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奇怪的伤痕
    一秒记住

    第二百二十八章

    黄笑一看到祝嘉悦的衣服就皱了眉。

    “嘉嘉,我们现在的场景是在夏天,你觉得你穿成这样合适吗?大夏天的捂这么严实,你不热啊?”

    祝嘉悦梗着脖子说道;“那有时候晚上的风凉,穿成这样也没什么奇怪吧?更何况小苏也穿了外套啊,为什么她可以穿我不能穿?”

    黄笑耐着性子说:“你看看你旁边的人都穿的什么样,再看看你穿的什么样,你觉得这样子镜头上看起来会好看吗?和谐吗?”

    祝嘉悦攥紧衣领,表情不太好看。“黄导,你,你就当是这个角色她怕冷吧。”

    黄笑是以为祝嘉悦嫌弃今天晚上有寒流,天气太冷所以才不愿意脱衣服,不由得有些怒了。“赶紧给把外套给我脱了!你冷别人就不冷吗?你看看人小苏,她穿这么短的裙子,她说什么了吗?再看看张德程和柳泉铭,他们俩还大裤衩子穿着呢!你赶紧把衣服脱了,我们赶紧拍完赶紧收工。那谁,上去把她衣服拿过来?”

    祝嘉悦慌忙后退衣服,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导演,导演,我真的不能脱,就这么拍行吗?”

    黄笑平时也算是比较好商量的导演,如果祝嘉悦在开拍之前跟他商量的话,可能他也就答应了,或者是再找另外一件长款的薄外套给她,可是现在全员都准备好了就等她一个,她突然穿着这么厚的衣服过来,又这么不配合,黄笑一下子就怒了。

    “你现在必须马上给我脱下来,听到没有?我们的场景是在夏天盛夏,你知道盛夏是什么概念吗?热!多穿一件衣服就能热晕过去的那种热!你见过谁他妈在盛夏的晚上穿成你这样?”

    祝嘉悦脸色苍白的咬着唇,就是不肯松口。“好的,我这衣服真的不能脱,你就让我这样拍吧。要不然……要不然你就把我这场戏的戏份给删了吧。”

    祝嘉悦这句话越发激怒了黄笑,在片场,导演的权威性是必须的。不然如果谁都可以任意改变导演的决定,那以后导演说什么都没人听了,剧组也会乱成一团。

    “你说改剧本就改剧本?”黄笑气的跳脚,“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场戏姜青青不出现,后面连着几十场戏全都要改,这要耽误多少进度,你知道吗?这要多花我们多少钱你知道吗?!这些责任谁来承担?你吗?你承担的起吗?”

    祝嘉悦不说话了,脸色在灯光下线显得越发苍白。“导演……我……”

    “场务!去帮她把衣服脱下来!”

    场务和导演助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前面伸手想去帮忙脱祝嘉悦的衣服,祝嘉悦虽然快速侧身闪过了,但是还是被人抓住了衣领,在一拉一扯之下,拉链往下滑下了大半。

    苏云卿就站在祝嘉悦旁边,见她往自己身边躲时,还因为怕她摔倒,好心的伸手扶了一下,可手刚碰上祝嘉悦的手臂,她就反射性的瑟缩了一下,脸色也非常难看。

    苏云卿正觉得有些奇怪,下意识低头看过去时,就从滑下来的拉链中看到了祝嘉悦藏在衣服下面一片青紫斑驳的伤痕,在雪白的肌肤中显得尤为狰狞。

    就在锁骨和肩膀处,整整一大片的长条伤痕,相当显眼。

    而就在她的脖子偏下的地方,还有一条类似淤痕的勒痕,看起来触目惊心,十分可怖。

    苏云卿瞳孔微缩,下意识的伸手把她衣服往回拢,把这些伤痕都重新用衣服给掩住了。

    慌乱中祝嘉悦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是谁帮了她,而是哆嗦着手把衣服重新给拉好,腰微微弓着,额头上沁出点点冷汗。

    “祝嘉悦!你……”

    “导演。”

    苏云卿定定神,赶在黄笑把更难听的话说出口之前开口说道:“我想祝嘉悦她……她今天可能身体有些不太舒服,我看她脸色也不太好。”

    苏云卿这句话一说,不单单是祝嘉悦惊诧的看向她,剧组的其他人也都纷纷侧目。大家都知道祝嘉悦和苏云卿的关系并不怎么样,说好听点就是相敬如宾,说难听点就是互相无视,可没想到这个时候会出来为祝嘉悦说话的,却还是苏云卿。

    听到说祝嘉悦身体不舒服,黄笑纵有天大的火气也很难再发出来,但他语气还是很冲。“身体不舒服就不能拍了吗?这场戏又不是什么打戏,也不要她喝酒淋雨,就是几场文戏而已。而且她现在的问题并不是她不能拍,而是她的着装不符合我们的场景要求。”

    苏云卿沉吟道:“要不你看这样行吗?这场戏我们稍微改一下。就改成说姜青青她正好是生理期。生理期的女孩子都比较怕冷,而且要注意保暖,那她穿这件衣服也说的过去。我们只要在台词里面穿插一两句话说明一下就行了,也不影响后面的剧情。”

    黄笑一开始没说话,低头翻着剧本,半晌后才哼了一声。“那她后面还跟着杨小菲他们跑了好长一段呢,你们女孩子生理期不都恨不得在床上躺上一个礼拜吗?”

    苏云卿听黄笑这个语气就知道他已经接纳了自己的意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笑道:“这样不就更加体现了姜青青对杨小菲的情比金坚,姐妹情深嘛。”

    黄笑又考虑了一会儿,和旁边的跟组编剧商量了两句之后才终于勉强点头,又对柳泉铭说道:“这样,一会儿这句你来说。”

    柳泉铭脸色爆红,结巴道:“我,我,我说?”

    黄笑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你是她男朋友,不是你关心她,谁关心她?”

    柳泉铭喊道:“那我也不能知道她生理期什么时候啊。”

    “怎么就不能知道了?”黄笑一瞪眼:“你这小子一看就知道是个不体贴的。知道自己女朋友生理期是什么时候,那是多光荣一件事啊。这说明你对她上心,把她的事情都放在心上,是吧?而且我不但要你说这句台词,等这场戏的最后一镜,就是你们开始往回走的那段,你还得背她。”

    “我还得背她?”

    “是啊。这样一来,你们俩的甜蜜正好能够衬托出杨小菲他们那一对的尴尬和暧昧,挺好的。”

    导演都发话了,柳泉铭也没办法,只得有些幽怨的看了苏云卿一眼,小声说道:“我连我女朋友的生理期都不知道呢,现在就要知道别人大姨妈来没来了。”

    苏云卿也同样小小声的回道:“哦……原来你对媒体撒谎,你有女朋友了。”

    柳泉铭:“……”

    苏云卿笑着看柳泉铭愤愤的转身去就位,一回头就看到祝嘉悦复杂的眼神。苏云卿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说道:“就位吧。”

    ++

    在解决了服装的问题之后,这天晚上之后的戏拍得很顺利。祝嘉悦也没有再掉链子,基本上最多ng了个一两次之后就都过了,最后看下来,竟然比原定时间还要早半个小时收工。

    导演一喊收工,祝嘉悦就径直朝着化妆车快步走去,苏云卿站在她身后抬头看了一眼,总觉得她走路姿势好像有些不大自然,但她没有多想,只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在跟柳泉铭他们又聊了一会儿天之后才一边喝着赵英英泡的润喉茶,一边往化妆车走去。

    刚到化妆车前面,就看到小圆正拿着个手机站在外边。

    “小圆?你不用去给祝嘉悦卸妆吗?”赵英英奇怪的问道。

    小圆撇撇嘴,似乎有些不大高兴。“我怎么知道她呀,刚才回来之后我说让她先把衣服换了,然后我再帮她卸妆,死活不肯,说她自己会弄,还把我给赶出来了。”

    在剧组里大家都知道祝嘉悦是最大牌的一个,不管是化妆还是卸妆,都指定要有一个化妆师专门为她服务,这么喜欢耍大牌的一个人,今天竟然不要化妆师为她服务了?

    赵英英说:“那不是省了你不少事嘛,你也可以早点收工啊。干嘛还气嘟嘟的?”

    小圆有些生气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之前那场戏的服装问题,当时我上车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衣服换好了,我还跟他说了,我说这场戏不要穿这种外套上镜不好看,还显热,不符合剧情场景。我说我们给你另外准备一件薄外套,你穿那个吧,那个好看,她死活不肯。”

    说着说着,小圆又来气,一张嘴就连珠似炮的开始抱怨。

    “你说这些明星怎么这么作啊?本来她们作她们的死也与我无关,可问题是她们现在作的这些死都算在了我们头上啊!你都不知道刚才副导助理跑过来跟我说什么。他说我工作做的不到位,为什么要把这件外套给她穿,搞得导演在那边大发雷霆。我说这关我什么事啊,又不是我逼她穿的,我也跟她说不要穿不要穿,那她不听我的,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赵英英和苏云卿对视一眼,苏云卿又想起刚才她看到的那一身青紫,心里总有点怪怪的感觉。

    这个事情她还没跟赵英英说,所以赵英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帮祝嘉悦,只听她对小圆说道:“好啦,你别气了,你现在可不能随便跟人家发脾气。”

    赵英英朝小圆的手腕努努嘴,她手腕上正好带着祝嘉悦那天送给她的手链,在明亮的月光下微微泛着银光。

    小圆叹了口气,自嘲道:“是啊,这可不就是拿人手软吗?所以她让我在外面等着,我也只好在外面等着了。”

    赵英英说:“那你在外边等着吧,我们可要进去换衣服然后回去了。我们家云卿连续开了两天夜戏了,累得小脸都瘦了,要赶紧回去休息。”

    小圆苦着脸,为难道:“你觉得我为什么站在外面干巴巴的等呢,让我守着别让人进去。”

    这话一说,赵英英就不高兴了。

    “化妆车这么大,她一个人用得完吗?不就换件衣服嘛,她躲在后面换衣间里我们又看不到她,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啊?”

    小圆拉着赵英英的手,说道:“这我也不知道啊,哎呀,你先别进去了,你就等一会儿好不好?小苏啊,那个,真的是不好意思,麻烦你等一下好不好?她在里边也有一会儿了,应该很快就出来了,不耽误你什么。”

    苏云卿倒是没什么,只不过她脑海中一直想着刚才看到的画面,也不知道祝嘉悦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而且她估计可能不只是她看到的这些,在其他地方肯定也有很多伤痕。

    还有在脖子下面那个勒痕,看着简直是让人心底发寒,她难道是遇到什么匪徒了吗?她的经纪人和助理都不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