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0章 败
    哗啦!

    随着李憨厚的动作,东西洒落一地。

    而桌子,发出恐怖的呼啸声,当头向着聂无双砸去。

    唰!

    就在桌子即将砸在聂无双的头上时,一抹寒光,在灯光下绽放了!

    紧接着,就见桌子从中,一分为二,落在了两旁。

    聂无双眼神冰冷,手上多了一把刀。

    小刀目光一缩,好快的刀!

    当啷!

    杀生刀出鞘,刀光凌厉,杀意惊人。

    聂无双目光落在小刀的身上,露出几分战意,也是个用刀的高手么?

    很好!

    下一秒,他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杀!”

    与此同时,小刀冷喝一声,杀生刀向前劈去。

    当!

    两把刀碰撞,聂无双的身影,重新出现了。

    他的刀,被小刀给拦住了。

    “还不错,不过你的命,留不住。”

    聂无双淡淡一句,又一刀劈下。

    当!

    小刀持刀的右手,虎口崩裂,鲜血喷涌而出。

    他露出惊骇之色,暗劲大圆满么?

    强!

    旁边的孙悟功和李憨厚,也露出凝重之色,无双战将,竟然这么强?

    “大憨,杀出去!”

    孙悟功目光扫过周围,血手帮的人,已经开始清场了。

    要是等他们把场清完,形成包围之势,把他们真就走不了了!

    “好!”

    李憨厚只是憨直,并不傻。

    光凭小刀和聂无双这一击,他就知道,聂无双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

    哪怕他有与暗劲后期一战的势力!

    可是,暗劲大圆满,他还是差了些!

    而聂无双的战力,最差也是暗劲大圆满!

    李憨厚没有去帮小刀,而是抓去两把金属椅子,直奔围上来的血手帮帮众。

    与此同时,孙悟功则杀向了聂无双。

    “小刀,走!”

    “好!”

    小刀也没恋战,单打独斗,他不是聂无双的对手!

    就算他们三个在一起,也不一定说稳赢!

    更何况,周围还有很多血手帮的精锐!

    既然聂无双出现了,那他肯定不会毫无准备!

    在这个时候,死战下去,无疑是愚蠢的!

    有了孙悟功的加入,聂无双的刀,慢了下来。

    他微皱眉头,这两人的战力,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他并不担心他们会跑。

    就像他之前说的,他们的命,他今晚收了!

    自从他出道以来,他想杀的人,还没有能活着的!

    “干掉他!”

    血手帮的精锐,拎着片刀,冲向了李憨厚。

    “找死!”

    李憨厚虎吼一声,手里的椅子,劈头盖脸向下砸去。

    “啊!”

    一阵阵惨叫声传出,不少血手帮精锐被李憨厚给砸飞了出去。

    李憨厚就像是下山猛虎,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

    而还没有离开的客人,此时也发出各种尖叫,拼了命的向外跑去。

    “走!”

    等李憨厚杀出血路后,回头吼了一声。

    “走!”

    孙悟功和小刀也不停留,各自一击后,抽身而退。

    “你们跑不了!”

    聂无双冷冷一句,手中的刀,闪烁出冰冷的寒芒。

    唰!

    一刀落下,小刀的胳膊上,多了一条十几公分的伤口,皮肉翻卷,鲜血喷涌。

    “唔!”

    小刀闷哼一声,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要不是他躲得快一些,这一刀,就能斩断他的胳膊!

    还好,他躲开了!

    当啷!

    孙悟功的酒葫芦,向着聂无双砸去,挡住了他的刀。

    “小刀,快走!”

    “好!”

    小刀点点头,两人跟李憨厚汇合在一起,向外杀去。

    聂无双右手持刀,一步步逼近,动作也越来越快。

    唰!

    聂无双一跃而起,手中的刀,狠狠向下劈去。

    “去死!”

    李憨厚看着刀芒,大吼一声,把手中已经变形的金属椅子,狠狠砸向聂无双。

    “砍死他们!”

    与此同时,血手帮的精锐大吼一声,再度围了上来。

    “走!”

    孙悟功皱眉,右手从兜里拿出一个乒乓球大小的东西,狠狠摔在了地上。

    砰!

    随着这‘乒乓球’落地,一道光芒亮起,紧接着大量烟雾弥漫!

    孙悟功把酒葫芦背着,一手拉着小刀,一手拉着李憨厚,向外冲去。

    唰!

    聂无双落地,看着眼前浓浓的烟雾,皱起了眉头。

    他稍一犹豫后,拎着刀,杀进了烟雾之中。

    不过,已经没了三人的影子。

    “啊啊啊!”

    一阵阵惨叫声传出,几个包围圈外围的血手帮精锐,倒在了血泊之中。

    听着惨叫声,聂无双身形一晃,追了过去。

    “啊!”

    尖叫声四起,混乱的人群,东奔西跑。

    等聂无双追过去时,入眼的都是惊慌失措的客人,哪还有三人的影子。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

    让他们跑了?

    “快,拦住所有人!”

    一个青年大声喊道。

    可他这会儿喊,已经晚了,而且人太多,根本也拦不住。

    “你们的命,我一定会收!”

    聂无双看着混乱的人群,目光越来越冷。

    他都已经忘了,他有多久没有失手过了!

    他想杀的人,竟然跑了?

    这是对他的侮辱,也是对他手中这把刀的侮辱!

    酒吧外面,李憨厚三人离开了混乱的人群。

    “呼”

    三人停下脚步,喘了口粗气。

    “妈的,这聂无双竟然这么厉害!”

    小刀拎着杀生刀,低头看看胳膊上的伤口,骂了一句。

    “最少也是暗劲大圆满,真没想到,血手帮竟然有这等高手。”

    孙悟功点点头,眼中闪过忌惮。

    刚才要不是他反应快,用了一枚特制的*,然后离开,估计他们三个今晚就真走不了了!

    当然,如果他们三个真拼命,就算聂无双是暗劲大圆满,也讨不了好去!

    “很强。”

    李憨厚也点点头,那种危机感,这会儿终于没了。

    “我们先离开这吧,把聂无双的战力,跟薛飞和骆长空说说,让他们也小心些。”

    孙悟功拿出一个瓷瓶,洒在小刀的伤口上,然后说道。

    “嗯。”

    随着药粉撒上去,鲜血止住了,一阵凉爽的感觉出现,没那么火辣辣的疼了。

    小刀松了一口气,紧了紧手中的杀生刀,还是太弱了!

    随后,三人快步离开了。

    半小时后,一栋别墅里。

    “什么情况?”

    薛飞和骆长空看着满身鲜血的三人,惊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遇到了高手。”

    孙悟功坐下,仰头,喝了一大口酒。

    “遇到了高手?谁?”

    骆长空目光落在小刀的胳膊上,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去拿药箱。

    “无双战将,聂无双。”

    小刀把杀生刀放下,也坐下了。

    “聂无双?就那个血手帮第一战将?”

    薛飞惊讶。

    “他这么强,竟然能伤到你?”

    “很强。”

    小刀点点头。

    “能让你们如此,也算厉害了他死了吧?”

    薛飞问道。

    “没有,是我们逃了。”

    孙悟功摇摇头。

    “什么?他没死,你们逃了?”

    薛飞瞪大眼睛,彻底惊了。

    “最少也是暗劲大圆满,估计半步化劲真要死战,我们得死在那。”

    小刀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

    而此时,小弟也把药箱拿了过来,准备给小刀包扎。

    “不用,已经撒了药了。”

    小刀摇摇头。

    “你们小心点,见到他,马上撤!”

    “对。”

    李憨厚点头。

    “他很危险!”

    “”

    薛飞和骆长空看着李憨厚,心中震动。

    要知道,他们认识李憨厚以来,还没见过他这么说话呢!

    一直以来,李憨厚都是魔挡杀魔,佛挡弑佛!

    很快,光头蛇等人也过来了。

    等他们听完三人的话后,都很惊讶,血手帮的第一战将,还真是厉害。

    “看来,得干掉他了!”

    骆长空眯了眯眼睛,这次他们过来,身边也有高手保护,同样是暗劲大圆满!

    “让老刘他们去?”

    薛飞看着骆长空,问道。

    “嗯,让他们找到聂无双,干掉他!保险起见,让他们两个一起吧!”

    骆长空点点头,说道。

    随后,两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出现,然后又离开了别墅。

    “希望那家伙别那么容易死。”

    李憨厚收回目光,说道。

    “嗯?为什么?”

    薛飞和骆长空有些奇怪。

    “他死了,俺找谁报仇?俺想亲手干掉他!”

    李憨厚攥了攥拳头,然后站起来,去修炼了。

    显然,聂无双激起了他的战意,他要变得更强!

    “呵呵,看来大憨受刺激了。”

    孙悟功喝了口酒,笑了笑。

    “不光是他,我也受刺激了。”

    小刀说着,拿起杀生刀,起身向外走去。

    “你干嘛去?”

    孙悟功一怔,问道。

    “练刀!”

    小刀头也不回,说道。

    “啊?你疯了?受着伤呢!”

    孙悟功等人一呆。

    “他这一刀,让我也有了触动今晚过后,我会更上一层楼!”

    小刀话落,来到了院子里。

    他一只手拿着刀,站在那,闭着眼睛,迟迟没动。

    他脑海中,浮现出刚才聂无双的身形,尤其是那把刀。

    “都是疯子。”

    孙悟功摇摇头,大口大口喝酒。

    “悟空,你干嘛呢?”

    “求醉。”

    “啊?”

    “喝多了,打醉拳!”

    孙悟功说话间,长鲸吸水般,半葫芦酒进肚子了。

    “你们确实都是疯子。”

    薛飞张张嘴,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骆长空没说话,却点了点头,认同薛飞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