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第四百一十八章

    顾家祖上并不是经商的。顾老爷子的上一辈,上上一辈都是教书先生和作家,听说祖上还曾经出过榜眼和探花,可以说是书香世家了。

    这么一个诗礼人家偏偏走到顾老爷子这一代弃笔从商,还真的搞出了大名头,成为顾家这么多代人里唯一一个经商并且非常成功的子弟。

    顾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不愿意听从家里的安排走文化人的路子,等年纪大了老了之后却反而开始怀念起那股书香气了。以前长辈逼着他练都练不成的书法国画,现在上赶着要去学去练,还总说自己要是年轻20岁,肯定就跑到米家去自荐门户,给人上门当徒弟去了。

    以前听都听不进去的古琴古乐现在也同样是兴趣盎然,还搜集了不少乐谱孤本,闲暇时间到处找人结交这些文人雅士。

    康进就是其中一位。

    他被称为古琴圣手,是华国非文化异质文化遗产的继承人,在文艺圈内地位极高,和米国安一样也是国手。而且由于古琴对继承人的挑选比起书法和国画要挑剔的多,学习的人也没那么多,能够达到康进这个程度这几十年来也就只有他一个,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康进比米国安还要更珍贵一些。

    顾言之知道康进,也知道自家老爷子最近一直想找机会和他认识,现在在米老的牵线搭桥之下终于有了机会。

    顾言之和苏云卿坐车来到山庄门口,到的时候康进的车也刚进山庄大门。

    为了表示尊重,顾言之带着苏云卿下车,准备过去先和康进打声招呼。他们刚下车,那边的车门也开了。

    康进比顾言之想象的要年轻许多,感觉不过五十出头,温文儒雅,斯斯文文,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这位一定是小顾先生了。”康进笑着和顾言之握握手,“久仰大名。”

    顾言之伸出右手跟康进握手,另一种手则轻按在小腹上方,微微躬身。“康先生,康夫人,欢迎。”

    两个人简单的寒暄完,康进又指着自己身边的美妇人说道:“这是我夫人,姓鲁,她平日里有想法的很,不喜欢别人叫她康夫人,她的学生都叫她鲁老师。”

    顾言之从善如流的改口道:“鲁老师你好,欢迎。”

    他将手放在苏云卿的后腰上,轻轻用力把她推出半步,但他的手仍占有欲十足的停留在她腰上。“这是我的女朋友,叫苏云卿。卿卿,跟康先生和鲁老师打声招呼。”

    苏云卿微微垂首,神情温恭柔顺,姿态不卑不亢,婉婉有仪。

    “康先生好,鲁老师好。”

    康进和鲁思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神情里都有些意外。

    他们没想到顾家大少爷真的有了女朋友,还带到这个场合来了,这分明就是已经认定对方的意思。另外也没想到苏云卿并不像其他人那样用浮夸华丽的词藻说上一大堆,而只是彬彬有礼,谦逊恭谨的问好。

    虽然别人看来可能会觉得稍显冷淡,但对鲁思扬来说,苏云卿这个态度反而让她印象非常好。

    鲁思扬掩嘴笑道:“我之前一直听说顾家大少爷长得面如冠玉,风度翩翩,如今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但我之前可没听说过顾少爷身边还有这样精致又可爱的小姑娘,顾少爷真是好福气。”

    顾言之唇角微勾,旁人即便是夸他十句也不及说苏云卿一句好更让他来的高兴,所以鲁思扬这句话可以说是深得他心,连平日里冷峻的眉眼都柔和了不少。

    “是。”他毫不犹豫的认下了自己有福气这句话,心里也确实是这么觉得的。

    几个人站在原地简单寒暄了几句之后,顾言之扶着车门请他们上车:“爷爷和米老已经在园子里等着二位了,请随我来。”

    鲁思扬紧了紧自己的围巾,指着停在山庄旁边的游览车说道:“我可以坐那辆车吗?我还没有坐过呢。之前就一直想试试,但一直都没机会。”

    顾言之一愣,苏云卿连忙在旁劝道:“今日风大,天色也晚了,再加上游览车四通八达的没个遮挡,园子离大门又远,中途还会经过一段山路,山风特别厉害。要是这么坐上去,怕到时候容易生病。”

    康进眼里也闪过不赞同,“今天天气这么冷,你这身体又不能吹风,要是真这么坐上去,晚上就等着发烧吧你。”

    鲁思阳嗔怪的看了康进一眼,不太乐意的嘟哝道:“我身子哪里有这么弱,我上半年还参加了马拉松呢。”

    “你那马拉松就开头跑了不到一公里,到后面可能是我陪你走完的。”康进忍不住说道:“行了行了,别折腾人家小辈了,赶紧上车吧,米老和顾老估计都等急了。”

    苏云卿见鲁思扬还是有些不太乐意的样子,想了想后便说道:“您看这样行吗?明日若是天气晴朗,我陪您坐一次。到时候我们晒着日光把山庄都转一圈,您觉得如何?”

    鲁思扬拍手笑道:“这样好!那明天要是天气好,云卿你可要陪我。”

    苏云卿笑着点头应下了。

    等几个人分别上了自己的车之后,顾言之才握着苏云卿的手说道:“你明天不是要回剧组吗?”

    苏云卿笑着解释道:“我其实请了一天半的假,到明天上午都还有时间,下午再回去也可以。”

    顾言之一挑眉,有些奇怪:“怎么突然想到要多请半天?”

    苏云卿没料到他的重点抓得这么奇怪,猝不及防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倒是脸微微红了。

    顾言之稍微想了一下,心中已然有了一个答案。他抱着苏云卿的腰把脸凑过去,近的几乎要贴上她的唇,低声问道:“舍不得我,嗯?”

    苏云卿被人戳穿心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恼羞成怒的捏着顾言之的脸,做出一脸‘别惹我我超凶’的表情:“对!我就是舍不得!怎么了?你还不让了?”

    顾言之闷笑不已,抱紧她亲了下去。

    “求之不得。”

    ++

    顾老爷子对康进和鲁思扬的到来简直就跟粉丝见偶像一样雀跃不已,早早就穿着外套等在园子门口引颈而望。

    康进是个艺术大家,多多少少也有些艺术家的孤高冷傲,原本他对于顾老爷子想认识他这件事情是不太有兴趣的,哪怕顾老爷子家财万贯,权势滔天也没用。所以要不是有米国安在当中牵桥搭线,他还真没兴趣特地过来。

    现在先是看到顾老爷子让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到门口接他,接着又见顾老爷子早早就等在园子门口殷勤相盼的样子,心中也熨帖不少,对这场会面也变得乐意不少。

    鲁思扬看了他一眼,轻笑道:“就爱摆这些臭架子。”

    康进理直气壮的说道:“什么叫臭架子?多少人求着我过去我都没去,我现在能来这里已经是给米老面子。”

    鲁思扬掩嘴笑道:“是是是,大师,您能下车了吗?那边一堆人等着呢。”

    康进这才轻哼一声,整整衣装之后端着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下了车。

    顾老爷子可不知道他的‘偶像’心里在想什么,见人下车便赶紧迎了上去。

    “康先生!欢迎欢迎!总算把你给盼过来了,你的到来真的是让这里蓬荜生辉啊。”

    康进笑得儒雅矜持:“谢谢顾老的邀请,今日能够到这里也是我的荣幸。给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夫人鲁思扬。”

    顾老爷子一脸受宠若惊。“鲁老师竟然也过来了,这,这真是太让我惊喜了!”

    鲁思扬笑笑,伸手和郭老爷子握了一下。“该荣幸的是我才对。一直久闻顾老爷子的大名,今日才得以一见,也是我的幸运了。”

    顾老爷子被鲁思扬这两句话捧得十分开心,笑呵呵的说道:“哪里话,你们这些人啊,就只知道埋头挣钱,没半点生活情趣和艺术细胞,相比起两位老师来真的是太惭愧了。”

    米国安在旁边笑着损道:“嗯,这句话我同意。老顾啊,可真的是混上下都充满了铜臭味。”

    众人善意大笑,此时苏云轻轻碰了碰顾言之,顾言之立即会意道:“天气冷,大家还是进屋再聊吧。”

    “对对,怪我怪我。两位老师里面请。”

    顾老爷子和米国安等人带着康进夫妇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给两个人介绍园子里的景致。苏云卿和顾言之尾随在后,天气实在是太冷了,苏云卿忍不住把脖子往围巾里缩了缩。

    顾炎之时时刻刻关注着苏云青的情况,见他这样连忙把人抱在怀里摘下皮手套把手贴在她脸上。顾言之年轻气盛血气旺,虽然穿的不多,但手脚都是暖烘烘的。

    苏云卿下意识的朝温暖源蹭了蹭,叹道:“顾大哥,你的手好暖啊。”

    顾言之眉眼温柔,一边替她暖脸暖手一边把人半抱在怀里往屋里走去。“让你不要出来,现在知道冷了吧。”

    苏云卿仰着头,眼睛因为满足而笑得弯弯的。“没关系啊,你不是在吗?”

    她的话可爱的让顾言之简直想把人抱在怀里狠狠的亲上一顿,他低头快速的轻咬一口苏云卿的嘴唇,哑声道:“就知道撩我!”

    苏云卿笑眯眯的,很聪明的转移话题道:“康先生的夫人鲁老师也是弹古琴的吗?为什么要叫她老师呢?”

    顾言之说:“鲁老师不是弹琴的,她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苏绣的继承者,她的一手绣工精美绝伦,曾经多次作为华国的邦交礼物赠予外国,某个方面上来说,比她老公康进还要厉害。”

    苏云卿这辈子最大的爱好除了吃之外就是刺绣了,所以在听到鲁思扬竟然是苏绣大家时眼睛都亮了。她抓着顾言之的手,有些兴奋的问道:“他们这次会在这里呆多长时间?我有时间可不可以去找鲁老师说话?”

    “应该这几天都在。”顾言之心中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详细回答道:“当然可以,我看她也挺喜欢你的,怎么?对苏绣有兴趣?”

    苏云卿飞快点头,简直是太有兴趣了好吗。“那你能不能帮我准备一下针线什么的?我有事情想向她请教。”

    “当然可以。”顾言之看她这么开心的样子觉得又好笑又可爱,忍不住捏捏她的脸说道:“你想要什么都不是问题,但你明天下午不就要回剧组了吗?你还打算怎么跟她请教?”

    “啊……”苏云卿这才想起自己假期只到明天上午,最迟下午就要回剧组,顿时失望不已。“那怎么办啊?难得有这个机会……”

    “你可以跟她要联系方式啊。”顾言之提醒道:“以后你有时间了,她又方便的话,我也可以带你过去找她,好不好?”

    苏云卿想想也是,才开心一点,抱着顾言之的手,两个人双双走进客厅。

    心里一片和乐融融的和谐场景,也不知道刚才他们聊了什么,米老还诗兴大发,让人搬来指笔墨纸砚当场挥墨,顾老爷子也在旁边凑了个热闹,写下:“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苏云卿又看了看米老写的,发现比顾老的要含蓄许多。

    “夜久寂无人,露浓花气清,悠然心独喜。”苏云卿轻声吟道:“是张孝祥的《菩萨蛮·溶溶花月天如水》。”

    “对。”这首词并不算什么大热诗词,苏云卿竟然能够毫不犹豫的道出他的出处,米国安和顾老爷子是多少知道苏云卿什么水平的,倒是旁边的康静和鲁思扬很意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对这方面懂得倒是挺多。

    康进说:“云卿,我可是听米老说你的书法写的相当好,不如你也来一句。”

    苏云卿想了想,倒也不推辞,把袖子我向上挽了挽,拿起一支笔习惯性的在宣纸上停顿了两三秒之后,洋洋洒洒的写下了一句。

    “赏花归去马如飞,去马如飞酒力微。酒力微醒时已暮,醒时已暮赏花归。”

    她写的时候米老就在一旁看着,等他题写完之后不仅喊了一声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