五十支,若是在外头售卖也只是五百灵币,如今单是底价便有三百,一番叫价后,最终至少也能有八百灵币入手。”

    事情也果然如此。

    “四百!”

    “五百!”

    “五百三!”

    “六百!”

    “七……”

    最终成交的价位,正是八百二十灵币,比起那分开售卖,要足足多上三百二十枚!

    如此一来,他们自然是更愿意用来拍卖的……

    很快,蜂皇浆被一名雅间里的筑基真人拍走。

    然后那婀娜女子再拿出一葫芦蜂皇浆,这回还是一斤分量,拍出了八百五十枚的高价。之后,是第三次蜂皇浆拍卖,一斤分量,拍出八百六十四枚高价。

    三次之后,接下来出现的才并非再是蜂皇浆了。

    通常说来,拍卖会上头一件是用来炒热气氛,如今气氛上来了,下一件就不及这第一件出色。

    于是第二件拍卖品,就是一包灵花种子,底价也只有五枚灵币罢了。

    一包灵花种子正有百种,但是种子远不如成株昂贵,而且这包种子都是二品灵花所出,纵然一支百年成株也只是数百银钱可得,更何况只是区区种子?若非是百种不同,根本用不上以灵币竞价。

    对于这些种子,众人自也是兴趣缺缺,只是有些修士想着一次买下来便利些,后面还要竞拍蜂子,才有那么十来个叫价之声。

    叶殊对于种子却颇感兴趣,当下里也跟着叫价:“六枚。”

    而后七枚八枚地叫了一通,最终用十枚灵币将这一包百花种子尽数拍了下来。

    那婀娜女子见灵花种子也拍出十枚灵币,面上笑意更深,随即迅速叫人将拍卖品送了过来。

    叶殊拿了百花种子,给了灵币,再看第三样、第四样的拍卖物。

    之后接连十多件拍卖的都是灵花灵果,全都出自于百花岭,灵花成株的年份皆在三百以上。然而对于叶殊而言,这些成株却是用处不大,故而都不曾一同竞价。

    但成株对于其他修士来说就比种子有价值,叫拍之声不绝于耳,无一流拍。

    花果之后,终于是轮到了蜂子。

    那婀娜的女子面带美艳的笑容,双手托起一个盘子,在那盘子上,有米粒大的足足上百颗蜂卵,表面莹润,还带着些许细细的白光,居然如同珍珠一般美丽。

    “此为变异蜂卵一百二十枚,但究竟如何变异,往何处变异都不得而知。”婀娜女子红唇轻轻触碰那盘沿,语气轻柔,“起价十枚灵币。”

    蜂卵的价值原本与灵花种子仿佛,毕竟灵花种子有可能种不出,蜂卵也有可能夭折,但如今蜂卵有所变异,价值自然不同。只是变异后,蜂卵或是极强,或是极弱,又或是寻常,皆难猜测,故而价钱也不会太高。

    叶殊见到那蜂卵,还未决定是否拍下,在他头上发髻之前,那小蝎子便躁动不休。

    凶面蛛蝎如此表现,让叶殊心中微微一动。

    若是那蜂卵资质平平,必不会引得小蝎子如此……

    当即叶殊便有决定,直接叫价:“二十枚灵币!”

    下头那些有意拍下变异蜂卵者原本也只是一搏或是取乐,眼见有人花费二十灵币,都纷纷放弃。

    因此,叶殊叫价一次后,就得了蜂卵在手。

    在蜂卵被送来后,小蝎子迅速从叶殊的头上爬下来,居然冲向那盘子就吞下一颗蜂卵。

    叶殊一惊,立时将盘子抽走。

    晏长澜也很惊讶:“方才凶面那样躁动,是因着……它想吃?”

    叶殊目光微沉:“这变异的蜂卵怕是不寻常,若是长成以后,说不得对凶面也有一定威胁,它方会躁动,想要在其孵化之前,先将其吃下。吃完之后,于凶面而言,或者也有好处……”

    话是这样说,但即便叶殊猜测蜂卵不俗,却也重新将盘子放到了凶面身前,由得它去吃。

    而凶面蛛蝎却如叶殊所料,在连续吃了有上十枚蜂卵后,就好似醉了酒般,趴在一边昏昏欲睡了。

    叶殊将余下的蜂卵收了起来。

    晏长澜有些好奇:“阿拙,这些蜂卵……日后也喂给凶面吃么?”

    叶殊却是摇头:“并非如此。”他看向凶面蛛蝎,“余下的那些,我皆要将它们孵化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2 00:05:28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2 00:11:39

    一衣带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2 01:37:13

    大胖栗子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2 02::04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2 06:01:19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2 06:01:24

    粼芸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2 14:13:47

    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2 14:19:52

    小小小小扇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2 17:33:17

    夜月公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2 19:40:50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2 :19:57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