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5章 难得轻松
    萧晨躲开秦兰扬来的海水,笑了笑:“呵呵,我笑你像个小女孩一样。”

    “小女孩?唉,姐已经老了,早就过了小女孩的年龄了啊。”

    秦兰叹口气,摇摇头。

    “谁说你老了?咱俩出去,他们都得把你当我妹妹呢。”

    萧晨摇摇头。

    “呵呵,多日没见,你越来越会哄女人了啊?”

    秦兰轻笑。

    “我以前就挺会哄的。”

    萧晨认真说道。

    “嗯嗯,以前就很会撩女人,要不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小冤家。”

    秦兰轻轻白了萧晨一眼。

    “怎么,后悔了?”

    萧晨笑了笑,揽住了秦兰的腰肢。

    “没有,爱上你,从不后悔。”

    秦兰摇摇头。

    “不过,姐比你大,再过个几年,人老珠黄了,你就该嫌弃姐了。”

    “哎哎,兰姐,说这个干嘛啊?你看仙子姐姐,比你年龄还大,不照样年轻貌美么?”

    “我师父是古武界第一美女,我能跟她比么?而且,我偷偷告诉你,我师父曾经有过机缘,不能说青春永驻吧,也差不多。”

    “哦?”

    萧晨一愣,难怪宁可君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

    他本来以为,是她驻颜有方,所以才如此年轻貌美。

    现在看来,还有别的原因。

    “再加上《云烟心法》,更适合女人修炼,也会延缓衰老……”

    “嗯嗯,兰姐,你根本不需要担心……忘了跟你说,《阴阳大典》的双修之法,也可以让人变美……”

    “真的?”

    秦兰眼睛一亮。

    “对啊。”

    萧晨打量秦兰几眼,好像也没什么太大变化啊?

    “兰姐,你刚才运转《阴阳大典》了么?”

    “没有啊,刚才那还顾得上双修……”

    秦兰摇摇头。

    “好吧,那等今晚你试试看,效果挺明显的。”

    萧晨无奈,说道。

    “嗯嗯。”

    秦兰点点头。

    两人在海边又呆了会儿后,上了车。

    “好像还有味道……”

    “把窗打开吧。”

    萧晨说着,把车窗都打开了。

    “哎,不对,你怎么知道双修后,第二天效果很明显?说,你跟谁试过了?”

    秦兰想到什么,问道。

    “额……”

    萧晨无语,怎么忽然提到这茬了。

    “说啊,怎么不说了?”

    “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啊。”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有啥好瞒着的?我又不会吃醋……”

    “可我感觉你现在就在吃醋……”

    萧晨看看秦兰,小声说道。

    “……”

    秦兰瞪了萧晨一眼。

    “来,跟姐说说,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

    “咳,姐,这问题有点严肃啊。”

    “哪严肃了,快点数一下,还是说已经数不过来了?”

    “额额,能数过来。”

    “嗯,你数数吧,需要扳着手指头数么?要是你自己的手不够,我借你一双手?”

    “兰姐,哪有那么夸张啊,也没几个啊。”

    萧晨无奈,怎么扯这上面来了啊!

    “怎么,还嫌少啊?”

    秦兰看着他,心里颇为无奈。

    “不不,当然不是了……兰姐,你就饶了我吧!”

    萧晨苦笑着,求饶了。

    “行吧,今天就先饶了你,反正我终会知道的。”

    秦兰点点头。

    “嗯嗯,大家都是姐妹,肯定会知道的。”

    萧晨忙说道。

    “……”

    秦兰白了萧晨一眼,这家伙……让她又爱又无奈。

    二十多分钟后,两人来到中药房,抓了药。

    等抓完药后,萧晨现场写了几种药,然后磨碎了,装在了小塑料袋中。

    “这些药粉干嘛的?”

    秦兰好奇问道。

    “呵呵,秘密,好东西。”

    萧晨神秘一笑,说道。

    “好东西?你笑得这么荡漾,不会是那啥药吧?”

    秦兰看着萧晨,撇撇嘴。

    “那啥药?”

    萧晨一怔,随即反应过来。

    “我靠,兰姐,怎么可能……我这么耿直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那啥药。”

    “呵,看来我得回去问问我师父,那个山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兰玩味儿说道。

    “……”

    萧晨张张嘴,竟然无言以对了。

    因为他和宁可君能发生后来的事情,就是因为他当初撒了药粉……

    要不然,他和宁可君不可能会发生什么。

    几分钟后,两人出了药房,返回酒店。

    “对了,兰姐,酒店有熬药的地方么?”

    萧晨想到什么,问道。

    “有。”

    “嗯,那就行,我给仙子姐姐熬药。”

    萧晨点点头,两人上楼。

    “小男人,你今天这么闲?”

    秦兰有些奇怪。

    “呵呵,紧张这么多天了,想放松一下。”

    萧晨笑了笑,这段日子以来,他的心里真绷着一根弦,今天才算是真的放松下来。

    “嗯,今晚也留下么?”

    秦兰问道。

    “留下啊,陪我兰姐睡觉啊。”

    萧晨坏笑着。

    “……”

    秦兰有点无语,这脸皮得多厚啊,才能说出这话来。

    两人回到房间,就见宁可君盘膝坐在沙发上,正在修炼。

    “小点声,别打扰师父。”

    秦兰看了眼,说道。

    “嗯。”

    萧晨点点头,把药拿进了厨房,倒在药罐子里。

    随后,就见他动作娴熟,往里面添水,先泡了几分钟后,放在了煤气灶上。

    “需要我帮忙么?”

    秦兰从外面进来,问道。

    “不用,马上就行了。”

    萧晨调了一下火的大小后,盖上了盖子。

    “好了,等会儿放小火就行了。”

    “嗯。”

    两人出了厨房,而宁可君也缓缓睁开眼睛。

    “熬药了?”

    宁可君闻到了药味儿,问道。

    “嗯,刚熬上。”

    萧晨点点头。

    “师父,这次可是小男人亲自给你熬的哦,感动不?”

    秦兰对宁可君说道。

    宁可君一怔,萧晨熬得药么?

    “哪有那么夸张,仙子姐姐为我来龙海,也因为我受伤,我要是再不做点什么,那心里真是过意不去了。”

    萧晨摇摇头,笑着说道。

    “谢谢你,萧晨。”

    宁可君看着萧晨,缓声说道。

    “仙子姐姐,我们还用得着说谢谢么?”

    萧晨笑了笑。

    “对了,刚才看你在修炼?最近还是少修炼一些比较好,毕竟经脉受损了嘛。”

    “嗯,我心里有数。”

    宁可君点头。

    三人闲聊着,过了一阵子,萧晨把药熬好了,端给了宁可君。

    “来,仙子姐姐,趁热喝了。”

    “嗯。”

    宁可君点点头。

    “等喝完这几副药,应该就差不多了。”

    萧晨想了想,说道。

    “嗯,也喝够了。”

    宁可君说着,把碗里的中药喝了。

    就在三人聊着天的时候,萧晨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是国外的陌生号码。

    “是谁?”

    萧晨看着这个号码,有些奇怪。

    “喂,哪位。”

    “萧晨,能听到你的声音,说明你还没死。”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

    听到这个声音,萧晨一怔,这特么谁啊?

    不过他仔细一听,听了出来,黑寡妇!

    “我说黑寡妇,你怎么给我打电话来了?”

    萧晨起身,来到阳台上。

    “打电话,看一下你死了没有,现在听到你的声音,说明你没死,那我就挂了。”

    黑寡妇说完,就要挂电话。

    “哎,黑寡妇,你什么意思啊?”

    萧晨皱眉。

    “我已经得到消息,你被诸多高手盯上了……”

    黑寡妇缓声说道。

    “哦哦,你这算是关心我么?”

    萧晨笑着问道。

    “你想多了,是我身上有十五断肠散的毒,你死了,那我肯定也会死,所以打电话问问你。”

    黑寡妇冷声道。

    “呵呵,真的?我知道你想我,想我就明说呗。”

    “你在自作多情。”

    “行行行,我自作多情,你们那边什么情况,顺利么?”

    “顺利,魔蝎已经报仇了。”

    “哦哦,恭喜你们啊。”

    “没什么可恭喜的,魔蝎也受伤了。”

    “哦?他受伤了?”

    萧晨有些惊讶,随即想了想,缓声道。

    “你跟魔蝎说,如果走投无路了,就来华夏,这里大门,为他打开。”

    “嗯?”

    黑寡妇很惊讶,因为华夏是禁区!

    “只要你们进入华夏,那就没人能明目张胆去找你们……”

    萧晨缓声道。

    “我知道了,我会把话带给魔蝎的。”

    黑寡妇想了想,缓缓说道。

    “嗯,你也注意安全,实在不行就来华夏,或者告诉我,我去帮你干掉丫的。”

    “不用,挂了。”

    黑寡妇说完,挂断了电话。

    萧晨听着‘嘟嘟’声,摇摇头,回到了客厅。

    而与此同时,棒国九星帮总部里,秋尚熙找来了朴佳人。

    “秋子。”

    朴佳人看着满脸喜悦之色的秋尚熙,心中好笑。

    “萧晨给你打电话了?”

    “嗯?佳人姐,你怎么知道的?”

    秋尚熙有些惊讶。

    “呵呵,全写在脸上呢,那么开心……有日子,没见你这么开心了。”

    朴佳人笑着说道。

    “有么?还好吧。”

    秋尚熙俏脸微红。

    “呵呵,你找我来,不会是秀恩爱的吧?”

    朴佳人笑着问道。

    “我哪有秀恩爱,晨哥也非常疼佳人姐哦。”

    秋尚熙摇摇头。

    “疼我?呵。”

    朴佳人冷笑着。

    “真的,晨哥教给我一篇古武心法,他还说,让你也修炼呢!他说了,这个心法很珍贵,不能外传……这么珍贵的心法,他教给佳人姐,那还不是疼佳人姐啊。”

    秋尚熙认真说道。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