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四舍五入就是吻了
    记住本站

    从疗养院出来后,苏云卿一路晕晕乎乎的被带到顾家的私人机场,然后又迷迷糊糊的被带上了飞机。

    她昨晚彻夜学习的‘登机要领’一个都没用上,心里模拟了千百遍的取票过安检之类的也都通通没有实现,等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在飞机上了。

    这架飞机并不大,除去后面被隔开的服务区之外,前面只有六个位置,正好排了三排。每个座位之间的间隔都很大,座位空间非常宽敞。

    薛稳和赵英英沾了苏云卿的光也跟着上了飞机,薛稳犹可,好歹也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经纪人,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所以还能端的住。赵英英就是个小孩子脾气,一上飞机眼睛就滴溜溜的转,刚坐上座位就已经把上面的各式按钮给按了一遍,嘴里还不住的小声惊呼。

    相较之下,苏云卿年纪虽然比赵英英小,但是表现的可就成熟稳重多了。不过她心里也是新奇的不行,看到赵英英到处乱按,她心里其实也痒痒的。

    顾言之眼底笑意一闪而过,来到苏云卿身边神色自然的说道:“这架飞机刚买没多久,有些功能我也不太熟悉,叶闪你过来,看看我的操作对不对。”

    说完后,他又对苏云卿说道:“你来按我看看。”

    苏云卿心中窃喜,唇边抿着雀跃的笑意把座位上的按键一一按过,叶闪则在一边逐一细细说明。这架飞机只是买来方便在国内走动的,配置较同类机型来说虽然称得上豪华,不过也没有多复杂,叶闪说明了一次之后,苏云卿就都记住了。

    而刚才说自己不清楚功能的顾言之则一点也没把注意力分给叶闪,眼睛只专注的看着苏云卿,神情柔和。

    赵英英就坐在苏云卿后面,看到顾言之这个表情时偷偷笑了一下,又回头冲薛稳挤眉弄眼的。薛稳生怕她惹了顾大少爷不高兴,用力指指她的座位要她赶紧坐好,用眼神威胁她不听话就后果自负。

    顾言之没在意这两个人的小动作,苏云卿则是完全没注意到。她在新奇够了座位的种种功能之后,又眨巴着眼睛看着顾言之。

    “顾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

    顾言之被她这种眼神看的心痒痒,没克制住的伸手摸了摸她的眼角。

    温热的指尖从她眼睑处一抚而过,苏云卿心头一跳,就听见顾言之说道:“走吧。”

    叶闪把顾言之扶到座位上坐好,然后才通知从刚才就一直在待命,就等苏云卿什么时候玩够的机组可以起飞了。

    苏云卿原本以为自己在飞机上也会一直很兴奋——在飞机刚起飞的时候,看着地上的建筑和人越来越小,而自己离天空越来越近的时候,她确实是兴奋的不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窗外,穿过云层时她的手贴在小小的机窗上,仿佛这样就可以触摸到柔软缥缈的白云。

    可是当飞机进入平流层,开始平稳飞行后没多久,苏云卿就睡着了。

    她昨天晚上几乎没睡,刚才又一直情绪亢奋,等突然安静下来之后很快就撑不住了,她盯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顾言之,突然就觉得心底一片安稳。

    然后她就睡着了。

    等她醒来时,飞机早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她身上盖着毯子,身边只有一个顾言之。

    顾言之彼时正坐在轮椅上低头看书,察觉到她的苏醒,他‘啪’的一声合上书,目光专注的看着她。

    “醒了?”

    苏云卿还有些愣愣的,对顾言之的话没什么反应的就这么看着他。

    顾言之顿了一下,伸手轻捏住她的下巴,同时自己身体往前倾,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在顷刻间便已经缩至最短,彼此的呼吸吐纳都清晰无比。

    顾言之的拇指无意识摩挲着她的唇角,眼里是苏云卿读不懂的暗沉。

    “在想什么,嗯?”

    苏云卿下意识的回答道:“你。”

    顾言之也没料到会是这个答案,他愣了一下,指上的力气不由自主的大了些,搓磨的苏云卿嘴角微微发红,染上了一层暧昧的颜色。

    “想我什么?”

    苏云卿答不出来了,她的心已然乱了,只能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顾言之,眼底有仓皇,也有依赖和顺从。

    顾言之呼吸一顿,盯着她的目光像是要将她吞吃入腹一般,激烈而炙热。

    这种完全不同于平日的样子让苏云卿有些害怕,她先是无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结果被顾言之用另一只手牢牢的圈住腰间动弹不得。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在顾言之缓缓靠过来时乖顺的闭上了眼睛。

    顾言之早已经被她的甜美青涩的气息给迷惑,牢牢的把她圈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后,他就不受控制的想在她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他捏着她的下巴缓缓靠近,就在两人气息交缠,他只要再往前一寸,就可以掠夺她所有的甘美时,他突然停了下来。

    怀里的人现在很紧张。

    她的睫毛颤抖的很厉害,身体也很僵硬,最重要的是,她在他怀里所呈现出来的,与其说是意乱情迷的乖巧,不如说更像是献祭式的顺从。

    顾言之不知道在这种关头自己怎么会注意到这个,只知道当他发现时,他已经松开了钳制住苏云卿的手。

    苏云卿闭着眼睛一直在等。

    这个人现在还是她的丈夫,她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拒绝,所以她放弃了挣扎和思考,献上了自己的服从。

    但是她所以为的吻却一直没有到来。

    就在她心情忐忑的以为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的时候,就觉得额头一暖。

    是一个温柔至极的吻。

    “你不必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