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9 剧本围读会(二更)
    第三百一十九章

    所谓的剧本讨论会,其实就是大家凑在一起,互相讨论交流对角色和剧情的想法,所以有些人又会把它叫做剧本研讨会或者是剧本围读。

    在国外,基本上除了小制作的电影之外都会有,而且他们并不是只在开机前开了一两次会,而是贯穿了整个拍摄过程,有些比较严格的导演还会要求整个剧本过。而在国内只有一部分的电影团队有剧本围读要求,但大部分只是在几场重头戏的时候才会召集演员进行围读,电视剧就更少了。

    像苏云卿之前参演的《盛夏时光》只是在开机前有过两次研读会而已,而《冰月剑》则只有一次,其他时候最多就是两个对手戏的演员互相在一起对对词什么的,而《奉献》在开机之前就已经开了三四次的剧本研读会了,而且听导演的意思,不只是开机前要剧本围读,等正式拍摄时在重要戏份之前也都是要的。

    那么严谨且严格的团队,苏云卿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让她心里除了紧张之外,更多的是跃跃欲试的期待。

    在剧中,卫薇薇虽然是剧中比较重要的支线,但是毕竟不是主角,50集的戏里她大概占了不到二十集的戏份,所以之前的研读会她并没有次次都参加,这是她来的第二次。

    不过这次的会议与其说是剧本讨论和角色讨论,不如说是在把所有演员都聚在一起,让大家尽快认识和熟悉一下。

    饰演男主局缉毒二队队长成天岭的人是华国实力派中生代表韩益川,他是演过很多正面角色,最终以他30岁那年接拍的刑警队骨干陈欧最为经典,现在走在街上都还有很多人喊他陈队,由此可见这个角色是有多深入人心,他也正是靠着这个角色,一举拿下了那一年玉茗奖,凌波奖和凤凰奖三大奖项的最佳男主角。在同一年内同时斩获三大奖项,实现电视圈大满贯,韩益川是继温夜遥之后的第一人。

    除了他之外,还有饰演局长的田兴华,饰演毒贩集团首脑的孙可进,饰演女主角,缉毒队唯一一个女队员的潘兰等等,这些全都是实力派演员。

    当初薛稳在看到这个阵容时就曾经对苏云卿说,这部献礼片就是奔着拿奖去的,而且从各方面考虑,它拿奖的可能性都非常高。

    苏云卿倒是没有过多考虑拿不拿奖,但她今天是真的紧张。

    这是她第一次和这么多实力派演员合作,每个人从演的经验都比她丰富不知道多少倍,在这些人面前她的那点经验根本就不够看的,毫不夸张的说,剧组里的所有主要演员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足以做她的老师,所以苏云卿在这两次的讨论会上都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也很谦逊,这让她在最开始就博得了不少好感。

    不过也总是有人对现在的年轻演员保持着怀疑的态度,饰演公安局局长的田兴华就是其中一个。

    在剧中,公安局局长和卫薇薇有比较多的对手戏。薇薇的哥哥卫国志一开始就是局长的下属,也是局长把他派去当卧底的,后来卫家被毒贩一把火灭了门,只剩下一个在外求学的卫薇薇。局长在毒贩找到薇薇之前先把她保护起来了,后来薇薇主动提出做卧底也是局长最终点了头。

    苏云卿想着自己和田兴华有不少对手戏,所以想先跟他彼此互相熟悉一下,打好关系,可是她几次主动和对方搭话,对方都是冷冷淡淡,爱搭不理的样子,苏云卿也就歇了心,不再凑上去惹人嫌了。

    这次的研读会是总编剧和导演带着大家一起围读的,而且每个人要重新介绍自己的角色,然后要简单的说一下自己对这个角色的想法,还有对剧情的一些看法。

    苏云卿在这些人中虽然是后辈,但是由于她的角色在当中发挥了比较重要的作用,所以她的发言被安排在了前面。

    当男女主角和头号反派,公安局局长等重要角色的发言之后,很快就轮到了苏云卿。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看看这个现在最火的年轻演员对角色有什么感悟。

    苏云卿落落大方的站了起来,先是向在场的前辈点头致意,然后才开口说道:“大家好,我叫苏云卿,我在剧中饰演的是卧底卫国志的妹妹卫薇薇。首先我觉得卫薇薇她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孩子……”

    她这句话一出口,总编剧和导演就互相对视了一眼。因为卫薇薇后来在剧中的表现跟普通女孩子是完全搭不上边的,总编剧轻轻摇头,示意导演先听下去。

    苏云卿没有注意到总编剧和导演的小动作,侃侃而谈道:“她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前面十八年都过着普通女孩子的日子。直到哥哥后来做了卧底。一开始家里人是不知道这个事情,都以为他哥哥是学坏了。薇薇……也就是我,我从小就以哥哥为榜样,后来误会哥哥变坏之后,我对哥哥的心情是很复杂的,就是那种类似于恨铁不成钢,加上青春叛逆期,所以我才会一个人跑到外地去上大学,并且一年都没跟家里联系,这也是为什么我最后能够逃过一劫的原因。”

    苏云卿这些话都还是在介绍薇薇这个人物,并没有解释她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女孩子普通,导演吕建东忍不住问道:“那小苏你能说一下你为什么觉得她普通吗?”

    “与其说是我觉得薇薇普通,不如说是我希望能够把薇薇演得更贴近普通人一点,我觉得这样容易让观众产生共鸣。”苏云卿说:“一个女孩子在面对家破人亡时,她会怎么样?她会崩溃,会绝望,然后还会悔恨,这些都是摧毁她的原因。当把一个人摧毁之后,又用什么能够快速把她重建起来?我觉得在那种情况之下,只有恨。”

    “所以我并不想去强调薇薇这个人有多么的伟大,或者她的牺牲有多么的无私,又或者是继承了她哥的遗志之类的,我觉得说这些都太虚了。我更想把它往仇恨的方向去靠拢。”

    “在那种情况下,只有仇恨和悔恨才是最容易被普通人理解并且深有感触的想法。”

    总编剧拿着笔在剧本上写写划划,似乎对苏云卿的说法十分感兴趣,而饰演公安局局长的田兴华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你忘了薇薇身边还有我了吗?”田兴华说:“作为公安局局长,并且还是他哥哥的老上司,我是有义务要去照顾薇薇,哦,也就是你的。我认为我在你后来的生活当中,应该是起到了一种灯塔的作用。当然不是说后来的人生,因为很明显,你在后期已经失控了。我的意思是在你最痛苦跟最绝望的那段时间,是我在照顾你并且指引你。所以我觉得你以后来会加入这个卧底,继承你哥哥的遗志,应该有很大部分是受到了我的影响,而不单单是只为了仇恨。”

    吕导点点头,说道:“嗯,我觉得田老师说的有道理。”

    总编剧是个五十几岁的男人,头发稀疏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有学者气质。他习惯性的扶扶眼眶,对苏云卿说:“我想再听听小苏的看法。”

    苏云卿说:“当然,我不否认局长在我最痛苦跟最绝望的时候拉了我一把,然后确实是给我指引了一条路。但是这条路并不是希望之路,更是复仇之路。其实我觉得这里有一点非常矛盾,那就是如果局长真的是为了薇薇好,他应该做的并不是指点薇薇,而是应该把她远远的带离这个世界,可在剧本当中,局长一直充当着指导者的身份。”

    田兴华翻着剧本,指着其中一场戏说道:“他并不是指导者,在这场戏里他得知薇薇报考了警察学院后,他的反应不是开心而是震怒,小苏,剧本你有完整的看下来吗?”

    田兴华这句话说的并不客气,近乎于指责,苏云卿并没有在意,她也没有去翻动桌上的剧本,而是直接说道:“是,局长和薇薇之间确实是有一场争执的戏份,但是在下一场戏他很快就接受了薇薇的决定,难道这个转变有点太快了吗?而且在他们争执的过程当中,局长反对的理由只是因为他要替卫国志照顾他的妹妹,所以他不同意,但是他并没有说他不同意是因为他觉得薇薇应该远离这些事。后来薇薇主动参加卧底行动,局长也没有反对,所以综合后面的剧情来看,按照我个人的理解,我觉得局长他是有私心的。”

    “卫国志是他最得力的下属,却不是他死的第一位下属。在卫国志之前,有无数的缉毒警为了打击毒贩都牺牲了自己年轻而宝贵的生命,作为曾经战斗在一线的局长来说,有太多的下属和兄弟,他心中难道不恨吗?他恨,而且,比薇薇恨的更深,恨的更久,这种恨意长年累月的积累在他心里,就是在等待一个爆发的机会。”

    田兴华皱眉道:“我不同意,对,他当然恨,但是比起恨他心里应该有更多的是光明,正义的一面,而不是把一个小女孩推进火坑。”

    苏云卿解释道:“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你把薇薇推进了火坑……这么说吧,薇薇为什么能够顺利通过卧底考试?因为她是生面孔,而且表面看起来是个无知的少女,这种人最容易控制,并且最容易让人放下戒心,还有就是她对毒贩的恨,这种恨意其实也在某个程度上保证了她不会这么容易变节。”

    总编剧连连点点头,推了下眼镜后说道:“对,还有就是因为她年轻漂亮,这是一颗非常好用的棋。”

    苏云卿继续说道:“就是因为她是一个非常好用的棋,如果幸运的话,她可以比他任何一个卧底更快的钉入毒贩内部。局长心里肯定也很清楚这件事,但是他不会去说出来,他更加不会去真正的实行,他只是看着。”

    看着卫薇薇被仇恨一步一步逼上了另一条路,因为满腔的血海深仇,总要给他们一个机会去了结。

    田兴华刚说了一句“局长是正面人物”就被总编剧略带兴奋的声音给打断了,他一拍手,手上捏着的钢笔还不小心甩了自己几点墨汁,但他完全不在意。

    “你说的没错,局长这个人物太正面,但是也太单薄。必须要有爱恨情仇,要够复杂,这个人物才能立得起。一方面他是希望薇薇远离这个残酷的世界,和普通人一样过自己的生活。但是另一方面对薇薇走上那条复仇之路,他心底最深处是有点乐见其成的。因为薇薇会变成一颗最好用的棋子,到最后会深深的钉入毒贩的内部,为他们争取到更多的情报和时间,还有争取到更多的复仇机会。”

    总编剧说完之后,还十分兴奋的问田兴华:“田老师,你觉得呢?当这个人物开始复杂,有没有一种他更饱满的感觉?这样我再把剧本修改一下,开机那天再把剧本给你看,你觉得怎么样?我一定会把你的人物写得更立体,更饱满。”

    总编剧都这么说了,田兴华只能点头,说了句‘好’。然后他又深深的看了苏云卿一眼,之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没有怎么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