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下属们
    ,!

    除此以外, 即便是寻常的出剑攻击, 风雷两种力量也会在剑中流窜, 提升每一道攻击的力量, 而使用的法力却并未增加太多。

    试过了之后, 晏长澜小心将这两把法剑收好:“阿拙,如今的澜风拙雷, 用起来都颇为顺手,辛苦你了。”

    叶殊说道:“日后若是再遇上更好的风雷属性天材地宝,皆要留下,待我挑过之后,或用以提升澜风拙雷, 或用于培育雷属性|器胚,都极有用。”

    晏长澜应道:“是, 阿拙放心。”

    叶殊微微点头。

    炼器结束之后,叶殊和晏长澜再去了一趟云乐商行。

    涅金蜂蜜用尽了, 后面陆陆续续炼制出来的绝品定风丹却还有一些,存下来的品相不足的更是不少。因此在离开前, 他们就仍旧将这些定风丹寻个可靠的商行处理。

    商行里, 谢云和依旧在看账。

    在见到两人后,他微微有些吃惊。

    但谢云和也并未露出什么异样, 更不会提起岳家兄弟二人。

    左右如今看来也没什么事, 岳家兄弟与这两人之间,交往时想必也没什么异样。

    很快叶殊交易了丹药,换取了不少灵石。

    绝品的定风丹, 因着谢云和看出比之寻常绝品更好,故而给的不止五十枚灵币,比之寻常商行都要厚道不少。

    叶殊对谢云和点一点头,就此离开。

    晏长澜紧随其后。

    两人在定风城外一个唿哨,那高空中,比翼鸟从天而降。

    叶殊头顶的小蝎子自然爬下,开始自行在崇山峻岭之间赶路,叶殊则和晏长澜跃上比翼鸟的脊背,而后比翼鸟双翼一展,眨眼之间,他们就消失在天际了。

    ·

    回去的路上并未遇上什么意外,两人很快抵达了宣明府府城。

    在抵达之后,晏长澜去天剑宗拜见他的师尊,叶殊则回到洞府里,来到那养蜂之地。

    离开数月,这蜂巢之内,蜂蜜甜香扑鼻,远远都能嗅到。

    因着蜂蜜不曾收割,也无人限制,不仅如今蜂巢都满了,那蜂皇还酿造出不少蜂皇浆,在里面装了好些个格子。

    叶殊见状,直接将蜂子驱走,自己则是将巢内大多蜂蜜以及大半蜂皇浆全数采集,收好。

    当然,他弄走了这些好物,对涅金蜂群也不吝啬,当即就将混沌水取出几滴,用水冲兑了,喷洒到那蜂巢之内。

    下一刻,蜂子们呼啸而入,将那些混沌水分吃干净,而这些涅金蜂的身上,气息亦是强盛了许多。不过叶殊仍旧限制他们,不允蜂皇如今产卵——产卵消耗太大,在如今炼气期里,是根本不必再扩大这涅金蜂的族群了的。

    分食之后,蜂子们便有序地趴在蜂巢里歇息。

    叶殊也未停下,而是又取了一些混沌水冲兑,而后对着那一片灵花浇灌起来。

    原本的灵花顿时凋落,而后迅速打苞重开,重开后的灵花越发饱满绚烂,散发出来的香气极为诱人,让人忍不住深吸。

    待蜂子们歇息完了,再见到这些灵花,自都是迫不及待前去采撷,没多久,蜂巢里面的蜂蜜又多出浅浅一层,其色泽比起先前所见,也要更清亮一些……

    叶殊见状,并未多加理会,转而又给栽种的一些灵草灵药浇灌混沌水。

    全数做完了,他才走出这房间,将门掩上。

    之后,自然就还是修炼了。

    修行乃是寂寞事,不论什么时候,总是要勤恳修持,不能怠慢……

    ·

    “怎样?今日可换到了灵币?”在一间石屋内,两名衣衫寻常的女子迎上来,语气里带着些急切,“可打听到两位公子的消息?”

    走进屋里的大汉也是衣衫破落,他共有三四同伴,也一同进来,瞧着都有些狼狈,口中说道:“我几个采石时还算利落,倒分得了一些灵币,勉强能支撑几日。”

    这些修士的境界,都在炼气六层,总有四男二女,彼此之间的交情似乎不错。

    说了这几句后,其中一名清秀面貌的女子说道:“公子留下来的灵币我等不可动用,但如今支撑敏姐姐炼丹,也所剩不多。若是还不能寻到公子,怕是之后就要断了药材。”

    一名身形瘦削的男修说道:“药材不能断,炼丹师若要有所成就,都是多次练手而来,一旦断了,恐怕过些时日再来,就要从头熟悉了。”

    其余几人,也皆觉得所言有理。

    在这石屋的里头,还有一个小隔间,里面的地方不太大,总共只能容得下一个丹炉与一个蒲团,再最多就只能有几个落脚之地了。

    如今隔间中丹炉有、蒲团有,蒲团上面,也有一名女修在认真炼丹,十分仔细,如今心神一动,起盖收丹。

    收了丹后,那女子吁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出石屋。

    她身形婀娜,一双眼眸中仿若含着春光和水,十分温柔,而她的容貌却极为丑陋,似乎是曾经受过什么重伤,让她面目全非。

    见到女子后,外面几人将话停了,都走过来:“敏丹师。”

    女子无奈地笑笑:“我还差得远。”说话间,她将手里的丹药递过去,“此为我刚刚炼制而成的,品质寻常,你们分了罢。”

    几人自然都是接过来,连忙谢过。

    如今他们都贫苦得很,要想用灵币去买资源并不容易,好在这女子有些炼丹的本事,虽不算太强,但好歹可以成丹,也能让他们不至于修为停滞不前。

    也正是因这个缘故,他们深知一名炼丹师的重要,宁可自己再辛苦些,也不愿断了这女子的丹术磨砺。

    分完丹药后,众人入座。

    那女丹师问道:“公子的消息如何了?”

    另几人面面相觑,旋即各自开口:

    “早先我等打听到,确有一名少年因撞金钟而拜入天剑宗,还成为了惊天剑主的亲传弟子十分出众。据闻少年是姓晏不假,只是他到底是不是晏公子,便不能确定。”

    “是晏公子的可能不小,那惊天剑主乃是雷属性剑修,而晏公子乃是风雷属性,也爱习剑,撞金钟那时,依照推算……与两位公子来此的时间应是差不离。”

    “就算那人是晏公子,但是公子的消息却是打探不出。”

    “公子长于隐匿,打探不出也是理所当然。”

    说了几句后,他们又忧心忡忡:

    “晏公子那处除非在街上偶遇,否则必然是没法子的,毕竟天剑宗乃是顶级宗门,非同一般,寻常人莫说是进入其中,便是想到宗门前盘桓一阵也要被人驱逐。”

    “天剑宗弟子也非是寻常弟子,若是想要请人代为传讯,也并无可能……”

    “那,我等还是去寻公子?”

    “公子长于炼器,新来的炼器师或许能是公子?”

    “这也未必,我等曾打听过,在这府城里,炼器师无数,公子毕竟有修为限制,如今只能镌刻禁制,要想在此处出头,并不容易。”

    因此,一时间似乎又陷入了僵局。

    再过片刻,有人小心提出:“公子素来有手段,与其纠结于炼器之上,我等不如想法子打听打听近来在府城里出现的特殊之事?其中未必无有公子的手笔。”

    但也有人心怀忧虑:“但公子虽手段非凡,毕竟还是有修为限制……”

    而最后,还是那女丹师一锤定音:“不论如何,打探了再说。”

    众人想了想,也正是这个道理。

    ——无疑,这些修士正是千里迢迢赶过来的那些仆从等人。

    也不知他们是何时过来,不过来到此处后,他们过得却很是拮据。

    在府城里生存,对于炼气六层的修士而言,着实并不容易……

    ·

    晏长澜拜见过风凌奚后,又去了雷池。

    在风谷里炼体用处绝佳,他如今不仅可以在雷池边缘炼体,还能去往更深处,修炼了积攒下来的时辰后,他感受到体内的暗伤,就干脆下山,去找叶殊了。

    对于晏长澜并不时常在惊天剑峰之事,风凌奚自然是知道的,但知道归知道,他这位师尊对晏长澜修行上很是严厉,可对于他寻常如何修行,却较为放任——只因他自己修行也非是按部就班,知晓若是要让修士有真正的本事,到底还是遵循内心,自行修行体悟最好。

    因风凌奚这般做派,让晏长澜对他也更敬重。

    不过再如何敬重,哪怕风凌奚与淳于有风交情极好,他也不曾将淳于秀之事告知风凌奚。

    但他在下山之后却稍微打听过,得知岳家与淳于家的亲事取消,而这取消的缘由,乃是那名许嫁岳家的女子身殒……之后,晏长澜又听闻两家还有联姻打算,但是这一次,那岳家的男子却言未婚妻子身殒极为伤痛,拒绝了由自己联姻,后来联姻之事仍是成了,但定亲的双方便是淳于家的另外一名女子,与岳家的另外一名嫡系子弟。

    打听到这消息后,晏长澜不由有些担忧。

    前一位联姻的女子……陨落了?

    那位联姻的“女子”,自然就是淳于秀,只是这究竟是岳千君解除毁约而不伤两家颜面之法,还是,淳于秀当真出了什么事?

    晏长澜自己倒是觉得应是前者,可毕竟淳于秀乃是他的师弟,消息并未确信前,他免不了还是有些忐忑。

    只是此事要再打听,却是不好打听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横山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00:20:

    月に叢雲花に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00:29:38

    火非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03:56:04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05:17:42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05:17:51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07:03:50

    oliv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07:23:19

    作者夸我污污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10:07:07

    作者夸我污污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10:07:13

    作者夸我污污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10:07:17

    泡泡·dea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13:27:17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0:08:25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0:09:29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0:09:35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0:09:41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0:09:45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0:09:52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0:09:56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0:10:02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0:10:11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0:10:37

    月月70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2:02:02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3:07:04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3:07:38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3:08:14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3:13:2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