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愤怒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白光形成的护罩之内密密麻麻站着身披鲜血的男女老少,总数不过上百人, 他们虽都是遍体鳞伤,但神色之中却自有一股剽悍之气, 手持利刃,杀意冲天。

    在护罩前,悬浮着数以万计衣冠楚楚的修士,他们足下踩着灵光吞吐的法宝,气息渺渺如仙, 分为上十个不同的方位,将宗祠包围。

    其中立于最前方的老道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你叶家已损失这般多的族人, 莫非还要负隅顽抗,不肯接受老夫的好意么?”

    另外诸多修士俱是高高在上, 眼含轻蔑, 直将那些伤兵残将看做蝼蚁一般。

    “不过就剩几个孤鬼苟延残喘,难道还以为能逃了不成?”

    “混元珠何其珍贵,非是你区区一个叶家所能占据, 还不速速交出来!”

    “天地灵物,由能者据之, 你叶家欲要独享, 何其自私!”

    一声声满含贪婪的言语, 在四面八方回荡。

    而那护罩中之人, 却无一个露出怯弱神色, 更莫说求饶。他们只瞧着这些居高临下的修士,眼里尽是厌恶。

    那老道复又开口:“以贫道之名担保,若是你叶家肯交出混元珠,便放过你叶家余下众人,留下叶家血脉香火,如何?世家传承不易,你等可要为家族多多着想才是啊……”

    听到这番话后,在那叶家众人里,终是有人出声了:“哈哈哈!真是笑话!你这老贼哄骗我叶家家主与一众长老前往伏魔,却叫他们全军覆没,转脸又带来众多贼人图谋我叶家宝物,这般低劣卑鄙,说话同放屁一般,那等臭名,还敢担保?谁听你的屁话?谁信你的担保!”

    话音一落,叶家众人哈哈大笑:

    “我叶家之人绝不苟且偷生!”

    “要杀便杀!谁怕谁是龟蛋!”

    “你们这群卑鄙无耻之徒,比魔道更不如,我叶家羞与为伍!”

    “废话少说,一群王八不回去缩头,在这里充什么好汉?”

    “人面兽心,下流龌龊,我呸!”

    不论男女老少,不分青壮疲弱,都是一般破口大骂,但他们周身的气势却是节节拔高,无所畏惧,只欲与族人同生共死!

    然而,叶家的这一番大骂,却是让半空中那老道面色变得极为难看,羞恼难当。

    他位高权重,素来受人敬仰,何尝被人如此恶毒辱骂过?但他到底是修为精深,养气功夫极好,而今很快冷静下来,冷笑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待将你叶家满门上下屠尽,看你等还能藏得住那混元珠!”

    众多被骂的修士也都是恼羞成怒,他们为夺宝而来,事前为除叶家又合谋甚多,确是寡廉鲜耻,但自己心中知晓归知晓,这般被苦主指出,则是既难堪,又生出了许多杀意。

    有修士喝骂道:“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

    还有人道:“你叶家不修福德,合该今日死绝了!”

    更有人口不择言:“待将你叶家满门男子屠尽,女子——”

    “呵。”

    一声嗤笑响起,生生将那些无耻之言打断。

    刹那间,无数视线都朝着一处看去——那笑声,乃是自叶家宗祠中传来。

    与此同时,叶家众人的面上却都不约而同露出了喜色。

    “少族长!”

    “是少族长出关了!”

    “快,快给少族长让路!”

    这一刻,叶家众人连忙朝着两侧分开,迅速地将那宗祠朱门让出。

    那朱门里,浓重的黑影犹若泼墨,缓缓压来。

    最先出现在众多修士眼前的,是两个妙龄的叶家婢女,她们的身姿婀娜,相貌娇艳,神情却极肃穆。

    在她们的手上,各托着一支长长的乌木,顺着那乌木向后便是一抬软椅,它的另一端被另外两名美貌婢女托起,而在软椅之上,则坐着一名少年。

    少年的五官俱被暗影遮挡,叫人看不清他的容貌,他的声音更带着几分嘶哑,其中却更有一种饱含杀意的冰寒:“可笑。”

    在他的身后,有一道高大的人影。

    这是一尊足有三四丈高的巨人,身材粗壮魁梧,通身赤红,像是缠绕着浓浓的血煞之气,在他身后背着一柄血红色的重剑,整个给人的感觉都极狰狞……唯独那一张面容,虽早已被血筋布满,却依旧可以看到当初俊逸的轮廓。

    这遮挡少年的暗影正是从巨人身上投下,他跟随在少年的身后,如同一座巍峨巨山支撑坚不可摧。然而巨人却是双目紧闭,面无表情,沉默无声,也正如一块死寂的岩石。

    待他们一步步走出,少年的面貌也终于显露出来。

    那是一张苍白的脸,一副羸弱的身躯。

    他裸露在外的手腕细瘦,甚至能看见细细的青筋密布,他虽脊背挺直,双腿却无力地垂落,竟是身患残疾,唯独那一双亮如寒星的眼,绽放出慑人的光芒。

    ……使人一眼难忘。

    待见到这少年后,百位叶家人皆是深深一礼:“见过少族长!”

    他们的神态恭敬,身上虽仍旧是杀气冲天,但那杀气再不同先前那般杂乱,反而如同有了主心骨般,齐心协力地聚集在一起,比之前增强了何止十倍!

    由此可见,他们的敬意是发自内心,绝无半分的勉强。

    四名婢女身形如风,衣裙飘飞间,只一闪就来到了叶家人的中间。

    少年的神色很冷,他的目光落在那老道身侧的一位年轻人身上,声音也很冷:“叶驹,被族老赋予‘叶家千里驹’赞誉之人,如今背叛叶家,踩着众多兄弟姐妹亲朋长辈尸骨于仇敌献媚,心里想必十分得意。”

    若是仔细看,那年轻人的面貌当真同叶家人皆有相似,他竟然原本也是叶家人,而今却站在叶家对立面,同那些修士一起来谋夺叶家的宝物。

    叶驹的面容一阵扭曲,却是满面嫉恨:“叶家待我不公,我为何要把叶家记挂心上?你不过是个废人,身有残疾,经脉堵塞,族长却将无数资源灌注在你的身上,让你做了叶家的少族长。而我呢?早先倒是给了我一些资源,到后来我遇上瓶颈,资源便大大减少,甚至不及你所有一成!什么‘叶家千里驹’,不过是骗人的鬼话!凭什么?凭什么我还比不上你这个废物!还有那些资质比不上我的,一个个都获得了大量资源,不就是因为他们是族老的子孙而我只是个普通族人么?叶家不公正,我就为自己谋取,我没有错,看叶家如此下场,我当然得意!”

    少年的声音更冷了:“原来,你心中倒这般‘委屈’。”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叶家为世家大族,族中子孙一视同仁,为保家族延续,资质高者资源多,资质低者则少。你当年资质不错,自然多有供应,后因心魔而陷入瓶颈,也自当减少资源,并无分毫不公之处。而我族中族老,俱是有大功劳方可担任,德高望重。以他们的身份,原本便可调用资源,是为奖赏其贡献之特权,他们将这些资源用在资质不足的子孙身上,亦是理所当然。你若不甘资源外流,就当历练以除心魔,突破瓶颈;你若想要得到更多资源,便当尽力回报宗族,待功劳足够,来日也可成为族老,你的后代子孙,即使资质有缺,也可大量调用。”

    说到这里,少年的目光几近冻结:“然而你不顾宗族生养恩情,背叛宗族,是为不孝不义!现下我叶搴以少族长之名,道你罪名,将你逐出叶家!”他的嗓音仍旧是嘶哑的,好似砂纸摩挲,却是气势凛然,“自今日起,剥夺你之叶姓,我叶家再无叶驹,待你陨落,我叶家祖魂,亦不佑你亡魂!”

    众多叶家人闻言,面上都露出一丝快意。

    叶驹的面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他咬牙切齿:“呸!谁稀罕!”但他仍旧没忍住,“你这个废物,那你呢?你的资格——”

    然而这时候,少年已不再理会他了。

    他只是转头朝叶家族人,微微地点了点头。

    叶家的族人们,眼神都是一亮。

    他们毫不犹豫地取出一块玉牌,握在了手心里,随即不断调动自己的法力,猛然朝着那玉牌灌注进去!

    玉牌之上,光芒大作,化为无数道白光四散!

    而那少年,则是将双臂轻轻抬起。

    在他的十指指尖,无数道玄奥的力量,骤然迸发而出,他一张口,数道黑光骤然爆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八个方位而去!

    少年此时缓缓开口:“至于我……”

    他又一弹指,这偌大的土地,便都剧烈地震颤起来!

    “你此刻,便可知晓。”

    渐渐地,他也摸清了些。

    混元珠如今算是认叶殊为主,但他如今几乎还无境界可言,对这混元珠便只是稍微炼化。随着日后他境界提升,修为提升,混元珠还能继续被其炼化,也拥有更多用处。

    不过,如今此珠用处虽是寥寥,叶殊却很看重。

    混元珠内小岛约十丈方圆,上有一丈方圆地面略微向下凹陷,可将外物放置于其中保存,万年不腐,若是活物则不能收纳——倒非是始终不能,而是须得等叶殊境界再有数次提升后才可。但哪怕如今不能,于叶殊而言也极好了,须知他曾经所得乾坤袋、须弥戒子等物,内中亦不能放置活物,且便是死物也只是腐朽得慢些,莫说是万年不腐,十年不腐也绝无可能。

    故而哪怕只有这“不腐”一个用处,也能给叶殊带来极大便利。

    当然,这仅是一桩较为实在的用处罢了。混元珠真正的好处,乃是那由黄竹汲取聚集的混沌水。此水当真能滋养万物,不仅可增添草木之物生机,纵然是金铁之类,亦有极大用处。

    对于草木之物,叶殊几次试过后,大略推知这混沌水若仅用以栽种凡间草木,哪怕是凡人推崇之珍稀品种,一滴兑水万斤后也依旧效用非凡;若是用以栽培灵花异草、珍贵药材,则视其所需生机而定,但不论如何,一滴水将数十年药性转为数百上千年,也不在话下。混元修真录[重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