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6 那一日(一更)
    ,最快更新卿本为后:巨星甜妻万万岁最新章节!

    第三百一十六章

    苏云卿至今还清晰的记得那一日。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是丞相夫人去玉同寺礼佛烧香的日子,她原本只有每年的年初和佛诞日才可与母亲同去,可因为在前一天家中刚刚接了她入宫受封的旨意,所以父亲才特许在她入宫之前和娘亲一起出门,同去玉同寺礼佛还愿。

    苏云卿每年都要来玉同寺几回,小时候还得过里面一位大和尚的赐福,后来她才知道,那个大和尚就是玉同寺的主持。

    那日她同娘亲如同往常的每一次一样,在玉同寺的前殿做完祈福法事之后原本该是立即回府,可玉同寺久未露面的主持却突然出现,说有事相商。

    她娘亲以为是要为捐献香火一事,便客客气气的表示,待到苏云卿平安入宫之后,丞相府上就会派人过来为前殿的菩萨们重塑金身。

    可主持大师却笑着指指苏云卿,说,贫僧想找的是苏小姐。

    苏云卿被住持大师请进了后殿的禅房,大师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年幼时送她的双鱼玉佩可有带在身上。

    苏云卿从衣服领口里拉出一根红线,下面挂着的就是那块自幼从不离身的双鱼玉佩。

    说起来苏云卿还有点心虚。这款双鱼玉佩是住持大师在她年幼时送给她的,说这块玉佩与她有缘,带在身上可避灾厄,保平安。奇怪的是这玉佩看起来明明该是一对,可大和尚却只给了她一个,而且就这一个她还没守住,早在拿到的那日就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她现在手上的这个是后来在寺里遇到的一个小哥哥给她的。

    家里人不知道她手中的玉佩是左边那块还是右边那块,只知道是块稀世罕玉,还是由得道高僧亲自开过光,可大师是亲手赠予的人,又怎会分不清她拿的是哪一半呢。

    苏云卿自知在大师面前瞒不了什么,因此怀着惭愧的心情把幼时发生的事情跟大师说了。

    得知事实真相后的大师并没有生气,而是长叹一声,叹了一句,老衲原本以为可以阻拦一二,但原来一切早有上天注定。

    苏云卿听的云里雾里,她对于幼年时好心助她的那位小哥哥念念不忘,想要当面和他说一声谢谢,并将玉佩物归原主。因此就追问主持大师,对十几年前的小公子可有印象。

    主持大师捻须轻笑,说,若有缘,你们自会相见。拿好你手上的这块玉佩,它能保你平安。

    说罢,就让小沙弥把苏云卿给请了出去。

    苏云卿当时心中虽然满是不解,但想到自己不日即将进宫,至此以后她就生是后宫的人,死是后宫的鬼,莫说是萍水相逢的小公子,即便是家中父母,闺中密友,以后恐也少有再见之日。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或许这便是大师口中的缘吧。

    ++

    顾言之听到这里时冷冷的哼了一声,苏云卿笑着靠过去,握着他的手哄道:“我与那小哥哥不过只有一面之缘,再加上他又曾经帮过我,所以心中难免会记挂一些。”

    此时两个人已经坐在了沙发上,顾言之闻言把人搂在怀里,低头含住她的唇舌,只吻得她气喘吁吁才罢休。

    “以后都不准想了。”

    对于他霸道又不讲道理的要求,苏云卿心中不觉为难,只觉甜蜜,依偎在他怀中偷笑着应了。

    顾言之把人抱紧,又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问道:“后来呢?”

    ++

    后来,苏云卿出了禅房回到前殿,主持大师也跟在她后面一同出来,还亲自将母女俩送到了寺门口。

    临行前,大师对丞相夫人说,阿弥陀佛,我等众生来到这世间,实则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各人有各人的造化,但请夫人日后切莫郁结于心,伤了身子,反让人不安。

    丞相夫人和苏云卿都不知道主持大师这句话指的是什么意思,还待细问,又听大师对苏云卿说,身上的玉佩切记带好,它能保你平安。

    苏云卿攥紧玉佩,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强烈的不安。

    她抓着丞相夫人的衣袖,小声恳求,希望可以在玉同寺为当今太后礼佛斋戒三日,以示诚心。

    夫人犹豫再三,刚待答应,忽然又接到家中小厮带来的急报,若是太后身边的宫女突然到了家中要见小姐,请夫人小姐迅速回府。

    夫人无奈,只能够和主持大师告辞,然后带着心中不安的苏云卿踏上了回府的路。

    玉同寺香火鼎盛,虽说寺庙建在山中,但由于是皇家钦点的佛寺,信徒香客当中又不乏京城名贵,因此上山之路早已经被修的宽敞平坦,一路还有附近的农户叫卖山中菌菇,野兽奇珍。

    那就是这么一条热热闹闹的路那日却安静的有些诡异。他们刚离开玉同寺不过一刻钟,天上就乌云密布,狂风阵阵,不多时竟下起暴雨来。丞相府夫人小姐们所乘坐的马车自然都是好料子做的,雨势虽大却不妨碍什么。可驾车的马夫却来报说前方有泥石下滑,道路被阻,暂时过不去了。

    这个时候其实最好的就是掉头回玉同寺,等雨停了之后再走,可丞相夫人和苏云卿一想到还在家中等着的太后近侍,若不尽快赶回去,还不知道丞相会如何责怪她们。

    丞相夫人也不想在自己宝贝女儿进宫之前再生出事端来,于是决定听从马夫的意见,换另一条路走。

    一开始她们还没察觉出什么,可是越走就越觉得心中不安,苏云卿悄悄掀起马车轿帘一看,发现外面树影重重,人迹罕至,大雨滂沱中竟显得恐怖异常。

    她心中害怕,刚想坐回自己娘亲身边时马车突然剧烈一晃,紧接着她就一头撞到了马车车厢边上。拉车的马儿受惊狂奔,车夫根本控制不住它,口中呼喝不断却无济于事。

    丞相夫人和随行侍女也被狂奔的马车抛得七晕八素,但最危险的是苏云卿。在刚才第一次剧烈晃动的时候,她就被抛到了马车轿门边上,此时她正死死的扒着马车边缘,尽力不让自己被甩出去。

    可她一个弱女子的力量又怎么敌得过这剧烈的晃动和奔跑,很快,马车车轮不知道撞到地上的什么东西,马车猛然朝一边翘起,之后又是往下剧烈一颤,最靠近门边的苏云卿就在猝不及防被甩出了马车。

    再苏云卿被甩出去的那一瞬间,她似乎看到天空中某个地方发出了十分刺眼的亮光,然后那道光似乎从天边落了下来,方向正是冲着她来的。

    可不待她多想,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清醒时,人已经躺在了苏家的后花园里。

    ++

    苏云卿长吁一口气,看着顾言之说道:“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全部经过。”

    她握着顾言之的手,轻声说:“顾大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甚至在我刚来的那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想自己到底是人是鬼,其实顾老爷子的顾虑没有错,我虽然不是来历不明,可是……可能现在这个情况并不比来历不明有好上多少。”

    她犹豫了一会儿,迟疑道:“你……你介意吗?”

    顾言之摸摸她的脸,“我现在只想把你重新带回那座岛上去,你觉得我介意吗?”

    苏云卿展颜一笑。

    她心中其实早有答案,可是有些事情就是想听顾言之亲口说出来,这样才能让她更安心。

    “我来到这边之后,陌生的世界和陌生的环境曾让我惶惶不可终日,幸好后来我遇见了你。”

    顾言之低头吻她,说道:“当时我并没有醒。”

    “是啊。”苏云卿笑着点头。“那个时候的顾大哥好乖,虽然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可是却也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什么事能够让我安心的,那大概就是躺在床上的你了。”

    顾言之含住她的唇舌深吻,低哑的问道:“现在呢?”

    苏云卿没有回答,只是在他的吻里弯起了好看的唇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