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押注
    ,!

    左边几个姑且不论, 右边那个身形瘦削的, 的确很是面熟, 正是陆争无误。

    原本的陆争相貌不算十分英俊, 却也五官端正,眉眼间带着孤傲, 总是将长发高高竖起, 好似一把利剑。而如今的陆争, 乍一看面容并无太多变化,但是他不仅将长发劈垂, 且这发色也变得有些泛起暗红的色泽, 额头上更是生出一些细细的纹路, 同样是暗红色,显得有些诡异,但也奇特地给他的容貌增添了几分奇异的美感。

    看起来,当真不再是一名正道修士, 而是邪修了。

    除此以外,更让人震动的还是陆争身上带着的血煞之气, 为他增添了不少凶狠之感。

    是陆争,也不再是当初的陆争。

    叶殊扫过一眼后,并无太多奇异之感。

    尽管陆争与天狼遭遇相似,他毕竟非是天狼,自外观看就截然不同,他必不会认错的。

    晏长澜看向陆争时,眼里却有一瞬恍惚。

    总觉着, 有一丝熟悉……不过,这恍惚也只是一闪而过。

    看着如今的陆争,晏长澜并未言语,只与叶殊站在一旁,和其他围观之人一般,静静看着之后的事态变化。

    与此同时,那对峙的双方,也终于有了动作。

    寻仇的那方骂道:“你这缩头乌龟,今日终于肯出来了,敢不敢与咱们兄弟战上一场?”

    陆争冷眼道:“你们是何人?”

    此言一出,寻仇的一方怒不可遏且不说,围观之人则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些寻仇的在乱葬岗里等了陆争那样久,孰料陆争一句话挡回来,竟是全然不记得他们,怎不叫人捧腹?

    寻仇的一方喝道:“少装蒜!你若不知我等是谁,为何今日才被逼出来?”

    陆争还是冷冷的:“前些时日出去狩猎,被猎物挠了一爪。”

    围观中有好事的就忍不住说道:

    “是了是了,那个血影猎上回回来时,是受了伤的!”

    “敢情他这几日是在疗伤?”

    “这些外来的,当真是自作多情哈哈哈哈!”

    寻仇一方听了这些故意大声嚷嚷的话,是恼羞成怒,当即再不多言,几人一起出手,就直朝着陆争杀了过去!

    “废话少说!”

    “纳命来!”

    “血影猎受死!为我等兄弟报仇!”

    陆争手指一动,自腰间抽出了一把长剑。

    下一刻,长剑如灵蛇,又似血线,转瞬激射而出!

    晏长澜神色微凝:“陆……血影猎的剑法,很是不俗。”

    思及鼠三儿,他不得不掩饰一二。

    叶殊看着陆争的剑法,并未回答晏长澜的话。

    陆争的剑法诡谲似毒蛇吐信,且快到了极致,在炼气期的修士里,称得上是极为出众了,若是他用这等剑法前去狩猎那些恶徒,能横扫大片,也是理所当然。

    且叶殊的眼光在下界堪称顶级,他见识过的剑法犹若牛毛,自能瞧出陆争所使出的剑法本身或许称不上如何精妙,但是配上他因灵根变动后领悟的邪法与他身上的血气,加之他不断地磨砺剑法本身,去芜存菁,如今的剑法一是快,二是奇,三是诡异,三者相加,就变得极为优秀了——至少在这下界,乃很是少见的。

    不过,陆争与叶殊记忆中的天狼有极大的不同。

    不仅是在于外观,也不仅在于性情,哪怕同样灵根被污,最后发展出来的差别巨大。譬如这剑法,前世的天狼所用乃是重剑,今生的晏长澜,天狼的前身,所使也同样是重剑,只是因风雷灵根之故,以风之快且多变,补足了重剑的不足。

    这般想着,叶殊不断对比前世今生,心里涌出许多念头。

    晏长澜却因叶殊先前不曾答他,忍不住朝着他看了一眼——这一看,他便发觉叶殊似乎神思不在,仿佛,在透过陆争看着什么……而他此时所想到的,晏长澜却从不知晓。

    不自觉地,晏长澜心里生出一丝惧意。

    他自然知道叶殊有隐秘,然而那些隐秘在晏长澜看来,应属于身外之物,他并不在意,可他如今却是发觉,除却那身外之物外,叶殊还有其他隐瞒之处,而那隐瞒之处,却叫他有些慌乱。

    倏然间,晏长澜也好似想起了什么。

    以往……

    以往在他不曾留意时,他这位挚友,仿佛也曾看着他,却并非真正看着他本身。

    那么,挚友究竟在看着何人?

    生出这样的疑惑,晏长澜也免不了有些酸楚。

    但他到底还是很快回转了心思,将目光再度落在正在比斗的两方身上。

    显然,如今的陆争境界颇高,正处于炼气巅峰,只差一步便可以筑基,其进境之快,让风雷双灵根的晏长澜都有所不及。其对战时招式娴熟,可见是身经百战,但也可以看出,在脱离白霄峰之后,他经历了无数险难,才能有如今这本事的。

    与此同时,晏长澜也免不了要自己忖度,想一想如今炼气七层的自己与对方交手,不知是否能够胜之……

    此刻,叶殊开口:“鼠三儿,你去那边给我押注,押血影猎胜,惨胜。”

    鼠三儿一听,立马堆起笑,从叶殊手里接过一个储物袋。

    晏长澜道:“里头的灵石你自己拿两块,若是再动什么手脚,哼。”

    鼠三儿急忙献忠心:“咱哪敢?包管就拿两块,剩下五十块,全给压在血影猎身上!”

    晏长澜才续道:“去罢。”

    鼠三儿麻溜儿地去了,留下叶殊和晏长澜两人。

    晏长澜见周遭并无多少人,压低声音说道:“阿拙,陆师弟的剑法大有长进,若是能与他切磋一番,不知胜负如何。”

    叶殊淡淡道:“陆争剑法虽不俗,但根基却不及你,你与他相争,只要你尽全力,他必然不是你的对手。”

    晏长澜一顿:“根基?”

    叶殊道:“他的灵根化为腥血之物,并非真正天生血灵根,若要进境,所修多半是自荀浮真人处所得邪法,但凡邪法,多能加快进境,而这进境也多是倚仗外物,自难以夯实根基。”说到此处,他微微一顿,“不过陆争叛逃之后,为保性命,自不能如你我一般按部就班修行,想要在邪道扎下根脚,免不了先暂时放弃根基,且提升境界、活下来再说。”

    晏长澜点了点头:“陆师弟乃是逼不得已。这般想来,他去做那任务,狩猎恶徒,想必也是为了能提升实力,而若是除此以外他再不曾对无辜之人下手,则还是我认的那个陆师弟了。”

    叶殊道:“那万通楼所出的消息之内,陆争不曾做出其他恶事,不过那消息再如何详尽,也无法做到一应细枝末节尽数通晓,故而只能确信大半。”

    晏长澜道:“如今阿拙你陪我来探陆师弟,便是想瞧一瞧他的面相、气息。”

    叶殊颔首:“如今看过,所谓相由心生,他似乎当真问心无愧。”

    两人因这一场寻仇之战,意外提前见到了陆争,这一见之下,尽管觉着陆争的外貌气质都生出许多变化,可修士多少知道些相面之法,对于这等邪道修士是否做过大恶,还是能瞧出来的。尤其陆争乃是正道修士堕落为邪修,若是有什么与从前相悖之处,看得便会越发明了。

    好在,陆争到底不曾让两人失望。

    既如此,晏长澜也仍旧是认这个师弟的。

    生死斗中的双方战到酣处,都已然挂了彩。

    陆争是占了上风的,可到底是以一敌四,且对方之中有两人境界不低于他,还有两人接近于他,他自然是身受重伤。

    但他身上的邪法很是惊人,居然能越战越勇,哪怕身上已然是遍体鳞伤,竟好似法力还能源源不断般,将那四人中杀了一个!

    接下来,余下的三人杀意愈盛,是悍不畏死,口中更是喝骂不止。

    陆争一边冷笑,一边说道:“每月死在我手中的修士那般多,谁知你等所言为何?多说无益,只管分个生死!”

    接下来,陆争以一对三,比之先前要轻松一些,而后他化为一道血光,很快再杀一个,然而另外两人却是拼命夹击过来,让陆争根本无法躲闪。陆争强杀那人时,身形不忘晃动,被那两人自肋下洞穿,喷出一口血来。随即他再悍然出手,左右旋身,就将袭杀他的两人尽数腰斩!

    陆争以手拄剑,急速地喘气。

    周遭围观之人中有跃跃欲试者,似乎想要拥上来,但是陆争很快挺直了腰身,周身许多伤口都在迅速愈合,慢慢地往人群之外走去,就仿佛先前的伤势半点不曾影响到他一样。

    那些旁观的邪修们终于还是投鼠忌器,任由他慢慢地走出。

    此刻,鼠三儿乐得颠颠儿地捧回来一只储物袋,笑眯了眼道:“鬼异大师!您这次可是赢大发了!哈哈哈!”

    他这般快活,当真是引起了许多邪修注意。

    而那些邪修也反应过来,陆争胜了,他们押注的灵石便都泡了汤!

    一时间,许多邪修对鼠三儿怒目而视,也有一些有心人,将“鬼异大师”看了个清楚。

    叶殊则是冷冷说道:“那个血影猎,你让本座赢得痛快,本座允你带上炼材过来,给你铸一把你能用上的剑。”

    语毕,带着晏长澜转身就走。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2 05:47:56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2 06:25:16

    封天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0-22 09:26:03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2 23:05:2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2 23:06:50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2 23:07:12

    哈哈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2 23:47:5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