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离婚协议书
    记住本站

    苏云卿一脸茫然,顾言之的话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不管是李正雨还是赖依灵的事情我都知道啊。顾大哥是为了替我出气,而且是她们不对在先,我们不过是以牙还牙。”

    苏云卿有些不安的往顾言之身边又靠近了一些,“我并没有觉得顾大哥跟你做的有什么不对,我心里也是感激的……”

    顾言之垂眸看着她,眼里暗沉沉的一片。

    “你不觉得失望吗?不觉得我手段卑鄙,不入流吗?”

    苏云卿听不下去了,她探身捂住顾言之的嘴,急的眼圈都红了。

    “我没有这么想!”她怒道,神情里有对顾言之自我贬低的心痛,也有对他竟然怀疑自己的委屈。“我苏云卿其实这种不知好歹,忘恩负义的人!顾大哥对我怎么样,我心里再清楚不过。更何况你做的那些都是因为我。真要说卑鄙,我才是最卑鄙的那个,和顾大哥你没有半点干系!”

    顾言之紧紧握着她的手,一个用力就把人拉了起来,然后就像之前在顾宅时一样,让她坐在了自己腿上,紧紧的,充满占有意味的抱着她。

    “那假如今天跟你结婚的人不是我,你也会像对我一样的对他吗?”

    苏云卿咬着唇说道:“可是现在跟我结婚的人就是你顾言之。一年前顾老爷子就是把我送到了你身边,而现在,跟我在一起,一直帮助我,在我身边的人也是你,那些假设根本不成立。”

    顾言之摸着她的脸,“可我会想。”

    “我会想你跟着我,是因为心里有我,还是因为我们的婚约让你无法反抗我。”

    顾言之承认自己贪婪,霸道,所以他不会允许苏云卿对他的感情里面参杂任何杂质,他要的是苏云卿单纯的,完完全全的爱。

    他要的是苏云卿没有一丝犹豫的心甘情愿。

    苏云卿的服从和乖巧,都必须只是因为对方是喜欢他,在意他,爱他,而不只是因为他是她的丈夫。

    他要她的全部。

    顾言之其实也知道自己是陷入了死胡同里,可是有些事情假如没有意识到它,它可能永远也不会出现,但是只要你意识到了,那么即便你一直在劝说自己,不要在意,没有如果,但它仍旧会像一根刺一样深深的扎进你的心里面,可能并不痛,但是却如鲠在喉。

    顾言之从客厅茶几下方的抽屉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把它递到苏云卿手上。

    “打开看看。”

    苏云卿心中不安,依言把牛皮纸文件袋打开,里面只有几张薄薄的纸,最上面那张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苏云卿嘴唇微微颤抖,她再一次的感受到了半年前顾言之苏醒之后,自己如同被绳子钓在半空中,不上不下,没着没落的惶恐。

    而且此刻比之前更甚。

    她想不懂顾言之所说的话中两者有什么区别,她只知道在过去的十六年里,她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听从父母之命入宫,为妃也好为后也罢,总归就是为自己的母族,和自己将来的孩子争得一席之位,延续母族的荣耀。

    而自从她来到现代之后,当时还无知无觉的顾言之为她提供了庇护之所,成了她的丈夫。

    不管他们当时的婚姻是多么的荒谬,在她看来这就已经是既定事实。

    从那一刻开始,在她心里顾言之就是她的夫君,是她的天。

    可是现在,她的天终究还是塌了吗?

    “顾大哥,”她脸色苍白,神色凄然。“你不要我了,是吗?”

    “不,你只能是我的。”

    顾言之把她抱的更紧,嘴唇安抚的在她泛红的眼角摩挲游移。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个?”苏云卿声音很轻,眼神里有藏不住的惊慌和哀怨,还有控诉和指责。

    她看着顾言之,又重复了一次。“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顾言之看着她这样,心中绞痛,他俯身亲吻苏云卿,在那个瞬间能够感受到她身体的僵硬,可即便如此,她也没有躲避他的亲昵。

    她不愿意,可她还是忍住了。

    可如果有一天,她不愿意忍了呢?

    顾言之可以锁着她,绑着她,用尽一切方法留住她,可是,这就是顾言之真正所想要的吗?

    他喜欢苏云卿的乖巧和听话,同样也喜欢她在他面前据理力争,分毫不让的样子。

    他想要的是全部的,真正的苏云卿。

    顾言之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栽了,明明心里叫嚣着想要把她锁起来,不让她被任何人看到,只做自己的笼中雀手中宝,可是他舍不得折断她的翅膀,更不愿看到他哪怕一丝一毫的不愿意。

    他想,在我面前,她合该是恣意妄为的。

    “你不愿意,为什么不躲?”顾言之低声说道,“因为我是你丈夫,对吗?”

    苏云卿没说话,但是她的眼神充满了控诉。

    顾言之爱怜的摸摸她的脸,“可我不仅仅只是想成为你的丈夫。”

    苏云卿抓着他的手,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泪水沾湿了她的睫毛,却始终没有落下。“我不懂,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

    “当然好。”顾言之说,“只是对我来说还远远不够。”

    “那你想要什么?”苏云卿心中全是迷茫,“我全都可以给你。”

    “我想要你的全部,想要你的心甘情愿,想要你所有的情绪都只因为我。”

    顾言之说,心底贪婪的野兽终于露出了它的獠牙。

    “我要你从此以后,爱我,就只是因为是我。”

    “我现在就是只有你啊!”苏云卿声音急切,“而且,而且你的腿都还没好。我当时的确是答应过,我可以跟你离婚,但是必须在你的腿好了之后,让我看到你重新站起来,身体完全康复了我才离开,现在你的腿都还没好,我不答应。”

    顾言之闻言动了动身子,让苏云卿先从自己身上下去。

    苏云卿不明所以,按照顾言之的指示,往后退了两步,离顾言之大概有七八步远才停下来。

    顾言之深吸一口气,双手撑在轮椅的扶手之上,然后在苏云卿震惊的目光中,颤颤巍巍的,慢慢的站了起来。

    苏云卿捂住嘴,眼眶再一次湿润起来。

    顾言之的腿一直都是所有人心中的一块心病。

    自他苏醒以来,他身体的各项机能和指标都在以一种奇迹般的速度恢复,虽然和他巅峰时期还相差很远,但是单单只是要过普通人的标准,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了。

    唯有他的腿一直都不见任何恢复迹象,明明医生也说恢复情况很好,可他就是站不起来。

    苏云卿还看见过好几次顾言之一个人在复健室里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有好几次她都忍不住想要冲出去抱着他,告诉他就算一辈子站不起来也没关系,她会一直在他身边,做他的拐杖,做他的双腿。

    可是她也知道顾言之不会想让任何人看到他此时此刻狼狈的模样,所以她只是强忍心痛站在门外默默的陪着他,看他挫败,陪他伤心,替他流泪。

    她也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顾言之真的站起来了,自己该是多么的欢欣雀跃,该有多么开心。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当这一天终于到来时,她心中的苦涩和伤心竟然远远多于高兴。

    顾言之脸色涨红,满头大汗,看的出来他站的很辛苦。他慢慢松开撑在轮椅上的手,艰难的抬起脚想向苏云卿走去,可是刚走出一步脚下就是一个踉跄,他眼疾手快的扶住旁边的矮柜,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苏云卿惊呼一声,下意识的想扑过来扶着他,顾言之做了个手势,说道:“别过来。”

    “你就站在那里,不要动。”

    苏云卿别无他法,只能强忍心焦的站在原地。顾言之嘴唇抿到发白,额角青筋暴起,看的出他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可即便是这样,最终他也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苏云卿的身边。

    他张开手臂,把泪眼朦胧的苏云卿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卿卿,我站起来了,你看到了吗?”

    苏云卿泪如雨下,抱着他拼命点头,哭的说不出话来,心中悲喜交加。

    “我做到了,是不是?”他抱着苏云卿,在她的额头,眼角不停地亲吻,最终滑到了她的唇边,轻轻含住了她被眼泪打湿的唇瓣,在上面尝到了苦涩的味道。

    苏云卿把脸埋在他怀里哭了一场,边抽噎着边跟他接吻,最终眼泪都沾到顾言之脸上去了。

    顾言之也不在意,专注的和她深吻,舌尖不容抗拒的在她唇齿间游弋,霸道的像是国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土,又温柔的像是连同她心底的伤都要一同抚慰。

    这样的吻并没有持续太久,片刻后两个人就地坐在了地毯上,苏云卿被他抱在怀里,手则被他抓到唇边亲吻。

    “你什么时候好的?”苏云卿刚哭完,鼻音还很重,说话时黏黏糊糊的,让顾言之听的心疼不已。“你每天那么努力的复健,就是想跟我快点离婚吗?”

    苏云卿虽然还是想不明白顾言之为什么要这么折腾,但她心里也微妙的感受到了顾言之的心情,知道他对自己并非这么无情,心中这才安稳一些。

    “其实我早就可以站起来了,”顾言之亲亲她的手指,说道:“之前你说等我能站起来了就答应离婚,我当时不想离,所以一直装还没好。”

    苏云卿闻言气的简直想咬他,她瞪着眼说道:“那现在呢?现在又想离了是吗?”

    “是。”顾言之回答的毫不犹豫,然后在苏云卿眼泪又要掉下来之前又说道:“但是我不是不要你,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

    “我只是想要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

    顾言之不容苏云卿逃避的捏着她的下巴,让她只能看着自己。

    “当我不是你名义上的丈夫,抛开你那些出嫁从夫的想法,好好想想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苏云卿嘴唇和眼角都还是暧昧的嫣红,脸色却慢慢变了。

    “你听到我跟英英说的话了?”

    顾言之没有否认,只是伸长了手把刚才掉在地上的文件又重新捡了回来,放在她的手上。

    “这份离婚协议你签了之后,我们就算离婚了。”

    顾言之低声说,眼神异常专注的看着她,

    “然后,我会重新追求你。”

    苏云卿愣住了,眼泪挂在眼眶中还摇摇欲坠,“重新追求我?”

    “嗯。”顾言之轻轻吻去她的眼泪,低沉的声音里是势在必得的决心。

    “这一次,我会让你真真正正的爱上我。”

    不是因为其他的任何一个原因或者身份,真真正正的用她的本心去爱顾言之。

    “我顾言之会用这一生,来换取你真正的心甘情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