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3.句芒皮
    283.句芒皮第(1/2)页

    天: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 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眼见那些虫王就要将矮小男子的尸身啃尽,叶殊再使法力,在那处点了一把火。

    困阵之下, 拘束毒虫不能立时逃脱;火焰沾染些许法力, 这寻常毒虫便奈何不得。

    短短半柱香时间过去,那矮小男子尸身也好, 毒虫也罢,全都化为了一片灰尘,周遭的草木也被焚烧, 焦黑一片。

    叶殊手一扬,一道大风吹过,将那些骨灰、虫灰、草木灰都随风散去,但那处地面却还需遮掩一番。他稍作思忖, 取出存在混元珠内的一桶冲兑混沌水, 尽数浇灌在这地面上。

    大约片刻之后, 就有许多草木冒头, 不多时已生得郁郁葱葱了。

    到此时, 还哪里能瞧出这里死了人?一切俱已遮掩过去。

    解决了这些, 叶殊的目光落在被生长的草木推挤出来的一颗卵上。

    先前那一把大火之下,矮小男子所有一切都烧没了,然而却有这样一颗卵留了下来, 实在是有些怪异。

    叶殊有一丝好奇。

    ——莫非是什么异种?

    他便走过去, 观察起来。

    此卵大约只有鸽卵大, 通身黢黑,不见半点灵光,若非是见它火烧不化,恐怕就连叶殊也要将其看成是一块寻常的顽石了。而以叶殊这样的见识,现下也认不出来,可见它十分怪异。

    叶殊眉头微皱。

    先前不曾在意那矮小男子的身份,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得到这卵,不过以他那无利不起早的性子,若不是的确看重,必不会留在身上。

    既认不出来,他也不多思,就将这卵收入了混元珠内。

    日子久了,想来总是能够认出的。

    随后叶殊便回到了茅屋里。

    晏长澜仍躺在榻上,叶殊观他气息,知他大约将要醒来,便坐在榻边,静静等待。

    果然,没过多久,晏长澜的眼睑微颤,掀开了眼皮。

    那眼中,陡然射出一股仇恨,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要念仇敌的名字,却是隐忍着,一个字也不曾说出来。

    随即,晏长澜便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嗓音——

    “晏兄,你醒了。”

    晏长澜倏地转过头,就看见了坐在榻前神情淡淡的少年,此时看过来,眼中似有一丝关切。他呼吸一滞,讷讷出声:“……叶兄?”之后他陡然想起什么,“叶兄,是你救了我?你快走,我那仇人太过可怖,非是你我所能应付!”

    叶殊见晏长澜如此,心中微有暖意。

    他便开了口,声音极是冷静:“晏兄莫要担忧,屋外设有阵法,那修士早已离去,寻不到你我踪迹的。”

    晏长澜听得,只觉得脑子里一个闷响:“阵法……修士?”

    叶殊定定地看着晏长澜,良久,叹了口气:“不错。晏兄,我住在这山野之中,不曾习武以强身健体、护佑本身,却是一名须得炼化天地灵炁来提升自身的修士。”

    晏长澜的手指骤然一缩,紧紧抓住了盖在身上的褥子。

    叶殊已然缓缓道来:“晏兄昏迷之时,我去过城中,推知做下这等事的总有两人,一个能驱使毒虫,却不过是个凡人,先前在山中寻你,已被我杀了;还有一个便是炼气二层的修士,如今到其他城池找你去了。”

    晏长澜喉头微动:“叶兄,你……”

    叶殊知他如今心绪繁杂,便续道:“我前日里心血来潮,似有不安,便连夜去了城中,恰在暗巷里将你找到。你当时伤重,我便将你带回疗伤,而后才去城中打探。如今……”他顿了顿,“城主府被灭门,晏氏一族除却晏兄你以外,尽数殒命了。”

    晏长澜身形一颤:“……灭门?”

    叶殊叹道:“是。”

    晏长澜面上似乎是恨意,又似乎是一种极难言的情绪:“晏西也死了?”他平日里对亲长素来敬重,如今却是直呼其名。

    叶殊道:“是。想来是那两人未能寻到想要之物,被杀之灭口了。”他语气里带了些安抚,“引狼入室,自食其果。”

    晏长澜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如今,我城主府的仇人,便还剩下一名修士?叶兄,你可知他实力如何?为何要对我城主府做出这等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