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4.再见风凌奚
    ,精彩小说免费!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 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整体瞧着, 倒是不俗。

    不过叶殊见识广博, 故而外物不萦于心, 扫过一眼后便盘膝坐在榻上,慢慢地汲取天地之气,积累法力起来。

    差不多有个小半个时辰过去,有人在外叩门。

    因着是在外头, 叶殊原本便留了一分心思在外, 于是睁开眼来。

    他知晓,这应是晏长澜来了。

    果然, 待叶殊将门打开,晏长澜走进来, 说道:“府内引了温泉到池中,叶兄常年在山中居, 想来多有体乏,如今正可前去泡上一泡。方才观礼时叶兄吃得不多,待会儿可在吃一碗温泉面,同我喝一杯水酒。”

    叶殊听得, 微微一怔。

    温泉?

    温泉为何, 在原身记忆中只带过一笔,大约是凡人地界中于凡人身子有益之物, 叶殊从前倒是泡过灵泉, 对法力进境大有好处, 想来温泉对凡人而言,同那灵泉之于修士用处相类。

    只是从前泡那灵泉时,叶殊皆是独自而去,如今被晏长澜相邀,想必是……友人之间,一同浸泡那温泉?

    对于同他人同泡之事,叶殊有些不适,但他终究不再是从前的叶氏少族长,又确是视晏长澜为友,不愿伤他心意,也就答应下来:“如此,便多谢晏兄了。”

    晏长澜在邀请时,心中也有两分忐忑,然而他不知为何确是对这叶殊十分顺眼,自也愿意同他交往更深些,才冒昧提出,而对方当真答允,可见确是也愿同他亲近,他更颇是欢喜。

    想了想,他说道:“那叶兄随我来罢。”

    叶殊目光一缓:“好,晏兄请。”

    晏长澜更是喜悦,过去一把拉了他的小臂:“来来,请。”

    叶殊低头看了一眼,也未躲开。

    从幼时到而后,能与他这般接近者,除却祖父,便是天狼……如今不知……

    叶殊未及多思,已被晏长澜很快拉着穿过长廊,来到后方一个独立的院落处。

    打开院门,里面热气氤氲,还未接近就已有些微微冒汗了。

    晏长澜道:“先去隔间换一身丝衫,再入泉中,最是舒适。”

    叶殊依言同他去了一旁的房里,两人分别入了隔间,各自穿上一件丝衫。

    待出来后,晏长澜就将叶殊带着又走到旁边的一扇木门前,将其推开。刹那间热气滚滚而来,吹在脸上一片温热。

    叶殊定睛一看,便见到在前方有一个汤池,大约有三五丈方圆,为极光滑的青石砌成。

    晏长澜拉他去了池边。

    池子里有两个小石梯,靠边处又有几个石座,都没入到汤泉之下。

    两人就分别走进里面,各自找了个石座坐下来。

    刹那间,微烫的泉水一直没到胸口,直教人打从心底里都熨帖起来,热气直入体内,蒸得人面上发红,浑身舒适。

    叶殊稍微感知了一会儿。

    只觉得这泉水之中,确是有一丝于人有益之物,不过那也仅限于凡人,若是他这等修士,却是毫无用处。但这水裹住身子的确舒坦,能多泡上一会儿也算享受。

    晏长澜微微发出一声低吟,摇了摇旁边的铜铃。

    很快就有一个随从走进来——并非是时人常见的婢女,而是五大三粗糙汉模样。他手里端着个极大的木托盘,上面摆着两碗雪白的面条,上头覆着一捧清煮的大叶青菜,又切了一盘子牛肉,两碟子不同酱料,再加一壶酒,俩酒杯。

    之后糙汉将这木托盘放进汤池,就抬脚走了。

    木托盘漂浮在两人中间,托盘挺大,就如同在两人之间放了张桌子似的。

    晏长澜伸手倒了杯酒,然后把那木制的酒杯顺着汤泉推过去,被叶殊抬手接住,然后他再再问道:“叶兄吃辣否?”

    叶殊看一眼酱料,将那不辣的拿过去,自己倒入面条里搅拌了吃一口,又喝一口酒。

    晏长澜咧嘴一笑,神采飞扬的:“这酱料是牛叔最拿手的,牛肉也是他精心养出来的好牛所出,怎样,吃得还好?”

    叶殊点点头:“滋味不错。”

    晏长澜道:“配上你给的那菜更美。”

    这般说了两句后,叶殊与晏长澜都一口面一口肉一口酒地吃起来,一边吃着,一边时不时又聊个几句,也很惬意。

    待吃完了,又泡了一会儿,晏长澜才开口:“叶兄,你日后有什么打算?”

    叶殊道:“如今在山间度日颇合心意,便这般度日了。”

    晏长澜略有迟疑:“叶兄……可还想习武?”

    叶殊微怔,旋即摇头:“不了,前缘一切,皆因习武而起,并不叫我快活,而今做个山野村夫,反倒自在。”

    晏长澜听得,轻轻一叹,也不勉强。

    他同叶兄颇为投契,原还想着教他习武,虽说不能将晏氏家传武学传授,叶兄现下习武也晚了些,难有大成就,但只要勤奋点,也能自保有余。只不过,既然叶兄并无此意,他也不便多劝,左右还有他在,日后他再多看顾几分,也就是了。

    叶殊知晓晏长澜好意,举杯敬了一敬。

    晏长澜露出个飞扬的笑容,满饮一杯。

    泡过温泉后,两人换了干净的衣衫,一同回房休息。

    到了客房前,晏长澜说道:“叶兄夜间若有所需,摇晃房中铜铃即可。”

    叶殊点一点头:“晏兄好眠。”

    晏长澜洒脱道:“明日再见。”

    两人就此分别。

    叶殊进入房中,一夜仍是打坐修炼。

    待次日天明时,他方睁开眼。

    门前有婢子送来洗漱之物,叶殊惯于被人侍奉,自很从容,而后他走出门去,便见到晏长澜在那院中练武,其额上细汗微微,显然已练了一些时候。

    叶殊不由暗赞:果然勤奋,难怪年纪轻轻,已有如此武艺,断不是仅仅资质不凡之故。

    于是叶殊立在那处,静待晏长澜练完。

    晏长澜收手后,回头看见叶殊,笑道:“叶兄起得可早。”

    叶殊道:“不及晏兄多矣。”

    晏长澜摆摆手:“自幼如此,早已习惯,不值一提。”

    之后,晏长澜请叶殊去他房间小坐:“此间风大,到我屋里用早膳。”

    叶殊道:“也好。”

    两人便入了晏长澜的房内。

    到底是少城主,虽房中摆设也颇简洁,可但凡有的,总是有些底蕴。房间颇大,分里外间,里间为入寝之地,外间类于书房。

    叶殊静静打量这房间,目光倏然落在书架的一层上。

    晏长澜留意到叶殊视线,也看过去,便瞧见那处有几个玉瓶,每一个大约拇指长,分为七色,各不相同。那些玉瓶不知是何人送来,品质寻常,胜在小巧精致,颇有意趣,他方才留在书架之上,点缀一二。

    如今看来,叶兄似是喜爱?

    晏长澜心念微动,走过去将那几个玉瓶取下来,送到叶殊手里:“不过是些小玩意,叶兄若是喜爱,便拿回去玩罢。”

    叶殊顿了顿,坦然接过:“这些瓶儿的确有用,我便不同晏兄客套。待我回去后,也送个小玩意儿给晏兄赏玩。”

    晏长澜笑道:“叶兄不必……”

    叶殊却说:“礼尚往来,方为友人相处之道,只是我拿出的那物恐怕粗糙了些,到时还望晏兄莫要嫌弃才是。”

    晏长澜听叶殊如此说,竟带了几分期待:“那我便等着叶兄的‘小玩意儿’了。”

    而后,婢子送早膳进来,两人一起用了。晏长澜又带着叶殊在附近走了走,才在叶殊的推辞之下,送他离开。

    叶殊对他说道:“早则数日,迟则十数日,我便将那物送来给你。”

    晏长澜心情愉悦,禁不住笑应道:“好。”

    分别后,叶殊回到山中,将那些玉瓶收入了混元珠内。

    当晚,那混沌水落下时,他及时将其中白色的那只玉瓶移动到竹筒里,便正好将混沌水接住了,化为一颗滚珠般的水滴。

    正如叶殊所知,混沌水在玉瓶里就如在那竹筒里一般妥善保存,毫无差池……

    叶殊对这玉瓶便很满意。

    略估算,这一个玉瓶里大约能盛放三十滴混沌水,一套七只玉瓶,就能有两百余滴,于他如今而言,足够用了。

    这些时日以来,他每日服用半滴混沌水,剩下半滴兑过后浇灌田地,实则田地已无须浇灌,大叶青菜还未吃完,而草药也都长成,浇灌越多,年份越是长久,反不好出手了。

    诚然叶殊修炼也需要一些药材,但在这凡人地界所能得者,也不过是人参灵芝首乌等物,偏偏这些药材除非炼制成丸药吞服,否则对他的好处还不及那半滴混沌水,实乃鸡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