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已经决定好了?
    记住本站

    苏云卿和魏沛然这场戏说的是皇帝某日心血来潮去了宁妃宫里坐坐,可惜宁妃跟皇帝之间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宁妃彼时又还未承宠,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是尴尬大于亲密,皇帝随意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没话讲了。

    宁妃为了留住皇帝,就把自己宫里好吃的点心水果都端了上来,笨拙的想用食物来讨好皇帝。皇帝是一个成年男子,喜欢的是知情识趣的曼妙女子,而不是这种小心翼翼又青涩的示好,所以他只略坐坐就走了,接着转身去了贵妃宫里。

    这场戏的最后一个镜头是宁妃的特写,只见镜头里的她眼眶微微泛红,脸上的神情有黯然,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如释重负。

    为了家族,她既不愿意皇帝冷落她,但是于私,她又没有做好被皇帝宠幸的准备,甚至还孩子气的希望这一天来的越晚越好。

    姚雪君和伍鹰站在一起看这场戏,两个人都被苏云卿最后的那个眼神和表情给打动了。

    在这个镜头里她虽然没有一句台词,但是她欲语还休的眼神已经把角色挣扎不休的复杂心情摊开来给大家看了个明明白白。

    伍鹰说:“是宁妃本妃了。”

    姚雪君也说:“是个好苗子,眼神戏很到位。”

    只是他们虽然一致觉得不错,胡自强却明显不这么想。

    就如同过去几天一样,苏云卿后来又连着拍了几条都不过,胡自强不是纠正她说台词的方式就是不满意她的动作或是表情,总之都要揪出点错来。

    伍鹰和姚雪君站在一起看胡自强又ng了一条,啧啧两声说道:“老胡真是太不近人情了。我觉得小姑娘演的真挺好了,昨天有场戏你是没看到,镜头里那眼神那表情,可把多少自诩科班出身的人给比下去了。结果老胡还是不满意。”

    姚雪君自己本身就拍了很多年的戏,对于胡自强的这种做法她有自己的看法。

    “我倒觉得胡导是喜欢她才这样的。你看每场戏都ng,可是每一场他都亲自下场教导,就跟半个表演老师似的,这么重视,胡导这是要力捧吗?”

    伍鹰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力捧不力捧也不是我们说了算啊,拿人钱财,替人打工啊。”

    姚雪君毫不客气的嗤笑一声:“你少来,钱都在你手上掐着呢,是我们在替你打工吧,伍制片。”说着,她又凑过去小声问道:“说起来,我听说宁妃这个角色可能要换?”

    伍鹰看她一眼,“你这才刚进组半天就知道这事儿了?”他想了想,又说道:“不对,有问题。你提前进组难道就是为了这个事情?魏沛然也是?”

    姚雪君笑了,说:“我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左右老板们想要用谁呢,不过你倒是也说对了,我确实是听了这个事情才提前回来的。有人拜托我早点过来照顾照顾他的新员工,有机会就点拨点拨小姑娘。至于魏沛然,我估计他也是受人之托。”

    伍鹰一想就明白了。“霍镇川啊?”

    姚雪君笑而不语,默认了。

    伍鹰点点头,很理解的样子。“嗯,毕竟是这么好的苗子,他那么上心也很正常,没准过上两年就是当家花旦了。”

    姚雪君说:“可不是,他人还在国外拍戏呢,电话就打到我这里了,把事情也略略跟我说了些,让我趁人还在剧组赶紧过来,跟小姑娘搭两天戏,别进组半个月就光拍这些镜头了,学不到什么。”

    伍鹰没说什么,两个人安静了一会儿之后姚雪君又开口了:“是不是真的没办法了?另一个人我知道,李正雨么,说实话她虽然拍戏经验比苏云卿丰富,演技也算过得去,但是看着不会让人觉得惊艳,惊喜,她的戏没有灵气。”

    姚雪君这几年也有挂靠娱乐公司然后自己尝试带点新人,加上她演了那么多年的戏,什么样的演员没见过,对一个演员的评价也有她自己的看法。

    “或许李正雨能演出宁妃的形,但她演不出宁妃的神。”

    伍鹰说:“人都还没进组呢,你怎么就知道她演不出来了。”

    “李正雨试镜那会儿我也在啊。”姚雪君说:“当时胡导给我的想法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李正雨适合是适合,但是是无功无过的那种适合。你想啊,如果胡导真的那么满意她,后来又怎么会把角色给了苏云卿?那就是因为苏云卿她有灵气,眼睛里有戏,她要比李正雨更适合……”

    姚雪君话说到一半突然住了口,她看着伍鹰,眼神里充满了探究意味。

    “老伍,你刚才那句话很有点意思啊。”

    伍鹰不明所以:“什么意思?哪句话?”

    “你说李正雨都没进组,我怎么知道她不行。你这句话很明显就是在帮着她说话了啊。这半个月都还没到呢,就已经把事情给定下来了?”

    伍鹰似笑非笑的看她,故意岔开话题的说道:“霍镇川给了你什么好处啊?让你一句接一句的给人说好话?”

    姚雪君摇头,说:“我这是惜才。而且这事吧,也是剧组干的不地道,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家小姑娘吗?”

    “这个圈子你也不是第一天呆,它怎么样你不知道吗?”伍鹰声音里带着无奈和叹息,如果可以,谁不想用最合适的演员,拍出最好最理想的作品呢?

    然而这里是资本的逐利场,不是人人平等的伊甸园。

    姚雪君听他这么说就明白事情八成是已经有定论了,心里也很替苏云卿觉得惋惜,但是正如伍鹰所说,这个圈子怎么样她心里难道没点数吗?

    她叹了口气,看着场内正认真和魏沛然讨论着什么的苏云卿,想着还剩下几天好好带带小姑娘,也算是对老朋友有点交代了。

    只是姚雪君没想到的是,她连这么点事情都还没来得及做,第二天就没再见到苏云卿了。

    打听之下才知道,就在昨天晚上,苏云卿和她的助理被人连夜赶出了酒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