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不情之请
    ,!

    风凌奚说到做到, 在发觉晏长澜肉身变强后,略估了估他的实力,周身的气息就极快地下跌,短短时间里, 就与晏长澜仿佛。

    晏长澜也知道一些收敛气息的法门,不过风凌奚如今所用的也颇为精妙,让他一时间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师尊, 我们去何处?”他问道。

    风凌奚大步走出洞府:“跟为师过来。”

    晏长澜便立即快步跟了过去。

    两人很快来到了剑崖处。

    这剑崖,正是风凌奚往日里练剑之地, 一旁有翻滚的云海,高高矗立的山壁上, 还有许多凌乱的剑痕, 深浅不一, 为风凌奚往年练剑时所划。

    晏长澜也在此处练剑几次,每逢练剑时,都能察觉到周遭萦绕着属于风凌奚剑道的气息, 自四面八方逼仄而来。他如今剑道未成, 短暂在此抵抗确有好处,但若是长久在此处,恐怕会被这些气息所侵扰, 影响自身对剑道的认知。

    故而,他来的不多,此处还是风凌奚素日练剑之地。

    到了这里,风凌奚立在山崖上, 就好似与山崖融为一体般,叫人一见之下,就仿佛寻不到任何可以攻击的空隙。

    晏长澜看到这样的风凌奚,就知道自己在剑道上,还差这位师尊很远——不过这也无妨,他自己还未有自身剑道,无法抵挡这样的威势,也是理所应当。

    但是,晏长澜却并未放弃去寻找空隙,只因他想要真正攻击。

    风凌奚倏然动了,他手指一颤,指间便出现了一把长剑,这把剑通身紫色,给人的感觉极为华贵,而在下一刻,他缓缓将长剑抬起,便有一道紫色的光华晕起,几乎让他的周身都被笼罩上一层淡淡的紫光一样。

    晏长澜也握住自己的长剑。

    面对风凌奚时,他半点不敢怠慢,而是打从一开始就将双剑擎起,而后身形猛然一动,双剑交错,迸发出一团雷暴,直冲风凌奚!

    风凌奚微微眯眼。

    平日里的他虽然显得凌厉,但比起现下动剑的他来,却是截然不同。

    他赫然将那长剑朝下一斩!

    极其霸道的剑气冲天而起,这一剑太快,太强横!

    一道紫电冲出,一片华光自上而下,就将那团雷暴劈成了两半!

    晏长澜这一剑,对于风凌奚半点用处也无。

    旋即风凌奚闪身而出,整个人如同一道雷光,出现在了晏长澜的身前。他手里斩出的剑光在这一瞬,已然逼近了晏长澜的面门。

    但是晏长澜的反应也是极快的,他倏然运转风雷动,如同穿梭一样与风凌奚错身而过,同时反手一剑,澜风剑轻巧而平滑地反刺晏长澜,几乎听见一丝风声。

    风凌奚却极为敏锐,尽管于晏长澜而言,这一剑的确是妙到巅峰,可在风凌奚的感知力,那极微弱的一丝风声,竟然也极为明显,让他转瞬抽身,同样反手一剑,正将澜风剑抵住。

    晏长澜借着这抵挡的刹那,身形猛然跃起,右手拙雷剑爆发出极恐怖的力量,如同闷雷一样,自高空砸下,直对风凌奚天灵!

    这若是面对其他同境界的修士,一旦触碰到对方一丝,对方多半就要被弄得骨骼寸断,可是风凌奚却不然,他身形灵巧,又是一道奔雷般冲到一侧,任由那一剑劈砍在地面上。

    “轰隆!”

    响声震天!

    晏长澜的力气太大了,一剑下来,连地面上都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纹。

    当真是,极其骇人了。

    风凌奚见晏长澜这一剑,挑了挑眉。

    他大约瞧出了晏长澜的剑有多快,又有多重,也看出他身法确是不凡,那么之后便不必只顾探底,而是该给他喂招了。

    接下来,风凌奚身形更是轻盈,他的每一招剑法都极为精妙,但也极是干脆利落,每一剑劈出来时,都带着一种凛然的霸气,与晏长澜曾经见过的任何一名剑修都有不同。

    惊天剑主啊……

    果然不愧是能斩出那惊天一剑之人!

    晏长澜身份极快,出手却沉稳。

    他已然可以想象,这位师尊当年一剑惊天时,该是何等的霸道,何等的威仪!

    紧接着,晏长澜沉心定气,开始一点点体会风凌奚的剑道,同时,他自己也在不断地打磨自身,适应自己如今的肉身。

    习剑之人,理应对自己肉身的每一寸都了如指掌,但凡是有一点偏差,对于自身的剑法,都是极大的影响……

    ·

    在晏长澜回去宗门之后,叶殊就仍旧自行修炼了。

    其间他又去了一次暗拍会,弄到了些可用之物过来,有些能栽种的,便尽数被他种在洞府里,而颇为珍贵的,则被他种在了混元珠内。

    如今因叶殊有涅金蜂蜜相助修炼,那混沌水便慢慢积攒下来,渐渐也攒了不少。他自己多用此物勾兑后浇灌药材,除此以外,也用来炼体、提纯极贵重的炼器材料等。

    正在思忖时,一只小蝎子自洞府外爬了进来,静静地蹲在叶殊的面前。

    叶殊看到凶面蛛蝎,将它托在手中,旋即喂了它一滴血。

    随着修为逐渐增加,他对凶面蛛蝎的培养更多些,与此同时,也用上了更为精妙的御兽之法,避免此物反噬。

    凶面蛛蝎被叶殊时时喂养,如今对他更亲近几分,一旦凶性过盛,有反噬危险,他就会再重新蕴养一遍,安抚下来。

    这法子果然好用,现下的凶面蛛蝎不仅实力增长极快,对待叶殊时,比起最初那不甚稳当的联系,都要强上许多了。

    叶殊便喂了它一滴混沌水。

    凶面蛛蝎在吞服混沌水后,周身仿佛鼓荡起一道微风,而后也不知怎地,就好似背壳更明亮了一丝,整个给人的感觉,也更凶悍了一丝。

    感知到混沌水对自己的好处,凶面蛛蝎用小小的脑袋在叶殊手指上轻蹭了蹭。

    叶殊再轻拍了它一下,顺手将它一扔。

    凶面蛛蝎便很快趴在了墙角,慢慢消化混沌水给它带来的好处了。

    过得一会儿,一只纸鹤自外面飞了进来,停在了叶殊的面前。

    “叶大师,还请轻衣有事相请,还望拨冗一见。”

    ……轻衣?

    声音颇为耳熟,叶殊眉头微皱,想了起来。

    这纸鹤传音之人,正是扈娘子。

    扈娘子只是人称“娘子”,但实则只是姓扈,其全名便是扈轻衣了。

    只不知,这扈娘子如今寻他作甚?

    且不论作甚,双方也是时常合作之人,叶殊稍一思忖,也就举步而出。

    凶面蛛蝎察觉叶殊离开,迈着六足,极快地爬了出去,并在叶殊的默许下,顺着他的后背直攀而上,直到他的发髻后方,再趴下来。

    不多时,叶殊已来到了万珍园。

    那扈娘子扈轻衣早已在外等候,见到叶殊了,就很快笑着,招呼他进入园内。

    叶殊被她引入待客之地,又被她奉上了茶水。

    扈轻衣仔细招待后,见叶殊态度平和,才笑着说道:“这一次相请叶大师前来……是轻衣冒昧了。”

    叶殊道:“扈管事有话可直说。”

    扈轻衣与叶殊打交道许久,也明白这位大师的性情,当下并不多做客套,直接说道:“此番请叶大师到来,是有一事相求。”

    叶殊不言,只等扈轻衣继续。

    扈轻衣就继续说道:“在我万珍园内,众多管事都想要更进一步,但若是无有契机,纵然是立下一些功劳,也颇为艰难。如今轻衣因叶大师你之故,在园里也算有些脸面,之后便遇上了一个机会,可以将资源再往上提一提。”

    之后,扈轻衣就说起了这万珍园里的一些规矩。

    通常说来,此处是炼气管事接待炼气客人,筑基管事接待筑基客人……以此类推,但同样是炼气期的管事,却还有个等级之分,不同的等级,在万珍园的权限不同,所得资源、好处也不同。

    炼气期管事的等级便是分为三等,扈轻衣自三等爬到二等已然耗费了不少力气,招揽到叶殊这般厉害的炼丹师,就逐步朝着一等积累,但真正要想积累上去,却不知还要多少年,而且若是这些年里叶殊先一步筑基,之后她便要将叶殊移交给筑基期的管事招待,与她无关了。

    扈轻衣道:“然而如今却有一个机会,园子里有为大人物,他的爱子在历练时被人暗算,身中奇毒。且此毒极为霸道,经由一些炼丹师来检查,又发觉原来这毒是用十余种不同毒物炼制而成,要想解毒,非得将这些毒尽数解除不可。但是,有些毒互相克制,有些毒则是互相干扰,即便如今已找出这些毒为何种,可一一解除也是不成……非得将这十多种毒的解毒之物炼制在一处,且效用不变,才能同时解除这毒……”

    叶殊一听,就知道其中的难处。

    十多种毒的解毒之物,彼此之间说不得便可能互相抵消,想要炼制在一起,谈何容易?哪怕是炼丹技艺极其高明的人物,也难以研究出来。

    扈轻衣轻轻吐出一口气:“那位大人物有言,若是有人能弄到这样一颗解药,救他的爱子,他将满足那人一件事……轻衣自己并无这本事,便想到了叶大师你,想要请叶大师出手,炼制这一颗解毒的丹药。”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9 00:02:

    南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9 00:33:21

    nyaswa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9 01:37:16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9 05:25:03

    洛霓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9 07:55:

    槐下书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9 16:52:29

    好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9 17:42:48

    我只是颗植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9 18:38:52

    方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29 21:01:27

    八月桂花香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0-29 21:36:0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