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山中异变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叶殊说道:“红鸳姐来了?我这里正捉了几只雀儿,有一只叫声婉转, 送给红鸳姐拿回家去赏玩。”

    红鸳见他处处关心自己, 不由一笑:“殊少爷,多谢你了。”

    说时两人与往日一般,寻一处坐了。

    红鸳看向叶殊,欲言又止。

    叶殊便露出一丝鼓励:“若是红鸳姐有何处要我效劳, 但说无妨。”

    红鸳连忙摇头:“并非是有事相求,而是……”

    叶殊看他,状似关切:“而是什么?”

    红鸳很是犹豫, 期期艾艾:“若是……若是有人心仪另一人,恰她手里又有一样对心上人颇有好处之物,那人……殊少爷, 你觉得那人该如何是好呢?”

    叶殊暗道一声:果然!

    虽说叶殊认定红鸳自私自利, 不会得了“神功”后立即告知叶俊, 但若红鸳当真爱慕叶俊到想也不想便将此物献出,倒也算是对叶俊真心实意, 他或者要改一改原本的打算也说不准。如今见红鸳当真将其瞒下, 眼神闪烁,似乎不必他来挑拨,自己便有了些打算……就叫叶殊心中泛起一丝冷然。

    叶殊原本便对此女很是厌憎, 而今更是毫无怜惜之意。

    当下里, 他顺着那红鸳的心思, 便说道:“如若是我,就以此物为聘,迎娶心上人为妻。虽说此举有些乘人之危,但人心皆是肉做,长久下来,总能叫她心软。更何况在我心里,若我爱慕了谁,必是再无人能比我待她更好,又怎舍得叫她在旁人身畔,被那等心意不诚之人慢待呢?”

    红鸳一听,与自己的心思不谋而合,不由想着:确是如此。天底下还有哪个能同我一般爱慕俊少爷?我有此物在手,比之那些大小姐来对俊少爷更有助力,也算配得上了。又想:定是上天怜我一片心意,否则哪会让我寻到那神功?只是还要小心行事,不可叫旁人察觉了端倪。

    想罢,她心里急切,同叶殊说话间也带了些敷衍,正是如坐针毡。好容易说了一会儿话,她自觉已掩饰得了,就急急同叶殊告辞。

    叶殊也只当不曾看出来,放她离开。

    待其走后,他便继续修行。

    此后只需等上几日,他再多下山几次,想来便可探听到不少消息了。

    ·

    数日后,叶殊就带着田里采来的药材下了山。

    入城之后,他照旧到老大夫的医馆里换了些银钱,便去寻了一家酒楼坐着,要听一听近来发生的稀罕事。而若是要打听,自是人流复杂的一楼最为合适了。

    叶殊找了个角落坐下,要了一壶茶两个菜。

    许是晏城主乃是一名讲理之人,这城里的风气除却那几大世家以外,其余之处都还不错。他这一副山野之人的打扮,到这酒楼里用饭,那小二也挺殷勤。

    茶和菜上齐后,叶殊一边慢慢吃,一边细听周遭之人言语。他耳力极佳,每每若是有他愿意听的消息,都能听个一清二楚,若是不愿听的,略过去也很容易。

    不多时,果然就有一些沾边儿的话,被他收入耳中。

    “听说最近叶家叶俊大出风头,以这堪堪及冠的年岁,到临县将那潜逃十余年的江洋大盗抓了来,到城主府献人头领悬赏去了。”

    “可不是么,那江洋大盗极为凶悍,不然也逃不得这样久,纵然有时泄露了行迹,追上去的人也都给他杀了,死状十分残忍,久而久之,便无哪个侠士敢去抓人了。没想到,叶家这位少爷竟能有这本事,实在是……”

    “依我看,可未必是这叶俊的本事,恐怕还是叶家跟了高手过去,叫这叶俊沾光罢?”

    “嘿,可不能这样说!听闻此番还当真不假,那叶家虽也有随行的高手,但真正出手的,还真是那叶俊!”

    “叶俊的武功的确已是不错了,但那江洋大盗更为凶悍,哪里能被他独自抓住?”

    “据说有人亲眼所见,说那叶俊突然实力大进,故而才能做到如此。”

    接下来,便是一些讨论叶俊为何实力大进,是否是叶家花大代价换来了一门神功,又或者叶俊有什么奇遇之类。

    最后才有一人说道:“我倒听说,并非是那叶俊有奇遇,而是一名美婢将祖上所传的一部神功秘籍取出,交给叶俊习练……”

    听得此言,就有不少人笑而不止,皆说那叶俊艳福不浅,也不知是否将那美婢收用了?也有人笑说,那叶俊不可辜负美人恩云云。

    只不过既然说到了美人,话头便是一转,之后也都是男子之间的荤话黄话,说的俱是佳人美色了。

    叶殊便不再听,安静将余下的饭菜吃了,再喝完茶,就此离去。

    ——那红鸳倒也知道些手段,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叫众人都知道,也好叫叶家中人不可立时过河拆桥。

    只是,倘若仅仅如此,怕还是不够的。

    ·

    叶家,一间厢房内。

    缠绵水声不绝,女子呻吟柔情百转,而后男子一声低吼,便云歇雨收。

    里头还有些情话喁喁,突然门外来了人,在外头扬声道:“俊少爷,大老爷有请!”

    门内便有个略带沙哑的年轻嗓音传出:“知道了。”

    然后又有几声安抚亲吻之声响起,房门被打开了。

    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走出来,他的衣衫有些乱,眼里是刚发泄过的餍足,以及一丝不快。

    房门掩映间,隐约可见一名娇美少女拢着胸衣,满面酡红,春情无限。她正痴痴地瞧着青年的背影,满眼遮不住的羞怯与爱慕之意。

    青年回头朝她笑了一下,随即大步而行,很快穿过走廊,来到了一处堂屋内。

    在此处已有人等着了,乃是个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以及一名雍容华贵的美妇。

    两人看到青年后,原本坐在贵妃椅上的美妇急忙起身走过去,握住了青年的手:“我的儿,委屈你了!”

    中年男子也是沉声问道:“如何?那贱婢说了么?”

    青年冷哼一声:“她还指望着嫁我为正妻,如何肯说?”

    美妇登时柳眉倒竖,厉声叱道:“她也配?若非是有这神功秘籍,纵然是个妾,她也做不得!”

    中年男子眼里带着浓浓的不悦:“那个贱婢,好大的胆子。”他禁不住又看向青年,问道,“俊儿,你已练过了,究竟如何?”

    青年随便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吐口气说道:“那神功不愧是神功,孩儿刚刚修习了第一层,内力已是从前一倍有余,且尚在不断进境。只是第一层极为容易,如今已学到头了,若是要再更进一步,还得学第二层去。”

    美妇咬牙:“可恨这样好的神功,偏被那个贱婢得了去!还说是自己祖传的神功,要真是祖传,还能留到现在不成?”

    中年男子与青年也都这般认为。

    那等下贱的女婢,自不可能有如此珍贵的神功,想来她不知是自哪里奇遇得到了,竟拿来用了要挟的手段。

    ——这三人,正是叶家嫡系的大爷叶振,其妻唐氏,以及其子叶俊。

    叶振问道:“她已然将身子给了你,怎地还不吐口?”

    叶俊说道:“此女心计颇深,早先只说有一门祖传神功要献于孩儿。因她曾为孩儿办了些事,孩儿便给她一点颜面瞧了一眼,孰料那神功果然神妙,却只有第一层……原本孩儿也想着,若是夺了她的身子,能叫她死心塌地,然而她虽是任由孩儿摆弄,在此事之上却还是咬牙不说。贱婢就是贱婢,当真不识抬举。”

    唐氏怒声说道:“将她关押起来严刑拷打,便不信她不肯说。”

    叶振则是摆手道:“不成,不成。她不通武艺,若是一个熬不住死了,后头的神功自哪里来?万万不能冒险。”

    叶俊不甘道:“莫非孩儿真要娶那下贱之人为妻?”

    叶振拍了拍叶俊的肩:“为父知道,此事是委屈了你,但等你将这神功尽数学会了,再来处置她也不迟。到那时,你神功大成,天下间横扫无敌手,妻子病逝又算什么?”

    唐氏不快道:“那贱婢却还要糟蹋吾儿……若是她怀了胎,又该如何?吾儿被迫娶这样一个贱婢为妻,岂非是大失颜面?”

    叶振笑道:“不碍事,此事稍加改动,便可成一段佳话。”说带此处,他声音里有一丝狠辣,“若是日后那贱婢不曾怀上,只管让她病逝就是;若是她怀上了,生下来的资质好,则去母留子;资质不好……区区贱婢又怎配诞下吾儿的嫡子?自是让那杂种随了他亲娘去。”混元修真录[重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