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田老师在教你啊,傻小苏(一更)
    第三百三十章

    在刚才拍了的第一场之后,跟组编剧就已经在动手改下一场了,改完后还给吕导看了看,只是没有最终定下来。

    《奉献》一共有三个编剧,剧本在开拍前就已经定稿了。总编剧把这个本子修修改改写了五年,剧本其实已经很完善了。但是再完善的剧本到了片场也不免要做些改动,所以三个编剧轮流跟组。

    比如说苏云卿这场戏,她的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在拍摄过程中已经跟角色融为一体,她已经不是在演,那一刻她的心情就是卫薇薇的心情,整体情绪过度的要比原剧本写的更自然也更打动人。

    正好跟组编剧后来改的也有情绪爆发这一段,只是没有苏云卿的那么激烈,总体来说还是走克制压抑风。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集中在到底是按苏云卿刚才的那种演绎方法,还是按照剧本走。

    导演刚才虽然夸赞了苏云卿的表演,但随后他又说道:“不过我觉得这个情绪还是太激烈的一些,小苏,你个人感觉哪一种更好?”

    苏云卿沉吟道:“假如是以我个人感觉看的话,我会比较喜欢刚才我演的那个。”

    导演点头:“说说看。”

    苏云卿说:“我刚才演的时候是完全发自内心的,情绪到了控制不住。怎么说薇薇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小姑娘,突逢巨变,即便是她的内心再坚强也受不住,所以我觉得她是需要这个爆发的。”

    跟组编剧却有不同的意见。

    “卫薇薇是一个相当有主意,同时比较容易走极端的人。在她这里没有什么缓和地带,要么就是极热烈,要么就是极冷酷。这一点从她偷偷瞒着家里报了外地的高中,再到后来又偷偷瞒着汪立平上了警察学院可以看出来。加上后来成功打入毒贩内部,如果没有极其冷静和坚定的心志,她是熬不到最后的。因此,为了给后来的卫薇薇做铺垫,这个时候就应该开始显露出她性格里面极其冷静,极其压抑的部分了。”

    田兴华也说道:“我同意。如果卫薇薇的情绪在这里就崩溃的话,汪立平就更加不会同意让她去做卧底了,因为这说明她在情绪管理上还很不成熟,这就说明她会比其他人更容易遇到危险。而且,我们不单止要考虑人物她的性格怎么样,我们还要考虑到我们所表达出来的能不能说服观众。”

    苏云卿有些疑惑的看着田兴华,不是很能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田兴华双手抱着保温杯低头喝了口热茶,说道:“虽然你觉得你现在这个情绪是对的,一个小姑娘家家在遇到这种灭门惨事的时候情绪确实是会崩溃,但是你的这个想法能不能被观众接受?很多观众在看的时候不会想得太深入,你现在情绪这么激动,这么崩溃,到后来却能够独立完成任务,成为唯一一个成功打入毒贩内部的女卧底,观众就会觉得奇怪,因为你在这一场的表现没有办法让观众相信你。你说服不了观众卫薇薇其实是一个很冷静,很沉着的人。”

    “所以你这场戏情绪要爆,但是也要收,像刚才这么崩溃确实是很煽情,可是联系后面的剧情就容易让人觉得这个角色并不适合担任这么重的任务。”

    在田兴华说这些的时候,苏云卿一直微微蹙着眉头沉思不语,而导演和跟组编剧则一边听一边点头,显然他们都是同意田兴华的说法。

    导演说:“田老师说的很对,小苏在这里的情绪爆发很强烈,也很能感染人,但是这个情绪对现在的薇薇来说有点过于激烈了。”

    “这是新剧本。”跟组编剧说道,把两份用手写改的剧本递给了苏云卿和田兴华。“时间紧急就不多讲究了,我的字应该也不是太丑,你们俩先看一下,最好能够对对戏看看顺不顺,有什么问题我们再沟通。”

    “这样我们休息二十分钟,你们俩再琢磨琢磨,二十分钟之后再试一次。”

    田兴华听到休息就起身走了,在临走前他对苏云卿说了一句话:“演戏的时候情绪要能放,更要能收,在很多时候,内敛比外放的情绪更能打动人。”

    田兴华说这些话的时候依旧是板着张脸,语气硬邦邦的,非常严肃的样子,等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转身去了隔壁休息室,留下苏云卿还有些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

    此时,吕导凑过来笑着说道:“傻丫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上去啊。”

    苏云卿还有些发愣,那导演的话之后讷讷说道:“可是……田老师好像要去休息啊。”

    导演用一种看把孩子的眼神看着苏云卿,说道:“他刚才教了你这么多,你以为他光说就完了吗?现在指不定就在那边等着你过去跟他对戏呢。赶紧过去,能得到田老师的指点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快去快去。”

    苏云卿这才如梦初醒,麻溜的捧着剧本带着自己的小板凳跟了过去。

    ++

    “第五十幕第二场一镜二次,5,4,3,2,1,a!”

    在警察学院的办公室里,汪立平和卫薇薇正僵持着。

    “不行?”卫薇薇双手握拳,上前一步,紧紧的绷着脸,脸上布满寒冰。

    “你凭什么说不行?因为你想保护我?那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叫我哥?既然是你派他出去了,为什么不安全的带他回来?在我家里人出事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他们被人活活烧死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不行?在我哥被毒贩折磨死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不行?!”

    卫薇薇双眼通红激动的厉声质问道,因为激动白皙的脖子上青筋直冒,让她原本清丽出尘的容貌此时看起来竟有些狰狞。

    卫薇薇的每一字每一句都钉在了汪立平心上,他颤抖着双唇,无言以对。

    而原本情绪濒临崩溃的卫薇薇突然仰起头深吸一口气,同时飞快抬手把溢出眼眶的眼泪给擦掉。

    她不需要这么懦弱的东西。

    她要的是复仇。

    “既然当时你没有救下他们,那现在也不必救我了。”她冷冷的看着汪立平,刚才那个痛苦绝望的卫薇薇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现在站在汪立平面前,冷静到近乎冷酷的卫薇薇。

    “这次报名的人当中,只有我才是最合适的人选。我的考核成绩全优,没有家庭拖累,跟毒贩有血海深仇,不管要在那边呆多久,我都不可能被策反。所以不管是从综合能力还是从忠诚度来看,我都是最合适的那个。”

    卫薇薇挺直腰脊,双腿并拢站立,双手紧贴裤缝,然后对着汪立平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她双眼直视前方,眼睛依旧通红,但是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情绪。

    反观汪立平,在外面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时双手颤抖,内心的巨大痛苦让他要扶着桌子才能让自己站稳。他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再把卫家的最后一个人再推进火坑,但与此同时他心里又非常清楚,就如同卫薇薇刚才所说,她才是这么多人当中最合适的人选。

    此时,卫薇薇说:“队长,你恨吗?”

    汪立平下颚绷紧,牙关紧咬,嘴里几乎要崩出血来。

    “这五年里,我一共牺牲了六个战友!六个!其中有四个就死在我面前!”汪立平额头上青筋直冒,巨大的愤怒和痛苦让他几乎无法自控。“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倒在我面前,而我却不能救他们!卫薇薇!要说恨!我比你更恨!”

    “可是我不能让卫子最疼爱的妹妹去冒险!我答应了你哥,要让你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卫薇薇死死的抿着唇,像是这样就可以压抑住所有一切的痛楚。

    “已经太晚了。”

    卫薇薇看着汪立平。

    “早在那场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卫薇薇就已经死了。”

    ++

    “卡!”

    “好!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