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途中波折
    ,!

    王敏全神贯注炼丹, 在扈轻衣与叶殊说话的几句话间,下品的凝露丹慢慢成形, 最后, 她迅速收丹,并对扈轻衣露出一个笑容:“多谢扈姐姐。”

    她知道扈轻衣这般待她, 全是因叶公子之故, 她也乐得与她多多拉近关系。

    扈轻衣见王敏这一笑, 尽管因她面上的伤疤显得有些扭曲,但她的双眸却是美如春水, 让人一见就忍不住生出好感来。

    见王敏这般, 扈轻衣面上的笑意也真切两分。

    之后, 王敏慢慢炼制丹药,也与扈轻衣慢慢交谈。

    女子与女子之间, 一旦意趣相投, 便很快能熟络起来,不多时,就好像是亲姐妹一般。

    叶殊阖目积蓄法力, 间或瞥一眼王敏,提点数句。

    而王敏如今炼制一些早已手熟的丹药时, 并不必半刻也不分心, 才会与扈轻衣轻声慢语,但只要叶殊已开口,她就会立即倾耳细听,扈轻衣也会同样倾听, 试图从内中体悟到一些东西,或是干脆长见识了。

    这车厢里的三人,各自做事,相处也算融洽。

    因此,这路途虽是很长,却并不难熬的。

    不知不觉间,这商队就行走了五六日之久。

    府城与府城之间,当真是路途遥远,尤其宣明府与天诚府之间又间隔了有两个府城,故而这一去,怕是要有一个多月,才能抵达。

    这还是日夜兼程,且狮驼马行路颇快、耐性长久之故。

    很快到了相邻的一府,即玉荣府。

    玉荣府中的天地灵炁与宣明府并无什么差别,穿过这府时,路上所见到的修士境界大致也与宣明府差不离。且这府也是中府,其排名比之宣明府略高些,总体差不离,所以两府互相忌惮,即便离得近,也不曾闹出什么嫌隙来。

    自然,商队很顺利便通过了玉荣府。

    接下来整个队伍再行走,穿越了几条宽阔的大道。

    大约正是在野外时,浩浩荡荡的狮驼马队一路前行,声势不小,且数面旗子上尽皆悬挂着万珍园的旗子,打出万珍园的名号。

    若是混出一些名堂的匪徒,在见到这些旗子后便能认出,自然也会讲些规矩,并不去与这样的大势力商队作对。

    当然,世人百样,也总有不长眼的。

    ·

    叶殊等三人在车厢里一如前几日般相处,但突然间,他们便感觉到车厢一阵抖动,然后这原本前行的马车,就此停了下来。

    扈轻衣有些诧异,就将车门打开,问外面的车夫:“可是有什么事?”

    那车夫说是车夫,实则除却赶车外,主要还是安抚前行的狮驼马,此刻听扈轻衣询问,便回答道:“前面有盗匪希冀,护卫们去处置了,我等要先停一停,待处置完了,方可继续。”

    扈轻衣点头,坐回原本位子,与叶殊、王敏说了这情形。

    王敏叹口气:“居然连万珍园的商队,都有盗匪敢来打劫,莫非那些盗匪是本事极高的,才不惧万珍园么?”

    扈轻衣道:“这谁人知道?不过只要不是元婴老祖来打劫,来几个金丹也无妨的。”

    而胆敢打劫这偌大商队的,的确就是几个金丹境界的盗匪。

    他们算是这十余年来整合了好些山头的大盗匪了,虽说也知道万珍园是个大势力,可就只是劫一个商队而已,且商队里头最厉害的就是金丹修士,他们便想着做上一票就走,不怕被人察觉,也不担心被万珍园追踪。

    因此,这些盗匪很快就与万珍园的护卫厮杀起来。

    外头喊杀声不绝于耳,哪怕叶殊等人身处于车厢之内,外面的血腥味不断传递近来,也着实让他们微微皱眉。

    叶殊略一顿,说道:“出去看看。”

    扈轻衣愣了愣,但也答应下来:“只是叶大师莫要走到狮驼马外。”

    叶殊道:“这是自然。”又吩咐王敏,“你也来瞧一瞧。”

    王敏自然是依言照做。

    几人很快就走出了马车,立在马车旁。

    这马车与其他马车一样,被护在了商队的中间,哪怕是他们走出来,除非商队被彻底攻破,否则也不会受到那些厮杀的影响。

    叶殊抬起眼,就看到有四名金丹期的修士正两两捉对,乘法宝在空中交战。

    其中有两名金丹修士的气息相对熟悉,想必正是先前坐在华车里的、护持商队的大能,而另外两个陌生的,身上的血气很重,面相上看也有些狰狞,应当就是盗匪了。

    但是叫人有些惊讶的,是还有好些筑基修士缠住了另外两名金丹修士。

    每五名筑基修士似乎是组成了一个阵型,把一名金丹期盗匪围在中间缠得死死,总共十名筑基修士,就让这两名多出来的金丹盗匪无可奈何。

    除此以外,还有十位筑基修士在旁边防备,一旦有阵型不慎被打破,他们就会立刻再组成阵型冲过去,再度将金丹修士缠住。

    叶殊看得,暗暗点头。

    这做法倒是不错,不仅可以及时弥补,而且因着筑基修士法力远不及金丹修士,一旦阵型里的筑基修士法力用尽,就有另五人来替,先前的五人就可以迅速吞服丹药,恢复法力,好准备接下来继续与金丹盗匪鏖战。

    王敏自然更是看得忘我。

    她先前和几个同伴在宣明府赶路时,虽说也经历了不少的危险,但何尝看到过金丹大能之间的厮杀?如今看到了,当真心潮澎湃,只觉得眼界开阔了不少。

    因着盗匪的实力出乎意料的强大,所以万珍园商队虽然不怕,却是难免要战得长久些,一时半刻地无法解决。

    扈轻衣问道:“叶大师,这瞧着想必要杀上不少时间,外头危险,不如请大师到车厢里坐一坐?待战到激烈处,或是有了结果,轻衣再告知大师。”

    叶殊语气平静:“不必,多看一看,总有好处。”

    扈轻衣表示了关怀之后,也就不再多劝了。

    于她自己而言,也是更想在此处欣赏金丹大能之间的对战的……而且,盗匪并不是只有四名金丹盗匪,还有一些筑基期的、炼气期的。不过在这样的厮杀中,无有多少精妙传承的筑基盗匪和炼气盗匪都只能说是喽啰,被商队这边的炼气期修士缠住的缠住,杀死的杀死,并没有什么本事能突破护卫们的防御。

    渐渐地,交战了有一个日夜之久。

    护卫们带上的丹药不少,一批批的休整、复战,资源的消耗是极大的。

    在这样的消耗下,有些护卫吞服的丹药虽有,但是恢复起来却是慢了一些,以至于盗匪那边的死伤不少,而商队这边的,一些护卫也丧命了。

    扈轻衣见状,秀眉微蹙。

    她低声说道:“不成,丹药的品质不够好,再这般下去,怕是对药力消化越来越慢了。”说完这句后,她心里也更担忧。

    这一次的盗匪似乎有些难缠,也难怪敢打他们的主意了……她虽觉得商队仍是会取胜,可若是在此处死伤太多,之后还有那一半的路程里,商队护卫必然会缩减许多,对于前方路上诸多盗匪的威慑,便会降低很多。

    如此……对他们这些跟随商队同行之人,是极为不利的。

    思及此,扈轻衣不禁苦思冥想起来。

    倏然间,她眼中微亮,目光落在了叶殊的身上:“险些忘了,有叶大师在,定然能有品质不俗的丹药才是。”她语气里就带了些恳切,“还请叶大师出手炼制一些补充法力的丹药,我万珍园愿花足够的价钱买下,分给那些护卫使用。”

    叶殊语气平淡:“既是给商队护卫用,也是为护住我等,高价便不必了。”

    说话间,他取出了一只葫芦,递了过去。

    扈轻衣伸手接过,迅速打开数了数,顿时面上露出喜色:“果然是品质极高的丹药,且有一百余颗……多谢叶大师了!”

    她说着,也来不及先给灵石,急急忙忙地冲出这一块儿,将葫芦送到了正立在商队靠前方最有的一名中年管事手里,还很快地和对方说了几句。

    那中年管事很快察看了丹药的品质,爽快地给了扈轻衣一只储物袋,就迅速去分丹药。

    扈轻衣将储物袋拿回来,原封不动地交给了叶殊。

    叶殊接过,用神识在里面一扫。

    刹那间他也数了出来,里头的灵石着实不少……他说是寻常价位,但万珍园财大气粗,那中年管事给他的,也还是一个高价。

    叶殊也并未多言。

    王敏在一旁瞧着,心里有些羡慕,更多佩服。

    许多时日以来,王敏跟随叶殊学习炼丹,却知道叶殊最擅长的并非炼丹,而是炼器,且叶殊自己也曾提过,他在炼丹一道上并不算如何厉害。

    可就是叶殊所言的寻常手段,炼制出的丹药都被人如此推崇,真是……了不起。

    一时间,王敏对于炼丹一道的兴趣更浓。

    不论如何,她也要走得更长远,为了相助对她有恩的两人,也为了能让自己更有价值!

    再说商队那边。

    盗匪们的丹药自是不够多的,纵然有,品质也不及商队,故而伤亡远胜商队。而眼看着商队的修士因着对于同类丹药药力吸收减缓,盗匪们似乎有了更大希望时,突然间弄到了更好的丹药吞服,一下子士气暴涨……

    几个金丹盗匪心里,实在是不甘心的。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1 01:09:00

    绪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1 12:51:10

    大爱中二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1 19:37:00

    取次花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1 20:36:1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1 23:39:43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1 23:39:58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01 23:40:0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