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撞金钟1(二合一)
    .. ,混元修真录[重生]

    几人正各有想法时, 那边, 温白蒿已然将那瘦长之人带了过来:“堂兄,晏兄,叶……叶兄, 这位是我在仗剑门结识的一位章师兄。”

    瘦长之人面色仍然是阴沉的:“章子竜。”

    于是, 温白蒿几人也都各自自我介绍了一番,道一声“章兄”。

    温白英作为温家大公子,就顺理成章请章子竜入内小坐。

    章子竜也未拒绝,就与众人一同进入府邸之内。

    入座后,温白蒿给章子竜倒了茶。

    叶殊发觉, 章子竜的视线间或在他与晏长澜的身上扫过,其中并不带什么恶意,但亦无善意, 着实有些古怪。不过此人日后并不会与他打交道,他也不甚在意。

    晏长澜则并未察觉,他如今心中想着撞金钟一事, 心绪繁杂得很。

    喝过茶后, 温白蒿并未询问章子竜为何跟踪过来, 只是说道:“原本我正有一事要请章师兄相助,没料到师兄便过来了。”

    章子竜顿了顿:“你有什么事?”

    温白蒿便说道:“事关撞金钟。”

    章子竜看向温白蒿,眉毛一拧:“你撞什么金钟?日后我可与你多多切磋。”

    温白蒿笑意一僵。

    他并无撞金钟之意……但也不想与章师兄“多多”切磋。

    温白蒿立时说道:“并非是我要去,而是一位友人。”

    章子竜的目光在其余几人身上转了一圈。

    晏长澜此时便也拱拱手:“是在下……”

    章子竜就将视线收回:“撞金钟之事,我的确知道一些。”他神色还是沉沉的,看起来对晏长澜并无兴趣, “祖上撞金钟归来后,曾言每一位撞金钟者所遇不同,但其中所设皆与修士自身境界相关,是为考验,而非刻意要人性命。只是一旦进入其中,倘若一口也不能撞响,必死无疑,而每每撞响一口,便可选择是更进一步,抑或是就此退出。”到此刻,他有些不情愿地说道,“若撞金钟,须万分谨慎才是。”

    晏长澜听章子竜说了这些,尽管仍是不知道究竟会面对什么,但好歹明白的确是有机会能顺利离开。而且,若是要越过几个境界去挑战,晏长澜或许危险得很,可若是考验与自身境界相关……就叫他多了几分信心。

    而后,他便说道:“多谢章兄指点。”

    章子竜点一下头:“我看在温师弟的面子上。”

    晏长澜一愣,随即就对温白蒿说道:“多谢温师弟了。”

    温白蒿无言以对,也只好说道:“不必客气,还是要多谢章师兄了。”

    章子竜又对温白蒿点了一下头。

    叶殊看了一会儿,大约瞧出些这章子竜的性子。

    此人大约有些孤僻,除却他自己颇为欣赏的温白蒿外,其余人等皆不看在眼里。而他欣赏了温白蒿,对温白蒿就很是关注,温白蒿在意之事,他也肯出几分力,不欲多啰唆。

    温白英当然也看出来了。

    他是不知晓这章子竜是为何那般看得上堂弟,须知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之间也相差颇远,但不论堂弟如何无奈,章子竜却并无坏心,如此一来他也就不多问,只叫堂弟自己处理就是。

    说完了自己所知的消息,章子竜并未立时就请温白蒿与他切磋。

    温白蒿暗暗松了口气,干脆与章子竜闲聊起来。

    章子竜瞧着阴冷,却也能聊得起来。

    温白蒿就更轻松了一些……但愿短时间里,章师兄都不要再想到“切磋”一事才好!

    ·

    章子竜到底还是要回宗门,温白蒿也不好让人独自离开,就和他一起去了。

    晏长澜与叶殊留在了温家,仍是被温白英招待。

    两人如今确认了确有撞金钟一事,而且撞金钟成功者也的确能拜入宗门,那之后便是要悉心准备一番,直待真正前往了。

    叶殊问温白英:“撞金钟可须与什么人申请?”

    温白英想了想:“应是并不需要,不过我还是再去问一问为好。”

    叶殊便道:“有劳。”

    不多时,温白英果然带了消息回来。

    撞金钟之地有人把守,若是晏长澜想去,只管往那处与把守之人提出即可,无须与其他人申请。

    晏长澜听得,便用心调息,将自己的精气神提升到最巅峰处。

    两日后,他就决意前往了。

    待临行前,叶殊伸手一拂,在桌面上,便出现了许多东西:“这些护身之物你皆带去,若是无用便罢,若是有用,也能叫你多几分胜算。”

    晏长澜低头一看,不由微惊。

    以古字绘制而成的下品灵符足有上百张,雷霆子上百颗,纯净丹丸若干瓶,其他诸多护身之物应有尽有。

    拿了这些去撞金钟,除非是有什么特殊规定,否则纵然一个照面遇上筑基真人杀来,他也能从容抵挡,逃出自己的性命去。

    这时候,晏长澜方才想起,先前数日不曾与叶殊在一处房间时,他自己是在修炼,原来叶殊却是在为他炼制这些物事么?思及此,他顿时心中一暖。

    挚友这般用心,不论此行结局如何,他都定要安全归来!

    而后,晏长澜将东西都收了下来。

    如今,已然是傍晚。

    晏长澜不欲引起太多注意,故而趁着这时间,在叶殊、温白英陪同之下前往金钟所在之处。

    是否能进入大宗门……只看这一回了!

    ·

    宣明府府城中心。

    高空之上,有九口金钟悬挂,第一口大约离地有三丈高,而后第二口便有十丈,第三口则更高许多……每一口都好似一座小山,质地古朴,好似自亘古蛮荒而来,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悠久沉重之感。

    远远望去,那些金钟极为稳固,但凭外面有风雨催逼,也不能叫其晃动半分!

    在那第一口钟前,盖了一座小殿,素来殿门紧闭,不闻人声。

    但府城之人尽皆知道,在这小殿里常年都有各宗长老轮番坐镇,每一位坐镇长老的境界,都不低于金丹期。

    晏长澜等人遥遥看过那些大钟后,就迅速来到了殿门前。

    温白英道:“若是要撞金钟,就要在殿门的小锣上连敲九次。”

    晏长澜依言走到前方,伸手拿起悬在殿门前的那柄小锤,在那小锣上敲击起来。

    锣声不高不低,很快传入殿中。

    下一刻,殿门开了。

    晏长澜几个走了进去,迎面就见到一名老者坐在一张长几后,正看向他们。

    几人便行礼道:“前辈。”

    老者站起身,瞬时出现在几人前方:“何人要撞金钟?”

    晏长澜上前一步,沉声说道:“晚辈要撞金钟。”

    老者道:“一入钟内,生死不管,你可知道?”

    晏长澜正色道:“晚辈知道。”

    老者微微点头:“既如此,你随老朽过来。”

    晏长澜跟在老者身后,与他从另一扇门走了出去。

    叶殊与温白英都不曾打扰两人,而是静静跟随。

    不多时,众人就都出现在了第一口钟的侧面。

    此刻,那钟正悬在他们稍前方处,他们甚至可以看见钟口,然而顺着钟口往里面看去,却是只能瞧见一片混沌,根本看不清内部。

    老者伸手:“来。”

    晏长澜就也将手伸过去。

    随后老者将他拉着往上一抛——下一瞬,晏长澜整个人便冲天而起,没入第一口钟内。

    晏长澜消失了。

    叶殊和温白英看向老者。

    老者肃然走到一旁,盘膝坐下。

    叶殊略顿了顿,也坐在一旁。

    温白英则并未如此。

    他还有事在身,又不知晏长澜撞金钟须得多少时日,就只立在一边而已。

    良久,温白英才询问道:“敢问这位前辈,如何才知晏兄成败?”

    老者开口说道:“若是活着,或有钟声,或无声无息;若是陨落……钟口落血雨,风动传哀声。”

    温白英喉头微动。

    但愿……最不济也是无声无息罢。

    ·

    晏长澜在进入金钟内后,只觉得一阵眩晕,就出现在了一块平地上。

    然而他还未站稳,就有无数风声响起,有无边杀机从四面八方而来,似乎要将他密不透风地包裹起来,把他插成筛子一样。

    晏长澜心里一惊,瞬间反应。

    他手指微动,两把长剑已然出现在他手中,旋即他施展一套绵密如雨的剑法,把自己周身护住,而后就是一阵叮叮咚咚的脆响,那些攻击而来之物也都被他抵挡住,没有一道落在他的身上。

    这样的攻击持续了足足一刻之久,晏长澜被那些一道比一道更加强烈的力量攻击,尽管全都抵挡了住,却也依旧手臂酸软,连法力都有些运转不畅。

    攻击结束之后,晏长澜这才回过神,发觉落在地上的居然是无数的箭矢,每一支都很是粗壮。照理说,这样粗壮的箭矢应当发射得不快,但也不知这钟内是怎么回事,那些箭矢却是极快,若非是他经验丰富,恐怕根本很难反应过来,至少也会被刺中几支!

    晏长澜也不敢怠慢。

    他迅速朝四周看了看,便见到这里是一片灰扑扑的所在,无墙也无人,空旷一片。

    诸多箭矢落在地上后,只几个呼吸间就尽数消失,就好似从不曾出现过一般。

    晏长澜一查自身法力,感知到自己还剩下大半,才稍微松了口气,而后心里则更谨慎,且急忙掏出了一颗丹药,放入口中吃下去。

    那丹药迅速化为灵气在体内流转,进入丹田给他补充法力,可才刚转过几圈,补充了一些法力后,晏长澜就再次感觉到了四周遍布的杀机!

    晏长澜再次擎起长剑,用自身敏锐感知,快速在周围抵挡起来!

    这一回他能看到,还是密如雨点而来的攻击并非出自箭矢,而是一些巴掌大的铁蒺藜,每一个都非常锐利,而且风声更轻,来得更急!

    晏长澜也更小心。

    他飞快地抵挡这些铁蒺藜,出剑更快更急!

    而这一回,铁蒺藜足足攻击了有两刻时间才停。

    待铁蒺藜都被晏长澜打落后,晏长澜只觉得手臂更加酸疼,握剑的手指都有些拿捏不住一样。

    深吸一口气,晏长澜感觉法力消耗更多,立时补充,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事实也足以证明他所做不错,紧接着,他才刚补充了一些,比铁蒺藜还要细腻的杀机汹涌而来,其风声轻微到几乎无法察觉!

    但晏长澜与寻常修士有所不同,他立时判断出,这一回袭击的,乃是如同牛毛一般的细针。

    他神情冷静,两手舞剑如同车轮,防守得依旧无比严密。

    这一关应是极难的,可晏长澜曾经与叶殊切磋过,正是由叶殊从各种角度将其本命法宝打将出来,急速转换穿刺,每一息间都能攻击晏长澜上百次,叫晏长澜用剑法抵挡。

    晏长澜这般做得久了,自然反应迅速,初时还时常被针刺得通身痛楚,但是到了后面,便能将自己守得极为严密,根本不会被细针刺中了。

    也是拜叶殊那般“训练”所赐,晏长澜连遭三次袭击,次次都能顺利度过。

    而在这细针持续了半个时辰再消失后,晏长澜就见到,在他的正前方,出现了一口钟。

    这一口种极为巨大,与他在外面所见到的一般无二,此刻就静静悬挂于一丈高之地。

    晏长澜捏了捏拳,倏然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他大步向前,用力往上一撞——

    但是,那大钟纹丝不动。

    晏长澜一惊。

    居然撞不响?

    不,应当不会如此。

    晏长澜又拿起长剑,朝着那大钟一斩——

    他用了三成法力,那大钟微微摇晃,但仍旧不响。

    此刻,晏长澜有些明白。

    他双剑合璧,将自己所有的法力尽数灌注,猛然劈斩!

    下一刻,金钟长鸣!

    “嗡——”

    第一口金钟,终于被他撞响!

    原来,这撞金钟所需乃是他过三关后所有法力,最强招数!

    否则,金钟皆不响。

    只是……

    晏长澜喜悦之后,心中又是一凛。

    第一口钟倒是撞响了,但是他的法力告罄,到了第二口钟内时,他会如何?

    还未等晏长澜想清楚,就见前方那一口被他撞响的金钟在连续震荡数下之后,陡然发出一道光华,将他直接吸入其中。

    紧接着,他就站在了另一片空地中。

    这一刻,他倏然发觉,自己的法力完全恢复了。

    仍旧是周遭无人,但很快,在他的前方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影子。

    ·

    叶殊盘膝坐在金钟附近,神色平静,运转功法。

    无数天地灵炁入得他体内,一丝丝地给他转化为法力,而他自己却是分心二用,另有一半心神在那金钟之上——抑或是说,在金钟内的晏长澜身上。

    总共大约过去接近一个时辰时间,那第一口金钟突然好似被什么无形之物猛然撞了一下,发出了悠远而空灵的鸣响,不断地向远方扩散。

    “嗡——”

    第一口金钟,居然被撞响了!

    温白英原本在一旁出神,此刻猛然被惊醒,不由喜道:“晏兄顺利撞响了第一口金钟!”

    叶殊眼中也带上一丝缓和之意。

    至少暂且无碍……

    那位老者则是微微睁开眼,掀起眼皮朝着上方的金钟瞧了一眼。

    而肉眼可见的,因着钟声传递四方,就有许多修士听见之后,从各处慢慢走了过来。

    “方才那是什么声音?”

    “是金钟!金钟被人撞响了!”

    “虽说才第一口,不过,是谁家子弟如此大胆,居然敢来撞金钟?”

    “又是有个不自量力之人,意图拜入那顶级宗门罢!”

    “顶级宗门,哪里是这样容易进去的!”

    “也不算不自量力,至少第一口已然撞响了不是?”

    “哼,第一口算得什么?恐怕越是往后,便越是艰难罢。”

    古往今来,能将第一口金钟撞响的修士倒是还有一些,因此第一声钟鸣只是宣告有人来撞了金钟,且并未立时被金钟震死罢了。

    但撞金钟到底也是一桩罕见之事,许多修士得知之后,也都不免兴致大起,要过来看一看热闹了。

    温白英见状,微微皱眉。

    这人来得多了,怕是……一转念他又不再挂心。

    人多也没什么,左右晏兄已入大钟,外头如何亦是无法将他影响。

    叶殊则并未注意他人。

    他只抬头看了看那第二口金钟。

    不知这一口,何时才会撞响?

    ·

    晏长澜看到前方那密密麻麻的影子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那些影子最初的确只是影子,但只在眨眼间就迅速凝结成型,化为了一群青狼。

    这些青狼每一头都有一丈长,身形彪壮,气势也很强大,略一数,就足足有十八头之多!

    晏长澜自然是被吓了一跳,可是当他探查它们身上的妖气时,才稍稍松了口气。

    十八头青狼自是不少了,但它们大约都只活了两百余年,算起来也就是堪比炼气三四层修士的模样,对于晏长澜而言,被这样十八头青狼围攻,倒也不至于如何。

    但是晏长澜也很谨慎。

    由先前那第一口金钟内的三个关卡可知,恐怕这里也并非只对付这十八头青狼即可,否则哪里还会有那许多的修士在这里丧命?后续说不得至少还有两拨攻击要来,而期间也不知是否有时间吞服丹药恢复法力,因此如今他不仅要将这些青狼尽数杀死,还得尽量节省法力,以应对后面的危机。

    依照晏长澜所想,十八头青狼不算如何了得的关卡,那么以往那些修士之所以会陨落于此,大约有极大可能,是因着后续法力不足,生生被耗死了罢……

    心中这样想,晏长澜则已然握住了澜风剑。

    澜风剑轻巧,拙雷剑沉重,而狼行甚快,妖气偏弱……如此一来,为能将法力节省更多,他便不用双剑,而是只以澜风剑轻巧间刺狼于死!

    下一瞬,晏长澜纵身而起,直扑狼群!

    那十八头青狼也极悍勇,在晏长澜动手的刹那,已蜂拥而来,将他立时包围!

    此刻,晏长澜左右前后都有青狼,他身法如电,出剑如风,于电光石火之间,就先杀死了两头青狼!然后,他腾挪翻转,身法巧妙,于群狼之内游走,眨眼工夫,再杀三头!

    这些青狼,果然并不能将他奈何,他在其中杀狼,也着实是游刃有余……

    不过,晏长澜还是将自己瞧得低了。

    先说那第一口金钟内的三关,莫看晏长澜过得顺利,可若是换了其他修士,光是分辨那四面八方越来越细小的杀机就极耗精力,而要坚持那样长的时间,既不能耗费太多法力,还要把所有攻击全都挡住,也是千难万难。

    而这第二口金钟内,设为第一关的十八头青狼又怎会好对付?

    莫看它们只堪比炼器三四层的修士,而晏长澜却已炼气六层,但是妖兽在同境界间比修士可难对付得多,而且哪怕就是一名炼气六层的修士,被十八位炼气三四层的修士围攻莫非又能轻易将他们杀灭么?

    修士重法术,然而低中境界的炼气修士所会的法术不多,且消耗大,狼群于寻常修士而言,堪称“天敌”也不为过。

    没多久,晏长澜杀光了十八头青狼,再略一算自身所余法力,的确还有不少,就有些放心。

    而后他刚要吞服丹药,便见到前方再度出现了一群黑影。

    这群黑影同样是迅速现身,仍旧是一群狼。

    九头狼,每一头都有三丈长,它们通身赤色,獠牙锐利,双目猩红。

    瞧着……好似是九头疯狼。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9 07:00:35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9 07:00: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9 09:54:45

    西瓜西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9 10:11:57

    misak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9 11:06:35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9 22:01:14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29 22:01:19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