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二更
    第三百二十二章

    “卡!”

    “不错,过。”

    听到导演说过,朱青和苏云卿这才松了一口气,接着从对讲机里又传来导演的声音:“薇薇刚才词接的不错,你哥这人太坏了,老是想给自己加词加戏,明天我就让编剧把他的戏全砍了,以后就让他活在你们的台词里。”

    吕导这句话当然是开玩笑的,朱青也非常配合的‘哀嚎’道:“导演!我已经只能活在他们的回忆里了,你可不能连镜都不让我出啊。”

    吕导回答的相当冷漠:“你这都为国捐躯牺牲了,死人是没有办法管我们后期剪辑的啊。”

    “就不许我诈个尸吗?”

    “诶,打住,我们这部剧不讲科学迷信啊,等我以后有机会拍仙侠剧的时候你再来诈尸吧。”

    众人被他们俩一来一往的吐槽给逗笑了,苏云卿在一边也笑得很轻松。

    《奉献》虽然集齐了很多国内老中青三代的实力派演员,题材又十分沉重严肃,但是在拍摄时剧组气氛却很轻松。吕导关系是非常的严肃,对演员和剧组工作人员的要求都很高,但同时他也是一个非常懂得怎么让演员放松和释放的人,而且在下了戏之后也很喜欢跟人开玩笑,跟工作状态时的他是完全截然相反的。

    而搭档朱青也特别有意思,在下戏之后很活泼,说起来今天还是苏云卿第一次和他合作,但是一点都不觉得紧张,两个人演的还挺有默契。

    就是场次太少了,只有今天这一场。

    朱青饰演的卫国志作为一个只活在众人回忆里的男人,他的戏份相当少,基本都会集中在这两天拍完,而跟妹妹薇薇的戏更是只有这一场。在这场拍完之后,朱青还要接着拍其他部分,但是苏云卿却可以下班了。

    她在剧组待了一个礼拜,就只拍了今天一场戏,两条。

    虽然是这么轻松的工作量,但是剧组却明文规定不准演员去其他剧组轧戏,同时在拍摄期间如无特殊情况都不允许请假,就算要请也不可以超过一天。

    这条规定倒不是故意刁难,而是导演希望大家可以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下专心研究自己的角色,认真拍戏。他觉得现在的人都太浮躁了,不只是演员,还有周围的工作人员,导演,编剧,整个圈子都很浮躁,拍戏也再没有十几年前的那种氛围了。

    所以他才定下这么一条规矩,就是想尽量隔绝外部干扰,让演员都重新沉淀下来,真真正正的沉浸到自己的角色当中去,用心的去塑造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角色。

    这些话,吕导在开机前最后一次的剧本围读会时就曾经说过,不过当时苏云卿也只是听得一知半解,心里还有一点不以为然,觉得只要自己想专心,不管有没有外部干扰都是一样的,她愿意遵守剧组的规定,只是因为她尊重导演,尊重剧组,也尊重签下来的合约而已。

    可是当苏云卿真真正正的摒弃一切外部的干扰和浮躁,踏踏实实的在剧组呆了一个礼拜之后,她对导演的这个规矩就有了一种新的认识。

    以往她所接触过的几个角色,说实话人物的深度都不太够。《盛夏时光》里毛躁叛逆的少女,《冰月剑》中脸谱化的冰冷杀手,这些其实都不难演,人物的心理变化很简单,没有那种能够让人真正去思考的地方。

    但是卫薇薇这个角色不一样。

    前期她是清纯可爱的少女,后期她是表面阴狠放荡,内心痛苦不堪的卧底。她是警察还在毒贩身边的眼线,钉子,不定时炸弹,同时,她又是一个自己的复仇者。

    在这多重身份当中,有几分是为国的大义,有几分是为家的私仇,又有几分是为了她自己的自我救赎,可能连卫薇薇自己都说不清楚。

    苏云卿把剧本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她必须承认,这个人物很深,也很复杂,她还需要花费更多的力气去理解她,贴近她,然后变成她。

    苏云卿这个时候还不懂,在她试图去理解,贴近,并且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塑造这个人物时,这其实就是一个创作过程。而《奉献》的导演为她提供的并不是约束,而是一个安静的创作环境。

    只不过当中导演的深意究竟有几个人能够理会,这就要看个人的造化了。

    所幸苏云清也不是那种天资愚笨的人,虽然他现在已经下班了,但是她还是和往常一样,自己搬了一个小马扎坐在导演身后看前辈们拍戏。

    这天正好朱青和警察局长有好几场的对手戏,其中有一场是托孤。

    说是托孤其实也不太正确,朱青饰演的卫国志在出事前那就冒险把局长约出来过一次,他似乎冥冥当中有什么预感,见面之后就只和局长说了一件事,那就是假如他真的出事了,局长必须要保护好他的家人,尤其是他的妹妹,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可以让他妹妹和他走上同样的道路。卫国志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妹妹,可以继续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哪怕平淡,哪怕要为生计发愁,但是至少平安。

    可惜,最后局长还是辜负了他的遗愿。

    开拍前,朱青和饰演局长田兴华正在讨论剧本,这一段托孤是很沉重的一段戏,朱青的意思是按照卫国志的性格来说,虽然这一段很沉重,很锥心,但他表现在外的应该是比较吊儿郎当那种,有种谈笑间论生死的感觉。而且在毒贩身边呆了这么久,每天都是把命悬在刀尖上过活,卫国志的性格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田兴华也同意他的说法,同时提出局长在答应他请求时,也是很沉重,但是外表看起来两个人就好像是在说着很轻松的事情一样,所有的细节都只能够用眼神来表达。

    他们在讨论剧本的时候,苏云卿就坐在他们旁边听得很入神。

    关于他们的戏份朱云卿也来来回回的看了很多遍,每一遍都会有新的想法,但是在听到这两个人讨论之后,她又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对人物理解上的不足和对感情表达方式上的稚嫩和生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