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发育好了吗?(二更)
    第三百二十七章

    顾言之静静地听着苏云卿颠三倒四的说着这些话,他知道这个时候苏云卿需要的不是安慰和吹捧,而是倾听。若苏云卿真的会被挫折和沮丧轻易打倒,可能她今天就已经不是演员苏云卿,而是能让他这个顾家大少爷金屋藏娇的顾太太了。

    说实话,他还挺喜欢那样的,若苏云卿真的不想干了,顾言之大概会是一个举双手双脚赞同的人。

    苏云卿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等她好不容易说完之后,顾言之才开口说道:“你今天一直ng,导演和其他演员文给你脸色看了吗?说你了吗?”

    苏云卿摇摇头:“没有,他们一直在教我,陪我一遍又一遍的试,所以我才觉得特别抱歉,浪费了大家这么多的时间。”

    顾言之说:“我以前也处理过一件事情,卿卿先听我说,好不好?”

    苏云卿闻言立刻正襟危坐,“顾大哥你说。”

    顾言之看到她这么郑重其事的样子,心中觉得她又可爱又有趣,弱自己就在她身边,非得把人抱过来好好亲一会。可惜……曾经碰触过她柔嫩肌肤的指尖微痒,食指和拇指下意识的搓了搓。

    “之前我在浙省的时候,有一次有个工作有两个员工都做错了,其中一个员工的错误犯的比较小,损失也比较小,而另一个员工的错误比较严重,造成的损失也更大,后来我处理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扣了一个员工三个月奖金,把另一个员工调出了核心部门。卿卿不如猜一下,我把谁给调走了。”

    苏云卿想了一下,说道:“应该是犯的错误比较小的那个被调走了吧。”

    顾言之有些意外,“为什么会这么想?”

    苏云卿狡黠的眨眨眼,笑道:“虽然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是错误比较严重的人被调走,但是顾大哥既然这么问了,那必定是因为结果很出乎人的意料。”

    顾言之深深觉得自己实在是不适合猜谜这个游戏,被苏云卿这么一说,似乎真的是太过直白,搞得一点悬念都没有了。

    “不过我虽然猜到了,可是我不明白。”苏云卿奇怪的问道:“为什么不是犯的错误比较严重的被调走?”

    “工作上谁都会出错,但是第一个员工不是第一次犯这种错了,而且每次都是在一些常规问题上出错,这也让我发现,他并不适合这个岗位,所以我把他调走了。我曾经给过他机会,然后我发现他确实是不适合。”

    苏云卿心中动了动,又说:“那……可以让公司的前辈们教教他啊。”

    顾言之摇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擅长的地方和不擅长的地方,公司给了他时间,也给了他机会,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不适合,既然不适合,自然也不用再花费人力物力去教他。而且,公司请他过来不是为了让他来学习的。”

    没有哪个公司是开慈善堂的。既然你的能力达不到公司给你的要求,那自然是退位让贤,把位置腾给其他可以做到的人。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现实到冷酷。

    “那另一个呢?”

    “另一个人他尝试用一个新的方法去解决公司的一个问题,虽然结局惨败,但那是因为他经验太少,很多地方没有考虑周全,处理方式也比较粗糙,所以才会造成公司损失,但是对于他的整体思路和想法,公司是肯定的。他的直属经理也曾经跟我建议把他开除,用这种方法来补偿公司的损失。但如果把他开除了才是公司真正的损失。”

    “他是一个好苗子,公司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去栽培他,因为知道一定会有令人惊喜的回报。”

    顾言之顿了顿,目光专注的看着苏云卿。“卿卿,演戏的事情我不懂,不能给你任何建议,但是这个角色是你自己通过试镜得到的,你现在才刚刚开始拍摄就这么不顺利,导演也没有弃用你的意思,你的搭档也是竭尽所能的帮你,难道你认为他们都是在做慈善吗?明知道你不行还硬要扶着你上?”

    苏云卿抿抿唇,眼神游移,没有说话。

    “在拍戏方面,他们看到的东西比你我看到的东西要多,既然他们信任你,你也要多信任你自己。”

    顾言之信奉的向来都是不管成不成功,做了再说。

    做了就成功了一半,不做就永远不会开始。

    有些事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坚持的,而是坚持了才能看到希望。

    虽然他很欢迎苏云卿放下手上所有的工作,最好能够退圈,然后一直待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是他不希望苏云卿这么容易就放弃。

    这种感觉其实很矛盾。

    既希望她可以更加的依赖自己,离不开自己,又不忍心看她失望沮丧,失去目标和梦想。

    顾言之把脖子上的领带拉松,神情放松的靠坐在老板椅上,手肘撑着扶手,手指则撑在颊边笑着看她。

    “就像我相信卿卿一定可以做的更好,卿卿也对自己多点信心,好不好?”

    苏云卿心里是根本没有一点要放弃的意思,只是今天被打击的惨了,有点丧失自信和斗志,现在被顾言之三言两语的这么温声一劝,心情立刻就不一样了。

    顾言之都对她这么有信心,自己又怎么可以怯场呢?

    不就是ng了十几次吗?不就是被说放不开,端着架子吗?不就是拍戏的时候不够投入角色,不够疯吗?

    别人可以做到的,她苏云卿一样可以做到。

    再说了,演戏再难,难道又会比后宅后宫斗争更难吗?会比为了进宫,为了有机会争的后位苦练琴棋书画十几年,还要寥寥几次面见太后的机会当中脱颖而出,力压众人博得太后欢心难吗?

    更何况那个时候她什么都没有。没有助力,没有退路。

    而现在,她有顾言之,那就什么都有了。

    思及此,苏云卿这才像是卸下了心口大石一样的对顾言之展颜一笑。

    “是,我一定能做到,也一定能做好。”

    她轻声说,往日那种坚定终于又回到了她熠熠生辉的眼睛里。

    顾言之有些着迷的看着她,心口微微泛着思念的痛楚。

    他伸出手,温柔的摸了摸屏幕上的苏云卿,低声道:“我明天去看你,嗯?”

    苏云卿眼神剧烈动摇,但最后还是咬着唇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后天要拍和田老师的第二场戏,这两天我要闭关,如果顾大哥你在的话,我一定会分心的。”

    顾言之心中失落,再一次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劝她,就让她干脆这样放弃,然后乖乖的回自己身边不好吗?非得把人往那边劝。

    但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再说他向来拿苏云卿没什么办法,只能妥协道:“那我等你拍完那场戏的过去?”

    苏云卿低头想了想,“你周末过来吧,导演说这个周末放两天假。”

    吕导很懂得什么叫做劳逸结合,加上拍摄周期长,所以他拍起来也是不紧不慢,游刃有余,偶尔还会给剧组放个双休。

    不过苏云卿说完之后又想到顾言之那天不一定有时间,毕竟做老板的可没有什么周末不周末的概念。“顾大哥那天忙吗?如果有事的话,我回去也可以。”

    顾言之的每日行程最清楚的是叶闪和他的秘书团队,按理来说,顾言之是应该向叶闪确认一下自己那天的行程的,但是提出这个要求的人是苏云卿,不要说是空出一天的行程,就算是要他现在立刻飞过去,顾言之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不用担心我这边。”他的行程永远都为苏云卿让步。“我周末去找你。”

    苏云卿终于开心了,心情一放松,肚子就更饿了。刚才燕妮临走前帮她把饭盒都打开了,几个饭盒满满当当放了一桌子,可苏云卿光顾着说话一口都没碰。她拿起筷子刚想吃,又听到房间门铃响了。

    她随口跟顾言之说了句等一下就跑去开门,门外是燕妮,手上又拎着满满两袋食物,看袋子上商标是当地一个非常有名的饭店,开机仪式那天,苏云卿他们剧组就是在那里吃的饭。

    “这些是什么?”苏云卿惊讶道:“不是刚买的饭吗?”

    燕妮和刚才一样把东西拎了进去,桌上的那些已经冷掉的食物都扔进自带的垃圾袋里,然后再把新鲜的热腾腾的食物重新摆上桌。

    进来后燕妮先是对着视频恭敬的叫了一声顾先生,然后跟苏云卿解释道:“顾先生说你不爱喝刚才的汤,还有东西也都冷了,所以让我重新再打包了一份。”

    苏云卿有些吃惊的扭头看顾言之,“你什么时候给燕妮打的电话?”

    顾言之唇角含笑,没有回答,只是催促道:“快吃饭,以后不准吃得这么晚。东西不爱吃就和燕妮说,让她去给你重新买。”

    燕妮也很配合的说道:“这家饭店的菜色不错,汤做的尤其好,开机那天苏小姐在那家店喝了好多碗汤。”

    “燕妮!”虽然顾言之早就对自己的大胃王属性很了解,但是听到燕妮说的这么直接苏云卿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我也没有喝很多碗啊!就,就几碗啊……”

    顾言之闷笑一声,神情里全是纵容。“爱喝明天让燕妮再给你买。明天我让叶闪安排个厨师过去吧,让他住在那里专门给你做饭。”

    苏云卿端起汤碗喝了口汤,和刚才刷锅水差不多的汤完全不同的醇厚味道让她开心的眯起了眼,一口下去真是五脏六腑都给抚慰了。

    尽管喝汤喝得很舒服,但她还是拒绝了顾言之的提议。

    “不要,我不想在剧组搞得太特殊。”她想了想,又说道:“而且到后期我还要减肥,到时候就不能吃这么多了。”

    顾言之一听到她要减肥眉头就皱了起来。“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还要减?”

    他费尽心思喂了这么多都没把人喂胖,现在竟然还要减肥,谁让的?谁竟然敢?!

    苏云卿用筷子夹汤里排骨吃,一边啃一边说道:“是啊,这个角色到后期染上毒瘾了,在最后瘦的跟皮包骨一样,导演说了,我也不用减太多,减个五六斤左右差不多了。”

    “五六斤?!”顾言之这下是真的想把人立刻带回来。“他知道你还是青少年,还在发育期吗?”

    苏云卿猝不及防的被顾言之这句‘发育期’呛了一下,含在嘴里的汤差点喷了出来。

    她已经不是一开始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古人苏云卿了,她知道发育期是什么,所以现在听到顾言之这么说就有一种特别羞耻的感觉。

    要是别人肯定就吐槽一句顾言之到底是是苏云卿她男朋友还是她爸了,但苏云卿只是深深低着头,耳朵都红到要滴血了。

    “顾大哥你别说了……我,我已经发育好了,不,不信的话,你自己,自己来看啊……”

    她后面的话虽然越说越小声,但顾言之还是听到了,他下颚绷紧,真的觉得苏云卿就是上天派来治他的。

    现在好了,被她一句话就撩到的差点要着火的自己又要在办公室里坐上好一会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