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撞金钟2(二合一)
    ..,混元修真录[重生]

    晏长澜目光一沉。

    这些赤狼身上的妖气很是浓郁, 每一头,都达到了三百余年。

    便也是说,它们是堪比炼气五六层修士的。

    晏长澜心zhong微觉压力。

    不过,先前跟那些河匪斗过一场, 也经历过被不少河匪包围时的情景,他倒也并不惧怕。

    下一刻, 九头赤狼急速冲来, 其身形更快, 气势更凶!

    晏长澜这回却是并未拿出澜风剑, 而是用上了拙雷剑——这赤狼体型太大, 步步沉重,若是用澜风剑恐怕难以重伤它们,因此,用拙雷剑更为恰当!

    这样想着, 晏长澜就将拙雷剑舞得虎虎生风,每一剑出去都仿佛有千钧巨力,但凡被他所扫zhong的赤狼,都很快筋骨断裂,再要来袭击时, 就因伤势而慢了几分。

    赤狼一慢, 就给了晏长澜足够的空隙,他高高跃起,将雷光聚集于剑锋之上,再陡然转动身形, 以腰间劲力,赫然横拍——就是沉闷的响动!

    有一头赤狼被拙雷剑拍zhong,顿时脑骨碎裂,就此死亡!

    而后,晏长澜再度闪身,从侧面突进,将拙雷剑由一头巨狼的下方上扬,生生地将一颗狼头斩断,高高飞出。

    九头赤狼,在晏长澜连续数次的攻击后,渐渐减少到只有五头。

    若说被九头巨狼围杀还有不少压力,当九头只剩下五头之后,这压力便削弱了许多。

    晏长澜更加沉稳,一招一式都无丝毫的花哨。

    大约片刻之后,余下的五头巨狼也都死在了他的重剑之下!

    待杀完这九头赤狼,晏长澜的法力着实消耗不少,余下来的仅仅只有三成了。

    这也是无可奈何,再如何节省法力,也省不了要斩杀那些赤狼必有的耗费,故而晏长澜在收剑的刹那便已然拿出一粒丹药塞进口zhong,迅速炼化。

    果不其然,这金钟并不曾给晏长澜调息时间,他才刚刚落地站稳,前方的黑影就再度出现了。

    这一回出现的更是可怖,为三头五丈长的黑色巨狼!

    它们倒是并不同于先前那九头赤狼般目带疯狂,但更为可怕的是,它们的眼zhong闪动的却是些许智慧灵光。而且待它们出现之时就已然形成了一个阵型,仿佛早已知道如何默契配合一样。

    晏长澜心里惊异。

    这些黑色巨狼都大约活过四百年,便是堪比炼气七层修士,每一头都高过晏长澜一个境界——若是只有一头,晏长澜定然能够取胜,可有三头配合攻击,那便十分难料了。

    更何况,他的法力依旧不曾恢复。

    晏长澜很是明白,如今可不能蛮干。

    他接下来的动作要更灵巧些,尽量避免正面相抗,不论如何也要尽快先杀灭一头,破坏掉这三头黑狼的配合阵型才是!

    黑色巨狼并不给晏长澜思考恢复的时间,它们在出现之后,略停了一息,就齐齐猛扑过来。

    恐怖的力量配合着腥风袭来,更可怕的是,它们同时张口,口zhong喷出炽烈的火焰,自三个方向要将晏长澜活活焚烧!

    晏长澜眉头一皱,急速抽身后退。

    他仍旧只取了拙雷剑,横在胸前,手腕翻转,迅速转动!

    因晏长澜转动的力道极大,重力变化,凝聚成风,居然在他面前形成了小型的风暴。

    那些火焰虽然猛烈,可是在这风暴的冲刷之下,竟不能接近晏长澜,而是反扑而回,化为火海一样。

    那三头巨狼未曾想到晏长澜会如此应对,身上的毛皮也被火焰点燃。

    就有一头黑狼猛然长啸,大口一吸,才将火焰尽数吞到腹zhong!

    然而,在这头黑狼吞吸的刹那,另外两头黑狼才堪堪感受到自己身上的火焰离开,而晏长澜已然抓住了机会,身形一矮,直扑这黑狼腹下!

    与此同时,他将拙雷剑高举,剑锋正刺zhong狼腹,在他猛冲力道之下,便将黑狼的腹部生生剖开,让里头的肚肠内脏都哗啦啦地流了一地。

    这一头黑狼,被晏长澜诛杀!

    三去其一后,晏长澜心下原本一松,但他却想得太简单了。

    尽管三头巨狼形成的合击阵型已然被打破,但是另外两头巨狼却是倏地分散两边,一左一右,两面夹击。而若只是如此,晏长澜还可以在前后腾挪,躲闪开去,但它们却是极快身形交错,不论晏长澜是躲向前方还是后方,它们其zhong一头就会迅速变向,另一头则是立时出现在晏长澜身后,张开大口凶狠扑咬!

    晏长澜虽说有点惊讶,但也并不惊慌。

    两头巨狼不论怎样排阵型,也比不上三头巨狼的变化,晏长澜先前运道不错,比他自己预料的更早杀死一头,甚至不必自己创造机会来杀,是节省了一些法力的,如今两头巨狼虽是飞快变换位子,他却反手直接将澜风剑也拔了出来,分心二用,一只手施展一套剑法,抵住一头巨狼!

    这一回,晏长澜的步法也是变动极快,两套剑法也都极为犀利。

    在约莫半个多时辰的攻杀后,晏长澜赫然跃起,双剑合璧,放出一个雷暴,直接打飞了其zhong一头巨狼!那巨狼落地后,身上被炸开了一个大窟窿,一时哀鸣不止,似乎有些爬不起来。之后他猛然下坠,狠狠地落在了另一头巨狼的脊背上,拙雷剑猛地自侧面拍来,直接将这头狼拍得头晕目眩,但巨狼的挣扎仍旧无比激烈,却是不便出手——旋即晏长澜另一手把澜风剑从巨狼前方一抹,便将它的两眼划破,让它发出一声凄厉狼嚎!紧接着,晏长澜趁着这巨狼剧痛身形僵直那一瞬,双剑交错在巨狼脖颈上那么狠狠一绞——刹那间,这巨狼的整颗脑袋就都在这股凶猛的绞杀力下被抛飞而起了!

    晏长澜仍旧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先前比他打飞的巨狼如今已然一个翻滚爬了起来,若是再不动作,它就会反扑!

    故而晏长澜又是猛然冲出,将自己最后一点法力挤出来,全都化为了一个雷暴,再度落在那巨狼身上!

    轰鸣声zhong,巨狼前腿被炸开,张口痛呼,晏长澜将拙雷剑猛地朝前一刺,就正zhong那巨狼张开的狼口内,从里头把它的脑袋穿透!

    这一头巨狼,也被杀死!

    到此刻,三头黑色巨狼尽皆除灭。

    晏长澜大口大口地喘气。

    他不知还有无第四拨攻击,但他的确已然到了极限。

    幸好,并无第四拨了。

    晏长澜看得清楚,巨狼消失后,前方出现了又一口金钟。

    与先前看到的那一口,似乎并无差别。

    晏长澜原本想要调息一阵再去,孰料他刚吞服丹药、盘膝坐下须臾时间,就见那口金钟居然有了些许消散的迹象,顿时叫他吓了一跳。

    他也顾不得旁的,径直站起身,直冲向那金钟前,双剑齐出,又是压榨出丹田里好容易出现的一丝法力,用尽全力往那金钟上猛地一斩——

    “嗡——”

    金钟再度被他撞响。

    这钟声,也再度传到了下方。

    ·

    晏长澜自撞响第一口金钟后,已过去一个多时辰之久,比起先前来可是慢了不少。

    温白英有些难安,仰头看着那钟,心zhong颇有担忧。

    叶殊静静坐着,自一个时辰后,他便不曾在运转法力,而是全心留意金钟。

    他暗暗盘算,自觉他在修炼之时,也是在极力培养晏长澜,让他打好根基。以叶殊前世今生的经验,自认在这贫瘠下界,他已尽力做到最佳,哪怕是灵域许多年轻子弟,也比不得两人用混沌水修行这般奢侈……倘若金钟当真是考验,晏长澜不应闯不过才是。

    只是,推测是一回事,真正面对友人身陷金钟之内,便又是另一回事了。

    叶殊向来冷静,但居然在此刻也无法做到分心二用——花费一些心思在修炼上了。

    好在晏长澜始终不曾让叶殊失望。

    就在一个时辰快要过半时,第二口金钟也发出悠远长鸣。

    晏长澜撞响了第二口金钟!

    温白英顿时喜形于色,不由说道:“已撞响两口金钟了……甚好,甚好!”

    叶殊神情也越发缓和。

    那位老者再抬头看了一眼,但也并未露出什么讶异或欣赏之色。

    叶殊留意到老者的表现,微微一顿。

    那第三口金钟……恐怕也是最难的一口。否则,在晏长澜接连撞响两口金钟后,这位金丹老者绝不会是如此神色。

    不过很快,叶殊便不沉心定气。

    且等着罢,看下一口钟如何。

    ·

    晏长澜在撞响第二口钟后,就迅速继续转化药力,将其化为法力,弥补干涸丹田,但是让他意外的是,虽说第二口钟很快消失,他面前也瞬间换了个天地,但与先前那两口钟里所遇上的情景却是不同。

    在前方,不再是空茫茫一片,而是骤然出现了一面高墙,而那高墙上,密密麻麻地遍布着无数剑痕。

    晏长澜一怔。

    剑痕?

    下一刻,他感觉到头顶上有杀气逼人。

    顿时他心里一寒,陡然抬头看去,就见到上方也骤然出现了一块石壁,遮天蔽日的,而那石壁上竟是出现了无数剑锋,犹若利剑成lin,倒挂上方!那剑锋所指,正是他晏长澜!

    晏长澜手指一紧。

    倏然间,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撞金钟者,三个时辰之内观想剑壁,悟出至少一门剑法,并以此击败剑道傀儡。如若失败,受万剑穿身之苦!”

    一瞬间,晏长澜就明白了自己所要面对的。

    剑壁,自然就是前方那遍布剑痕的高墙,而剑道傀儡……他的目光落在高墙一侧的一根铁柱上。

    这铁柱飞快变化,很快出现眼耳口鼻、四肢身体,形成一个面无表情的剑客样貌,他手里持着一把长剑,浑身森冷肃杀,叫人见之而心悸。

    晏长澜须得在三个时辰之内,由那杂乱的剑痕里领悟出一门剑法,且剑法不能随意敷衍,必须要强大到能击败这一尊剑道傀儡,否则,就只能继续领悟了。

    这三个时辰,包含领悟剑法、修习剑法、击败傀儡三步,若是不能在这点时间内完成,头顶高悬的剑lin恐怕就会陡然下坠,将他压成一团肉泥!

    晏长澜心zhong有些紧张。

    这一口金钟内,悟性与实战相结合,他哪怕差一点点,也是必死无疑。

    此时此刻,晏长澜陡然明白,这的确是考验,而考验所针对的便是那一等一的天才修士!

    所考验者,当真是极为的全面了。

    绝不可轻忽啊……

    晏长澜不敢浪费时间,他当即盘膝坐在剑壁前,双目聚神,直盯着那无数剑痕。

    与此同时他手指轻动,接连比划,试图演练……

    难,非常难。

    若是只有一道剑痕,说不得倒是能从里面瞧出些什么,但是高墙上的剑痕太多了,好似这一道与几道合在一起能出一招剑法,那几道互相排列又能出一道剑法,许许多多的剑法都极快地被领悟出来,可惜这一招太弱,那一招虽不算弱,然而却无法形成连贯招式,不能成套……

    若说是那等悟性低弱之人,在此处自然是一筹莫展,根本无法领悟出足够的剑招来;有些悟性然而悟性不算极高之人,能领悟出不少剑招,可是否足够强大,说不得就好靠运气了;而在剑道上悟性不俗之人,倒是能悟出足够的剑招来筛选了,可正是每每移动目光都能有新的领悟,悟出的太多,反而容易叫人眼花缭乱,也同样不容易挑选出一招足够合适的来。

    晏长澜正属于那能悟出足够剑招之人,在他视线所及之处,无数剑痕化为无数剑招,纷乱琐碎,的确是让他有些挑花了眼,但他到底是冷静沉稳之人,在发觉无数剑招飞快闪过,让他能抓住无数头绪却无法理顺时,就干脆定下神,把所有其他杂乱招式尽皆摒除,只一心一意寻找与自身属性相合的剑法来。

    风雷属性的剑法,素来强大,且让他更容易掌握,与其漫无目的招招不舍,不若先从自己最为擅长的开始寻起,若是能寻到便是最好,若是寻不到,也能将这些招式先摒除了,减少一些负担。

    大约是这考验的确是针对来撞金钟之人而发,而晏长澜这个决定,也恰好走对了路子,待他摒除其他所有剑招,只全心全意感悟与自身属性相合的剑招时,那原本不断涌现的纷乱剑招一瞬消失,留下来的只有若干道好似电光又好似雷霆,犹若风暴又如同轻风的弧线,你来我往,似在演练一样。

    不自觉的,晏长澜就已经在演练了。

    他快速分辨,把这些弧线组合成各式剑招,而后哪些剑招本源相同可以合在一处,哪些互相排斥却能彼此配合……不多时,那些弧线就化为了数套剑招,又由他左手右手分别演示,把其zhong威力弱小些的排除,威力强大的则暂时保留,最后再互相融合,终于化为了一套极为狂暴的招数!

    晏长澜深吸一口气。

    就是这一套剑法了,不成功,便成仁!

    感悟之zhong,不知时间流逝。

    由于剑招乃是晏长澜自己悟出,演练之后掌握起来倒容易些,不多时就有小成,待他回过神后,却是发觉上面传来的杀机更加浓郁,叫他禁不住抬头一看——

    霎时间,晏长澜就有些惊骇。

    那一片剑lin居然在他沉浸于感悟之zhong时慢慢下沉,如今相距他头顶不过只有三丈高,此刻,那剑lin更是再度下沉一丈,悬于他头顶两丈之处!

    略感知一番,晏长澜陡然发觉,若是他所推测不错,这剑lin是每一刻下降一丈,如今过去两个时辰又六刻,只余下了两刻时间,容他与那剑道傀儡比划!

    晏长澜再无迟疑,纵身而起,双剑合璧,直朝剑道傀儡杀了过去!

    剑道傀儡也是一扬长剑,其剑法如暴雨,劈头盖脸地就朝着晏长澜杀来。

    这一门悟出的剑法之内也有雷霆与暴风之意,甚至若是细看,当可以看到它似乎与当初晏长澜所修习的风雷剑法有相似之处——只是更加精妙,能够操控的风雷之力也更浓郁,且变化多端。

    雷霆狂暴,疾风快且轻灵,但是当雷电嗞嗞游走时也未必无有诡谲之意,疾风更迅猛就会化为风暴,也能拥有极其可怖的力量。从前那风雷剑法zhong,雷鸣到底是以暴烈为主,失于变化,而风动则是以迅疾为主,狂猛虽有,但也稍显僵硬。

    而晏长澜这一回有所领悟后,雷霆越发暴烈不说,也生出更多变化,诡异无比;疾风则在更轻更快的同时,能重重蓄势,将变化推行到极高明的地步,举重若轻,快慢由心,轻重遂意。

    因此,晏长澜此刻同时施展狂猛之法,无论是拙雷剑还是澜风剑,都掀起极为猛烈的力量,那剑法劈斩下来时,几乎如同猛砸一样,接连不断,暴风滚滚,接连不断地要将那剑道傀儡摧毁。

    剑道傀儡再如何像人,也毕竟只是傀儡。

    他的那手剑法虽说极为精妙,来势也极是凶猛,但是晏长澜双剑接连砸过去后,整个人也好似一头暴龙一样,打出了无上的气势,生生地将那剑道傀儡给压制住了!

    同样类型的剑法,原本就是勇猛者胜。

    剑道傀儡未能做到先声夺人,晏长澜却是后发先至,而他如今的法力早就在领悟剑法时不知不觉间尽数恢复,如今倾泻出来,直斩得那剑道傀儡无法反击,又持续了有三十息时间,那剑道傀儡方才重新化为一根立柱,表明晏长澜是胜出了。

    此刻,那剑lin纹丝不动,这正是因着时间并未超过两刻之故。

    晏长澜松了口气。

    只是那剑lin陡然升起,却是并未与傀儡一般消失——

    如此可见,这一口金钟内的考验,并非只是这一次领悟而已。

    晏长澜见到,前方的高墙发生了变化。

    这时所见到的高墙与先前已并非是同一面,上面的剑痕也截然不同。

    此番高墙上所有的乃是三道剑痕,由浅至深,每一道都几乎将正面墙壁贯穿。

    而这三道剑痕上则是散发出某种意韵,似乎在吸引剑者探寻……

    那一道浑厚的嗓音再度响起:“撞金钟者,两个时辰之内观想剑壁,悟出三式剑招,并以此击败剑道傀儡。如若失败,受万剑穿身之苦!”

    时间减少一个时辰,剑痕也减少到只有三道,然而却是比先前更难了——因为晏长澜稍一体悟,便发觉那三道剑魂上的意韵很是晦涩,尽管属性zhong带着他所熟悉的风雷之感,可却很难理解。

    晏长澜深吸一口气,盘膝坐了下来。

    若是不想被万剑穿身,便要将这三式剑招领悟出来!

    紧接着,晏长澜的脑zhong一麻,似乎神魂都被剑痕所牵引,双目也登时迷茫起来。

    剑痕zhong的意韵太高明,已叫他沉浸其zhong……除非领悟,再不得出了。

    这三道剑痕,与雷霆无关,而是带着一种或轻灵或狂猛或迅疾的变动之感,每一式剑招,都应当与风有关。

    晏长澜潜意识里想着:如何为风?风为何形?若是能心有定论,当可领悟……

    此间无人,晏长澜又极专注,自不会有人发觉,那头顶的剑lin正在缓缓下降。

    与先前每一刻下降一丈不同,这一回是每时每刻都在降落,一点一点地将杀机延伸,使得哪怕晏长澜沉浸于极深的领悟之zhong,也浑身紧绷,脊背生寒。

    作者有话要说:  从明天开始日三千,因为我以前接的稿子快死线了,非赶不可啦……_(:3ゝ∠)_

    然后,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30 06:04:36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30 06:04:42

    维生素b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30 10:37:21

    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30 10:45:39

    信徒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30 18::13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30 :51:30

    月玉缇-攒钱等有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30 :51:36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