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变异蜂子(二合一)
    .. ,混元修真录[重生]

    晏长澜越发不解:“……孵化?”

    叶殊道:“凶面食了蜂卵, 身上便有气息。蜂卵孵化之后,或者因此而畏惧凶面,或者因此视凶面为仇敌。若是前者, 我可借凶面威势镇压蜂子;后者, 蜂子与凶面互相牵制, 于我也有好处。”

    晏长澜听叶殊这般说,登时了然:“这倒是个好法子。”

    叶殊微一颔首,再看向那拍卖台。

    婀娜女子继续拍卖一种变异蜂卵,那些蜂卵上隐约带着紫光, 与先前带着白光的变异蜂卵有所不同。而凶面似乎也隐约察觉到那蜂卵,翻了个身,并未如何理会。

    叶殊便明白,凶面瞧不上这些蜂卵,自然这些蜂卵也就不及先前那些品质高了。

    于是,他也不曾叫拍。

    紧接着, 还是一种变异蜂卵。

    凶面无有反应。

    叶殊也依旧不去叫拍。

    第四种、第五种、第六种……皆是如此。

    晏长澜瞧了这许多种变异蜂卵,不由感慨:“那太岁倒是厉害,叫蜂王蜂皇吃了之后,产下这样多的变异蜂卵, 还有诸多不同变异。”

    叶殊道:“千年太岁之中力量庞大, 自当如此。”

    接下来第七种第八种凶面始终不曾动作, 到第九种时,凶面才又再度躁动起来。

    于是叶殊就将这一种变异蜂卵也拍了下来。

    只不过,凶面蛛蝎对这一种变异蜂卵似乎并不喜食用, 就不曾管它。

    叶殊挑了挑眉,并不强行去喂食给他,也只是将这一种蜂卵收起来而已。

    待蜂卵拍出之后,就是拍卖蜂子了。

    而这拍卖蜂子并非一只只独拍,而是连同蜂巢一起拍卖。

    就见那婀娜女子娇声软语:“蜂王比之蜂皇易于存活,三千蜂子齐齐采蜜,每年可得百花蜜百斤之多,将百花蜜卖出,可得灵币两千余……”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引诱,“且蜂子食过太岁,寿元更是绵长,不易陨落。而如今这百年蜂王并三千蜂子,起价仅仅一百灵币——诸位贵客,如此机会,可是再难遇上了。”

    在女子刚刚说完时,台下叫价之声已不绝于耳。

    “两百!”

    “三百!”

    “三百三!”

    “这点财力也想与吾争夺?五百!”

    “不过如此,六百!”

    “……”

    只在须臾间,那蜂王价位直冲六百以上。

    不过待上了六百之后,叫价声便慢了下来。

    晏长澜听着叫价,不由说道:“这蜂王最后价位似乎并不在蜂皇浆之上。”

    叶殊微微颔首:“莫看那女子说得这样轻易,但实则若真是食用许多太岁的蜂子,必不会拿来拍卖。而尽管三千蜂子采蜜不辍能得蜂蜜百斤,但这百斤蜂蜜之内,若是并无特殊之法,百花蜜恐怕至多不会越过三五斤,如此一来,能得到的灵币最多也在百枚左右而已。而且买下蜂巢之人多半是要栽培后辈或自己服用,三五斤百花蜜着实不算什么,更何况三千蜂子若是水土不服死上一些,能得的百花蜜便更少。其余蜂蜜大多味美,效用就远不及百花蜜了。”

    晏长澜有些好奇:“阿拙对养蜂之事颇有了解?”

    叶殊略顿了顿,点头道:“确是知道一些。”

    今生也罢了,前世时因蜂蜜和缓滋润,叶家曾为他寻来不少各类蜂蜜给他滋补,而他自己闲来无事,也钻研过一些养蜂之道,养出来不少好蜂子,所得的蜂蜜一些他自己服用了,另有一些便赠予了叶家,聊以回报。

    晏长澜便笑道:“如此一来,拍下蜂子后倒不必担心养不活了。”

    叶殊并未言语。

    的确,他会养蜂,又有混沌水在手,拍下蜂子于他而言,只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最后这一窝蜂子以七百九十五灵币拍出,不及一斤蜂皇浆昂贵,但蜂王再好也只能供应炼气中段的修士,而蜂皇浆直接便是筑基真人服用,自要珍贵一些。

    接着又是两窝蜂子拍卖,大约都在八百灵币左右成交。

    倏然间,那婀娜女子又提出来一个蜂巢,比起先前几个蜂王蜂巢来要大上一圈,可相较蜂皇的蜂巢来,又小了一些,叫众多拍卖之人颇是诧异。

    婀娜女子娇声道:“此巢乃是一只变异蜂王所有,其麾下蜂子虽只一千,但每一只都堪比其他蜂子二三只般大小,只是许是因着变异之故,这些蜂子采蜜不多……”她话锋一转,“但其尾针极为锐利,倾巢而出,就连炼气高阶的修士也难以抵挡,若是在对战之时祭出,威势极为不俗!变异蜂王,一百五十灵币起拍!”

    在这段话说完后,下头倏地一片寂静。

    晏长澜迟疑道:“说是采蜜不多,大约是极少罢?”他想了想又说,“她讲炼气高阶修士难以抵挡,但炼气七层也是高阶,炼气九层也是高阶……”

    叶殊语气平淡:“正是如此。”

    晏长澜了然。

    那女子说得天花乱坠,但也难以隐藏那变异蜂王的缺陷之处。也难怪众人皆在考虑,并不同先前一般直接竞拍了。

    然而,叶殊却陡然开口:“一百五十灵币。”

    竟是以起拍价叫价了。

    晏长澜一怔:“阿拙?”

    叶殊目光落在那蜂巢之上:“在那蜂巢里,我感知到了一丝煞意。”

    晏长澜一惊:“阿拙的意思是,岁煞?”

    叶殊微微点头:“你我在岭中不曾寻到岁煞,原以为错过了,如今看来,我与岁煞还是有些缘分的。”

    晏长澜皱起眉:“岁煞在变异蜂巢内,为何蜂巢还会拿出来竞拍?”

    叶殊则是笃定说道:“那岁煞恐怕是被蜂王吞进肚子里了,整个蜂巢内都带着煞气,想是被误认为它们变异之后的变化了。再者这煞意并不浓,看似每一只蜜蜂都有,旁人纵然去瞧了,蜂巢里空无一物,也是瞧不出什么来。我有百劫九煞针,对煞意感知更为明晰,方能察觉到岁煞是在那蜂王腹中,甚至我亦不能确定,那岁煞究竟是在其腹中哪一处。”

    晏长澜便道:“如此就定要将其拍下才好。”

    叶殊道:“岁煞到底更紧要些,余下的灵币若是不够,也只得放弃竞拍蜂皇了。”

    晏长澜赞同。

    两人这样说着,下头稀稀拉拉也开始有旁人竞价。

    不过前来竞拍蜂子的多是想要蜜的,不能出蜜的自然就不甚热切,因此陆陆续续叫了一通,只有少数几个对变异蜂子有些兴致、且财力雄厚的修士叫过,最后待叫道七百灵币时,也再无人肯叫了。

    叶殊便用了七百灵币,将这一窝变异蜂子弄到手中。

    蜂子送来后,叶殊将灵币给了,复又把雅间之门紧闭。

    偌大的蜂巢摆放在面前,里头一只足有寻常蜂子五倍大的蜂王趴在巢中,一旁有许多蜂子围绕,它们瞧着与寻常蜂子形貌一般无二,只是个头更大些,后头的尾针也的确更锋锐些。

    叶殊仔细感知了一番,视线落在了蜂王的尾针上。

    在那处,似乎煞意更浓一丝……

    思忖之后,叶殊还是不曾就在这雅间里研究,而是将这蜂巢放在一边。

    这也是无可奈何,储物袋中不可放活物,混元珠内亦是如此,若是直接将蜂巢收了,那恐怕过不多时,内中的蜂子便尽数要死绝的。

    在叶殊这一番观察时,拍卖台上的婀娜女子已再卖出了几种变异蜂子,不过那几种与这种少有出蜜的不同,倒是价位抬得更高一些。

    紧接着,就是一些蜂皇丹的售卖。

    蜂皇丹乃是由蜂皇浆炼制而成,很是精纯,一颗的用处能抵得上一支蜂皇浆,如今是一瓶十粒地进行拍卖,也都颇为昂贵。

    叶殊对蜂皇丹并无兴致,故而不曾拍下。

    但下一刻,那婀娜女子拍卖一些上好的养蜂之物,但凡是想要将蜂子养活的,少不得一番竞价,叶殊自己也是拍下了一些,花去了数百灵币。

    如今还未等蜂皇叫拍,他的灵币已然用去小半,如今约莫只剩下一千五六了。

    一千五六,恐怕是拍不下蜂皇的。

    果然,接下来蜂皇拍卖,一开口底价就是六百灵币,而最终的成交价,怎么也得翻个几倍。

    叶殊道:“也罢,要了岁煞便要不得那蜂皇,到此为止罢。”

    晏长澜犹豫一下,提议道:“那几十株千年灵草卖出去,少不得能到手一千多灵币,合起来就够了。”

    叶殊微微摇头:“千年灵草不易得,用来以物易物最佳,换取灵币不过是下下之选而已。如今我买了几样蜂卵,又有蜂王在手,可自己培养蜂皇,不必竞价那寻常货色。”

    若是蜂皇品相为上上之选,叶殊倒也不是不能尽力一搏,然而他看那些蜂皇虽说还算精神,却真当不得上品,买下来之后要想培养得花费不小精力,还不如就去孵化那些蜂卵呢,反而能培养得更合心意。而且因着混沌水在手,培养出的蜂皇年岁不必担忧,只会更有灵性的。

    晏长澜不知叶殊有那样的宝物,但既然见叶殊如此自信,也对他十分信任:“那便省些灵币,待拍卖会后,再寻个以物易物的交易之地,同人换取些有用之物。”

    叶殊道:“正是这个道理。”

    蜂皇的价位果然高得很,若不是如叶殊这般曾经遍览各类蜂子之人,也未必能认出蜂子品质如何,因此这竞价很是激烈,头一只蜂皇的最终价位就在一千七百灵币,已然超过如今叶殊手中所有灵币了。而后蜂皇陆续又拍出了三四只,每一只都竞争激烈,最后有一只还拍出两千灵币的高价,实在是叫人惊异。

    蜂皇之后还有些蜂子相关的珍馐,譬如什么蜂胶蜂蛹等,又有一些与百花相关的灵果灵花、天材地宝,应有尽有,品质都是极高。

    整个拍卖会持续有数个时辰之久,也不知收拢了多少灵币,叫许多修士眼热之余,禁不住都生出了贪婪之心,又因着左右那些气息强盛的护卫而不得不将贪婪之心压下。

    叶殊和晏长澜虽拍了几样东西,可但凡是在雅间中的大户,拍下的东西都远不止这些,他们两个着实不起眼得很。在离开雅间之后,两人走出拍卖行,随意寻了个巷子改换容貌换了衣裳,且暂时将蜂巢收进混元珠中,就又混入到人群之里了。

    ·

    客栈小院里。

    叶殊立时将蜂巢取出来。

    他瞧了瞧里头的蜂子,见那一千只蜂子中约莫死了有一二百只,微微松了口气。

    好在他二人行走极快,这花费时间不长,不过也有好些已然奄奄一息,若是再过个一炷香时间,看见的蜂子就都是死蜂子了。

    叶殊略思忖,去将屋子角落一个大缸里的水舀出一勺,用法力一摧,登时化为一篷水雾,落在那些蜂子身上。眨眼间,蜂子再无萎靡之态,反而都显得精神奕奕起来。

    凶面蛛蝎从叶殊头上爬下来,也沐浴在一些水雾里,惬意地摇了摇尾钩。

    叶殊伸出手,直接将蜂巢里的蜂王捉了出来。

    晏长澜开口:“阿拙?”

    叶殊弹指杀死蜂王,而后用小刀将其腹剖开,一点点寻找。

    晏长澜顿时明了。

    因着那岁煞是在蜂王腹中,蜂王自是活不成的。

    不多时,叶殊从蜂王体内拔出一根蜂针,比寻常蜂针粗些,前端不见出奇,可藏于腹中的那一截上,却带着岁煞的气息……显然,岁煞是附着在里面那截蜂针上的。

    晏长澜见状,有些感慨:“那岁煞也颇有灵性了。”

    确是如此,若非是叶殊敏锐,其余之人将蜂王买回,只会看它驱使蜂子酿蜜,哪里会管它尾针?纵然真有人不图酿蜜而图蜂子尾针锋锐,也不会将主意打到蜂王身上——蜂王乃是雌蜂,它的用处更在于产下更多蜂子,并不在与人攻杀之上。

    叶殊瞧了瞧蜂针,有些满意:“这一根岁煞针品质不俗,可融入我本命法宝之内。”

    晏长澜一喜:“如此甚好,恭贺阿拙了。”

    叶殊摆摆手,不复多言。

    不过,岁煞针虽是到手,如今却也并非是炼制之时,叶殊只将此针小心收在混元珠里,不再动它。

    那没了蜂王的蜂巢内,诸多蜂子陡然厮杀起来。

    晏长澜一惊:“阿拙,不理会么?”

    叶殊看了眼蜂巢,说道:“叫它们争一回,若是能争出蜂王来便再养一养,若是争不出就只能用在别处。”

    晏长澜有些纳闷——别处?

    但也并未多问。

    叶殊就要取出两种变异蜂卵。

    其中一种才刚拿出,凶面蛛蝎就急匆匆朝前爬了几步,被叶殊捏住它的尾钩前侧拎起来。

    凶面蛛蝎顿时老实下来。

    晏长澜见叶殊去捏那蝎子尾,心不由提起来,眼见小蝎子乖顺,才松了口气。

    而后叶殊又将另一种变异蜂卵拿出来,凶面蛛蝎顿时懒散,毫无兴致一般。

    两种变异蜂卵卖相都颇不错,一种泛着白光,一种带点金色,瞧着有一种如同玉石般的光泽感。因着不知这两种蜂卵如何变异,他稍一思忖,就将它们分别送入蜂巢的两端,百来个蜂卵在左,百来个在右。

    这些变异蜂卵被送入蜂巢后,原本在激烈厮杀的蜂子们陡然停了下来,竟是都发出“嗡嗡”声响,自那蜂巢中一涌而出!

    瞧着……好似有些害怕的模样?

    叶殊挑眉:“看来,这两种蜂卵果真变异得厉害。”

    而后他并指使了个法术,把所有的蜂子都圈到一处。

    这些蜂子厮杀时间不长,还未争出蜂王来。

    晏长澜看着这些蜂子:“蜂巢被占,它们……”

    叶殊口微张,一根细针急速冲出,化为一道虚影,在那一群蜂子中迅速穿梭!

    所有蜂子簌簌落下,只几个呼吸时间,就散落了一地的蜂尸。

    晏长澜一愣。

    叶殊道:“它们变异之后既不够凶狠,不能很快争出蜂王,气势又还不及两种蜂卵,自是再不必培养。”

    在那蜂巢里,蜂卵都好生躺着,似乎不知何时才会孵化。蜂巢内仅有一层薄薄蜂蜜,乃是拍卖行为免蜂子饿死而留下来,品质不佳,不值收割。如今叶殊干脆将他先前买下的百支蜂王蜜取出来,倒了不少到那蜂巢之内,将所有蜂卵都浸泡起来,随即他再取出半滴混沌水,冲兑之后,同样倒入其中。

    下一刻,那些蜂卵便生出了一些变化。

    肉眼可见的,许多细小的蜂虫自卵中而出,迅速吞食蜂王蜜,之后身子也极快地长大。

    蜂卵分两种,孵出的蜂虫也有两种,左边那种是黑中带白,右边那种黑中泛金,与寻常蜂虫大有不同。

    晏长澜细细看着那两种蜂虫,有些诧异:“阿拙,白色那种蜂虫……不吃了?”

    叶殊看过去。

    果然,黑中带白的蜂虫在吞吃了一些蜂蜜,叫它们渐渐长大一些后,便不再吞吃,反而是在蜂巢里焦躁地爬行,甚至有一两只似乎想要爬到另一群蜂虫处,身上有隐隐的凶气。

    凶面蛛蝎瞬时爬了起来,很快出现在蜂巢前方,似乎张口要往里面吐什么东西,叶殊迅速伸手将那蝎子抓了回来,放在一边。

    而发觉凶面蛛蝎后,里头金色蜂虫并无反应,而白色蜂虫则都瑟缩起来。

    晏长澜喜道:“果真是怕凶面的。”

    叶殊则是一拂袖,将地面上落下的蜂尸卷起几只,蜂巢内左右各丢了几只。

    金色蜂虫视若不见,白色蜂虫则是一拥而上,将那些蜂尸覆盖,似乎是在极快地吸吮什么,只在眨眼工夫,偌大的蜂尸就只剩下一张皮了,里面哪怕一点点汁液也未留下。

    吃完这几只蜂尸后,金色蜂虫似乎又长大了些,而且隐约带上些想要成蛹的迹象。

    叶殊毫不犹豫再送入不少蜂尸进去,任由白色蜂虫去吃,而在另一头则再倒进去一些蜂王蜜,任由金色蜂虫吸吮……如此再三,直至两边都顺利化为虫蛹。

    晏长澜见叶殊这样仔细,开口道:“阿拙,这两种蜂虫是不是有什么奇妙处?”

    叶殊略作沉吟,回答:“看它们的形貌,隐约有返祖之势,其返祖血脉……若是我不曾猜错,大约是涅金蜂。”他知道晏长澜出生此界,许多事情不甚明了,便直接补充,“涅金蜂乃是万虫谱上银灵榜排行第三的凶虫,蜂针剧毒,毒性之烈,在《天下奇毒榜》上排行第九十二——须知此榜上能列入其中的奇毒仅有千种,而千种之中,涅金蜂毒能入前百,可见可厉害。”

    什么《天下奇毒榜》,什么万虫谱银灵榜,晏长澜皆不曾听说,但只听叶殊这只言片语,他也知道涅金蜂当真是一种极了不得的蜂子,若是真能返祖出来,应是一大利器的。

    叶殊道:“纵然是在灵域,涅金蜂也极少有人得见,不曾想在此间还能见到有蜂子返祖……待两种蜂子成熟,便叫它们好生交流,待再产下蜂卵来,若无意外,或可有涅金蜂诞生。”

    晏长澜点头:“培育蜂子,果然艰难。”

    叶殊却说:“若真能弄出涅金蜂来,纵然将我手中蜂皇浆都舍去,也是值得。”

    之后,晏长澜就陪着叶殊在这客栈住下。

    叶殊就连自己每日吞服的混沌水都省下来,时不时冲兑后浇灌到蜂巢里,也好助蜂子一臂之力——他自己也有些明白,蜂子之所以返祖,混沌水的用处也定然不小……

    而叶殊养蜂时,晏长澜便伪易容换形,带着那些千年药草出去寻那交易之地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 05:54:35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 05:54:39

    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 12:14:53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 20:35:

    truelight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7- 20:48:37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 21:25:30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 :55:42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