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回文诗(一更)
    第四百一十九章

    “这是苏轼的《赏花归去》,”米老点点头,站在旁边细细观看,“这字写得也好,灵动潇洒,收放自如,跟这首诗的意境也很合。不错,不错。”

    苏云卿谦虚道:“游戏之作,当不得您这么夸奖。”

    米老笑呵呵的说道:“你也不用太谦虚,我平时可不轻易夸人,既然说你好,那你写的就是真的好。不错,我之前还担心你被那个花花世界眯了眼会落下这手字,现在看来还没全扔了,不错不错。”

    米老连着说了几个不错,说的苏云卿都有些心虚了。她其实快有半年没碰笔了,如今不过是靠着过去苦练十几年积累下来的才勉强没能失了面子,饶是如此,也是在她写到第五个字时手感才逐渐回来的。

    康进对这些了解比较少,但是即便是门外汉的他也看得出苏云卿宁这手字写的确实是好。他把诗来来回回读了几次,突然‘咦’了一声。

    “这诗怎么感觉像在词语接龙一样?”他指着第一句和第二句的首尾说道:“赏花归去马如飞,去马如飞酒力微,是用来接的?”

    他这么一说,除了顾老爷子和米老之外的其他人也都纷纷围上来看,仔细一读才发现果真如此。像是第三句句首就接了第二句句尾的,第四句则接第三句句尾的。

    鲁思扬掩嘴轻笑一声,拍了她老公的手臂一下。“琴呆子,平时叫你多看书你就是不听,这下文盲了吧?什么词语接龙,这种诗叫回文(回环)诗。顾名思义就是读来回环往复的诗体。”

    回文诗是汉语特有的一种使用词序回环往复的修辞方法,读来回环往复,绵延无尽,给人以荡气回肠,意兴盎然的美感,回文诗在创作手法上,突出地继承了诗反复咏叹的艺术特色,来达到其“言志述事”的目的,产生强烈的回环叠咏的艺术效果,有人曾经把回文诗当成是单纯的文字游戏,但其实并非如此。

    刘坡公《学诗百法》曾言:“回文诗反复成章,钩心斗角,不得以小道而轻之。”(注一)

    米老抚手笑道:“鲁老师说的对,这是回文诗,你看最后一句句尾的,不就又回到第一句了么。整首诗就像是一个圆,十分有趣。”

    接着他又十分满意的看着苏云卿,对她笑着说道:“你这小丫头是怎么想到写这首的?”

    苏云卿有些害羞的笑笑,“我就是想博诸位先生一笑,大家若看的开心,那就是我的荣幸了。”

    米老哈哈大笑,“有心了有心了,不过你对这些还真是信手拈来,不简单,不简单啊。”

    鲁思扬平时也是书法爱好者,闲暇时也爱写上一两幅字来自娱自乐,如今见苏云卿的字写的这么好,心里对她的印象就更好了。

    她弯腰看字,手上还不由自主的比划着,顾老爷子见状笑了下,说道:“鲁老师平时也爱写字吗?不如也来写一幅让我们开开眼。”

    鲁思扬连连摆手,笑道:“空闲的时候喜欢写写,但完全就是老年人退休后的自娱自乐休闲水平,就不拿来献丑了。”

    鲁思扬之前看顾老爷子他们写的时候确实是有些技痒,但后来见了苏云卿的字之后就不想写了——她自觉顾老爷子他们的水平自己还是可以一战的,但若是和苏云卿比那就差得太远了。不管是从字的风骨还是架构,意境,苏云卿都甩了他们一大截,就像是大学生和中学生,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鲁思扬想,在场的人当中,或许也就只有米老有资格评点苏云卿的作品了。

    也难怪米老心心念念的想要把人收做自己的关门弟子,确实是舍她其谁。

    卢思洋怕顾老爷子真要自己写,于是赶紧转移话题对苏云卿夸道:“云卿这字写得真的是好,笔走龙蛇,行云流水,字字见风骨。你是从小就开始习字吗?”

    苏云卿点头:“是,自幼便开始写字,算下来也有十几年光景了。所以我也不过是日积月累,熟能生巧罢了,不管是谁若跟我一样花十几年的时间来写字,想必会比我写得更加好。”

    她这话倒也不只是谦虚。撇去她习字时间差不多有十四五年不说,不光是他自幼有名师指点,又亲眼见过许家名家真迹,甚至还可以用名家真迹来做临摹,光是这一点就是现代人无法复制的。

    所以她一直觉得自己字写得好不过是占了她是从大楚朝穿越过来的便宜而已,拿这个和现代人比,未免太过胜之不武了。

    但其实像她一样,从小开始习字,全程有老师指点的孩子在华国也有不少,但是像她这个能力就能达到这个程度的人,米老也就只见过她一个而已。

    在这当中,努力和时间固然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但是天分和眼界也同样重要。

    “好了,就不要再谦虚了。”米老说,“我说你字写得好就是好,怎么样?真的不考虑做我徒弟吗?”

    苏云卿没想到米老竟然还惦记着这件事,她又是好笑又是无奈的看着米老,没说话。

    米国安看到她这个表情就明白了她的答案,当下只能笑叹一声,不再勉强。

    苏云卿心中愧疚,自觉自己三番两次辜负米国安的好意实在是有些不知好歹,脸上不禁有些黯然。

    顾言之在握握她的手,低头冲她安抚一笑,低声道:“米老不会放在心上的,别担心。”

    鲁思扬见气氛有些尴尬,连忙把自己老公推出去转移话题。“我看过这屋子里放了一把好琴,你这个琴痴不去试一试吗?”

    其实康进的目光早在刚进来时就已经粘在了上面,只是主人家没有开口,他也不好意思说想要试琴。现在鲁思扬为他开了个头,他也顾不上其他的,厚着脸皮顺势说道:“请问顾老那把琴可是唐朝的大圣遗音?”

    苏云卿闻言一惊,连忙回头仔细看着那把琴。

    只见这把古琴是栗壳色,七徽以下弦路露黑色,遍体蛇腹断,中间细断纹,额有冰纹断(注二),看样式确实像是大圣遗音。

    顾言之见她神色有异,连忙问询似的看向她,苏云卿轻轻摇头,心跳如雷。

    此时就听顾老爷子大笑着说道:“康先生好眼力,这把琴确实是仿大圣遗音所造。”

    “防的?”康进走上前细细抚摸着琴身,只见琴背铭刻,龙池上方刻寸许行草“大圣遗音”四字,池下方刻二寸许大方印一篆“包含”二字,池之两旁刻隶书铭文“巨壑迎秋,寒江印月。万籁悠悠,孤桐飒裂”十六字(注三),接着康进又抚过琴弦,琴音叮咚,松透响亮,光从颜色上看,即便不是大圣遗音,也是一把难得的好琴。

    康进赞道:“这把真是防琴?一边是仿的,那也是一把好琴。不知道是哪位师父做的,他有这门手艺完全可以不用仿制古琴啊。”

    顾老爷子笑着说:“张先生有所不知,这把琴虽然是仿的,但是年代也不近。这是清朝的民间工匠所仿,因缘巧合之下被我购得。我当时也以为是真品,所以爱惜的不得了。后来有个专门研究古琴的专家告诉我,这把琴虽然做的惟妙惟肖,但确实是个西北货。后来我想虽然不是正品,但好歹也算是古代高仿,所以就一直留了下来。”

    苏云卿此时也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目光黏在了古琴上,神色怔然。

    这把琴确实不是大圣遗音。

    她认得真正的大圣遗音,因为,她曾经是大圣遗音的拥有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