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风音府(未完)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他这般想着,今日的混沌水却已用完。

    叶殊稍作思忖, 在一旁摸了几个石子,举步朝稍远处的林子里走去。

    他这身子还虚得很,若要补足元气, 怕是还要吃一些肉食才好……

    ·

    叶殊于山中走了一段,路上便瞧见不少蛇虫鼠蚁之类, 都躲了过去,不多理睬。又过了有一会子,又有野兔在草丛间快速闪过, 还有几只野鸡,扑棱棱地掠过树丛, 消失在另一头了。

    瞧过一遍后, 叶殊已然心中有数,他往四处瞧了一眼后, 便将手中的几个小石子朝不同方向丢去。这些石子有的入了草丛, 有的到了树脚, 都是眨眼时间就消失没了影子,而在石子消失的同时,被扔过石子的地方,隐约间都仿佛有了些异样。

    而后, 叶殊便靠在一棵大树下, 静静等待。

    过了片刻, 一只山雀自树梢上飞下,然而它落在一丛灌木上时,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般,猛然慌乱地到处乱窜,之后鸟头一下子撞到近处最粗的那棵树上,便晕眩着掉了下来。

    大约一炷香后,又有一两只兔子冲出来,也是在原地乱糟糟转了好几圈后,一头撞在树干晕过去的;还有山鸡松鼠,总共有七八只,都同样先是慌张,又撞晕在树下。

    叶殊见差不多了,再弹出一颗石子。

    刹那间,那处的异样之感便没了。

    他走到近前,挑挑拣拣,将那些野鸡兔子用一根藤条串了拎着,松鼠山雀没什么肉的野物则扔到一边,再往山间茅屋走去。

    到了茅屋里,叶殊将几样野物栓到一根柱子上,只杀了一只野鸡,褪毛洗净,丢进锅里。他在水里放些盐巴,煮熟了吃下。滋味仍是不美,不过他不通厨艺,也依旧没什么好嫌弃的。

    吃完以后,叶殊便爬上房中那木板床,盘膝打坐。

    他思忖着,混元珠将他送来,总不至于是为叫他做一世凡人,这一具肉身上,想来必有灵根,只是不知究竟为几灵根罢了。

    修行之人,能在这条大道上走得多少路程,除却自身勤修苦练、争夺机遇以外,最为要紧的,便是天资。

    这通常来说,天资自三处来看:

    一曰灵根;

    二曰灵窍;

    三曰根骨。

    灵根者,聚天地灵炁也。

    若无灵根,天地灵炁便不能汇聚,无法引入,不能修行。其中灵根数目越杂,资质越差,每一灵根越是纯净,资质越好。但若要测得精准,还须有测灵石相助,如今叶殊手中并无此物,自也无法测量。

    灵窍者,纳气之通窍也。

    若无灵窍,则不能沟通天地,无法吞吐天地灵炁,不能修行。不过灵窍可以用一应天材地宝将其打通,成就虚窍。虚窍虽不及天生灵窍,却也够用。

    至于根骨,倒是三者之中最不要紧的。

    所谓根骨资质,便是要摸灵骨,有灵骨者资质更好,无灵骨者也无甚妨碍,只是修行时道途不及前者顺当罢了。哪怕根骨不佳,若是灵根好,也可弥补。

    叶殊前生身负残疾,纵然是八分单金灵根,亦是修行艰难。故而他常年在藏书阁中翻阅典籍,对于修行中事,乃至一些杂项,都颇是精通。现下他得了《混元奥妙诀》,也不必多做思索,便口诵其中妙诀,开始吞吐天地灵炁了。

    才刚运转那功法,叶殊便觉有一股清气自头顶天灵而入,那处窍穴发出轻微呼啸之声,果然是有灵窍!

    但是,那天地灵炁入体之后,却叫他微微皱了皱眉。

    无他,只因吞吐之间,叶殊将所有天地灵炁尽皆吸入,待将不可用之灵气吐出时,他大略一算,竟有三种灵气,同他十分亲近。

    如此说来,他便是三灵根了。

    而叶殊曾修行,亦可分辨出,其系分别为金、火、木三类。

    三灵根资质十分普通,在修士之中,这等灵根资质虽是不佳,若有足够资源,也未必不能修成正果,但若是他非但灵根有三条,每一根还并不纯净,就必然会影响道途了。好在先前那一番修行,他吞吐灵炁时并不觉比从前慢上多少,只是灵根更多,有所拖累,如此想来,他这三根灵根应至少也有七分纯。

    灵根七分,金丹有望,日后多多谋取机缘,尽力晋级元婴后,便可以顺遂许多了。

    这般思索之后,叶殊运转功法不停,极力吞吐天地灵炁,将其压缩,送入丹田之中。只是鸣山城所在之地乃是凡人地界,天地灵炁十分稀薄,此间之人不知修行,多是习武。叶殊修行起来,自然慢得很。但他生来数百年,旁的不提,耐性却是极佳,哪怕每每进境极其微弱,他亦是竭尽全力,绝不肯有一丝放松。

    不知不觉间,就有数个时辰过去,天色已然擦黑。

    叶殊吐出一口长气,站起身来。

    他耗费这些时候,仅仅转化出少许先天真一之气,要想孕育出一缕黄芽,存下道基,入得修行门槛,尚不是一日之功。

    此时他停下来,也不过是腹中一阵低鸣所致。

    ……这凡人的身子,当真不能放松。

    叶殊又杀了一只山鸡,和青菜一起煮了吃尽。

    待晚上时,他自然还是修行,不断将天地灵炁吞吐,汲取所需,驱除无用之气,再将前者炼化为那先天真一之气……如此反复,几乎不知辛苦。

    直至到子夜时分,他才又停了下来。

    这一回他却不是为了腹饥之事,而是有一滴新的混沌水,已滴落在那竹筒之内了。

    叶殊早已打满一缸水,如今便将这混沌水滴落在水缸之中。

    只一刹那,缸中之水便由澄清变成淡淡的灰色,瞧着似乎不及从前清透,但实则若是侧头去瞧,便可以察觉内中有淡淡的微光涌动,煞是好看。

    略一思索后,叶殊舀了一桶,去外面把田再浇一遍。

    大约是因着已然开始引气入体的缘故,尽管还未有所成,但吸纳到体内的灵气滋润身体,却能叫他体格强上几分,故而做这活计时,也不同于白日里满身湿透,而只出一层薄汗罢了。

    待将此事做完,叶殊方才回屋睡觉。

    白日里的修行到底还是让他颇为疲惫,只刚躺下去,眼一合,就已睡熟了。

    次日,晨光微熹时。

    天地间第一缕白光投来,叶殊睁开眼,推被起身,朝田边走去——那混沌水兑上一缸清水后能有多少用处,此时便有分晓。

    微光之下,那些原本瘦弱的大叶青菜如今叶片肥壮,青翠可人,还散发出一种十分清甜的香气,让人嗅到之后,便忍不住想要摘来尝尝。

    叶殊也确是摘了叶片,放进口中咀嚼。

    不错,滋味嫩脆,菜汁也一如嗅到那般,清甜可口。

    若是这等菜挑去城中售卖,想必定能大卖一空。

    但叶殊并非以卖菜为生,自不会如此去做,而这一亩大叶青菜生有两千余斤,他一人亦不能吃完,若是任其腐坏,便有些浪费了,还须想个法子才好。至于日后……他可将这菜田分成数块,取几块种菜食用,取几块栽种草药。有混沌水在手,想必那草药也能生得好,就可以去同那老大夫换取银钱,买来米面油盐等物。

    堂堂少族长,前世从不曾为此劳心过,而今却是都要这般计算,也是可怜。若非他心志坚定,怕是早已不能忍受了。

    叶殊仔细想过日后生计如何维持,又往田中看去。

    昨日里用的那混沌水还是浓了些,这些菜虽不曾如桃树那般长了七次,却也长了两次,看来,那混沌水如何使用,还得一日日仔细试过方可。

    关虚子老道见状,手里拂尘一甩,斥道:“快快让开!”

    巨大傀儡充耳不闻,只硬是承受那拂尘一击,再用重剑狠狠朝那老道劈斩!

    关虚子老道莫可奈何,竟这般被他阻碍住,已错过逃生的最佳时机了。

    另一头,困杀之阵八根玄柱,一根一根接连自爆。

    众多修士哀号不止,一个个被炸成了肉碎,十分凄惨。

    此情此景,最为恐惧的莫过于那叶家叛逆叶驹。

    他万万不曾想到,这名为少族长的残废竟有如此布阵之能,叫这无数的修士于阵中纷纷陨落。如今他后悔不已,眼见那烈火蔓延,遍地尸骸,他禁不住就要开口求饶——然而还未等他开口,就有不知何处来的火光将他扑中,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这火烧成了灰烬!

    叶驹之死再寻常不过,那些油尽灯枯的叶家人见到之后,眼里闪过嘲讽,却未如何在意。他们只瞧着众多来犯之人尸骨堆积,脸上不由显出一丝快意,放声而笑。而笑过之后,纵然一口气续不上来,也无遗憾了。

    叶家少族长微微冷笑,看了渐渐已然有人陨落的同族,将自己手腕割破,以指沾血,快速地虚空画出许多纹路来。

    与此同时,那些玄柱爆炸得更快,那威力也更猛烈!

    更多修士都被炸死了,叶家的人也都面上含笑,阖目而逝。

    此刻,叶家少族长失血过多,脑中一阵眩晕。

    他举目四顾,见那些仇人几乎都已死去,才在眉眼间带上一丝满意之色。而后,他的视线落在了那还在与关虚子缠斗的巨大傀儡身上。

    ——不,此刻并非只有关虚子在与那傀儡对战,同来的、不曾猝不及防被炸死的余下一二名聚合修士,也与关虚子合力围攻起来。

    巨大傀儡此刻被打得破破烂烂,攻势却一点不变,生生将那些聚合修士抵住,以伤换伤,叫他们寻不到任何契机去打破此阵。

    叶家少族长将阵盘拿到面前,手指轻轻抚了抚。

    旋即,他喷出一口精血在阵盘上,蘸着极快书写,那阵盘上也生出了明亮的光辉,带动着这偌大的大阵,剧烈震颤!

    地动山摇!混元修真录[重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