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脱身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华衣少年自然是连连点头:“好好好!多谢两位大侠!”

    晏长澜笑道:“不必如此,我名晏长澜,这位是我好友叶殊,你直呼我二人之名便是。”

    华衣少年看看叶殊,见他对自己微微点头,心下稍稍安稳, 也赶紧说道:“晏兄, 叶兄, 我叫罗子尧,家住京城。”

    三人这般互相介绍了, 就一起来到了破庙里。

    至于那黑衣人的尸首,则都不曾理会——山间多野物,待明日来时, 想必也就只余下一把骨头了。

    到了破庙, 晏长澜将门堵上。

    庙中的火还燃着,给内中添了一片温热, 罗子尧才刚走进来, 便长长呼了口气, 说道:“总算活过来了, 外头可真是又冷又潮。”

    几人围着火堆坐下。

    晏长澜才问道:“罗兄,方才那黑衣人可是你的仇家?”他稍稍一顿, “你似乎对武艺不甚精通, 出门在外, 理应多带些人手才是。”

    罗子尧摆摆手,搓搓脸:“莫提了,我出来时带了有十余个护卫,其中竟有过半乃是奸细,先前还算忠诚的几人皆被杀了,我功力浅薄,抵挡不得,正当我要殒命时,又来了个黑衣人。那黑衣人我也不识得,本以为他是来救我之人,孰料他将那些奸细宰杀后,又追杀起我来……若非是你二人恰好来此,我恐怕也难逃毒手。”

    晏长澜与叶殊一听,便知这恐怕内中有些私密处,也就不再多问。

    倒是罗子尧,现下对两人十分相信,反而主动说道:“我仔细想想,这应是我府中有人图谋,只要将我杀了,他们便有机会。”说到此处他哼笑一声,“可惜我却还活着,待回去后,可要好好瞧一瞧那几张脸孔。”

    晏长澜一面听他说,一面又烤了两块肉给他,说道:“莫要多想,先吃些东西。”

    罗子尧接过这些肉,嗅一嗅,几乎要热泪盈眶:“多谢你了晏兄,你和叶兄救了我的命,现下又救了我的肚子啊!”说罢,他大口地吃了起来。

    这一夜他被追杀逃命,不知吃了多少苦头,自然是又累又饿了……

    吃完以后,罗子尧靠在一堆稻草上,打了个呵欠,一脸的惫懒:“说来我还不知,两位兄台风尘仆仆的,是要去往何处?”

    晏长澜道:“倒没什么特别的去处,只是我两个对那奇闻异事颇有兴致,便看了些杂记,要往那些去处走一走罢了。”

    罗子尧听了,神情一怔。

    叶殊阖目养神,并未加入两人对话。

    罗子尧犹豫一会儿,忽然压低声线:“两位……可是想要寻仙访道?”

    这回便轮到晏长澜怔住了。

    ——求道之事,本应十分隐秘,怎么他于路上随手救了个人,便从他口中听出这事来?

    叶殊似也不曾想到,睁开了眼。

    罗子尧嘿然一笑:“两位有所不知啊。”

    晏长澜素容道:“罗兄,愿闻其详。”

    罗子尧先说了一句:“你道是何人、为甚追杀于我?”而后才不卖关子,继续说道:“如今京城皇室世家、文臣武将等皆得密报,可选取各家子女赴会琼华宴。据闻那琼华宴上有仙人现身,若得青睐,能随仙人前往仙家福地,也有望成为仙人。”

    之后,这罗子尧便说起他的身份来历。

    原来他乃是京城镇北侯世子,亦是唯一嫡子,不过他老爹镇北侯天性风流,家中妾室足有二三十余,生出来的庶子,单是比罗子尧年长的就有三人,比他年幼的不下七八之多,可谓是子嗣繁盛了。

    但当朝规矩言明,家业非嫡子不可承,若无嫡子,便是自五服之内过继一人,亦不可扶正庶子。因此来日里若无意外,罗子尧便是下一任的镇北侯了。

    若只是如此,倒也不会有人打罗子尧的主意,但若是有追随仙人、求得长生的机会,天底下何人肯让?这只瞧“仙缘”,却未分嫡庶。

    不过只要罗子尧活着,镇北侯府的名额便必定落在他的身上,哪有那些庶子什么事?因此就有几个狠毒的妾室联起手来,要先将罗子尧杀死,之后再来争夺这名额。而如若罗子尧死了,他京城的老爹再如何愤怒,也只能从庶子里挑人去赴琼华宴,否则其余各府都有仙缘,偏他镇北侯府没有,便要比旁人落后了。

    说到此处,罗子尧一声冷笑:“尽管除却皇室以外,每一家只有一个名额,但那些妾室却不知晓,若嫡子能被选中,是能挑选两人作为护卫同去的。我与老爹早有默契,一旦被仙人选中,就自府中选两名庶支的兄弟姐妹同往。如今不知哪个狠毒妇人要害我性命,既是这般,我自不愿便宜了他们。”他看向晏长澜与叶殊,再不同先前那般惫懒模样,而是神情一肃,“听闻两位也在寻找仙缘,若是两位不嫌弃,可委屈于那护卫名额,随我前往仙人福地。所谓‘护卫’原本便是个噱头,是为叫我等择取能守望互助之人,有些或者当真是护卫,有些却是不然,只借名头前往罢了。经由今日之事,我以为与其找那不知是否包藏祸心的庶支同去,还不如将这好处让与两位救命恩人。庶支若是出头,怕是恨不能一脚将我踩死,可若是两位出头,想来也肯庇护我一二。”

    这些言语,足以表明罗子尧的诚意。

    叶殊暗暗思忖。

    修士踪迹,虚无缥缈,与其去那几处不知真假的所在寻觅,还不如与罗子尧同往。罗子尧若是能选中,自是千好万好;若是不能选中,他二人触及此事,也可另想法子。

    而依他来看,那选中与否,恐怕全看灵根如何,只要有灵根,一切便都好说了。

    自然,叶殊虽觉得此事颇像是宗门下山收弟子的情景,可一来此间乃凡人地界,修士轻易不来,更莫说在此处收徒了,着实很不寻常;二来也未必没有邪修假作正道模样,哄骗去好苗子,行那暗中的目的。

    不过,此番之事涉及皇室中人,若是皇室并不昏聩,想来也有些缘由。但无论如何,纵使内中有什么蹊跷,也是他们如今一个难得的机会了。

    叶殊此刻方正眼瞧了瞧这罗子尧。

    此子心性不错,又还算率直,若是真能由他进入修士的地界,日后照拂于他也不算什么。

    想定之后,叶殊朝晏长澜微微点头。

    晏长澜见叶殊如此,便同罗子尧说道:“如此机会,自当抓住,多谢罗兄了。”

    罗子尧瞧出这两人之间很是默契,其中主导之人则是叶殊。

    他心中对真正的救命恩人晏长澜更有好感,此时受了谢,也是说道:“不必客气,两位救命之恩我尚且未报,如今也不知我自身能否被选中,当不得晏兄谢意。”

    晏长澜又问了问他如今京城的境况,尽力多了解些。

    叶殊虽不曾同罗子尧多言,但两人的交谈他却一直听在耳中,不断思索,从中整理出许多消息来,一一记下。

    罗子尧将能说的都同晏长澜说过之后,才发觉自己已疲惫极了,而后竟是就这般睡了过去。晏长澜和叶殊一个小憩、一个打坐,便一直到天明了。

    次日,三人一同上路。

    有了罗子尧这武艺粗浅之人拖后腿,这行程自然就慢了些。途中仍是以穿过丛林、山脉等边缘之地为主,有晏长澜开路,叶殊感知,正是有惊无险。

    大约一月后,总算是到了京城。

    在城门口,单单是罗子尧这张脸便已能通行无阻,他带着晏长澜与叶殊两人,一路威风,大摇大摆地直接到镇北侯府去了。

    侯府门前,那看门的守卫见得罗子尧,一脸喜悦:“世子怎么这样久才回来?侯爷听说世子在这当头跑去城外打猎,还不知为何失踪了,正急得很,满处派人寻找世子。如今世子回来了,侯爷定然是高兴极了!”

    说话间,守卫把门打开,就要把罗子尧给迎进去。

    罗子尧撇撇嘴,一面带着晏长澜、叶殊两人朝里走,一面说道:“老爹还真以为我是出去打猎意外失踪?当我傻么!”

    眼见那些虫王就要将矮小男子的尸身啃尽,叶殊再使法力,在那处点了一把火。

    困阵之下,拘束毒虫不能立时逃脱;火焰沾染些许法力,这寻常毒虫便奈何不得。

    短短半柱香时间过去,那矮小男子尸身也好,毒虫也罢,全都化为了一片灰尘,周遭的草木也被焚烧,焦黑一片。

    叶殊手一扬,一道大风吹过,将那些骨灰、虫灰、草木灰都随风散去,但那处地面却还需遮掩一番。他稍作思忖,取出存在混元珠内的一桶冲兑混沌水,尽数浇灌在这地面上。混元修真录[重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