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爆发(二更)
    第三百二十九章

    “第五十幕第一场一镜一次,5,4,3,2,1,a!”

    汪立平看着眼前的卫薇薇,没有办法把她和自己几年前看到过的那个小女生联系在一起。她脸上再也没有了那种熠熠生辉的笑容,眼睛里面死气沉沉。

    有一瞬间,汪立平感觉到了心脏传来一股尖锐的疼痛,还有排山倒海般的愧疚。

    照顾好他的家人,照顾好他的妹妹是卫国志唯一的遗愿,可是这两样,汪立平都没有为他做到,甚至此时此刻,他的妹妹就站在自己面前要求完成她哥生前没有做完的事。

    王立平盯着放在桌上的那两张薄薄的纸,上面详细的写着卫薇薇的家庭情况和个人简历,那句深深的刺痛了汪立平的心。

    “我不同意。”汪立平深吸一口气,目光沉沉的看着卫薇薇。“把这个拿回去,好好上你的学,等你毕业后,我会给你安排工作。”

    卫薇薇站在那里,挺直的身体就像是一株小白杨,只有汪立平知道,她倔强笔直的脊背是用什么在支撑。

    是仇恨。

    卫薇薇面无表情,眼里看不到一丝光。“我是自愿提交材料,加入计划,并且政审过关,各项考核结果也是全优,你凭什么不同意。”

    “凭你是卫国志的妹妹!”汪立平终于控制不住的大吼道:“凭你哥已经牺牲了!凭我答应过他要好好照顾你们!这些够吗?!”

    “我们?”薇薇先是一怔,然后勾起唇角,脸色冰冷到近乎残酷。“那你为什么没有做到?为什么看着我的父母,我的爷爷奶奶被活生生的烧死?为什么要只留下我一个人?”

    她问这些话时语气始终平静,眼睛里没有一滴泪,甚至手连抖都没有抖一下,但是她眼神里的仇恨和绝望却把汪立平逼的后退一步,痛苦的别过了脸。

    “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他甚至没有办法完整的说完一句话,不得先不深吸一口气,压下喉间突然涌上的哽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我辜负了你哥对我的信任,是我的错。”

    卫薇薇没有说话,只是眼眶在对方提到卫国志的时候瞬间红了,但是很快,她又迅速的把这个情绪给压了下去。她飞快的眨了下眼,像是要把这突然涌上的脆弱给眨掉。

    “既然当初照顾不了我们,现在我也不需要你照顾。”她双手紧握成拳,对汪立平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要参加这个卧底计划,我要报仇。”

    汪立平还是那句话。“不行。”

    ++

    “卡!”

    苏云卿并没有放松,而是有些紧张的看向摄影机后面坐着的吕导,等着他的评价。田兴华坐在身后的椅子上,拿起藏在桌子下面的保温杯,低头喝了口茶之后对苏云卿淡声说道:“别紧张,演的前天好。”

    苏云卿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而就像是在响应他的话似的,吕导也抬头说了句:“不错。”

    苏云卿这才放松下来,但她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仍旧是阴沉灰暗,死气沉沉。

    田兴华知道她这是一时还没从角色里面抽离出来,对她冷淡的态度也不以为意,捧着个保温杯慢步踱到监视器后面去看刚才拍的那场戏,苏云卿也跟着走过去,看导演还有没有其他要求。

    吕导知道这两个人情绪正好到了,也不多说废话,直截了当道:“小苏,你这里要再控制一下,再把你的眼神放一放,别收的太紧,这个时候你心里其实还是有火苗的,说到后来的时候上就要开始有点激动,开始有一些准备爆发的点,因为你下一场就爆发了,所以你的情绪要为下一场做一下铺垫。”

    苏云卿点头,“是我这里再把情绪放一放对吗?”

    “对,诶,比如说这句台词,你问他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你的父母,你的情绪要有一个起伏,从压抑到激动,然后再到压抑,又有一个起伏,懂吗?”

    苏云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在心里默默的把那句台词又反复的说了几遍。等到再次开拍时,苏云卿果然比刚才要来的更投入,情绪也更加饱满,在说到关键台词时她上前踏出半步,上身微微向前倾,语气和眼里都是毫不掩饰的仇恨。

    有意思的是田兴华在她往前踏出半步时竟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小步,原本他这个动作应该是在苏云卿说完台词之后才做的,但是他被苏云卿突然爆发的气势给压倒了一瞬,身体无意识的做出了这个动作。

    这个动作在后来成为导演对这场戏最满意的部分,因为所有的表演都比不过身体最真实的反应,因为那才是最自然的。而苏云卿竟然有这个魄力能够在那一刻压倒田兴华,这对一个年轻演员来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而且她的情绪明显比上一场也更有变化,从勉强压抑的平静到后来表面的平静被裂开一道缝,露出了死气沉沉后面的滔天恨意,再到最后重新压抑自己。短短几个镜头几句台词就把人物的痛苦绝望和因仇恨产生的无限动力表达的淋漓尽致,表演的极具张力,让吕导一边看一边默默点头,身边的跟组编剧则拿着笔在笔记本上飞快的写着什么。

    第二条一次过了,趁着演员的情绪还在,紧接着就开始拍摄接下去的第二场。

    第二场中,卫薇薇和汪立平的交锋过程越发激烈,前一场戏所铺垫的情绪在这场得到完全的爆发,苏云卿饰演的卫薇薇到后来声色俱厉的质问汪立平为什么不救她哥,为什么看着他死在他面前,为什么不保护好她远在家乡的父母亲人。

    苏云卿声嘶力竭的喊出这句台词,然后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

    在她原本的设计里,她这里不应该哭。她应该是极为冷静的把情绪又重新压制回去,然后用一种绝对冷静,冷酷的姿态把自己的优势给汪立平列出来,然后用这些绝对优势来劝汪立平同意她的加入。

    但是在她说完这句台词后,她的情绪完全控制不住,眼泪几乎是夺眶而出,从心底泛起的悲哀和绝望,还有属于卫薇薇的深沉恨意和愧疚让她的眼泪根本停不下来。

    “如果我当初没有走就好了。”苏云卿……不,卫薇薇流着泪,悔恨,愧疚,痛苦,这些情绪充斥着她的心,让她夜夜不得安眠,无法释怀,无法解脱。

    “如果我留在家里就好了,如果我在前一天能够给他们打电话就好了。我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不给他们打电话,为什么不和他们联系……”

    卫薇薇捂着脸蹲下身,压抑的哭声是她无法自控的痛苦。

    “我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只有我还活着!”

    汪立平僵立在那里不动,在毒贩面前,在队友面前,向来都是稳重如山的高大身躯此时微微颤抖着,从后面看,背影竟然有些佝偻。

    镜头推过去的时候,他故意转向窗外的脸上早已一片湿润。

    “卡!”

    “好!”

    吕导拍了下大腿,有些激动的又重复了一次。

    “好!”

    燕妮赶紧拿着早已准备好的纸巾上前,先是给苏云卿递了几张,然后又打开保温杯的盖子准备让她一会用吸管喝了两口水。

    苏云卿的情绪还没出来,被燕妮和工作人员扶起来之后还在哽咽,眼泪流个不停。不光是他,就连田兴华都背对着大家站了好久。

    又过了好几分钟,两个人才慢慢缓过来。

    苏云卿擦干净眼泪,心里有些忐忑。

    这是刚才最后那两句台词是她自己临时加的。在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是卫薇薇,她心中有恨,有悔,痛失至亲的痛苦和至死都未能和至亲相见和解的悔恨让她恨不得自己也被那场大火烧的一干二净,所以当这些情绪一拥而上时,那些话自然而然的就说出口了。

    但是在片场临时发挥的情况不是不可以,可是因为她临时加了这些台词和哭戏,让整场戏的后半部分都接不下去,这就是她的不对了。像是原本后面应该是田兴华的台词,可是因为她这一哭,这一质问,等于把后面大半场戏都给改了。

    所以等情绪平复下来之后,她第一时间向田兴华道歉,然后又和导演,跟组编剧道歉。

    田兴华拿着纸巾慢慢擦着脸没说话,吕导则是笑着摆手,说道:“你演的很好,这个情绪很自然。而且就算没有你的临场发挥,这场戏我们也是要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