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器物不足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穿过回廊, 入得正堂。

    有个身着紫袍的魁梧男子已大步而来, 抬手就在罗子尧的头上狠拍了一个巴掌:“臭小子,竟在这当头出去,现下才舍得回来?”

    罗子尧冷哼一声:“老爹你在女人肚皮上躺得糊涂了罢?你儿子我像是这般不知事的人么?此番被你那后院的毒妇算计,若非是恰好遇上两位恩人, 莫说是囫囵回来,连尸体怕是都得被野物给吃干净了!”

    魁梧男子一怒:“你说什么?”

    罗子尧撇嘴:“说你老糊涂!”

    这魁梧男子相貌同罗子尧很是相似, 显然便是侯府主人。

    叶殊看一眼,见对方并不曾主动开口, 知晓是对他们还有疑虑, 便也不多言。

    晏长澜却是眼里泛起一抹水光,虽只是一闪而没,却依旧显露出他此时的心思来——他曾经同父亲亦是十分亲密, 如今……却是天人永隔。

    罗子尧不曾忘记两位恩人,将他们请入了客院暂且休息,自己则跟镇北侯去了书房,要将此番之事同他说上一说。

    待到了书房后, 父子俩才没几句话, 镇北侯已怒声吼道:“你要将护卫名额给两个外人?不行!仙缘难得,自是我府中子女前往更为妥当。我知你感激那两人救命之恩, 但这等恩情若要报答, 不乏两全之法, 不必用上名额!”

    罗子尧也不痛快:“老爹,你儿子我的性命,还值不得两个护卫名额?”

    镇北侯背着手来回走了好几趟,急道:“为父并无此意!但若是给了外人,对我镇北侯府并无好处,十分可惜啊。”

    罗子尧扯了扯嘴角:“呵,若是把名额给我那些‘兄弟姐妹’,才有意思呢。过不了多少年头,老爹你便再给我收尸罢,只当我这回不曾被救下便是。”

    镇北侯更怒了:“你这是何意?”

    罗子尧也愤怒起来:“我是何意?老爹你倒是在想什么啊?!”他喘口粗气,“你也查到了,之前将我骗出去要害我的正是你后院里的几条蛇蝎,她们藏得深,一时半会儿的找不出来,因此老爹你所有的女人便都有嫌疑!便是不曾出手的,也说不得是推波助澜,不安好心!若是让他们的子女跟我做护卫得仙缘,岂不是说我这条小命可以随意践踏,左右不但不会有事,还能有天大的好处?”

    镇北侯听到此处,也不由一顿。

    罗子尧深深呼吸后,快声说道:“我知老爹你以为纵然我与那些庶支不同母,却也是骨肉兄弟,可在仙家福地守望互助,为我镇北侯府争取好处。但老爹你可想过,心术不正、戕害兄弟,如此之人,岂会将骨肉亲情瞧在眼里?纵然日后他们得势,莫非当真还会庇护侯府?恐怕立时便要夺权,甚至将嫡支踩在脚下,方才甘心罢!”

    镇北侯猛然一震。

    罗子尧便将先前同叶殊、晏长澜所言同镇北侯也说了一遍,又道:“那两人分明只是路过,却肯出手救人,可见品行不坏,后来也不曾挟恩图报,还愿再搭把手,就更加豁达。老爹你不曾留意,那两人瞧着普通,仔细看给人观感却很不同。儿子我如今是努力想要同他们有些交情,若是一同去了仙境福地,他两个必有建树,到那时,只要愿意给我搭把手,便已然极好了,总比那些不知想些什么的‘兄弟姐妹’强上许多……”

    镇北侯慢慢地思索着。

    罗子尧见状,心知有戏,又连番地劝说起来。

    最终,这父子俩还是统一了意见,做出了决定。

    ·

    次日,罗子尧大清早便来寻叶殊、晏长澜二人。

    才到他们所居客院,他便听到一阵锐气破空之声,再走近些,仿佛能察觉道道寒意扑面而来,当真是气势凌人。

    罗子尧抬眼,就见晏长澜正在树下舞剑,叶殊盘膝而坐,两人一动一静,颇有一番美感。

    看过欣赏过了,他就立刻过去打了招呼:“晏兄,叶兄,起得可早。”

    晏长澜刚耍完一套剑法,而后收剑负在后背。

    叶殊朝罗子尧微微点头。

    罗子尧笑道:“昨日我与同老爹说了,若是我能被选中,那两个护卫名额便给了两位。但若是我不曾选中,也可替两位找找门路,多少有点机会。”

    晏长澜便一抱拳:“多谢罗兄费心了。”

    叶殊也道一声谢。

    罗子尧嘿然笑道:“待真能被选中,再谢我不迟。”

    叶殊和晏长澜自也不再多言。

    几人一同进了早膳,随后在罗子尧热情相邀下,叶殊与晏长澜也一同出去,要听他介绍,游一游京城,也见识一些人物。

    罗子尧一片好意,两人也无辜负之理,便随他前去了。

    出门之后,罗子尧直接叫马车过来送人。

    三人上了车,每过多久,就到了一条极繁华的大街上。

    罗子尧引两人下车,开口说道:“听闻有仙人要来,当今特意将这一条极繁盛的龙华大街改为了仙缘大街,寻常百姓都不可再入其中,若要进来,非得是官宦人家的子弟方可——哪怕是富可敌国的豪商,也极难得能有如此机会。”

    京城中人大多并不知晓为何这条大街要如此改建,不过当今权力集中,总揽天下,他所出的命令也无人质疑。京城并非只有一条大街,且这一条大街往往大多百姓都无力来此,便也不曾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至于那豪商之类,若是有门路者自能听说一二浅薄消息,若是无门路的,也不必多想了。

    虽然叶殊和晏长澜都并非什么官宦人家,不过既有罗子尧在前带路,他们也就可以径直进入,不必多费心神验明身份。

    进入大街后,一行人便下了马车。

    街道上人来人往,处处可见有头戴薄纱的美貌女子、相貌堂堂的世家公子来往。目光所及之处,或者是满身绫罗锦绣富贵,或者是气质挺拔衣冠楚楚,与大街之外所见又有不同。

    镇北侯世子罗子尧先前失踪,据闻是出了事,在京城的二代圈子里还颇掀起了一些波澜,自然也有些镇北侯府的庶支按捺不住,似有意似无意地在外走动了。

    如今罗子尧回来了,自要在这圈子里现身,以正嫡支气势。

    而最便于露脸的地方,便是这仙缘大街了。

    因此,走在这大街上,罗子尧全无掩饰。

    他今日穿的是满身金线,处处暗纹,华光璀璨,贵气逼人,而他大摇大摆,满脸傲气,又显得格外张扬。

    晏长澜见到这好似摇身一变换了个人般的罗子尧,不免一怔。

    叶殊心静如水,同他说道:“今日只看罗兄一展风采便是。”

    晏长澜闻言,点一点头:“罗兄今日……果然好风采。”

    这样的罗子尧,自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他犹若开屏般晃了一圈后,才收敛些,主动同晏长澜说道:“方才怠慢两位了,只是刚刚回来,要叫人瞧瞧。现下我引两位去僻静些的所在,当是能讨两位的喜爱。”

    ——也不知为何,对晏长澜时他倒能从容自然,可一旦面对叶殊,就总有些心中打怵之感。故而若是要与两人说什么,他每每都与晏长澜讲起。

    晏长澜便道:“无妨,随罗兄之意即可。”

    罗子尧就知道他好说话,当即笑道:“放心,必不让两位失望。听闻在那处有不少好东西,说不得也有两位喜爱之物。”

    没多久,罗子尧果然将两人带到了一处瞧着颇为雅致的所在,那门前写着“雅玩阁”三字,内中有茶水美食恭迎,亦有诸多珍宝展示,尤以玉器珍玩为主。

    但凡是在这仙缘大街上之人,都喜爱在此处小聚,罗子尧亦来过几次,如今刚踏上门槛,就被人恭敬地迎进去了。

    叶殊和晏长澜略一看,便知此地确是被用了不少心思,在诸多极大的木架前,许多衣着华贵之人都在赏玩一些珍物,间或交谈,颇是幽静。

    罗子尧进来后,不少人也认出了他,都微微招呼。

    叶殊却从那些木架前细碎轻微的交谈里,听出了个有一丝熟悉的女音。

    这是……那魏氏之女?

    那些桃子很快熟透,如同雨点般从桃树上落下,砸在地上之后它们转眼就成了桃泥,而本来青翠的大树,也变得干枯起来。然而下一刻,它重又恢复青翠,再开桃花,花再凋零,再结桃实……如此反复足有七次,才重新化为了一棵粗壮的桃树,堆了满树的花,绚烂缤纷,如烟似霞,美不胜收。混元修真录[重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