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温底蕴(二合一)
    ..,混元修真录[重生]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 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叶殊刚这般想着,那边几名少女的对话还在继续。

    有帮着魏莹儿的清亮女声传来:“你们收敛些,纵使我等江湖儿女不同大家闺秀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也不能坏了闺誉, 你们怎能胡言乱语?”

    魏莹儿也连忙说道:“正是!你们不能胡说八道!”

    其余几个少女听得, 果然收敛了些, 但还是悻悻说道:

    “无风不起浪,若是魏门主没这个意思, 做什么要收留那人在门zhong?他既非门人弟子,也不在门zhong做事, 这般白养着, 不正是……”压低了声线的, “要找个上门女婿的意思么?”

    “就是,就是!”

    “我们可不是胡编乱造!”

    魏莹儿原本被先前那女音安抚下来,如今正是又急又气,恨恨地一跺脚后, 便立刻冲回了青河门,连一声告别都不曾说。

    她这一走,另几个少女也就不再多言了。

    只有人嘀咕一句:“这个魏莹儿,总是这般大的脾气。”

    听得这些后, 那些少女再有交谈,叶殊便回避了。

    他心zhong想着,那婚约未必是真, 但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只不知晏长澜如今意欲如何解决此事?若是当真要在此成婚,恐怕便要换一条路走了。除非那魏莹儿也有灵根,否则,必只能二择其一,不能两全。

    不过此为人生大事,不论晏长澜如何选择,叶殊亦不会贸然为其作出决定,但他稍后也须得去问一问,也好对之后之事,作出计划来。

    想定了,叶殊便也不再花费心思,而是一心一意,在翻阅那古籍游记之zhong关乎于“仙人”的蛛丝马迹罢了。

    将一个书铺的杂记都看完以后,叶殊便回去租下的房子里,如同往日一般修炼。

    待过上两日,他便要找个时机,去与晏长澜见上一面。

    ·

    魏莹儿回到青河门,满面羞恼,直冲到了内院里,开口就嚷道:“娘!你瞧瞧外头人都将女儿说成什么样子了?爹他也太过分了!”

    院子zhong,一个美妇正在绣一条帕子,闻言手zhong的细针一偏,便将食指刺破,沁出一滴血来。她将这血擦了,自己站起身来,迎住魏莹儿,关切问道:“莹儿,这是怎么说?你在外头受什么委屈了?你爹惹恼你了?告诉娘,娘去给你出气。”

    魏莹儿满脸不开心,噘着嘴恨恨说道:“那几个丫头都传我要嫁给新来的那个破落户,还说什么我同他有婚约,还说他要上门,哪里有婚约了?上门的男子有什么出息?我才不要嫁给他!娘,我不要嫁给他!”

    美妇一怔,然后好笑道:“怎会叫你嫁给他?他不过是你爹旧友之子,家道zhong落前来投奔的。若是资质好便倚重几分,资质不好给口饭吃也就罢了,怎么配得上娶你为妻?你可是你爹心尖尖上的爱女,必然会给你一门满意的亲事,你要嫁的人也必然要wen武双全,家世出众。”

    听美妇这样说,魏莹儿的神情便从恼怒转为了娇羞,但还是说道:“可外头都这般猜测了,对女儿的名声不好。娘,你去跟爹说一说,可别把我跟那家伙牵扯在一起了。”她忽然想起什么,扭了扭身子,“不过……我好像听我爹提过,我跟那个破落户,差点还真有婚约……娘,是真的么?”

    “都说了是‘差点’,自然是没有的。”美妇掩唇一笑,伸出纤纤玉指点了点女儿的鼻尖,嗔道,“你呀……好,娘去和你爹说,放心罢!”

    魏莹儿这才放心下来,拉着美妇的手腕,腻来腻去地撒起娇来。

    到了晚间,魏有徐门zhong事务忙完,回来休息。

    饭后,他去练武场惯例练武,打了一通掌法后,接了爱妻递来的汗巾擦了擦脸,神情很柔和:“怎么不见莹儿?”

    美妇白他一眼:“咱们莹儿今儿个可不会来瞧你了,她去同小姐妹玩耍,听了一耳朵的谣言,现下正委屈着呢。”

    魏有徐一愣,旋即拧眉带怒:“是谁给了莹儿气受?”

    美妇叹口气:“还不是你御下不严,弄出那些传言来?都说莹儿啊,要嫁给你刚收留的那故人之子,他可不是莹儿的良配,莹儿听了,怎么不委屈?都是你,提什么‘差点有婚约’,这婚约还有‘差点’的?有就是有,没有啊,就是没有!”

    魏有徐恍然:“说长澜啊……当年我跟晏北兄是生死之交,你和嫂夫人又是同时有孕,我二人酒后便提过是不是指腹为婚的话来。不过当时我和晏北兄手zhong皆无信物交换,酒醒以后也都有些后悔,担忧两个孩子长大后相处不来,故而便心照不宣,不再提起此事了。”说到此处,他笑了笑,“如今长澜生得俊逸,又是wen武双全,倒也……”

    美妇听了,柳眉倒竖:“什么?你还真有这心思?”她还真没想到在此事上,夫君与自己所想会有不同,连忙说道,“这怎么行?他眼下一穷二白,孤苦无依,怎能匹配?”

    魏有徐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男儿暂时穷了些算什么?他方才十三岁,武艺已是一流,有几个人能比得上?晏北兄早亡固然让他在身份上差了些,可他如今没了旁人依靠,娶了莹儿之后正可以就在我青河门内长居,不必让你我受那独女外嫁之苦。我看他待人接物也颇有章法,品行也好,日后定能将我青河门发扬光大,且晏家一向厚道,待他与莹儿成婚后,同他提起第二个儿子继承我魏家的姓氏,想来长澜也不会拒绝……诸般好处,怎能只看眼前?”

    尽管魏有徐如此说,美妇仍是一口拒绝。她眼见夫君似乎就要将此定下来了,也再没了和对方婉言相劝的意思,当即说道:“不成,此事万万不可。”她说得很快,语气坚决,“日后是日后,如今是如今,纵然他也有可取之处,可莹儿是你我爱女,又不是那一般二般人家的女儿家,莫非不能寻个四角俱全的,还非得要找这样一个穷困少年郎?哪怕他将来并非池zhong之物,但蛰伏之日也要叫莹儿备受嘲讽,于莹儿而言,该是何等打击?再者,夫君你可莫要只瞧着那继承姓氏的好处了,女子就该风光大嫁,诚然留在家zhong你我可以多享天伦之乐,外人见了,却只会觉得莹儿寻了个软骨头的夫君,却不会想到所谓‘来日’。你我成婚十余载,只得这一个爱女,妾身半点委屈也不愿叫她承受。”说着说着,她的声音里隐隐带上了一丝尖锐,“那晏长澜若是个有骨气的,便不该有这等念头,夫君要收留故人之子妾身并不反对,可若是那人要想迎娶莹儿,妾身也只能说他痴心妄想了……”

    魏有徐从不曾见自家夫人这般态度,知她是恼得狠了,急忙哄了几句,又拉她手说道:“夫人,夫人莫急,此事为夫还不曾对长澜提起,你若是当真不愿,也就罢了!”

    美妇听得,语气和缓下来:“妾身也非是不近人情,只是那晏长澜,的确不是莹儿的良配……夫君,你万不可轻易将莹儿许嫁啊。”

    魏有徐自然连连答应,再不同他说起将魏莹儿嫁与晏长澜之事。

    美妇心下稍安,一双美眸有意无意地朝不远处瞧了一眼,又朝着魏有徐依偎过去。

    魏有徐忙着哄她,自也不会留意有什么异样了。

    ·

    晏长澜面沉如水,无声无息地快步远离演武场。

    先前他被一名小厮引来,说是魏伯伯有事寻他,他自然是来了,却不曾想听到了这样一番话,也见到了魏夫人的些许神色……他登时明白,这是那魏夫人刻意叫自然叫他过来,说出这一番话给他听。

    虽说他对那魏莹儿全无半点绮思,且原本便绝不会迎娶对方,可被人如此瞧不上,还是让他心zhong生出了几分怒气来。

    然而待回去房zhong后,晏长澜的面上反而露出一丝苦笑。

    仔细想一想,那魏夫人所言也无错。

    天底下的父母总要给自家孩儿最好的东西,他晏长澜如今确是一无身份二无钱财,若非是先前承蒙友人为他重塑经脉,恐怕连武艺也没了,这般的人,魏夫人如何放心托付爱女?倒是魏伯伯看得起他,可心思确是不及女子细腻。

    只是……

    晏长澜深吸一口气,做出决定。

    只是他原本开不了口的,如今还要尽快开口才好,之后他便速速离去,也以免杵在这青河门里,叫魏夫人与魏小姐不痛快。

    思及此,晏长澜闭了闭眼。

    不知为何,他倏然极想去见一见叶兄,同他说一说话……沉默良久后,他终究是难以忍耐,便陡然转身,悄然地朝着青河门外掠去。

    随后,他的法力再度告罄,

    这个粗陋的小阵,对于叶殊而言并不十分满意,却是他如今能布下的最合适的阵法了。

    待做完这些,他才稍稍松了口气。

    平常时,周遭皆是凡人,叶殊布阵只用些石子之类,算是稍作掩饰,可如今似乎有修行zhong人来此,自然不能如此敷衍。

    玉瓶于他而言本是有用,但事急从权,现下也只好先砸碎了做那引阵之物了——不论如何,玉石比起石子来,总是合用得多。

    阵起后,好似有一阵微风吹拂过去。

    此刻若是有人自上方朝下看,便连那茅屋也瞧不见了。四周左右,也皆是如此。

    做完这些,叶殊才走回屋内,看向榻上的晏长澜,轻轻叹了口气。

    他必然是遭逢了磨难,也不知晏城主如何了?而那修士又为何要对晏长澜下手?以那晏城主的性情,理应不会得罪修士,而修士行事,多是无利不起早,若是无可图之处,怕也不会自降身份,对付凡人。

    那么,若非是有人请修士对付晏城主,那么便是晏城主手zhong,有修士觊觎之物。

    这般思索一番,叶殊猜不透,也便不多想。

    当务之急,乃是先将晏长澜的身子调理过来,否则若是他醒转过来,发觉自己受此重创,岂非难以承受?

    稍作迟疑,叶殊用手指拂过晏长澜颈侧。

    晏长澜原本便已昏迷,而今被他点zhong此处,若不解开此术,zhong途必不会醒来。

    也不曾多犹豫,叶殊就将自己平日里泡澡的浴桶拿来,清洗一遍,将水注满,旋即把那仅剩的白玉瓶儿拿了出来、

    短短十多日,他攒了有六滴混沌水,晏长澜如今经脉俱断,以他这堪堪炼气一层的修为,自不能以法力为他续接,那唯一之法,就只能靠这混沌水的生机滋养之力了。

    于是,叶殊滴了一滴到那水里,再把晏长澜衣裳剥了个干净,置于浴桶之内坐下。

    晏长澜无知无觉,整个人直没入水zhong,一直到顶。与此同时,叶殊手指在他身上按捏,为他短暂开穴,叫他不会因此无法呼吸。

    大约过了有半个时辰,浴桶里的灰色变淡了一丝,叶殊便明白,这正是晏长澜体内已被滋养的缘故。既如此,便足以证实,这断去的经脉也有恢复可能了。

    叶殊捏住晏长澜的脉门,见他脉象果真好转许多,那紧蹙的眉头才稍稍放缓。

    许是晏长澜受伤颇重,又许是他原本体魄极佳,再许是他食用了不少时日含有混沌水的大叶青菜与野兔山鸡、同混沌水颇是亲和,尽管他是个凡人,体表十万八千毛孔吸收起那混沌水来也是不慢。

    约莫一个时辰后,那一桶水已变得澄清,内zhong所含混沌水竟是被晏长澜吸收个干干净净!

    叶殊微微一惊。

    不过人之体质各异,若是晏长澜能吸收更多,他也不吝惜这些混沌水。

    而后,叶殊便在那桶里再滴了一滴。

    大约一个时辰后,晏长澜再度将其吸收干净,比先前快了一些。

    接下来,叶殊滴了第三滴。

    也是此时,叶殊察觉有一丝淡淡的窥视之感,自远方传来。他微微一顿,将气息收敛得更深些,同时打出个遮掩的法术在那浴桶之上。

    这种窥视感只徘徊了数息时间便已消失,不过叶殊却能分辨,这窥视并非来自于灵识,而是目力和法术罢了。既如此,这窥视之人的本事也并不高明。

    再忍了半个时辰左右,这窥视之意始终不曾再来,叶殊方才撤去法术。他此时再看晏长澜时,便发觉他此番吸收得更快,浴桶zhong的混沌水,色泽变得只余下极淡的一层。

    叶殊再滴入第四滴,晏长澜用半刻时间吸收干净;他滴入第五滴,晏长澜耗费了盏茶时间……而且并未全部吸收,还剩下了一丝。

    因此叶殊便知晓,吸收五滴混沌水,便是晏长澜的极限。

    叶殊伸手给晏长澜探脉,探知他如今身子大好,重续的经脉比起从前来更为宽阔,血肉也越发纯净强健,甚至就连他的个头也略长了一寸左右,那原本还带着些稚气的面庞,现下也渐渐有了一点坚毅的轮廓。

    下一刻,浴桶zhong忽然有一道大风卷过,将整个茅屋内的器具都吹得摇动起来,噼里啪啦掉下来摔了,又有一道雷光迸现,发出一声炸裂之响!

    叶殊眼瞳蓦地收缩。

    风吟雷动,这是风雷变异灵根生成的征兆!

    此时,叶殊看向晏长澜的目光,便带上了一抹复杂之意。

    显然这晏长澜从前也是有灵根的,如今因混沌水刺激潜力、重塑经脉时,那原本不知为何的灵根经发生了变异,化为了风雷双灵根……且看这风吟雷动的阵势,便知他的灵根也颇纯净,恐怕,最低也在七八分间。

    单论这资质,可算是因祸得福了。

    只是,如今城主府应是遭逢大难,凡人地界资源有限,修行缓慢,若是心怀不甘,晏长澜是否情愿修行尚未可知。

    修真之道,步步艰难,非有大毅力者不可为,因此,虽说以晏长澜资质,一旦修行,大有可为,却还是要他自己心甘情愿才好。

    此时,叶殊又想起天狼来。

    天狼他……一生坎坷。

    晏长澜年少时便遇上如此灾厄,与天狼似乎有些对上。

    稍作犹豫之后,叶殊取来了一张绢布展开。

    这绢布还是晏长澜同衣被等物一同相赠,现下他正可将一部《风雷啸天诀》书写于其上,又匆匆留字数行。

    《风雷啸天诀》乃是前世叶家自一处遗迹所得,非风雷双灵根者不可修行,非灵根七分纯以上不可修行。

    叶家自有家传秘法,除非恰好有这双灵根,否则必不会学它,故而此法被束之高阁,叶家子弟尽可翻阅,亦无限制传授。

    如今看来,此法正是为晏长澜量身而制,叶殊便顺从心意,留给他一份。

    日后若是晏长澜合该修行,则正可以修炼此法,若是他只愿习武……也是无妨。

    写完后,叶殊略一叹,将这绢布卷起,放在一旁,又将晏长澜自浴桶zhong抱起擦身,放于床榻上。随即,他便用心调息,将法力尽数恢复后,下山而去。

    此去,是为打探城主府的消息。

    已然是一夜半日过去,近乎午时了,叶殊来到城门口,发觉此地仍在戒严,守城的兵士面上则都有些不安,似乎城zhong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依旧用了隐身术,叶殊进了城门。

    白日里街上倒是间或有人经过,只是巡城的兵士也增多了数倍,每前行数百步,皆是甲胄碰撞之声响起。他快速往城主府而去,路上再不曾见到什么毒虫,但等他到了城主府前,却是发觉府门大开,有许多兵士进进出出,也抬出了好些尸体。

    叶殊心里一凛,闪身入府。

    很快他便见到了些五官熟悉的面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zhong一名衣着格外不同之人,有城主府标识……应是晏城主晏北?

    不,不对。

    晏北武功极高,纵然是尸身,也不该是如此模样,那么……是晏城主的胞弟晏西?晏西也有武功,却远不及其兄长,只是他为何会穿城主服饰?昨晚城主府出事,若晏北不能幸免,晏西却能如此打扮,其zhong必有蹊跷。

    不多时,叶殊又见到一具摆放在棺木内的尸身,其相貌英俊,五官同晏长澜十分相似,气度也很是威严。这一位,想来才是真正的城主晏北。

    ……果然已经殁了。

    晏北腹部有一个大洞,血肉边缘有焦灼痕迹,乃是修士以法力将其杀死,那修士所修乃是火道的法术,极为狠辣。如晏北这等凡人地界的顶尖高手,竟并非是他敌手。

    叶殊仔细感知这淡淡火道气息,分辨出对方境界之后,心下一宽。

    那位修士的境界也不过只在炼气二层,比之他强不得几分,他自身心境远高于对方,所知秘法亦是很多,拼杀起来,必能胜出。

    再看府内一块空地上,还有许多尸身一具具排列,乃是城主府的仆婢管事之流。他们尸身大多一片漆黑,为zhong毒之相,却是不曾受到什么杀人的招数,只是在细微处,有许多啮咬痕迹,也有被吞吃的血肉……这正是被毒虫袭击所致。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唐菠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01:00:33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01:30:14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06:49:43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06:49:46

    一个人的精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08:33:18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24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2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8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03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05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07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09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13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14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20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25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27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30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33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38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21:51:42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43:35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7 :43:46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