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醍醐灌顶的云卿(三更)
    第三百二十三章

    哭不一定是绝望,笑也不一定就是开心,人在情绪走到极致,压抑到极致的时候,其实是会有不同反应的。

    就比如说是这一场。

    在正式开拍之后,卫国志嬉皮笑脸吊儿郎当之下的挣扎和痛苦,局长云淡风轻的表情下对毒贩的痛恨和对下属深陷泥潭的无能为力,还有昔日下属向自己托孤时的痛苦,心惊,这些种种感情都没有在表情上肤浅轻薄的表现出来,而是化为一种更深层的东西。

    它潜藏在两个人的眼神里,每一次的对视里,还有微微颤抖的手指和僵硬挺直的背影中。

    这场戏给苏云卿带来的震撼是很大的。

    在很多时候,演员的开窍可能就只是在这么一瞬间。

    这一瞬间并不一定是因为某个大场面,或者是某段感人至深的戏份,很有可能就只是平平淡淡的一段戏,但是看了之后却偏偏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开了窍。

    苏云卿就是如此。

    不过这个时候她还只是模模糊糊的有这种感觉,几天后田兴华和另一个老戏骨之间的飙戏才真正让她叹为观止,从而像是醍醐灌顶一般,从此开启了演艺道路上的另一个大门。

    这场戏的前几幕说的是彼时还没做上局长,还只是缉毒大队总指挥的汪立平乔装成卖家去和毒贩狂蛇接触,此时狂蛇已经在怀疑他的身份,并且确定了卫国志的卧底身份。他为了试探汪立平,故意让手下把奄奄一息的卫国志放了出去,并且暗中观察汪立平有什么反应,会不会救他。

    卫国志在被囚禁的那段时间,每天都被迫注射高纯度毒品,早已上瘾,狂蛇趁他毒瘾发作的时候故意把人放了出去,卫国志那个时候已经是神志不清,对毒品的渴望早已经淹没了他的理智,控制了他的身体和神智。他从囚禁的房间逃出来之后,在狂蛇的故意安排下正好撞到了汪立平面前。

    汪立平看到跟瘾君子毫无两样的卫国志时,因为太过震惊反而没有立刻作出反应,卫国志却在这个时候从毒瘾中抢回了一一丝丝的理智。

    他扑到汪立平面前抱着他的大腿,脸上涕泪横流,嘴里凄惨的哀求着对方给他吸一口,然后借着汪立平长外套的遮掩,在狂蛇看不到的角度,在汪立平的大腿上快速的用指尖画了几下。

    那是他们局里特有的暗号,那个符号的意思就是‘走’。

    汪立平立刻就领会了他的意思,知道他很大可能已经暴露了,而狂蛇不会这么不小心的让一个叛徒正好出现在‘客人’面前,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身份遭到了怀疑,这是一次试探。

    今天这场戏拍的就是汪立平和狂蛇交锋的这一幕。

    在拍摄前一个小时里,饰演局长汪立平的田兴华就独自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酝酿感情,饰演大反派狂蛇的孙可进一边和朱青聊天,一边笑田兴华又进入了自闭状态。

    孙可进还跟苏云卿说,每次老田进入自闭状态,等他一出关就要发大招。

    等正式开拍之后,田兴华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当他是缉毒大会总指挥时,他是沉稳,可靠,并且正气凛然的,但是当他乔装成毒贩时,他又变得狠毒,狂妄,冷血,看在旁观者眼里,就像是他在一人分饰两角似的,十分过瘾。

    这场戏原本不需要朱青,镜头拍不到他只要让一个替身过去躺着就行,但是朱青还是屁颠颠的自己跑过去躺着了,心甘情愿为两个老戏骨做绿叶做背景。

    “好,我们从汪局把卫国志踹晕开始,各单位注意,七十八场第十二幕第八镜一次,5,4,3,2,1,at!”

    汪立平脸上无波无澜的转身盯着狂蛇,几秒之后突然开口说道:“这批货,老子不要了。”

    说完他转身就想走,狂蛇拦下他,面上仍旧是笑着,眼神却锐利起来。“谢老板,你什么意思?”

    汪立平低头用力踢了踢躺在地上如同一滩烂肉的卫国志,语带不屑。“你连这么一个废物都看不住,让他站到老子面前来,拜了老子的兴致,我还能指望你能把货做好?这金三角有货的可不止你这一家。”

    狂蛇眼神微变,下一秒他就拿过手下手里的枪,对着卫国志就是一顿扫射,紧接着,刚才装模作样追着卫国志出来的那个喽啰也被他一枪射死。准确射进大动脉的子弹带出了温热粘稠的鲜血,有几滴喷到了他的脸上,身上。

    狂蛇脸上犹带着惬意的笑容,脸上的点点血迹却把这个笑容衬得扭曲而疯狂。

    而卫国志的身体只在前两声枪响的时候抖动了几秒,接着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

    “真是抱歉,是我手下看管不严,坏了谢老板的兴致,希望谢老板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向你赔罪。不如,今天中午留下来吃顿便饭,我们再详谈。”

    汪立平低头掏出一根烟,他旁边的下属十分有眼力见儿的上前为他点火,深吸一口,然后将白色的烟雾喷在了狂蛇脸上,表情阴冷不屑。

    “既然没诚意,就别假惺惺的要跟我做生意,这么大一个金三角,老子还怕找不着货。”他粗鲁的骂了句脏话,然后扭头就走。

    此时镜头推到了汪立平脸上,就在他转身的这一瞬间,轻抿的嘴角微微抽动,眼睛里迸发出了巨大的痛苦。

    他夹着烟的手纹丝不动,另一只手却在口袋里紧握成拳,指尖用力的戳进了手心,留下了几个深深的半月痕伤口。

    “卡!”

    “好,不错!孙老师回到刚才那个位置,对,就是那里,我们从这里开始,再来一次,三号机跟上……”

    苏云卿怔怔的看着他们,原本放在膝上两只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紧紧的绞在了一起,导演的指示和片场内的喧嚣在这一刻已经被她完全的屏蔽在外,她的眼中只有田兴华和孙可进的表演。

    不管是孙可进的狂蛇杀人时疯狂阴毒的眼神,还是田兴华在最后一个镜头里迸发出来的巨大痛苦和深沉恨意,这些都让苏云卿感到了震撼。

    她之前从来都不知道痛苦,绝望,疯狂这些负面情绪竟然可以单单只靠几个眼神,几个表情就表达出来,而且表达出来的这些情绪直达人心,他刚才看到汪立平和孙可进的眼神时,几乎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

    在那一刻,汪立平对狂蛇的恨意让现场所有人都感同身受,而苏云卿也仿佛在瞬间就变成了卫薇薇,她当时死死盯着狂蛇的脸,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复仇。

    不顾一切代价。

    这场戏只拍了两次,第二次是为了要补两个特写和纠正了一下站位。

    拍第二次的时候,苏云卿没有再坐在马扎上,而是站在了导演身后和他一起看着监视器的画面。在监视器中,三个机位的特写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苏云卿也是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在汪立平点烟的时候,他的下属给他打火,他有一个低头用手掌护住火苗的动作。

    这个动作是烟民们非常熟悉也非常习惯的动作,但是在这里它却不是一个单纯的点烟动作。

    枪响的时候,汪立平的手在抖。

    很细微,但是有。

    可是他不能够让对方发现任何破绽,不然他走不出这个魔窟。

    所以他掏出了一根烟,用尼古丁来让自己保持平静,并且借着点烟的动作遮住了微微颤抖的指尖,同时又用这个动作和姿态转移了对方的注意力。

    “这个动作是老田自己设计的。”吕导见苏云卿看的认真,于是也很耐心的跟她解释道:“这个点烟的动作一下子就让这个人物鲜活起来,却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创作人物的时候,不能只依靠故事情节和台词来塑造人物,能够让人物活起来的,往往都是这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和眼神。”

    苏云卿目不转睛的看着监视器里的场景,眼神从未有过的专注和着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