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3章 忽悠陈老头
    萧晨上前,坐下,根本不用陈老头说话,自己倒了杯茶,滋溜一口,喝光了。

    “陈老,你们这地方不错啊。”

    等他把茶杯放下,露出笑容。

    “”

    陈老头瞪着萧晨,这小子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茶,也不错。”

    萧晨见陈老头瞪自己,又笑着加了一句。

    “我让你来,不是让你来喝茶的!”

    陈老头没好气地说道。

    “嗯,我知道,这不是大老远跑过来,口渴了嘛。”

    萧晨点点头,又倒了一杯,滋溜,又一口没了。

    “你有你这么喝茶的么!”

    陈老头瞪眼,这茶可不便宜啊。

    “再好的茶,也只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让人身心愉悦,一个是解渴只要能达到这两个目的,那甭管怎么喝,是吧?”

    萧晨笑了笑,放下茶杯。

    “陈老,我怎么没看到别人?你们这据点,不会就你一个人吧?”

    “当然不是了,还有很多高手。”

    陈老头摇摇头。

    听到‘很多高手’,萧晨的眼睛明显亮了。

    “有多少高手?化劲高手多么?”

    “你提化劲高手干嘛?”

    陈老头看着萧晨,心生几分警惕。

    “你小子又打什么主意?”

    “没打什么主意啊,我就是随便问问。”

    萧晨笑了笑。

    “行了,少扯没用的,说说光明教廷的事情吧!光明教廷的人,杀了龙门几个上位大哥,我不信你小子会这么算了。”

    陈老头喝着茶,说道。

    “自从我认识你那天起,你就不是个吃亏的人!”

    “唔,陈老,我都说了,别这么了解我,总搞得我以为你要把孙女嫁给我一样。”

    萧晨笑着说道。

    噗!

    听到萧晨的话,陈老头一口茶喷了出来。

    “小子,你还敢说!”

    “行行行,不说,咱说点正经的陈老,像光明教廷、黑暗教廷这些外来势力,进入华夏后,是不是都归咱龙皇管啊?”

    萧晨看着陈老头,问道。

    “对,怎么,你不会打算打龙皇的主意,让龙皇去找光明教廷,帮你报仇吧?”

    陈老头盯着萧晨,问道。

    “没有没有,我就是问问,我不会让龙皇去对付光明教廷的。”

    萧晨摇摇头,认真说道。

    “真的?”

    陈老头狐疑地看着萧晨,他总感觉这里面不对劲儿。

    “真的,发誓。”

    萧晨点点头,心里嘀咕,都特么没光明教廷的人,对付个毛线啊!我让你们对付的,是黑暗教廷!

    “嗯,外势力进入华夏,自然会被龙皇盯上,免得他们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陈老头点头。

    “不过,这次光明教廷的人,龙皇暂时没发现,也没得到消息,仿佛是凭空出现的。”

    听着陈老头的话,萧晨有点憋不住想笑。

    废话,当然没发现了,就是凭空出现的!

    “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陈老头看着萧晨,问道。

    “如果光明教廷来了不少高手,龙皇自然不会不管,这个你可以放心。”

    “嗯嗯,我就知道陈老心怀天下我华夏正是因为有陈老这样的人来守护,才会国泰民安啊!”

    萧晨拍着马屁。

    “少给我戴高帽,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发虚,总觉得你小子没憋什么好屁!”

    陈老头瞪着萧晨,说道。

    “额,没有没有陈老啊,有个事儿吧,我得跟您说一下。”

    萧晨笑着说道。

    “什么事儿?”

    陈老头心中微沉,那种不好的预感,更浓了。

    “其实吧,黑暗教廷也来了几个高手。”

    萧晨看着陈老头,观察着他的反应。

    “什么?!”

    听到萧晨的话,陈老头皱起眉头,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都来了?他们又要搞什么!

    “陈老,你说,他们要是来搞事情,咱肯定不乐意,是吧?必须干丫的,是吧?要不然,这些外势力都得觉得华夏好欺负,觉得龙皇好欺负呢!”

    萧晨大声道。

    “你继续。”

    陈老头看着萧晨,他想看看这小子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这次黑暗教廷来的,还是一条大鱼,你知道黑暗之子吧?黑暗教廷的老大,叫黑暗之神,下面有十位黑暗之子,他们”

    “行了,这些我都知道,我跟黑暗教廷打交道的时候,你小子还穿开裆裤呢!”

    陈老头打断了萧晨的话,说道。

    “”

    萧晨翻个白眼,说话咋这么不中听呢!

    不过想到来这的目的,也懒得计较了。

    “这次来龙海的,就是一位黑暗之子,他名为托尔斯,这人是黑暗教廷大长老的孙子,为人心狠手辣”

    “又不是第一次有黑暗之子来,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陈老头淡淡地说道。

    听到这话,萧晨心中一动,难道说他知道塞尔罗的身份?

    “这个托尔斯来龙海干嘛?不会是要对付你吧?”

    陈老头看着萧晨,问道。

    “唔,陈老,您还真是英明,他就是来对付我的当初龙山之上,我不是把黑暗教廷的高手给坑了嘛,这托尔斯过来,也是为了这事儿!”

    萧晨又拍了个马屁,说道。

    “那个塞尔罗没查明白?”

    陈老头微皱眉头。

    “唔,他回去了,但死的那些高手,不是他派系里的人马,这个托尔斯就亲自跑过来了。”

    萧晨解释道。

    “他应该不单单是为了查这个吧,还为了黑血魔杖而来吧?”

    陈老头想了想,问道。

    “嗯。”

    萧晨点点头。

    “小子,你老实跟我说,黑血魔杖是不是在你手上?”

    陈老头盯着萧晨。

    “陈老,这话你又不是第一次问了,真没在我手上。”

    萧晨摇摇头,这事儿他是不会承认的,尤其这陈老头不怎么靠谱。

    “行吧,你继续说。”

    陈老头点点头。

    “这个托尔斯明显冲我来的,所以我不能坐以待毙啊,然后我就有了一个计划”

    萧晨说到这,故作神秘。

    “什么计划?”

    陈老头好奇。

    “我琢磨着,华夏是禁区,他们还敢过来得瑟,不把他们留在华夏,那华夏在全世界的震慑力都会降低,而且也丢龙皇的脸,是吧?所以,就算为了龙皇,我也要让托尔斯死在龙海!”

    萧晨认真道。

    “少扯这没用的,说你的计划!”

    陈老头皱眉。

    “不过,好歹托尔斯也是黑暗教廷的黑暗之子,别看我现在是龙海第一人,但跟黑暗教廷这个庞然大物比,还算不了什么!如果黑暗教廷知道,我杀了他们的黑暗之子,那能放过我?所以,我就有了个计划,让黑暗教廷查不到我身上”

    听到这,陈老头心中一动:“你要借刀杀人?用光明教廷的人,干掉黑暗教廷的人,让他们狗咬狗?”

    “不是,是我让人装扮成光明教廷的人,干掉黑暗教廷的人这不是借刀杀人,而是栽赃嫁祸!”

    萧晨摇摇头。

    “什么玩意儿?”

    陈老头瞪大眼睛,装扮成光明教廷的人?

    “也就是说,光明教廷根本没人来龙海,这事情是你搞出来的?”

    “对。”

    萧晨点点头。

    “陈老,别生气啊,我这也是为了咱龙皇的脸面着想嘛。”

    “少扯没用的你小子够狠啊,为了嫁祸,竟然杀了好几个龙门的上位大哥?”

    陈老头上下打量着萧晨,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哎哎,没有啊,我就算再心狠手辣,也不可能会这么做!”

    萧晨摇头。

    “那几个上位大哥都该死,我只是利用一下而已。”

    “该死?什么意思?”

    陈老头心中微松,他也不希望萧晨心狠手辣到那程度,变成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他们吃里爬外,按照帮规来说,得三刀六洞下油锅我没让他们下油锅,直接用骑士剑把他们给杀了。”

    萧晨简单地说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陈老头点点头,随即皱眉。

    “你小子胆子真大,连我们都敢蒙在鼓里?”

    “没有没有,我这不是过来跟您说了嘛。”

    萧晨笑了笑。

    “陈老,您看黑暗教廷来搞事情,还要杀他杀我没事儿,但他杀我,那就是不给龙皇面子,是吧?他都打龙皇的脸了,龙皇就没点想法?比如派几个高手,灭了他们一伙人?”

    “没有。”

    陈老头摇摇头。

    “他们针对的是你,要杀的也是你,跟龙皇没关系。”

    “我”

    听到陈老头的话,萧晨差点一句‘我艹’蹦出来,不过还是忍住了。

    “陈老,不至于的吧?我是龙皇的人,怎么会跟龙皇没关系呢。”

    “现在想起是龙皇的人了?那龙皇让你做点事情的时候,你还唧唧歪歪的提条件呢!那会儿,你怎么没龙皇人的觉悟?”

    陈老头撇撇嘴。

    “”

    萧晨瞪着陈老头,这老胖子太欠揍了。

    随即,他眼珠一转,激将道:“陈老,你不会是怕了吧?放心,就算杀了人,黑暗教廷也算不到龙皇头上。”

    “怕?怕黑暗教廷?就算黑暗教廷知道,是龙皇杀了他们的黑暗之子,那又如何?哼,华夏,不是谁都能来的地方!”

    陈老头冷哼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