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栽培
    ,!

    叶殊正在洞府里打坐修炼时,突然有纸鹤自洞府外飞来, 很快落在了他的面前。

    听完纸鹤传音后, 他微微拂手,撤去了洞府的防御, 让守在洞外之人走进来。

    进来的,正是那被晏长澜吩咐了去办事的艾久等人。

    当初晏长澜将他们分为两组, 正是鲁松与田秀芯同艾久一处,齐壮与余静华同胡元一处, 其中又以胡元、艾久为首。

    如今他们过来,想必是售卖法器有了结果?

    叶殊抬手叫他们入座。

    几人便都坐了下来,对叶殊的态度很是恭敬。

    叶殊开口:“你等有何事?”

    艾久和胡元对视一眼, 互相谦让。

    还是胡元先说道:“禀公子, 我等已然将法器尽数售卖了。”

    艾久也说:“如今将卖来的灵石灵币送来。”

    叶殊微微颔首:“说罢。”

    胡元和艾久便都取出了一个储物袋。

    艾久说道:“总有法器十二件,属下与胡元各分得六件, 其中各有一把刀、一把剑、一杆枪、一个镯子。另外属下有一方帕子、一支头钗,胡元有一条长鞭、一件短戟。”

    胡元在一旁点头。

    然后, 就是报账了。

    艾久说得很快:“属下的法器尽数卖完了,因着公子你技艺高明,每一件法器里的神通都颇有妙用, 便很是好卖,价位也高。属下这里的刀、剑、枪皆被同一人所买,每一件价位在二十二下品灵石。镯子、头钗与帕子因着色泽相近,样式也颇为素雅,便卖于一名女修, 总用了七十下品灵石,故而属下这里,共卖出了一百三十六下品灵石。”

    胡元也紧跟着说自己的:“属下的刀枪剑三样分别卖给了不同的修士,其中刀和剑都在二十三块下品灵石,短戟卖出二十五块下品灵石,长|枪二十四块,镯子二十块,长鞭二十七块,总一百四十二块下品灵石。”

    这般一算,自然是胡元胜出了。

    其中虽说短戟和长鞭因着比刀剑等物少见,价位往往要高一些,可发钗帕子等女修爱用之物价位也不低,故而算得上是公平的。

    艾久略输一筹,微微不好意思。

    不过胡元倒也没什么太意得志满的神色。

    叶殊听两人报出的价位,稍一估算,也算满意。

    只要法器中蕴含了神通,便是自然形成的禁制,其价位比之镌刻禁制要高上很多倍。同时,下品法器是炼气期修士皆可以使用的,因此哪怕是自然形成禁制,法器的品质也有很大的区别,譬如其炼材,譬如其神通的威能,譬如其是否能长时间承受炼气高阶修士的法力灌输……这每一样不同,都会造成下品法器的价位不同。

    也是这个缘故,所以下品法器的价位浮动可以在数十枚灵币到数十倍下品灵石之间。

    叶殊炼制的这十几样法器,用上的炼材多是晏长澜狩猎回来的——他自然不曾将里面最好的那些用上,但是用的也都不差,生成的禁制贴合材质本身,威能也并不俗,也能长时间承受炼气高阶修士的法力灌输——至少十年。

    如此一来,其售卖的大致价位,该在二十到二十五块下品灵石之间。

    艾久与胡元不论卖出什么价位,总归没有一样在二十块灵石之下,那么自然是手段不错的。

    叶殊就将两个储物袋招来,取出了里面的下品灵石,而后他手掌微动,胡元的面前就出现了十五块下品灵石,而艾久那边则是十四块。

    他说道:“一成归你们了。”

    胡元和艾久皆是欢喜无尽,禁不住都面带喜色,齐声对叶殊说道:“多谢公子厚赐!”

    每组十多块下品灵石,那就是一千多灵币——他们从前哪有这样多属于自己的灵币?即便这些灵币他们还要再分一分,每人也有好几百了,足以支撑他们很长一段时间的修行,而这仅仅只是他们帮着售卖了一次法器而已。

    余静华等人当然也很喜悦。

    他们先前那般奔波劳碌,所赚取的不过是区区二三十灵币而已,还险些被逼迫到绝处,可是如今却大不相同了。

    霎时他们也更明白,这便是跟随公子的好处了——实则他们当初自卖自身时,何尝不是心中有如此的盼望?否则,天下间的修士,若不为修行,哪里会愿意做人的仆役!

    如今看来,他们的选择不错。

    公子厚道,而只要他们能努力跟上,日后应当还有说不尽的好处。

    然而也是在这时,众人的心里又有了几分紧张。

    ——公子他们的进境太快了!

    早年几人还比叶殊与晏长澜的修为高上几重,还能担得上护持与震慑的用处,可如今在府城里,不仅他们这般境界的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随手可抓,只说晏长澜成了顶级宗门的弟子,只怕是挥挥手就有无数人来投奔了。而他们日后若是修为跟不上,想为叶殊与晏长澜办事都做不到,若只是打杂跑腿,又哪里一定得他们来做?

    自然,众人便更想着要尽快将修为提升上去,以免日后被人抛弃了,也无话可说。

    叶殊并不知他们想了这些,而是对他们在炼器上做了些点拨便罢。

    再对于王敏,叶殊略思忖,同她说道:“你如今炼制出来的下品凝露丹,若有路子,大可自己去卖,所得灵币尽可自用,若是无所余,欠缺的灵草可问胡元、艾久二人,报账于我。”

    王敏知道这是叶殊栽培之意,满心感激:“多谢叶公子。”

    叶殊又对艾久等人说道:“你们将禁制镌刻纯熟了,可试着镌刻于器胚上,若是能炼制出法器来,也可自行去卖了,所得尽可自用。”

    艾久等人闻言,心里都是一动。

    他们的确学了很久的镌刻,究竟能做得如何并不知晓,可这终归也是一条路子。

    叶殊旋即一指洞府角落:“那处有些炼制法器的杂碎之物,乃是我炼器所余,于我炼器无用,但若是你们拿去多多揣摩,或有用处。”

    众人就看向那洞府的一角。

    只见那处当真是堆积着不少细碎之物,虽说瞧着像是废弃了的,可是上面所蕴含的妖气却很是浓郁,显然是从数百年的妖兽身上所得,乃是他们平日里根本无法上手之物。眼下便是它们无法用来炼制,可是多多接触一番,对他们自己也是大有好处的。

    一时间,众人对叶殊更尊敬感激了些。

    而后他们就迅速过去,将那些东西大致平分,一人取走一份。

    接下来,叶殊就让他们退去。

    众人也都是迫不及待,想要进行各自的尝试了。

    至于售卖……

    他们自不敢奢望如万珍园一般的所在,可是他们当初在府城里混过一段时日,小人物的渠道,他们却有不少……他们所出的东西,在那些渠道上,应当是不愁卖的。

    ·

    封号弟子之间的切磋并不多,好些封号弟子在挑战了首席弟子后,都被他们打下来了,但也有一些封号弟子顺利击败了十大首席弟子中的一人,取代了他们的位子。

    由此可见,但凡是封号弟子便无简单的人物,若是首席弟子一个不慎,就很容易被其他封号弟子挑下马来,从此失去自己峰头的荣誉,直至下一次的挑战机会到来,而这样的机会,大多是在大比时,再就是其他偶尔的特殊情形了。

    若真只是靠大比……

    那么,恐怕得三十年后了,被挑下来的首席弟子,也要有三十年光景背负重压的。

    每一位首席弟子都不敢懈怠,极力鞭策自己前行。

    如今被挑下来的那些也非是自己不尽力,而是那将他挑下之人比他更为尽力而已。

    不过,也有几人是始终从容的。

    譬如利逍就是其中一个,他被人挑战不下于五次,却无一次落败,并且他更是所有首席弟子之中被挑战最多的一个,足见他的名声之盛。

    若是在其他地方,或许还不会有太多人挑战他,毕竟他的威势赫赫,可是在剑修的门派却是不同,不少剑修都极顽固,喜欢迎难而上,利逍越是难对付,就越是有人想来向他请教,不论是印证自身的剑法,还是领教对方的本事,都是一件快事!

    等这些挑战尽数看完,晏长澜发觉自己的留影石也有些发烫了。

    他顿时知道不能再继续下去,否则留影石必然会毁损……

    晏长澜小心收好留影石,端坐在风凌奚身旁,不动如山。

    此刻,大比正式结束,主持这大比的长老们便公布大比的名次、赏赐等等——当然,这一切也都与晏长澜无关的。

    直至大比上众多剑修尽皆散去,风凌奚才起身说道:“长澜,是小比之时了。”

    晏长澜肃容:“是,师尊。”

    风凌奚一笑:“长澜可有把握?”

    晏长澜又道:“弟子当竭尽全力。”

    风凌奚点点头,旋即将晏长澜一卷,已然带着他踩上了一把飞剑。

    晏长澜一怔。

    如今……不乘云了?

    旋即,晏长澜便听见不少石台上有人发出朗笑声,旋即有人脚踏剑光冲天而起,无数剑气飞散,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而去。

    “走走走!”

    “若是落得慢了,便要多出一份才是!”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火炎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5 00:36:43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5 02:49:05

    别亦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5 04:21:47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5 07:58:33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5 23:0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5 23:08:0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