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9章 残局
    “呵呵,我跟韩一菲是朋友,你叫我‘老弟’,那可不对啊。请”

    萧晨跟韩建国握了握手,笑着说道。

    “我们各论各的,不可以了么?”

    韩建国满脸笑容,他心里也挺感激萧晨的,要不是他的治疗,那他可能已经死了。

    “那我次还管你叫过‘韩伯伯’呢,那我不是吃亏了?”

    “反正啊,我是觉得叫老弟更亲切。”

    韩建国笑着说道。

    “行,你想怎么叫怎么叫吧。”

    萧晨故作无奈地说道。

    “哈哈哈,那我叫萧老弟了!对了,萧老弟,你来之前,怎么也不打个电话说一声。”

    “怎么,我来得不是时候?”

    “当然不是了,这不是你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安排一下嘛。”

    韩建国摇摇头。

    “呵呵,有什么可安排的,我是来看看老爷子。”

    “嗯,老爷子正在下棋呢,我现在带你过去。”

    “下棋?跟谁下棋呢?”

    “自己。”

    “自己?呵呵,看来韩老爷子已经是无敌寂寞了啊,找不到敌手了,才会自己跟自己下棋。”

    萧晨笑着说道。

    “嗯,这倒也是,老爷子下棋还是很厉害的,我不是他的对手……老爷子说我,琐事太多,难以静心啊。”

    韩建国苦笑着说道。

    “你韩大书记那么忙,当然不能静心了。”

    两人说话间,来到了后院。

    “父亲。”

    韩建国先一步进去。

    “嗯,你来了。”

    韩老爷子站在竹藤桌前,头也不抬的说道。

    竹藤桌,放着一个棋盘,还有黑白子。

    除此之外,还有个紫砂茶壶,再无他物。

    韩老爷子手里捏着一颗黑子,考虑许久后,落了下去。

    随后,他缓步来到另一边,拿起白子,开始思量起来。

    “父亲,有客人来看您了。”

    “谁来了?我不是说,我不见外客了么?”

    韩老爷子说着,又把白子落下了。

    “呵呵,老爷子,您连我也不见了?”

    随着话落,萧晨从外面进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韩老爷子一下子抬起头来。

    当他看到是萧晨时,老脸露出惊喜的笑容。

    “萧晨?你怎么来了?”

    “呵呵,我来看看老爷子。”

    萧晨笑着前。

    “好,快坐。”

    韩老爷子见到萧晨挺开心,不光是因为他的老命是萧晨救回来的,还因为他已经把萧晨当成了自己的孙女婿。

    韩一菲,可是他最喜欢的晚辈了!

    “呵呵,老爷子,我没打扰您下棋吧?”

    “没有没有,闲着没事儿,自己下棋。”

    “刚才我还跟韩书记说,只有高手才会自己跟自己对弈,因为寂寞无敌……电视电影,都这么演的。”

    “哈哈哈,我算不得什么高手……哎,萧晨,你会下棋么?”

    “稍微懂得一些。”

    “好啊,咱俩来一把?”

    韩老爷子大喜,说道。

    “呵呵,好。”

    “来,我们下一把。”

    韩老爷子说着,要把棋盘的棋子收起来。

    “老爷子,不用重新开始,这不是有现成的棋局么?我们继续可以了。”

    萧晨制止了韩老爷子,笑着说道。

    “继续下?”

    韩老爷子微讶,要知道下这种残局,可重新下棋难多了。

    因为重新开始的话,每一步都是自己的,能做到心有数!

    而残局,想要理解透彻整个棋局,很不容易了,更别提再继续往下下了!

    “对,老爷子,你下黑子还是白子?”

    萧晨点点头,问道。

    “我下白子吧。”

    韩老爷子略一沉吟,说道。

    “行,那我执黑子,该我了,是吧?”

    萧晨来到黑子一旁,目光落在整个棋局。

    “对。”

    韩老爷子点点头。

    “那我献丑了。”

    萧晨捻起黑子,略一打量,开始落子。

    韩老爷子有些惊讶,他这么快看完整个棋局了?

    旁边,韩建国也凑了来,他也想看看,萧晨到底有多厉害,竟然敢下残局。

    “老爷子,请。”

    “好。”

    韩老爷子点头,拿起白子,也落了下去。

    两人你来我往,黑白子在棋局仿佛活了起来,你进我退,纠缠起来。

    而与此同时,老三韩援朝、老四韩有为也来了。

    当他们看到萧晨正在跟老爷子对弈后,都没吱声,站在旁边看了起来。

    萧晨见他们来了,对他们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随后,他继续专心与韩老爷子下棋。

    不得不说,韩老爷子还真的是个高手,而且棋风大开大合,凶猛无。

    要不是萧晨看过几本古棋谱,再加跟老算命的经常下棋,估计还真不是韩老爷子的对手。

    不过,算是如此,两人的战局,也变得交缠起来。

    韩老爷子是越下越欣喜,这是一种见猎心喜。

    以前,他经常会跟一些老战友老伙计下棋,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老战友老伙计,都已经没了。

    一个时代的人,也剩下这么几个了,其还有话不投机半句多的老对头,所以能跟他下棋的人,更少了。

    而韩建国等人,像他说的,心不静,也不是他的对手。

    久而久之,他只能自己跟自己下棋解闷儿了。

    可现在,萧晨却能跟他一战,而且还不落下风。

    这又怎么不让他见猎心喜,甚至升起好胜之心。

    “难得,难得啊。”

    韩老爷子说了一句,又把一颗白子落下了。

    “老爷子,难得什么?”

    萧晨接了一句,问道。

    “难得,现在还有年轻人,能有这么高的棋术,这样的心境。”

    韩老爷子看了眼萧晨,感慨着说道。

    “呵呵,老爷子,那些专业的棋手,不也很厉害嘛,其不乏年轻人。”

    “那不一样,专业棋手下棋,有功利之心。”

    “呵呵,那我们呢?”

    “我们只争输赢,没有功利。”

    “再落一子。”

    萧晨说着,又落下一黑子。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

    韩建国等人都站累了,拉过椅子坐在旁边。

    为了不打扰两人下棋,他们还不敢说话,只能憋着,看着。

    差不多半小时左右,韩老爷子拿起白子,却迟迟没有落下。

    最后,他舒出一口气,把白子又重新放了回去。

    “和了。”

    “嗯,和了。”

    萧晨点点头,把手里把玩儿的黑子,也放了回去。

    “和了?”

    韩建国等人忙站起来,打量着棋局,一个个神情古怪。

    下了这么久,最后还没分出胜负,竟然是个和局?

    “其实啊,算是我输了。”

    韩老爷子看着萧晨,笑着说道。

    “父亲,为什么?”

    韩有为怪问道。

    “因为我俩下的,是我下的残局。”

    “什么?”

    韩援朝和韩有为瞪大了眼睛。

    他们来得晚,并不知道两人下的是残局。

    “一局残局,最后却是个和局,所以其实是我输了啊。”

    韩老爷子缓缓说道。

    “老爷子,和了是和了!再说了,咱爷俩还分什么输赢啊,谁输谁赢不一样啊。”

    萧晨笑着说道。

    “哈哈哈,对,来,我们去那边坐。”

    韩老爷子也大笑起来。

    一行人来到旁边坐下,韩有为倒茶。

    没办法,除了萧晨外,他最小了,这活儿落他身了。

    “萧晨,你去澳门了?”

    等喝了口茶,韩老爷子看着萧晨问道。

    “嗯,去澳门转了一圈,然后来京城了。”

    萧晨点点头。

    “何赌王跟我说了,他说他认识您。”

    “嗯,我跟他有一段渊源。”

    韩老爷子笑着说道。

    “他跟我打听你来着,我简单说了说。”

    “呵呵,老爷子,您这么一说,他找我了。”

    “哦?找你做什么?”

    韩老爷子好问道。

    萧晨简单把何赌王给他股份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韩有为三兄弟都有点羡慕了。

    “萧老弟,这何赌王的5%的股份,可不少啊。”

    韩建国看着萧晨说道。

    “大哥,你怎么管萧晨叫老弟了?”

    韩有为愣了一下,看向韩建国。

    “怎么了?”

    “他跟小菲是……朋友,你管他叫老弟……”

    “各论各的。”

    “……”

    韩有为无语了,他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我知道何赌王这5%的股份不少,可以后的麻烦,也不会少啊。”

    萧晨看着三人,缓缓说道。

    “嗯,萧晨说的没错。”

    韩老爷子点点头。

    “何家,现在也全靠这小何在撑着,他一旦没了,那各方强敌会群起而攻之,把何家分而食之!现在,小何用5%的股份,把萧晨绑在了他这条船,也是想借着他来守护何家!到时候,何家的敌人,是萧晨的敌人了!”

    “是啊,我听说澳门几大赌场,背后都有各自的势力,包括海外势力……”

    “嗯。”韩老爷子点头:“不过,这对你来说,也不算是坏事儿!只要不出意外,以小何的身体,支撑个两三年,应该没多大问题吧?到时候什么情况,谁也不清楚。”

    “呵呵,我来之前,给何赌王调理了一下身体,再活个十年八年的,应该问题也不大。”

    萧晨笑着说道。

    听到萧晨的话,韩老爷子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

    “呵呵,那你更不用担心了,至少他活着的时候,不会有麻烦找你!”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