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同行
    ,!

    对于如今的晏长澜而言, 进境金丹乃是必须达成之事, 而金丹境界虽是还较为遥远,可是既然有了打算, 就要早做准备才是。

    因此, 晏长澜与叶殊论道过后, 便回去宗门里,想法子找那位方英晓师兄了。

    宗门之内,亲传弟子之间彼此传讯还是不难的, 晏长澜传讯之后, 不多时就收到了方英晓的回音,允了他上门拜访。

    晏长澜也不迟疑, 就果断地前往方英晓的居处。

    方英晓是一名长老的亲传弟子,不过这名长老并非只收了一个亲传, 故而所有亲传的居处, 都是在那长老所在峰头的半山腰而已。

    找到那处后,晏长澜在外等了等。

    很快,方英晓出门相迎, 笑着说道:“晏师弟,今日怎么想起我来了?”

    晏长澜也回了个笑容:“还请方师兄莫要嫌我打扰, 此番过来,是有一事相询。”

    方英晓一边带着他走进洞府,一边好奇:“不知是什么事?”

    晏长澜跟了进去,回答道:“是有关之前小集市里……”

    两人入洞府之后,相对坐在一张石桌的两边。

    晏长澜道:“……方师兄与我交换的那些物事里, 那块有些奇异的石头……不知是方师兄从何处得来?”

    方英晓这些年历练中得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少,如今是仔细想了想,才回忆起那块奇异的石头,究竟是何等奇异。

    然后,他不由问道:“那物……似乎是在个半废弃的遗迹里碰到的,因着敲撞进我手里来 ,我觉着或者与我有缘,才收了起来。晏师弟问此物来历作甚?”

    晏长澜略思忖,想起当时叶殊所言,也就直接说道:“我那挚友用法子将石块外面的石皮除去,便见到里头有一簇须子。阿拙说这须子乃是养元参所有,而养元参又是炼制玉金丹的主药之一……我等日后要想确保结丹成功,这玉金丹总是准备一粒为好,因此,现下有养元参的消息了,就想去查探一番。”

    方英晓没料到晏长澜如此直率,居然将这样媳的消息径直告诉了他,顿时有些心绪复杂,不由说道:“晏师弟,你说出这消息,你那挚友可知否?”

    晏长澜道:“阿拙知道。正是阿拙所言,若是方师兄问起,直言相告即可。”

    方英晓更是无言,不觉在心里对这晏师弟与其挚友生出了几分担忧来。

    修士修行乃是逆天而行,若是知道了什么资源,定然是要自己弄到手的,哪里像是这两人,竟然这般坦率告知于他?这岂非是说,要让他也分一杯羹么?纵然是询问那物所在,也大可以遮掩过去,他不想与晏师弟交恶,也不会寻根究底的……

    然而方英晓哪里知道,养元参虽好,可叶殊有那混元珠在手,内有混沌水,只要能得到种子或是幼株,皆可以培养出来,要多少便能有多少,并不怕他与其分润。反而若是不说,他倒是无碍,但晏长澜却难免会有些记挂,哪怕只有一丝,也对来日的心境不利,不如不贪。

    方英晓心下是断定了这两人有些太过良善,但养元参之重要他深知,也不愿放弃这机会。只想着,不如他干脆与两人一起去找,若是找到了,自己少分点就是,且一路上也多照顾两人,以免他们独自出行,反而被他人给哄骗了。

    想定后,他就说道:“你二人何时去找,我来为你二人带路罢。”

    晏长澜则道:“如此再好不过,有劳方师兄了。”之后补充,“我与阿拙,是想要两日后便一同过去的。”

    方英晓记下来道:“两日后,约个时辰地方相见。”

    晏长澜道:“就在万珍园前,午时即可。”

    方英晓应了:“那便定了。”

    晏长澜道:“是。”

    接下来,两人不曾过多叙话,晏长澜很快就告辞了。

    后面的两日里,他们就要各自做些准备去。

    ·

    晏长澜跟着叶殊修炼了两日,叶殊则炼制了一些灵符、丹药,补足自己先前所消耗的。而且因着这回是去一处废弃遗迹,谁也不知在那处是否会有什么隐藏的机关,所以一些粗浅的防御法器也要备下,到时只需拿出随意用了即可,也不必心疼。

    在叶殊忙于准备时,晏长澜能帮手时也会放下修炼来帮手。

    譬如为他将一些符纸之类放在身边,一些相关炼材、灵草也是如此,以及有需要时,还会为他摘一些洞府里栽种的药材,另外就是在蜂巢里取蜜、蜂皇浆,以及收拾蜂巢等事。

    两日这般忙碌过去,时辰到了时,两人就一起来到了万珍园外。

    此处,方英晓已然到了。

    且说方英晓因实在担忧这两名性子“简单”的少年修士,便早早过来等着,不过万珍园的名声他也是知道的,眼看相距见面时间还有半个时辰,他在园子里选了些可用之物收起来,比之他以往出去历练的多准备三成,就是唯恐晏长澜与其挚友两个准备不足,到必要时好拿出相赠。

    也算是十分操心了。

    眼看着即将到午时,方英晓就走到门口站定,远远朝着四周看去。

    不多时,他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顿时就往那处看去。

    远远的,两个人影快步走来。

    其中一个很是高大,虽面相瞧着颇为年轻,但猿臂蜂腰、身形矫健,已然是颇为英俊的青年模样。而那个矮些的人则是一身青衣,面容俊秀,神情冷淡,偶尔眸光闪动间,似有一缕寒光划过,并不是什么好欺负的模样。

    方英晓自然认得晏长澜,此时便知道,在晏长澜身边的自然便是他那个挚友了。

    看起来……并未给人老实敦厚之感,可是其气质淡漠……许多这般性情的修士确是较为耿直,会做出那决定也是预料之中了。

    方英晓觉着,他这位晏师弟是很直率的,其挚友似乎也是如此,果然是……性情相投啊。

    他也未多思,就先远远地打了个招呼:“晏师弟。”

    晏长澜也是一眼看到了方英晓,就带着叶殊快步走来,说道:“方师兄来得好早。”而后轻轻将叶殊拉了拉,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挚友叶殊。阿拙,这位就是要带我们去那处的同门方师兄了,一手快剑很是了得。”

    叶殊看向方英晓。

    此人眉目还算清正,修为在炼气巅峰,本身资质也应不错。

    观其气质,应是那等品格不错的,即便难免会在面对资源时生出贪念,却能端谨自制,并非那等贪得无厌,为资源而不惜失去本性之人。

    只不过,这方英晓如今看向他们的眼神里,好似带着一丝几不可察的担忧,着实有些怪异。

    叶殊大致看出这人非是那等不堪之辈足矣,至于对方脑子里想了什么,却并不很在意。

    于是他就同方英晓招呼道:“方道友。”

    方英晓也朝他一笑:“叶道友,这一次多谢你将如此重大的消息告知了。”

    叶殊淡淡说道:“并非刻意,也不确定必能找到,只是有这可能罢了。”

    方英晓笑道:“寻找资源之事哪里都能笃定呢?只要有可能,也足以让我等一探了。”

    叶殊就微微点头,不再多言。

    方英晓也看出叶殊不是个爱多话的,也尊重他的性情,又与晏长澜说了几句后,就准备要出城了:“我有一头妖禽可以代步,两位可要与我同乘?”

    晏长澜笑道:“这倒不必,我二人也买过妖禽,如今正可以带上。”

    方英晓闻言,就不多劝。

    修士大抵都是如此,若是自己有的,多半不愿去坐他人的,尤其是妖禽这物,倘若遇上那等心怀恶念的,在高空里御使妖禽身形翻转,让同乘的修士自高空跌落下来,岂不是会被生生摔死么!自然,他也知道晏长澜两人未必是不信他,只是人之常情罢了。

    晏长澜就很快打了个唿哨。

    没过多久,高空就有一只形貌壮丽的巨禽翩然飞下,就在晏长澜和叶殊的面前盘旋而飞,似乎并不愿落下地来。

    晏长澜朝着叶殊看了一眼。

    叶殊就走到他身侧,与他纵身一跃,同时落在了那巨禽的后背。

    方英晓见状,也很快召唤出自己的妖禽乘坐。

    与此同时,他心里却想着:妖禽亦可共用,这两人还真是生死之交,让人有些羡慕。

    ……方英晓虽贵为亲传弟子,平日里交情不错的同门也颇有几个,但是生死之交却还都谈不上。如今才只是堪堪察觉叶殊与晏长澜之间的情谊,就已有些感慨了。

    叶殊与晏长澜却不知这位方师兄又想了什么,只是轻拍比翼鸟的脊背。

    旋即,比翼鸟扶摇而上,身形翩跹,竟有一种缠绵绮丽之美。

    方英晓乘坐的是乃是一只鹏鸟,此刻也是迅速赶上。

    很快,两只禽鸟就消失在天际了。

    ·

    因着方英晓是去过那废弃遗迹的,故而乘鹏鸟在前方带路。

    比翼鸟初时在前,后来则展翅跟随。

    不过那废弃遗迹颇有些遥远,足足飞行了有十余日,才算是接近了那处所在。

    可这时候他们几个也要休整一二,便让两只妖禽降落在最近的城池里。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4 00:15:31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4 05:28:20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4 05:28:29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4 23:08:59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4 23:09:16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14 23:09:4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