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端肃男子
    也是到了此时, 晏长澜方知为何一定要用定风丹了。

    有了定风丹的防御, 再那风刀片片剐来时, 他的血肉必然会因这些风刀而受到重伤,而在大风之内,伤口必然会连续撕裂, 要吞服无数丹药,也未必能够顺利痊愈。

    但如今却是不同。

    在绝品定风丹的作用下,那风刀落在身上被丹药的力量滑开大半, 留下来的攻杀之力便所剩不多, 而晏长澜的肉身本身也是极为强大, 余下力量落在他的肉身上, 只来得及划出几道白痕,就立时消失了,根本不能真正对他造成伤害。

    晏长澜心中微动,而后, 坚定不移地朝着风谷更深处行去。

    果不其然,一如他先前所想, 越是往里面走,那风力便越强, 落在身上的攻击也是越强,纵然是有定风丹的作用,可依旧对他的肉身是一种很强大的锤炼,每一下撞击,仿佛都让他的肉身被更夯实几分。

    晏长澜一边走, 也一边撞见了人。

    在路上,不少修士都盘膝而坐,在他们的周身都萦绕着重重大风,让人根本看不清里面之人的形貌,但却清晰地可以察觉到,那里有人正在修行。

    陡然间,晏长澜就明白了,这里面的修士借助此地的风力修炼,正是逐步找到自己承受的最大力量,然后定在那处,直至肉身被淬炼得更强,再来前行。

    在那一个个“风团”里,时不时便传出修士的闷哼声,甚至还有淡淡的血腥气,让人不必去看,便能知道内中之人修行艰苦。

    不过,这些人既然停在了晏长澜的前面,就是其肉身不及晏长澜强大之故。

    察觉到风谷是如何锤炼肉身后,晏长澜就脚步不停,奔着自己的极限而去。

    如今的风力并非是对他一点磨砺也无,但是这样的磨砺并不能让他肉身强大太多,也不能让他吃多少苦头。而强化肉身原本便是要极尽吃苦,苦头吃得不够多,肉身的强化便有限,那么挚友给他炼制那些定风丹的用处便不曾用到极限,便是浪费!

    晏长澜素来也是节俭之人,于是他神情沉静,一步一步,继续深入。

    风力越发地大了……

    从最开始只能划出几道白痕,到渐渐白痕越来越深,再到后面,他的肌肤表面开始泛起一缕血丝,又迅速在强大的自愈之力下合拢,再后来,就是血丝变成血痕,终于,每一次风刀剐来后,都能让他遍体鳞伤了。

    到此刻,晏长澜才停下了脚步。

    他缓缓吁气,在原地盘膝坐下来。

    就是此处了,安心修行。

    身上不断地传来丝丝疼痛,血沁出来,几乎迅速就被风卷走。

    在这个地方修行着实艰难,伤口当真愈合得极慢,但每逢愈合之后,晏长澜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强大一分,让他不由自主地继续沉浸在这样的修行之中。

    晏长澜的储物袋里,丹药也有不少,其中用于治愈的自是占了大部分。

    他用心修行,尽量都靠肉身自愈,若是实在是偶尔有突如其来难以抵挡的大风让他伤得来不及自愈,便吞服一粒疗伤丹药,加速愈合。

    如此再三,不知不觉间,一颗定风丹的药效便到了尽头。

    此刻,晏长澜正沉浸在修炼之中无法自拔,直至忽然感觉到身上一阵剧痛后,他才陡然反应过来,立时再度吞服一粒定风丹!

    吞服之后,药力再度将他包裹起来,晏长澜紧锁的眉头方才松开,而后就沉心定气,继续磨砺自己的肉身。

    不知不觉间,又忘却了时间变化,只知自己在一点点地变强……

    ·

    定风城外野山。

    叶殊在那山洞里融合本命法器,他先前融合了血煞铁、阴煞石、魂煞珠三种带煞之物,如今手头的带煞之物却又弄到了五种之多,总数就有八种了。不过,虽说他如今须得在筑基之前融合九种带煞之物,却并非是在炼气六层就能全数融合,只因雷劫乃是次次提升,他现下炼气六层,至多再融合三种,也约莫便到极限了。

    稍作思忖后,叶殊取出怨煞砂,开始融合。

    有道是“一回生二回熟”,没多久,叶殊就已然顺利将怨煞砂融合到细针之内,接下来,他用法力将劈来的天雷打散,而后用余下的散碎天雷稍稍淬体,而后调息完全,又取出凶煞草,进行再一次的融合。

    不多时,凶煞草也融合完成,叶殊照旧打散了雷劫,再恢复法力、调理自身。

    紧接着,就是第六样带煞之物,黑煞泥。

    依旧很是顺利。

    连续三次后,饶是叶殊法力精纯,他也有些受不住了。

    深深呼吸后,叶殊服用了一滴涅金蜂蜜,而后干脆布下一个阵法,在原地躺下大睡一场,来养足精神。

    这一睡就是两日,叶殊是被外面的动静吵醒的。

    那动静非是来自于妖兽,而是来自于人。

    “大哥,这里有一处山洞,可入其中歇息。”

    “确是如此,公子,咱们到此间去罢。”

    “不对,这里有阵法,洞中有人?”

    “什么人,只管将他驱走就是,公子可是——”

    “噤声!公子微服而出,不可泄露身份!”

    叶殊微微皱眉。

    外面那些人大肆言语,尽管明知此地有主,却依旧不加收敛。

    因此,那位被称为“大哥”“公子”之人,若非是背景雄厚,便是本身法力高深了。

    这般大声,怕是也有提醒他之意。

    对于此等事,叶殊虽有不快,却并不会因此恼怒。

    他站起身,抬手将阵法撤去。

    阵法消失后,山洞外便走进来一行人。

    有四五个,其中一人神态端肃,虽生得不是十分俊美,但也有些英朗,而其周身气息极为压抑,体内仿佛蕴含着什么可怕的力量,但这力量又被他收拢锁在丹田深处,以至于并未泄露出什么可怕的威压,也不会引起太多人的瞩目。

    叶殊的心里却是一凛。

    金丹!

    这荒郊野外竟来了一名金丹大能?!

    叶殊目光微沉。

    若是寻常炼气修士自然不会察觉,但叶殊身具灵识,且前世也达到金丹境界,自不会将自己的同类认错,哪怕对方再如何掩饰,他亦能感知到几分气机。

    但也是如此让他更觉奇怪,金丹修士一旦莅临,哪怕不及元婴,但也算是一方巨头,自然要引起无边重视,哪里需要在此地露宿?而对方既然来了,想必便是有什么缘故,而这个缘故,以他如今的境界,却是最好莫要掺和为妙。

    与金丹修士一同过来的另外四人,都是炼气修士,其中境界最高的炼器九层,境界最低的炼气六层。看其相貌,那炼气六层的与金丹修士面貌略有些许相似,应当便是先前称其为“大哥”之人了。

    叶殊神色平淡,在看到几人进来后,微微朝中间那人欠了欠身,便往洞外走去。其一番举动之意,便是将这山洞让与他们之意了。

    闯进来的一行见他如此反应,那名金丹倒是并未露出什么异色,而其余几人都是十分惊讶……这瞧着分明是个小少年,居然能如此冷静,被夺了洞穴也只是离去而已?

    但叶殊既然已这般姿态,那几人自也不好如何,只能眼睁睁看他离去了。

    而叶殊出了洞穴之后,几不可察地朝旁边的草丛做出个示意。

    那草丛里,一道黑光急速迸发,直冲到叶殊的袖子之内。

    正是凶面蛛蝎。

    原来就在那金丹大能一行逐步接近时,凶面蛛蝎已然敏锐察觉到自己并非对手,又知道自己不能轻易暴露身形,就立刻缩小到了极致,收敛气息,藏身在草丛之中。

    它这般精乖,也让叶殊心下微松。

    若是它先前不知躲藏而恰被金丹大能瞧见,那恐怕便只有丧命一途了。

    此时,叶殊便带着那凶面,大步离开。

    待叶殊走了以后,那一行人里就走出来三个去收拾山洞。

    炼气六层的青年诧异地开口:“大哥,方才那人,可真是够识相的。”

    端肃男子道:“此子行事果断,非是易与之辈,你若单独与他遇上,不可胡言乱语,与其交恶。否则,性命难保。”

    青年听着一愣:“怎会?我堂堂岳家嫡系,而那人瞧着不过是个散修,莫非还敢对我如何?何况我手中诸多护身法器,散修多是一穷二白,怕是不能威胁于我罢?”

    端肃男子目光落在地面上,说道:“你不曾见到此么?”

    他手指一点,正对着地面的一个不深的石坑上。

    这般石坑,在野山里的山洞中很是常见,毕竟这般山洞许多乃是妖兽所凿,坑坑洼洼也是常事,有什么可说?

    但青年对其兄长素来尊敬,听兄长这般说,也就仔细看去。

    这一看,青年一愣:“焦黑?”

    端肃男子道:“此为劫雷所致,离此时不过两三日。”

    青年顿时不敢怠慢了,兄长在结丹时曾遇上雷劫,自不会认错,但他还有些不服——先前那人分明与他一般无二的境界,何德何能竟可以引来雷劫?说不得乃是对方在雷劫之后寻到这山洞,方进入此处也未可知。

    他这般想了,因与兄长很是亲近,也干脆这般说了。

    端肃男子却道:“如若是你,可会入刚刚遭遇雷劫之山洞入宿?”

    青年默然。

    他定然不会。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别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0 05:24:53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0 05:42: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0 05:42:54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0 06:07: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0 06:07:48

    白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0 22:37:10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0 :51:52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0 :52:05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10 :52:22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