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 陆争来访
    诸位, 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平常时, 周遭皆是凡人,叶殊布阵只用些石子之类, 算是稍作掩饰, 可如今似乎有修行中人来此,自然不能如此敷衍。

    玉瓶于他而言本是有用,但事急从权, 现下也只好先砸碎了做那引阵之物了——不论如何, 玉石比起石子来,总是合用得多。

    阵起后,好似有一阵微风吹拂过去。

    此刻若是有人自上方朝下看, 便连那茅屋也瞧不见了。四周左右,也皆是如此。

    做完这些, 叶殊才走回屋内, 看向榻上的晏长澜,轻轻叹了口气。

    他必然是遭逢了磨难,也不知晏城主如何了?而那修士又为何要对晏长澜下手?以那晏城主的性情,理应不会得罪修士, 而修士行事,多是无利不起早, 若是无可图之处, 怕也不会自降身份, 对付凡人。

    那么, 若非是有人请修士对付晏城主,那么便是晏城主手中,有修士觊觎之物。

    这般思索一番,叶殊猜不透,也便不多想。

    当务之急,乃是先将晏长澜的身子调理过来,否则若是他醒转过来,发觉自己受此重创,岂非难以承受?

    稍作迟疑,叶殊用手指拂过晏长澜颈侧。

    晏长澜原本便已昏迷,而今被他点中此处,若不解开此术,中途必不会醒来。

    也不曾多犹豫,叶殊就将自己平日里泡澡的浴桶拿来,清洗一遍,将水注满,旋即把那仅剩的白玉瓶儿拿了出来、

    短短十多日,他攒了有六滴混沌水,晏长澜如今经脉俱断,以他这堪堪炼气一层的修为,自不能以法力为他续接,那唯一之法,就只能靠这混沌水的生机滋养之力了。

    于是,叶殊滴了一滴到那水里,再把晏长澜衣裳剥了个干净,置于浴桶之内坐下。

    晏长澜无知无觉,整个人直没入水中,一直到顶。与此同时,叶殊手指在他身上按捏,为他短暂开穴,叫他不会因此无法呼吸。

    大约过了有半个时辰,浴桶里的灰色变淡了一丝,叶殊便明白,这正是晏长澜体内已被滋养的缘故。既如此,便足以证实,这断去的经脉也有恢复可能了。

    叶殊捏住晏长澜的脉门,见他脉象果真好转许多,那紧蹙的眉头才稍稍放缓。

    许是晏长澜受伤颇重,又许是他原本体魄极佳,再许是他食用了不少时日含有混沌水的大叶青菜与野兔山鸡、同混沌水颇是亲和,尽管他是个凡人,体表十万八千毛孔吸收起那混沌水来也是不慢。

    约莫一个时辰后,那一桶水已变得澄清,内中所含混沌水竟是被晏长澜吸收个干干净净!

    叶殊微微一惊。

    不过人之体质各异,若是晏长澜能吸收更多,他也不吝惜这些混沌水。

    而后,叶殊便在那桶里再滴了一滴。

    大约一个时辰后,晏长澜再度将其吸收干净,比先前快了一些。

    接下来,叶殊滴了第三滴。

    也是此时,叶殊察觉有一丝淡淡的窥视之感,自远方传来。他微微一顿,将气息收敛得更深些,同时打出个遮掩的法术在那浴桶之上。

    这种窥视感只徘徊了数息时间便已消失,不过叶殊却能分辨,这窥视并非来自于灵识,而是目力和法术罢了。既如此,这窥视之人的本事也并不高明。

    再忍了半个时辰左右,这窥视之意始终不曾再来,叶殊方才撤去法术。他此时再看晏长澜时,便发觉他此番吸收得更快,浴桶中的混沌水,色泽变得只余下极淡的一层。

    叶殊再滴入第四滴,晏长澜用半刻时间吸收干净;他滴入第五滴,晏长澜耗费了盏茶时间……而且并未全部吸收,还剩下了一丝。

    因此叶殊便知晓,吸收五滴混沌水,便是晏长澜的极限。

    叶殊伸手给晏长澜探脉,探知他如今身子大好,重续的经脉比起从前来更为宽阔,血肉也越发纯净强健,甚至就连他的个头也略长了一寸左右,那原本还带着些稚气的面庞,现下也渐渐有了一点坚毅的轮廓。

    下一刻,浴桶中忽然有一道大风卷过,将整个茅屋内的器具都吹得摇动起来,噼里啪啦掉下来摔了,又有一道雷光迸现,发出一声炸裂之响!

    叶殊眼瞳蓦地收缩。

    风吟雷动,这是风雷变异灵根生成的征兆!

    此时,叶殊看向晏长澜的目光,便带上了一抹复杂之意。

    显然这晏长澜从前也是有灵根的,如今因混沌水刺激潜力、重塑经脉时,那原本不知为何的灵根经发生了变异,化为了风雷双灵根……且看这风吟雷动的阵势,便知他的灵根也颇纯净,恐怕,最低也在七八分间。

    单论这资质,可算是因祸得福了。

    只是,如今城主府应是遭逢大难,凡人地界资源有限,修行缓慢,若是心怀不甘,晏长澜是否情愿修行尚未可知。

    修真之道,步步艰难,非有大毅力者不可为,因此,虽说以晏长澜资质,一旦修行,大有可为,却还是要他自己心甘情愿才好。

    此时,叶殊又想起天狼来。

    天狼他……一生坎坷。

    晏长澜年少时便遇上如此灾厄,与天狼似乎有些对上。

    稍作犹豫之后,叶殊取来了一张绢布展开。

    这绢布还是晏长澜同衣被等物一同相赠,现下他正可将一部《风雷啸天诀》书写于其上,又匆匆留字数行。

    《风雷啸天诀》乃是前世叶家自一处遗迹所得,非风雷双灵根者不可修行,非灵根七分纯以上不可修行。

    叶家自有家传秘法,除非恰好有这双灵根,否则必不会学它,故而此法被束之高阁,叶家子弟尽可翻阅,亦无限制传授。

    如今看来,此法正是为晏长澜量身而制,叶殊便顺从心意,留给他一份。

    日后若是晏长澜合该修行,则正可以修炼此法,若是他只愿习武……也是无妨。

    写完后,叶殊略一叹,将这绢布卷起,放在一旁,又将晏长澜自浴桶中抱起擦身,放于床榻上。随即,他便用心调息,将法力尽数恢复后,下山而去。

    此去,是为打探城主府的消息。

    已然是一夜半日过去,近乎午时了,叶殊来到城门口,发觉此地仍在戒严,守城的兵士面上则都有些不安,似乎城中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依旧用了隐身术,叶殊进了城门。

    白日里街上倒是间或有人经过,只是巡城的兵士也增多了数倍,每前行数百步,皆是甲胄碰撞之声响起。他快速往城主府而去,路上再不曾见到什么毒虫,但等他到了城主府前,却是发觉府门大开,有许多兵士进进出出,也抬出了好些尸体。

    叶殊心里一凛,闪身入府。

    很快他便见到了些五官熟悉的面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中一名衣着格外不同之人,有城主府标识……应是晏城主晏北?

    不,不对。

    晏北武功极高,纵然是尸身,也不该是如此模样,那么……是晏城主的胞弟晏西?晏西也有武功,却远不及其兄长,只是他为何会穿城主服饰?昨晚城主府出事,若晏北不能幸免,晏西却能如此打扮,其中必有蹊跷。

    不多时,叶殊又见到一具摆放在棺木内的尸身,其相貌英俊,五官同晏长澜十分相似,气度也很是威严。这一位,想来才是真正的城主晏北。

    ……果然已经殁了。

    晏北腹部有一个大洞,血肉边缘有焦灼痕迹,乃是修士以法力将其杀死,那修士所修乃是火道的法术,极为狠辣。如晏北这等凡人地界的顶尖高手,竟并非是他敌手。

    叶殊仔细感知这淡淡火道气息,分辨出对方境界之后,心下一宽。

    那位修士的境界也不过只在炼气二层,比之他强不得几分,他自身心境远高于对方,所知秘法亦是很多,拼杀起来,必能胜出。

    再看府内一块空地上,还有许多尸身一具具排列,乃是城主府的仆婢管事之流。他们尸身大多一片漆黑,为中毒之相,却是不曾受到什么杀人的招数,只是在细微处,有许多啮咬痕迹,也有被吞吃的血肉……这正是被毒虫袭击所致。

    这些伤口上都无法力气息残余,但凡所见毒虫也都如此,便让叶殊笃定,另一位能驱使毒虫之人,多半还未踏入修行之道。

    此时两人看着叶殊,轻浮男子先开了口:“我听说……你这傻子突然不傻了?嘿,可真是有意思。现在瞧瞧你长得还行,就是瘦了些。这么可怜,又没个营生,不如让为兄给你荐一处,也叫你日后能锦衣玉食,好不好啊?”这话说得仿佛是真心实意一般,但他这副做派,分明就是不怀好意!

    凶相之人亦是一脸恶意:“不错,养上几天,说不得还能卖个好价钱!哈哈哈!”

    叶殊自然认得这两人。

    那轻浮男子名为叶茂,凶相之人名为叶熊,原主早年痴傻之后,同先前在城门口手误杀死原身的几人一般,他两个亦是常年欺侮原主,只是原主并不太懂,才时常被他们推搡折腾,每每都带了伤回去。但莫看这两人一副没脑子的模样,却并非当真没脑子。若真是没脑子,这次拦住他以后便也与从前一样推搡踢打起来,哪里会只动口而不动手呢?混元修真录[重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