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你别端着(二更)
    第三百二十五章

    苏云卿的这种沮丧感也让吕导有些担心。

    之所以在前期安排一些比较简单的戏份,就是为了能够由浅入深,帮助演员入戏,同时树立演员对角色的信心。可如今看苏云卿,信心没建立起来,打击倒是一个接一个。

    不过让导演感到比较欣慰的是,苏云卿看起来并没有被这些打击给击倒,反而像是越战越勇,就连休息的半个小时她也丝毫不敢放松,一直拿着剧本坐在监视器前对比着看。

    吕导跟她说感觉不对,可是这里的卫薇薇到底应该怎么演绎,苏云卿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她翻看着自己以前记好的笔记,又尝试着去揣摩人物的内心,都不觉得自己上午拍的那几次有什么特别大的瑕疵。

    她知道自己拍的不好,但是她看不出自己不好的地方,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田兴华此时端着保温杯走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苏云卿写得密密麻麻的剧本,轻哼了一声。“功课做的不错,可是演戏不是光靠做笔记就行的。”

    在学习新知识这个方面,苏云卿从来就没有什么放不开的架子和面子,她亲自给田兴华搬了张椅子,不耻下问道:“田老师,可以帮我看看我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吗?”

    田兴华说:“刚才吕导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你的尺度没有把握好。”

    苏云卿苦恼的说道:“我知道,我能够明白导演想要的那种感觉,可问题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演才能达到导演的要求。”

    导演说要开朗要活泼,她就开朗又活泼了,导演说还要警惕和谨慎,她自我感觉也表达出了那种警惕感,可就是拍不好。

    田兴华拍戏拍了二十年了,作为一个老演员,他一眼就看出了苏云卿的问题所在。但他没有明说,而是对苏云卿说道:“你把这段的台词再跟我走一遍,不过我们换一下,你说我的台词,我说你的台词。来,试试。”

    苏云卿点头,认认真真的和田兴华对起了台词。

    这场戏苏云卿和田兴华的台词都不多,而且每句台词都很短,两个人很快就对完了。对完之后田兴华又说:“现在我们把这场戏给走一遍,还是跟刚才一样,你来演我,我来演你。剧本拿着没事,记不住的地方照着念,影响不了我什么。”

    话虽如此,但苏云卿还是放下了剧本,这么短的几句话,她还不至于记不住。

    按照田兴华刚才的交代,现在他来演十八岁的卫薇薇,苏云卿演四十几岁的局长汪立平。原本苏云卿以为就算田兴华演了这么多年戏,演技再怎么精湛,他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来演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肯定是非常违和跟怪异的一件事,她还有些暗暗担心自己会不会笑场,可当田兴华说了第一句台词之后,苏云卿心里的这种想法就消失无踪了。

    “你好,请问是你找我吗?”

    不管怎么说,有一个老男人来演卫薇薇所造成的外观上的冲击是一定的,但是田兴华脸上的表情和他说话的语气在这一刻却很神奇的让人忽略了他的外貌,让人觉得站在面前的似乎真的就是一个十八岁少女,语气当中有不知世事的活泼,也有面对陌生人时的谨慎戒备。

    短短的一场戏只有两分钟不到,两个人很快演完,但是这短短的两分钟给苏云卿的触动却很大,因为他发现光论表情和语气的话,她竟然还没有田兴华给人的感觉来得活泼自然。虽然他的外形,嗓音,化妆什么的和18岁少女完全不搭边,甚至可以说是截然相反,惹人发笑的,可是他的表情,他的眼神,却能迅速的把对手带入戏中,有那么一瞬间,苏云卿真的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学生。

    “田老师,你……你太厉害了。”

    田兴华的表情秒变严肃,一脱离角色,他又变成了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田老师。“不是我厉害,是你太端着了。”

    见苏云卿不解,田兴华耐心的解释道:“你没有发现你拍戏时都会下意识的把自己端起来吗?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接地气,不像个普通人。当时在剧本围读会上,你信誓旦旦的说要把卫薇薇演成一个普通人,可当你实际用起来的时候,你却放不开,总是会下意识的把自己端起来,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都很不,这个才是你最大的问题。”

    一个演员演技的好坏就是要让观众不出戏,随后就是要带着观众入戏,让观众发自内心的觉得你就是剧中的人物,让他们随着你的喜怒哀乐而哭笑嬉闹,让他们为你的成功而喜悦,为你的遭遇而揪心,让观众只要一提起某个角色,就只能想到你。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不是拍拍上两三步曲就可以做到的事,有些人穷其一生都还在研究戏剧之道。

    “都说台下看戏的傻子,台上演戏的是疯子,可你总是端着,你不像个疯子,观众又不是真的傻子,你觉得这样的戏能好看吗?”

    苏云卿被田兴华这句话说得脸上**辣的。

    田兴华说的这个问题,早在拍《盛夏时光》时黄笑就曾经指出来过,同样也是说她太端着,放不开,跟同学之间就像是小姐跟平民。所以后来她才去一中体验生活,去观察周围普通同学之间都是怎么相处,观察普通学生平时是什么样子。紧接着的《冰月剑》角色设定就很‘端着’,很高冷,算是歪打正着。

    所以她其实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把这个毛病给改过来了,但原来还没有。

    “之前也有导演说过我这个问题。”苏云卿微微低着头,假如她头上有耳朵,此时肯定是沮丧的耷拉着。“我还以为我自己改好了呢……”

    在田兴华对台词换角色试演的时候,吕导就站在一边静静的听着,他插嘴道:“我能看出来你自己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而且在拍的时候也是下意识的想要去放开自己,让自己更投入一点,可是你的表演痕迹太重了,给人一种用力过度的感觉,那样就反而显得假,显得不自然。”

    田兴华点头,显然也很认同导演的说法。

    导演看看时间,半个小时的休息早就过了,工作人员都在等他们就位开拍。

    吕导拍拍苏云卿的肩膀,问了一句:“你可以吗?”

    苏云卿用力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点了点头。

    “嗯。”

    ++

    “第20幕第五场一镜十五次,5,4,3,2,1,a!”

    卫薇薇从教学楼一路小跑,走到校门前看到在保安亭旁边站着一个普通polo衫和黑西裤的男人。她先是停下脚步,默默的观察了一下,然后才慢慢走过去,很有礼貌的问道:“你好,请问是你找我吗?”

    汪立平转过身,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和卫国志有几分相像的女孩,他微微一笑,尽量想让自己显得和蔼一点。

    “你是薇薇?”

    “我是。”薇薇警惕的看着他,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半步。“请问您是?”

    “你哥是卫国志吧?我姓汪,是你哥的读警校时的师兄。”

    “你是我哥的……师兄?”薇薇虽然没直说,但是从她的眼神里面透露出一种‘我哥竟然有这么老的师兄’的想法。

    汪立平看着薇薇脸上生动的表情,一瞬间竟然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在挑选卧底那天,卫国志也是像现在的薇薇这样,嘴上客客气气的喊队长好,眼神里却全都是‘艾玛这队长年纪有点大啊’。

    “我第一次见你哥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看我的。”汪立平没忍住,说道:“他觉得我年纪看起来,还问我是不是留过级。”

    薇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颜如花,声如银铃,眼睛在太阳底下熠熠生光。

    这是汪立平第一次看薇薇笑。

    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