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疯狂打脸
    一秒记住

    第二百八十四章

    “我不知道余小姐为什么现在就能够断定假如没有考进斯坦福人生就会充满遗憾,可能对余小姐来说,你已经预测到了你的今天,明天,后天乃至以后都跟昨天,前天,甚至大前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席上似乎有人没忍住笑了一声,余海媚脸色微沉,但还是尽力保住了自己的仪态。“但是你不能否认,学历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广阔的眼界和更好的生活。”

    苏云卿摇摇头。“更广阔的眼界并不是学历带来的,是你迄今为止的人生中的所看所听,所知所想带来的。你的眼界是在你和同学,和老师交流之间所得,并不是学历给你的。假如一个人闭目塞听,那即便是他在名牌学府学到一百岁,拿上所有名门学府的学历证明,也不代表他的眼界就高了。同理可证,十八岁的眼界也未必没有二十八岁的高,余小姐你说对吗?”

    余海媚今年正好二十八,苏云卿这句话算是戳中她心窝子了。

    苏云卿可不管她骤然变色的表情,而是继续说道:“至于你们说的进了高等学府,拿了名牌学历就可以得到好生活,我看也不尽然。要过好的生活就是要足够的钱财对么……”

    “没错,”高一萱抢白道:“而且必须是你自己挣的,别人,诸如男朋友之类提供的可不算。否则的话我父母也可以给我很优越的生活,既然不是凭自己本事得的,又有什么好得意的。”

    苏云卿抚掌一笑,“高小姐所言甚是。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也不像顾大哥日进斗金,但是挣点小钱的能力还是有的。”

    “你?”高一萱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颇为不屑。

    苏云卿笑着指了指从客厅走向餐厅的那条过道,短短几米的过道上挂了几幅华国水墨画。“那几幅画不知余小姐是从何处所得?”

    余海媚皱了皱眉,心里闪过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有一幅夏日山居图是之前我在一个画廊举办的小型拍卖会上买的,有两幅是客户送的,有什么问题吗?”

    “夏日山居图?”苏云卿听到这名字时就笑了,然后又问道:“那我想问一下这幅夏日山居图,当时余小姐拍了多少钱?”

    余海媚不愿意透露,只是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就是了。”

    苏云卿笑容不变,可接下来她说出来的话却让余海媚和高一萱大惊失色。

    “那幅画原本不叫夏日山居图,而叫《午后》,是去年我在《琴棋书画诉古今》这个综艺里所作的画,下角还用小篆写了我的名字云卿,余小姐难道都没认出来吗?”

    余海媚万万没想到自己在那个拍卖会上唯一看上的拍品竟然是苏云卿画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

    “不可能!如果你真的有这样的本事,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拍戏?”余海媚质疑道:“假如你的水平已经高到可以公开拍卖,价格还不低,那你还在娱乐圈干什么?”

    随便画两幅画,不比在娱乐圈要清闲的多,有名望的多。

    “我是怎么打算的,我想这个和余小姐无关。不过有件事情,我觉得还是要告诉一下余小姐比较好。”

    余海媚强笑道:“你难道是要告诉我,我这边是挂着的所有画都是你画的?”

    苏云卿先是低头喝了一口橙汁,然后才悠然自得的说道:“那倒不是。余小姐别墅里的画没有一幅是我的,包括那幅所谓的夏日山居图,也不过是低劣的仿制品罢了。”

    余海媚再也端不住自己的表情,她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震惊的说道:“不可能!”

    “我就是原画者,是不是仿制品,我难道看不出来吗?”苏云卿轻笑一声,可她这个笑声听到某些人耳朵里却如此刺耳。“不管是笔触还是线条,那个人功力都远不及我。还有,在原画中是有题词的,写的是蔡确的《夏日登车盖亭》中的,而在那幅赝品中这个题词却被抹去了。我想大概是因为他自知写不出我的水平,所以才不敢写上去,免得弄巧成拙,反而破坏了整幅画。”

    余海媚瞳孔剧烈颤抖,明显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她辛辛苦苦筹备的这场晚宴,为的就是想要在顾言之面前狠狠的给苏云卿好看。她原本以为被顾言之这样疼着宠着的女人必定跟温室的花朵一样娇嫩却脆弱,不管她是普通女人还是上流名媛,被人这么娇宠着的女人又能有多厉害,她余海媚有绝对的自信能跟对方一较高下。

    在得知苏云卿没有上学而且还在娱乐圈做明星时,她心里却是窃喜的,认为自己今日可以好好的挫一挫苏云卿的锐气,正好可以给顾言之看看,跟这种乳臭未干又贪慕虚名的小女生相比,自己有多么的优秀。

    可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她不但买了苏云卿的画,而且买的竟然还是赝品!

    余海媚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头顶,又是愤怒又是羞耻,让她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虽然此时餐厅里一片安静,谁都没有说话,可是他们看向余海媚的眼神无疑像是一场凌迟,让她羞愤欲死。

    高一萱见余海媚满脸通红,羞愧欲绝的样子,连忙快步走过去扶着她,然后冲苏云卿呛声道:“谁知道到底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就算真的是你画的,那你有可能故意把真的说成是假的来污蔑我们海媚!而且你说是你画的,有本事你当场画一个呀,你要是能的话,你现在就给我们画出来啊!”

    对于高一萱的幼稚挑衅,苏云卿原本是不想回应,倒是一直保持沉默的顾言之开口了。

    “画当然是假的。”顾言之冷冷的看着高一萱。“因为真品在我这里。”

    紧接着顾言之又念了一个网站的名字,是华国一个非常有名慈善拍卖网站。

    “我是通过这个网站拍的,拍卖方是国家台,这些你都可以去查,当时的拍卖金额是66万。还有,”顾言之眼神一利,当中的冰冷阴沉让高一萱背脊发寒。“你想让她画她就必须画?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你配吗?”

    苏云卿从来没有见过顾言之这么毒舌的样子,他虽然寡言少语,但是说话从来不会随意贬低任何一个人。可今天,他却为了自己而口出恶言。

    苏云卿拉拉顾言之的手,轻声道:“够了,顾大哥,我们走吧,她们不值得。”

    就如同顾言之刚才所说,不管是余海媚还是高一萱都不值得他们再付出任何的关注。

    因为她们不值得,而且不配。

    不过在临走前,苏云卿还有话想说。

    “高小姐,你刚才说做人,尤其是做女人,一定要学会聪明和要有修养,而学历就是最好的证明。可是我并不是这么觉得的。一个人聪不聪明和她有没有修养没有必然的关系,学历更加不能成为一个人的素质和修养的证明。有些人虽然学历低,可是他努力生活,认真工作,不伤害别人,不恶意揣测别人,不口出恶言,不心怀恶意,我会觉得他就是没有修养。同样有些人学历很高,智商也很高,却善妒,恶毒,总是想着怎么去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不尊重别人,也不尊重别人的职业,更加不尊重别人的付出,对于这样的人,我同样不认为他们有修养。”

    苏云卿看着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高一萱,缓缓说道:“诚然,学历在现代社会中很重要,它是很多工作的敲门砖,那是一个人的学历高低,并不能够代表他的能力,更加不能代表他的修养和眼界。我很佩服高小姐和余小姐十年寒窗苦读考上理想学校,可这不代表可以用它来羞辱别人。方才既然高小姐说到眼界,那我便送你一句话,。二位,好自为之吧。”

    苏云卿说完这些话之后,又和来的时候一样笑着对众人道了一声晚安,然后就挽着顾言之的胳膊亲亲热热的转身走了。

    众人还被苏云卿的一席话震的站在原地回不过神来,最快反应过来的艾迪眼尖的看到顾言之先前挂在椅背上的衣服,急急忙忙的拿起衣服冲马上就要离开餐厅的两个人喊道:“顾先生,你的衣服!”

    顾言之回头看了一眼。

    “扔了吧。”他淡淡说道,眼神似有若无的飘过余海媚刚才碰他的那只手。“脏了。”

    余海媚的手剧烈一抖,等到顾言之和苏云卿的身影消失在餐厅之后,她突然捂着脸蹲下身,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卿本为后:巨星甜妻万万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2016.com)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