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重炼双剑
    ,!

    这是一双羽翼, 瞧着约莫只有巴掌大小, 晶莹剔透,在两翼上遍布如雾般的纹路,好似无数极为纤细的羽毛,极为惹人喜爱, 也叫人怜惜。其上方灵光闪动,而由那些纹路形成的禁制奇异极了,让人将目光落在上面后,就再也无法移开一样。

    无疑,它是一件极出色的法器,甚至可以想象它的强大。然而, 在看到这件法器时, 淳于秀原本应当爱不释手,此刻却是只看了一眼,眼里便又泛出了一丝酸涩。

    “他说……给我?”

    叶殊道:“是。”

    淳于秀用手捏紧了这件法器,张口讷讷,不能再言语。

    叶殊也没管他如今难言的情绪, 只是将这件羽翼法器的功用、炼材以及炼制此物自那岳千君口中得到的报酬等,都告知了淳于秀。

    淳于秀默然点头, 将羽翼好生收下:“它应是我本命法器。”

    在说完这一句后,他向两人告辞, 离去。

    淳于秀离开后,晏长澜摇摇头:“情深缘浅,可惜。”说到此处, 他忽而看向叶殊,露出犹豫之色来。

    叶殊道:“你有话可直说。”

    晏长澜顿了顿:“阿拙,男子与男子……”

    他还未说完,叶殊已知他未竟之意,回道:“世上讲究阴阳相配,然而并非阳仅为男子,阴仅为女子,此太过狭隘。只是到底还是男女相合更多,男子与男子结成道侣者甚少。”

    晏长澜心里有些欢喜:“阿拙之意,男子与男子之间,也可互相恋慕,彼此结合么。”

    叶殊道:“自然,古往今来,莫说男子与男子,便是女子与女子、人与妖魔……皆有。情之一道,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但若有自信,当随心所欲。”

    晏长澜点了点头:“便也是说,情爱之事,不关乎其他,只在自身而已。”

    叶殊颔首:“他们二人,不过是自行桎梏,日后如何,便看是否还有缘分了。”

    那两人也是奇异。

    叶殊原以为他们之间就此就该了断,但孰料岳千君太过端方,竟然仍旧秉承心中所想,将那件法器赠予淳于秀。而淳于秀在风谷历练之后,心中原该渐生平静,偏生得了此宝,而后却是陡然生出一念,要将此法器作为本命法器……

    如此一来,婚约虽断,却又生出牵扯。

    依叶殊看来,日后两人是否还能续缘,一看淳于秀能将这情意记下多少年月,二便是看那岳千君是否能只问其心,不问俗理。

    而这些便与他和晏长澜无关了。

    ·

    淳于秀和岳千君之事,到此也算是暂且打住了,晏长澜虽是唏嘘,但既然淳于秀已然有所决定,他也不会在此事上再多花心思,而是一心一意专注提升自身。

    叶殊在此处将该做的事做了,就干脆再炼制了一些绝品定风丹,交给晏长澜在风谷淬体。而淬体之外,为防暗伤,叶殊让晏长澜吞食不少涅金蜂蜜,又给他量身炮制出一些药浴,让他能够极快地变强。

    转眼间,已然是三个月过去。

    尽管大多时间都用在了淬体上,晏长澜还是率先突破到炼气七层,这些日子涅金蜂蜜几乎用光,定风丹也服食了许多,对灵石的消耗极大。

    在晏长澜突破后没几日,叶殊也突破了,他并不去风谷淬体,本身在灵根资质上虽比晏长澜逊色些,但打坐积蓄法力的时间更多,又同样吞服许多涅金蜂蜜、诸多资源,比之晏长澜的修炼来,居然也并未慢上几分。

    因此,两人如今的修为,是更进一步了。

    当然这进境仍旧是快了些,他们自然是要隐藏起来,不能轻易被人看穿。

    叶殊的混元珠,再次生出变化。

    十丈方圆的小岛依旧不曾生出变化,而岛上那凹陷之地则一如叶殊先前所想,扩展到了三丈方圆之大,让他能在其中安置更多物事。另有那混沌水,叶殊取出一滴后,也发觉与自己先前所想一般,品质更提升许多,对药材的栽培、灵矿等我的催化等,尽数都有更大的用处。

    但是让叶殊诧异的是,这小岛上竟生出一样其他变化。

    就在那黄竹之前,有方圆八尺左右的土地居然变得松软,其边界与其他之处明显不同,瞧着像是……一块田地?

    叶殊怔了怔,但旋即便不由自主地将神识送入其中。

    这仿佛,是他自然便知道的……

    待神识入了混元珠后,叶殊陡然觉得,那块田地能随他神识操控,似乎只要意念一动,那田地上便会自然生出反应来。

    心中一动,叶殊就当真动了念。

    果不其然,就在下一刻,那田地被分为十六块,每一块方圆二尺左右,不算太大,但若是每一块上栽种一种药材,则是绰绰有余。

    于是,叶殊就将几种他搜集了种子,且年份越是长久药效越佳的药材分别种在这十六块小田上,随即冲兑之前留下来的混沌水,泼洒上去,叫其瞬时发芽,并肉眼可见地生长起来。

    这方圆八尺的田地并无多少特别,只除却颇为肥沃以外,就只有在混元珠内、能随身携带这一个好处了。

    但这个好处于叶殊而言,也极有用——他如今栽种一些药材在洞府里,尽管那洞府暂且归他所有,可一旦有什么变化,必然会有损失。且他用那洞府,也不敢栽种太过珍贵的灵药,否则年份不够就要挪走,那岂非是白白浪费了珍贵的种子?甚至从前他颇为需求的一些媳药材,他也不敢栽种,只因以他如今底蕴,要谨慎对待少有的资源……

    如今,便已不同。

    叶殊目光微动。

    混元珠的好处,随着他修为进境,想必还有增加,日后如何使用此物,他皆要好生思忖才是……

    晏长澜的修为提升到炼气七层后,本身那雷属性的器胚,也被他培养得与自己越发相合,只是如今器胚还是器胚,他尚未筑基,大道未定,这本命法器也要等到那时,方可能生出真正的变化来,形成真正可用的法器。

    眼下他还不必太过着急,而他手里所用的,还是澜风与拙雷二剑。

    叶殊说道:“器胚之事,不必焦急,在你寻到风属性|器胚之前,我会为你将如今的双剑品质提升,任你使用。”

    晏长澜笑道:“阿拙之意,可是现下就要先炼制一番?”

    ……在结下那契约之后,晏长澜面对叶殊时,比从前更亲近些。

    并非是他从前不想亲近,也非是从前他心有芥蒂,而是总觉自己无以回报,自然相处起来便有些不够圆融了,而今晏长澜自觉确是交托了性命,心思与从前自有不同,也不会再多思了。

    叶殊微微点头:“你我涅金蜂蜜已然用尽,该回去了。在此之前,便先租用一间炼器房,用你之前所得雷属性天材地宝,与岳千君所给风属性炼材相结合,重炼风雷双剑。”他慢慢说来,“澜风拙雷虽还尚可,但当初炼材毕竟有些不足,你如今肉身变强至此,从前的双剑怕是也不足够合用,如今炼制一番,正是合适。”

    晏长澜笑着:“那便有劳阿拙。”

    他如今再说“有劳”却非是客气或者感谢,而是顽笑了。

    叶殊也不在意,只又点了点头。

    ·

    两人很快去租了炼器房。

    叶殊这回重炼澜风拙雷二剑,并非只是寻常的填入炼材而已,而是将原本剑中不够出众之物尽皆当作杂质驱除,随后把更好的两种属性的炼材加入里面,使其重归原本,又重新成型。

    自然,那上面原本镌刻的禁制,也消失了。

    之后晏长澜便发觉,叶殊这一回重炼乃是真正的重炼,那重新形成的长剑上,居然慢慢形成了新的纹路——这是自然生成的禁制!

    而在这禁制里面,就有自生的神通。

    叶殊如今是炼气七层,炼制这等法器已然不同于炼气六层时那般吃力,还要损害自身。待他炼制完一把之后,歇息一阵将法力补回,就可以直接炼制下一把,很是顺畅了。

    于是,新成型的澜风拙雷二剑,比之从前便不知出色了多少倍去。

    晏长澜先将拙雷剑取来,在手里一个掂量。

    重剑拙雷,重达……一千三百斤。

    纵然是现下的晏长澜,舞动起来也有些困难,不过若是待他修炼到境界更高后,这剑想必也不必再增加斤两了。

    上面的禁制既然是自然生成,便不再是爆碎禁制,而是内蕴惊雷,若是晏长澜一剑刺出,禁制激发后,就有暴烈的雷电同时迸发,将敌人炸成灰灰!

    晏长澜心里十分喜爱。

    旋即,他来试澜风剑。

    澜风剑自是不如拙雷剑沉重的,风者以快为主,因此,澜风剑反而比之从前更轻了,但是当晏长澜用力气将其划出后,剑风过处仿佛要生出气爆,而剑身却因太快,几乎瞧不见它究竟在何处,若隐若现,神出鬼没,几近恐怖。

    此剑上也有一道神通,却并非是让剑更快,而是有不逊色于雷电的暴风,若是有人遇上澜风剑,只以为此剑是因太快而防不胜防,便会发觉在被刺中的刹那,不仅血流如注,整个人都会在风暴里尸骨无存!

    而澜风拙雷一同出剑……

    那么暴风与惊雷结合,自然就会形成极其可怖的雷暴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朝雾夕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00:05:21

    别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02:38:22

    西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03:48:18

    别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05:14:41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05:21:23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05:21:33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06:12:14

    南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07:24:28

    織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08:55:04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10:47:59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10:50:27

    取次花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12:09:20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5:17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5:27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5:39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5: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5:46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5:50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5:54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5:58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6:04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6:08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6:13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6:14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7:26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7:29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7:32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7:32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37:37

    我只是颗植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0:41:23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3:05:45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3:06:46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1 23:06:5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