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化石皮
    ,!

    晏长澜沿着自己平日里常走的路探寻, 找叶殊留下来的蛛丝马迹。

    对于叶殊常用的手段他是十分了解的,知道他最擅长的是用灵符与阵法攻击, 而阵法也还罢了,但若是灵符使将出来, 只要时间过得不是太久,往往还是能察觉到一丝什么, 且因着叶殊所用的灵符与常人不同, 威能更大, 一旦使出,周遭的草木土地上也难免会留下一些痕迹的。

    晏长澜有心, 果然没过多久, 就察觉到了一点。

    接下来, 他极快地顺着这些痕迹而行, 发觉哪个瞧着时间早些的便放弃, 时间晚些的就跟上, 不知不觉间, 也走到林子里较深之处了。

    途中难免也遇上一些妖兽,但晏长澜毕竟不是为了狩猎而来,也不浪费时间,只管迅速掠过,继续沿着痕迹寻找不提。

    大约过了有半个时辰左右, 灵符的痕迹越来越浓,突然在某处断了,但在这些地方, 却隐约有些熟悉的法力气息——若非是他与这法力气息常年相处,几乎是刻在了心里,恐怕他也是无法发现的。可现下,他面色一喜,旋即眉头微皱,极快朝着那痕迹之处而去。

    ……这些气息萦绕之地,似乎草木有些凌乱,而且仔细分辨才能察觉,气息原来还是有些杂乱的……不好!晏长澜身法更快了。如此情景,是有人要对他挚友不利!

    思及此处,晏长澜更无拖延之意,顿时飞驰过去,犹若一道残影。

    不多时,心中的预感越发浓烈,晏长澜行得越来越快,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影像,但与此同时他更见到,那被他一直十分珍惜的挚友,竟被几个散修围住,甚至连阵法都不曾布下!若非是有什么特殊缘故,挚友是不会与人正面相碰的……

    晏长澜当即拔出拙雷剑,径直斩了出去!

    只是寻常的剑招,但是内中混杂雷霆力量,瞬时便让草木焦枯,那剑光的余威,正好将那几个缠住叶殊的散修逼退。

    与此同时,草丛里轻微的簌簌声,不过只有铜钱大的凶面蛛蝎极快爬到了那名炼气巅峰的修士近前,趁着他全心俱在刚来的晏长澜身上时,猛然一口咬住了他的小腿!

    待炼气巅峰的修士心里陡然生出不好的预感,想要躲闪时,一切已然来不及了,他只觉得小腿处生出一股剧痛,几乎在同一刻,他的法力运转便变得艰涩起来,似乎很快便要停滞下来。

    晏长澜身形闪动,顿时如同穿越了空间,一瞬出现在了叶殊的身侧。

    他也不问发生了何事,只道一声:“阿拙,我替你杀了他们。”

    叶殊目光微柔:“去罢。”

    晏长澜当即出现在余下的两名散修身前。

    这两名散修一个炼气七层、一个炼气八层,在晏长澜到来刹那,已然察觉到他的危险之处,顿时忍着肉疼,把从前弄到的保命之物拍在身上。

    同一瞬,他们的身上出现了透明的罩子,将他们护持起来,可惜晏长澜的拙雷剑绝非寻常,这两个防御的罩子不过是几名散修寻途径弄来的上好灵符,可惜在拙雷剑的锋锐之下,不过两三次已然被劈开,接着晏长澜数招之下,就如同砍瓜切菜,把他们杀了个干净。

    剑修的攻杀之能,在同境界之间原本便是极强的,虽说晏长澜尚非是真正剑修,但他的剑杀伤无算,哪怕遇上这几个杀人如麻的散修,也能轻易将他们除去。

    炼气七层、八层的两名散修被晏长澜杀死后,那炼气巅峰的为首之人的毒也发了,他连续塞了好几颗解毒丹入口都毫无用处,又见自己的兄弟死了大半,后来,终于在看到晏长澜随意一剑杀死躲在一旁的小六之后,不甘心地倒地而亡。

    晏长澜却还未完。

    先前叶殊重伤的那人还有微弱的呼吸,所谓斩草除根,他自不会将其留下,而是在察觉还有人未死后,便立即一剑将他捅了。

    到此刻,围杀叶殊的足足六人,已是一个不剩了。

    晏长澜才走到叶殊面前,朝他笑道:“阿拙,我回来了。”

    叶殊看向晏长澜,淡淡赞道:“剑法又有精进了。”

    晏长澜道:“看过那大比、参加了小比,我确是有所领悟。待回去后再说与阿拙你听。”说到此处,他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小比我得了魁首,得了十个匣子,里头都是些天材地宝之类,我都给你留着,回去给你……还有小比后,有个小集市,诸多亲传弟子拿了些东西出来交换,我也换了些古怪的,都给你认一认,无用便扔了,若是有用你也拿去……”

    叶殊听着晏长澜的话,点点头,与他一起往密林外走去。

    晏长澜没问那些散修为何要围攻叶殊,叶殊也无解释之意——这般景象着实太多了,归根到底,也只是抢夺资源而已。

    不必多提。

    凶面蛛蝎无声无息地钻进密林里。

    它眼下也不必时时刻刻跟在叶殊身边了,若无召唤,时常都在这密林里自给自足。如今它留下来,却是有一桩任务。

    这些散修的尸身落在此处,若是有妖兽过来吃了便罢,若是一直留在此处也罢了,可若是有什么瞧着与这些散修相熟之人过来,凶面蛛蝎便得找个机会,一一都给毒死了……以绝后患。

    ·

    回到洞府里,晏长澜果然就将自己得到的东西都送给了叶殊。

    叶殊见了便都存在了混元珠里,而那些稀奇古怪的物事之中,他却是挑出了一块奇怪的石头,仔细打量起来。

    晏长澜看了一眼,解说道:“此物乃是我自方英晓师兄手里买来,也不知具体是什么来历。阿拙,里头有什么不对之处么?”

    叶殊看了半晌,先不曾开口,后来则主动开始炼制药液,同时说道:“长澜,给我弄一只石碗来,约莫巴掌大即可。”

    晏长澜二话不说,直接就走出去,不多时抱了块石头进来,抽出一把匕首,快速地剖起这石头来。大约盏茶时间后,在他手下便出现一只石碗,果然是只有巴掌大,却内外俱很光洁,可见他这做石碗的手艺也不错。

    叶殊也将药液炼制得差不离,如今就用石碗将药液盛了——大约是刚刚半碗的模样,并在晏长澜的注视之下,把方才的那块奇怪石头放了进去。

    下一刻,石头表面的那层石皮便发出滋滋的声响,并肉眼可见地融化,很快就尽数地褪去了外壳,隐约显出了里面青色的光泽。

    晏长澜有些惊讶:“这里头有东西?是什么?”

    叶殊取来一根长些的石条,用来将那物拨弄了一下:“看过便知。”

    晏长澜又有些奇怪:“阿拙,你这药液既是能腐去石皮的,为何却要用石碗盛放,用石条来拨弄翻动?”

    那石条在翻动内中之物时,也是很快便也被腐去了,同样发出了滋滋的响声。

    如此可见,这药液对石质之物皆是可腐去的。

    叶殊眼见那物暴露得越来越多,才慢慢说道:“此物用石皮包裹,却仍旧存在,是因着石质对其无损,我若用其他之物,一旦它彻底露出,恐怕会遇之则伤,不若便用石碗石条了。我这药液须得数息时间方可反应,待石皮入内,正是合适。”

    晏长澜开口:“若是漏……”

    这话还未说完,便住了口。

    只因晏长澜发觉,随着那物外的石皮越来越少,石碗里的药液也越来越少,待石皮彻底腐去,药液想必也没了……药液刚入其中时,还未及反应,并不会伤及石碗,而石皮入内,便只在石皮上使力,最终消失,也不会将石碗腐出孔洞来。

    晏长澜不由改口赞道:“这药液着实不俗,阿拙对于此物的把握也极妙。”

    叶殊唇边微微带起一点弯,一闪而没。

    这时候,药液终是尽数用尽,而那石皮也都被除尽了。

    石碗里头那物,便直接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此为一束大约手持长的须子,青碧色,灵气饱满,嗅一嗅,有扑鼻清香。

    这清香虽说并不十分浓烈,但是沁人心脾,似乎能让人体内的法力都有微微涌动之感。

    晏长澜惊讶道:“阿拙,这是……一种参?”

    叶殊微微点头:“养元参。”

    晏长澜思索半晌:“养元参……可是养体内元气的?”

    叶殊道:“单独吃它,可加快凝聚法力,但若是用以炼丹,却是玉金丹的主药之一。”

    晏长澜陡然一惊:“玉金丹?可相助筑基修士结丹的那丹药?”

    叶殊颔首:“正是此丹。我手中有玉金丹方,但玉金丹炼制不易,纵然可以想法子弄到主药,也难以一次炼成……其中养元参很是少见,如今这石皮里包着须子,此物附近想必能寻到养元参的踪迹。如今你我最好去找一找,将此物弄到手中。”

    晏长澜吁口气,心里有些欢喜:“养元参既是难得,如今遇上了,当然不能放过。不过这须子是我自方师兄手里得来,若要知晓在何处见到此物,就还是要去问一问方师兄的。”

    叶殊道:“你且去打探,如若方道友不肯说出,将此事告知他亦可。”

    晏长澜自也应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3 01:22:15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3 05:25:54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3 05:26:06

    作者夸我污污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3 09:22:10

    猫猫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3 11:57:0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3 22:13:16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3 22:13:28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3 22:13:3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