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府城之战
    ,!

    在抱上去后, 晏长澜就有些愣住了。

    叶殊也是微怔, 但他并未推开, 而是任由晏长澜这般抱了抱,甚至还抬起手臂, 在晏长澜的后背轻拍了拍。

    前世叶殊不良于行, 曾被天狼多次护持,尤其最后一战时, 他更是死在天狼怀里。如今晏长澜如此举动, 叶殊虽不知是什么缘故,却并不在意……只是, 天狼傀儡之身,身体冰冷,晏长澜的臂膀却是有些炽热的, 且更深切地让叶殊知道,他与天狼,他与晏长澜,都是真切活着。

    晏长澜抱了一会儿, 心绪渐渐平静。

    此时他也察觉到,挚友并未将他推开,反而对他有所安抚。

    晏长澜忽而觉得很是满足,这完满之感倏然从心底生出, 让他比之从前都要快活许多。不过抱得久了,他也觉着有些不妥,就有些不舍地松开手臂。

    他再看向晏长澜, 眼神里有自己不自知的温柔闪过。

    叶殊又拍了拍他的手臂:“再待上几日后,你我寻个时间出去一趟,就此恢复本身罢。这邪修所在之地,到底也非久留之地。日后你与陆争约定一番,待他出去做任务时,自有相见之日。他所需那些丹药,我会给他备齐。”

    晏长澜心里越发柔软,他闷闷地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

    之后近乎半月,叶殊还是一如往常般在石屋里炼制法器,并未表现出丝毫离开之意,自然也就不曾引起乱葬岗邪修的注意。

    鼠三儿每日还是乐颠颠地过来忙活,尤其他见陆争只是来了一次后就不允再来,心里得意,便也不将陆争先前险些“受宠”一事放在心上了。

    然而忙碌数日后,那“鬼异大师”便言让鼠三儿莫再接受炼器任务,提及要与鬼丑一同出去历练几日。

    邪道修士历练也是寻常,“鬼异大师”自觉炼器多日疲惫出去散心,也是寻常。

    “鬼异大师”并未退掉石屋,就更不会引起鼠三儿等一众邪修怀疑。

    只是,这位大师离去后,数日、十数日……俱不曾归来。

    直至那定下石屋的灵石全数消耗干净,也始终如此。

    有人猜测,这鬼姓的师兄弟二人是否陨落在外,但也有人猜测,是否……有什么其他缘故。

    可不论什么缘故,他们两个的确是不曾再出现过了。

    ·

    离开乱葬岗后,两人乘比翼鸟极快地飞走,而在高空之上,他们很快更换了衣衫、面貌,不再以邪修的模样示人。

    待比翼鸟落下云头时,叶殊与晏长澜都恢复了原本的面貌。

    离开这一趟,两人的修为有所增加,经历也有丰富。

    自然,其中最大的收获,便是晏长澜顺利与陆争联络上,且大致知道了其他几个同门的消息,不至于再时常惦念了。

    很快回到了宣明府府城,晏长澜多日未归,理应回宗,叶殊就与他分开,去了自己的住所。

    在三等洞府里的一应下属得知叶殊归来,自是都来拜见,叶殊便对他们指点一二,随即安安心心,打坐修炼。

    晏长澜积攒了一些剑道上的疑难,趁着回宗之后拜见风凌奚,得到指点,而后他又投入雷池炼体数次,同样是安心修行了一些时日。

    静心修炼的光景,有涅金蜂蜜等外力相助,晏长澜和叶殊的法力都提升了一大截,也不再是初入炼气七层的模样。

    若是再这般积累下去,突破到炼气八层也是指日可待了。

    不过就在这时,风凌奚召见了晏长澜。

    晏长澜之前请过指点不久,还在消化之中,并不知道为何自家师尊相召,但他却也是收了功法,老老实实地去了风凌奚的修炼之处。

    风凌奚见晏长澜过来,指了指一旁的蒲团,说道:“长澜,你坐。”

    晏长澜就先行礼,旋即坐了下来。

    风凌奚道:“你如今修行进境颇快,实力也强,不堕为师的名头,为师心里也十分欣慰。”

    晏长澜恭敬地听。

    风凌奚续道:“不过,也是因着你在炼气境界很是出众,便比寻常修士要担负更多。”

    晏长澜听到此处,正色说道:“还请师尊吩咐。”

    风凌奚微微点头:“确是有事要你去做,但你也不必担忧,此事是为宗门荣耀,你须得全力以赴,却未必有多少危险之处……”

    晏长澜闻言,自是听得更加认真了。

    旋即,他才知道究竟何事。

    原来风凌奚唤他过来,是为让他代表天剑宗参加一回比试。

    照理说,顶级宗门的内门弟子门槛便是筑基修士,与他这炼气期的修士当没什么干系才对,然而一个大宗毕竟包含各个境界修士,炼气修士作为最弱却也数目最多的那一层,也必然是在宗门必争之处内的。

    这一次的比试,乃是由宣明府府主发起,要求整个宣明府上下,不论府城还是在各州之内,不论宗门大小,都要将他们麾下的优秀弟子送到府城里来,进行切磋、争斗。

    到时候,不论参加比试的弟子来历,分为炼气、筑基、金丹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的优胜之人,名列前茅者,都将得到极大的赏赐。

    晏长澜问:“师尊之意,是让弟子参加这炼气期的比试,并在这比试之中名列前茅,扬我天剑宗的威名么?”

    风凌奚先是微微点头,旋即又微微摇头。

    晏长澜有些不解。

    风凌奚看向他,眼神里带了些复杂之意。

    过得一会儿,他才说道:“为师要你夺得优胜,之后参与到另外一场真正的盛事中去。”

    晏长澜心里一凛:“什么盛事?”

    风凌奚道:“各府论道。”

    晏长澜讶然:“各府……论道?”

    风凌奚看向晏长澜,再次颔首:“长澜,你可知这地界有多少府?”

    晏长澜答:“修真地界,共有三十六府。”

    风凌奚一声轻叹:“你又可知道,我宣明府在这三十六府之内,排位如何?”

    晏长澜一顿。

    他虽查阅过不少书籍,极力了解此方世界,却是当真不知道宣明府的排位如何……但如今听风凌奚这般一说,他想起自己当初出身的九台州,在宣明府十八州内只不过排行倒数第二……他师尊这语气,莫非宣明府在三十六府中,也是……十分不济么?

    晏长澜老实回答:“回禀师尊,弟子不知。”

    风凌奚闭了闭眼:“修真地界三十六府,其中上府十二,中府十二,下府十二,我宣明府只中府,排行……中府最末。”

    晏长澜略一算,心中有些发紧。

    便也是说,宣明府在所有府城里排行第二十四,若是一个不慎,可能就会落入到下府中去了。他虽不知这些排位有何作用,但想必应并非仅仅只是为荣耀之故,或许,还有更多不可知之事,才会让自家师尊这般在意罢。

    但他不曾插嘴,只等他这师尊继续道来。

    果然,风凌奚既然提起了,就无再隐瞒晏长澜之意,直接续道:“修真路极长,境界颇多,元婴之上,还有神游。十二上府内,每一府皆有神游坐镇,而中府的前几府内,隐约也有神游强者,不过更多中府便如我宣明府一般,境界最高也不过是元婴老祖而已。及至十二下府,或许有些府连元婴老祖也无,至多只在半步元婴而已。”

    听到此处,晏长澜心情有些迫切,也微微松了口气。

    诚然宣明府排位不高,但是总比落到下府要强上一些的。

    风凌奚慢慢道来:“每一府之内,能掌事的宗门高层皆是知晓,府城排位争夺不仅涉及到荣耀,还涉及到神变果的争夺。”说到此处,他稍微顿了顿,“元婴若要晋入神游,须得元神生变,而这神变果,便是相助元婴巅峰元神蜕变之物。有此果在手,想要进境神游的几率自然就要大上好几分的……”

    随着风凌奚的叙述,晏长澜总算弄清了其中的缘故。

    在此方世界,神游境便是最为顶尖的大能,若一府之内无神游强者,一旦涉及到遗迹、秘境等争夺,无神游的府城就要远远落后,只能取得一些残羹冷炙的。

    因此,神游境的顶尖存在,对于任何一府都极为重要,那么神变果也就极为重要了。

    神变果出自神变木,每千年一熟,每熟有九颗神变果。

    如此稀少的数目,自然并非是每一府皆有,且元婴老祖的寿元也才八百年,也定然不是每一名元婴巅峰的修士都有机会得到,吞服。

    真正争夺神变果的乃是元婴老祖,而元婴老祖的争夺资格,便在于其所在那府的排位了。

    每一府的排位由后继者的实力而定,这后继者便是炼气、筑基与金丹期的修士。

    这排位争夺百年一次,十次之内,须得保证自己的排位仍能列位中府以上,积累下来,其府内元婴老祖才有争夺机会。否则,一旦某一府排位落入下府,那么哪怕其府内有强大的元婴老祖,也无法参与争夺。

    如今的宣明府,便面临如此尴尬。

    现下已然是千年里的第十次排位争夺,前面九次里,宣明府有五次仍能列位中府,却有四次落入下府,倘若这一次仍能列入中府,自然元婴仍有争夺机会,反之……这一次败北,虽说是五五平手,实则也会算作是宣明府失败的。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别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6 01:21:10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6 05:30:12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6 05:32:30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6 08:46:10

    芙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6 15:55:3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6 23:39:5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6 23:40:11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6 23:41:0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